《魔剑惊龙》

第10章

作者:云中岳

运气不错。没有后续攻击的人出现。

也许拔山举鼎吓坏了,不敢再来冒险。

把断了栓的房门装回,用凳顶住以免店伙闯入。

黄自然的脸色已恢复红润,草草收拾行囊,这间房不能住了,碎尸烂肉与血腥,谁也受不了。

另两间客房,分别住了妙手灵官和江小葱。

妙手灵官坚持要黄自然搬来同住,挟了尸体出店处理,江小葱也带了另一具尸体,连夜出城找地方掩藏。

碎了血肉无法辨认收拾,只好留待店家处理。

三人在妙手灵官的房中品茗,已经是四更将尽了,想睡也睡不了多少时候,他们也没有睡意。

“这些妖术太过逼真,委实不可思议。”见过大风大浪的妙手灵官,取灵官的绰号,自以为是神明,谈起来依然惊疑不安:“那天晚上在黄家的厅堂里,如果有灯光,我绝难逃过大劫,不吓死也会被吓昏。小子,他们真是南天一教的妖孽?”

“大概是的。”黄自然说:“道行相当高,起初我还以为是他们的教主来了呢!”

“那些玩意到底是真是假?”

“你们也许服了辟毒的葯物,但可能有点不太对症。有些景物,出现在你的幻觉中,当你真能克服恐惧,意识中不再先入为主,能够抱元守一聚神内视,幻觉便不会产生,你一心虚恐惧,那就会神智崩溃。正常的人,有时候视觉也会靠不住呢!我可以告诉你的是。他们利用各种法器确能摧魂夺命;他们的武功,也极为高明身手超绝,足以为祸人间。”

“你也会这种玩意?”

“多少有些认识,不然我早就逃之夭夭啦!要不是你们在房门外摸索使我心生警兆,很可能栽在他们手中。我如果心生警兆,他们已输了一半了。”

“江姑娘弄到一头狐狸,得到他们固谋你的口供,特地替你把狐狸送来的,岂知竟然找不到门,可是摸索了几处地方,门却又平空出现了,真是怪异。”

“我解了他们的禁制,便发现你们不是图谋我的人,所以你们破门而入,我便知道是友非敌了。”

江小蕙脸一红,狠狠地白了他一眼。

“本来替你送狐狸来的,以便让你了解情势,岂知房门一现,便在门缝里看到你的手中,还有三头狐狸。”江小蕙羞红着脸瞪他:“我心里一急,忍不住破门而入,一连串动魄惊心的变化,我算是开了眼界。”

“我明白了,你丢进来的黑衣女人,就是苍龙七宿龙心星位的心月狐,苍龙七宿的主宿,在客店附近的一里方圆范围内,一定可以找到已成了白痴的小白兔玉房。”

“什么小白兔五房?有狐狸还有兔?”江小蕙大感诧异:“怎么一回事?”

“苍龙轩内共有七位美女,每个美女另有供使唤的同伴……”他将那天深入中枢的经过概略地说了,最后说:“苍龙七宿是角、亢、氐、房、心、尾、箕。龙首是角、亢;龙身是氐、房;龙心是心;龙尾是尾、箕。心就是心月狐,那天晚上她不敢出来,唯一和我打交道的人是房玉兔,因为我闯入她的寝宫。由于我手下留情,不忍心辣手摧花,因此他们利用她的元神,附入木主以便接近我,和我同归于尽,我本来打算赶出她的元神,没料到妖道同时从后面乘机行致命一击。结果,我也险些遭殃,只能全力自保,救不了她,确也有点伤感。”

“可以去找她呀!”

“元神已毁,她已成了白痴,也就是所谓失魂,任何人也无能为力了。”黄自然叹了一口气,口气一变:“你还敢来找我?”

“我为何不敢找你?”江小蕙气大声租,心理上早有准备,勇气十足;“我是去找贼和尚四好如来讨债的,我要捉他带到徐州,交给朝阳别庄的人,庄主山神宗政良的闺女,便是死在贼和尚手中的,同时害了不少朝阳别庄的人。谁知道你……都是你啦!害我无法向朝阳别庄的人交代,宗政庄主是我爹的朋友,我找贼和尚的踪迹下落,跑遍了半壁江山,被你……被你……”

“我知道有关婬僧与山神宗政良的深仇大恨事故,所以知道你小子误会了江姑娘。”

妙手灵官说:“有些人以耳代目,你小子以目代耳,真是个冒失鬼,我还以为你精明有见识,慎思明辨……”

“你算了吧!这证明你这老江湖也不可靠,屁的慎思明辨。你看错人啦!”黄自然打断对方的话:“我这人全凭好恶办事。并不怎么在乎是非。比方说,我在东河村宰了不少人,却放过了拔山举鼎,其实真正该杀的人是他,他却像老狐狸一样狡猾精明,不给我宰他的藉口。如果讲理,我根本就不该进他的东河村,小丫头,你也不能怪我误会,你和盗魁吴天王大摇大摆,到小雷音禅寺作客,闯进来立即动手帮助贼和尚。你的剑比任何人的剑锋利。哦!山神宗政良是你老爹的朋友?”

“是呀!他们交情不薄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他脸上出现冷淡的神情。

“什么原来如此?”

江小蕙还没看出警兆。

“朝阳别庄的山神宗政良,这个人我知道,其实他名不符实,行为一点也不良,去年他的别庄出了事,该庄的人语焉不详。”

“这种事他怎好张扬?”

“对,那会影响他的威望,江湖的牛鬼蛇神中,他山神正是人人畏如毒蛇猛兽的七神八鬼之一,他不但是神又是蛇,巧取豪夺的江湖之霸,敲诈勒索的专家,那么,令尊是哪一种人物?”

他对江小蕙仍有反感,说的话也就毫不含蓄,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,江小惠哪受得了他的含沙射影暗讽?登时就脸色难看,本来就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女强人,心中不悦就形诸表面。

“家父是何人物,你管不着。”江小蕙愤然说,几乎要跳起来:“但我可以告诉你,我爹是响当当备受尊敬的人物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令尊是何人物,那与我无关,我从不在名利上争头地称人物。”他不想作无谓的争吵,转向僵在一旁的妙手灵官说:“老哥,天色不早,我得找地方练功,你早些歇息吧!”

练功各有师承,每个人都以为自己的武功,都是武林秘传,天老爷第一他第二,别人的都是邪门外道,练功时不希望有人在旁偷学窃艺。

“天快亮了,你小子累了一夜,还要练功?未免太勤快了吧?”妙手灵官知道气氛不对,不便在双方都在火头时劝解。

“不勤快行吗?一天不练,肌肉积油;两天不练,筋骨松弛;二天不练,以后就不想动,全身要生锈啦!”他整衣往外走,要找宽敞僻静处练功。

江小蕙一跺脚,脚步沉重愤愤地返回自己的房间,不欢而散。

双方的修养都不够,更糟的是一方怀有成见,一方又不想说出家世的底细,话不投机是必然现象。

破晓时分,黄自然匆匆结帐走了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人与人之间。第一次见面的第一印象非常重要,假使第一次就看对方不顺眼,以后便很难改变印象,一旦加上双方都有成见,以后想成为朋友必定难上加难,不变成仇人已经不错了。

也许,冥冥中牵涉到一个缘字,有些人一见钟情互相吸引,用刀劈也劈不开。有些人势如水火,凑在一起必定互相伤害或回避,甚至不是你被烤干,就是我被浇熄,像是天生的仇敌。

日上三竿,妙手灵官与江小蕙。在街旁的食店早膳,对黄自然的不辞而别大感沮丧。

江小蕙已恢复男装,闷闷不乐也显得心事重重。

她确是抱有诚意,跟来找黄自然解释误会并且道谢的,岂知女强人的个性改不了,黄自然讽刺她老爹,拒人于千里外的态度确也恶劣,大伤她的自尊,她哪能低声下气温婉地解释?

钉对钉铁对铁,哪会有好结果?尽管她对黄自然的好感不断增加,却不想深入了解黄自然的个性为人。

她练的是阴柔的内功,却没能发挥以柔克刚的长处。

“你还要找他吗?”妙手灵官也不知该如何劝解,他也对黄自然处处有意回避感到失望。

“跟去做什么呢?自取其辱?”她的声音流露出怠意,神情沮丧:“我欠他一份救命恩情,他不肯接受谢意,我只好摆在心里了,希望日后有一天我能有机会回报他,老伯,你呢?”

“我也想通了,牛不喝水强按头,吃力不讨好枉费心机,把头按下去它不一定肯喝。”妙手灵官意指要黄自然继承神秘游侠工作的事.江小蕙当然听不懂话中含义:“我也有些俗务羁身,哪能无望地盯住他耗神费时?我得走回头路,没有太多的精力和年轻人勾心斗角了。”

“我的人还留在后面,打算午后动身回淮安。”江小惠的目光向北方眺望,目光遥远:“我总算找到了他,恨已经没有了,但……”

“很遗憾,是吗?”钞手灵官看出她的情绪低潮,短期间不易消退:“这就是人生,不如意事十常八九。人生何处不相逢?日后你们如果见面,你们最好冷静地处理,和气以诚冰释误会。”

江小蕙默然,久久叹了一口气。

“你看,谁来了?”妙手灵官向店门外一指。

透过店门,可以看到街心的景象,往来的行人并不多,特殊的人物特别显眼。

“妖妇桃花三娘子。”江小蕙讶然轻呼:“她为何也走上这条路?”

她与桃花三娘子,是同一囚室的囚犯。那时,她女扮男装的身份被揭穿,桃花三娘子甚至苦中作乐,奚落了她一顿。

归根究底,都是飞天豹桃花三娘子这些人惹的祸,她带了人住在清江浦镇客店,放出风声要找妙手灵官,引起飞天豹的不满,认为她碍事,不自量力到客店挑衅,要赶她离境,而且死缠不休,终于引起东河村的风波。

好在彼此聊算是共过患难,没有继续结仇的必要。

她感到诧异,这妖女怎么往北走?妖女的同伴不少,主事人飞天豹为何不同行?

同行的有另一位更为美艳的年轻女郎,一色翠蓝,翠蓝宽边垂流苏遮阳帽,翠蓝对襟骑装,翠蓝薄绸防尘披风,翠蓝短统小蛮靴,翠蓝的百宝囊外面,绣了一头五彩展翅小凤凰。

马是雄骏的黄骠,鞍袋插的佩剑古色斑澜。鞍后的马包也是翠蓝色的,美人配名马平添几分婀娜。

桃花三娘子的桃色骑装,也极为出色,两人并辔缓缓向北走,引来不少民众注目称羡。

“飞天豹那些人,哪有力量向拔山举鼎报复?他们搜寻妙手灵官报仇,消息走漏怎敢再公然搜寻?看样子,他们散伙了,寻仇无望,各奔前程。”妙手灵官加以分析:“妖妇为何往北走,就无法臆测了。”

“那个穿翠蓝的女郎,不是他们的同伙。”江小惠肯定地说:“同时被捉的另一位美妇,是离魂姹女。”

“他们那些人的底细,我一清二楚。”妙手灵官故意引那些妖孽在天下各地跑腿,当然知道他们有些什么人:“这个女郎又年轻又漂亮,的确以前不是他们的狐群狗党,很可能是后来赶到会合的,没赶上东河村事故。唔!好像不是坏女人,可能出道没几天,和妖妇桃花三娘走在一起,近朱者赤,十分可惜。”

两匹健马已向北走了,店内已无法看到。

“臭味相投,会是好女人?哼!”江小蕙轻蔑地撇撇嘴:“看样子,她两人存心招摇,我敢打赌,已经引起全城的注意了。”

县城有多大?片刻便会轰动全城。似乎她们真的有意招摇.在马上像男人一样顾盼自雄,故意掀高遮阳帽,露出倾国倾城的美丽面庞,以及隆胸细腰美好的喷火胴体,沿途吸引了所有市民的目光,引起纷纷议论,大胆的男人大声嘻笑评头论足。

“呵呵!小丫头,你不觉得,她们活得比你如意快乐吗?”妙手灵官取笑她。

“啐!老伯你……”

她果然脸红耳赤。

在江湖闯荡的男女,大多数是天生叛逆性高,天份也高,不在乎世俗议论的人,尤其是女人,的确比那些被世俗道德捆得死死的妇女,活得比较自由少拘束,虽则后半辈子未必快乐幸福。她们获得的多,付出也多,凶险、痛苦、不幸,也比普通的妇女多十倍,甚至百倍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沂州,是兖州府最繁荣的城,是平原与山区交界的都市。

说繁荣,只是比较性的区分,意指与鲁南附近的州县比较,其实仍是普遍的贫困,哪能与江南的州县比?似乎历史愈古老愈贫困守旧。

另一普遍现象是:仕绅富豪是这些城市乡镇的实际主宰。这些人生活的奢侈程度,甚至可以媲美江南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剑惊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