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剑惊龙》

第12章

作者:云中岳

他站起退出丈外,凌云凤反而大感惊讶。

“这都是我的主意,与我爹无关。”

凌云风虽然觉得他轻易地放弃逼供大感意外,但话中的威胁却十分可怕,因此一肩承担责任,替乃父开脱。

“小女孩,聚奎园还轮不到你作主呢!女生向外,你一辈子也休想做聚奎园的司令人,水远轮不到你当家。你老爹欠我的,他必须偿还,他是名震江湖的一代老邪,也不会让女儿替他挑冤担债。”

“你要我说原因,我说你又不想听。”

“谁说我不想听,你还会撤赖呢?爬起来,你这样躺在地下说话,像话吗?香艳得很呢!你如果坚持这样说,我求之不得。”他脸上的邪笑又出现了;“可看性大佳。”

“啐!”凌云风践起来,脸红耳赤:“可恶!”

“此财此地,男人都可恶。说吧!我在听。”

“我从清江浦镇过河,返家途中遇上桃花三娘子。”她只好说出经过:“她告诉我所发生的事故,好像她曾经目击你行凶……”

“你是见了鬼啦!难道不知道这是一面之辞?”他又冒火了:“原来是那鬼女人在作怪,该死的贱女人,她真会恩将仇报呢!我饶不了她。”

“什么恩将仇报?”

“你问她详情,要她实话实说就明白了,说。”

“她说你可能是江湖上,人见人厌。专与大豪大霸作对,神出鬼没的妙手灵官。”

“你相信?”

“我……她警告我,你可能经过沂州,可能对我杜家不利,要我早作提防,因此向家父建议.要活捉你示众江湖.所以……”

“她娘的岂有此理。”他怒叫:“你老爹一代老邪,是见多识广的老江湖,居然听信那贼荡女的话,他大概愈混愈回去了。她敢做就应该敢当,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,我也要把她弄到手示众江湖。好,你带我去找她。”

他迈步上前,伸手拉人。

那凌云凤猛然倒飞而起,凌空三记倒空翻,翻越一株小树,手一搭枝头,从侧方飞舞而下。

“好,了不起,你还会飞呢!休走。”

他大叫大嚷喝彩,分枝拨叶急迫,装腔作势脚下沉重。

凌云凤怎敢不走?小鹿似的窜走如飞.但听枝叶簌簌,瞬即形影俱消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罗总管号称神力天王,浑身横练不怕刀砍剑劈,结果挨了一记顶心肘,便挺着一身死肉挨揍,被人赤手空拳打得天昏地黑。

普照寺的高僧住持大师慧光上人,据说可以降龙伏虎,禅功惊世,大力金刚掌裂石开碑轻而易举。结果主动抢攻一记现龙掌,却被怪异的力道所引偏,脉门挨了一下便气散功消,被飞扔出两丈外挣扎难起。

凌云风剑已出鞘,却被擒走了。

聚奎园像被戳破了的蚁窝,全面戒备乱得一踢糊涂。主人邪剑杜律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爱女被掳走,倩势已失。去控制啦!

正在调兵遣将,准备外出搜寻爱女的下落,凌云风却平安地逃回来了,狼狈已极。

桃花三娘子立即被请到客厅,气氛一紧。

杜老邪脸罩浓霜,凌云风也寒着脸。

桃花三娘子心中有数,暗暗叫苦,黄自然平安地出现,对她构成严重的威胁。

在杜老邪凌厉的盘诘卞,她只好将经过吐实。

“我怎能不怀疑他是妙手灵官?”媳最后亟口替自己辩护;“他大闹东河村,并非有意救我们,藉此胁迫羞辱拔山举鼎而已,一石二鸟居心不良,反正他知道我和飞天豹一群人。绝对奈何不了他;日后会另找机会对付我们,乐得大方暂时放过我们日后再算。杜前辈,就算你不曾计算他,他也会制造藉口找你的,拔山举鼎没招惹他是事实,他大闹东河村也是事实。”

“罢了,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你,我应该知道,你这种女人撒谎是理所当然的事。”杜老邪总算是有担当的名宿,有风度地不追究责任:“怪你也无济于事,让他来找我好了。如果他真是妙手灵官,我一点也不后悔,妙手灵官是咱们这种人的公敌,他不找我我也会找他的。”

桃花三娘子当然不可能,把全部事实说出,只说出对自己有利的事,硬着头皮撒谎。

事实上她并不知道东河村事故的经过,也不知道东河村死伤惨重,她那一群人中伏被押入地牢,后来被押出释放,村内的搏斗她毫无所知,也就无从说起。

逍遥仙姬追踪到沭阳行凶的经过,她也一无所知。

紫阳观瘟神道全法师被杀的事,还是杜老邪昨天打听出来的。

这恶道如果死在妙手灵官手中,应该是合情合理的事。

杜老邪不曾见过黄自然,因此还真有点相信,黄自然就是妙手灵官,—必定对聚奎园不利。

杜老邪声誉不佳,对妙手灵官含有敌意理所当然。

“爹,女儿觉得,这人不可能是妙手灵官,他太年轻了。”凌云凤余悸犹在,不得不说出自己的看法:“妙手灵官以卫道者自居,据说古古板板满脸正气。这人的气质却完全不同,满腔邪气与祖野,他说要来找爹,一定来得很快,得赶快准备。”

“我等他来。”杜老邪愤怒地拍桌子:“这次他一定死,哼!敢到我聚奎园撤野的人并不少,但能全身而退的人并不多,他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在聚奎园附近,劫持我的女儿。”

杜老邪说的话够凶猛强硬,但色厉内茬,骨于里怀有不安和恐惧,正所谓外强中干。

女儿被释放,并没受到虐待,更没被作为人质,表示对方有力量宰割聚奎园。

全园进入紧急戒备,风雨慾来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想象中,黄自然必定夜间前来闹事,聚奎园本身人手足,再加上听到消息,同仇敌忾赶来相助的朋友,实力空前庞大,谁敢白天前来撒野?

出乎意料之外,黄自然大白天就来了。园右半里地那处山坡,高度比聚奎园略低,站在园门外院望,山坡的松林清晰可见,人站在该处,双方把嗓门放大,交谈不成问题。

松树下野草稀少,所以有人活动,可以看得一清二楚,要接近一冲即至。

林中竟然升起烟火,哪还了得?这两座山的一草一木,皆由官府看管,甚至不许采樵,附近的人由官府监督,管理山林时加整修。

居然有人放火,简直在造反。

宅院财近起火,宅院的人须负责任,首先必须派出所有的人灭火,然后鸣锣告警请邻居帮忙救火。

当然不是有人故意放火,站在园门外的警戒人员,已看到一个人在林缘生火,正在烤食物。

不是烤鸟,而是烤鸡或免,从三脚架上的烤物体积上,可以看出体型不小。

五个壮汉携刀带剑,匆匆赶到现场。

“干什么的?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在这里……”

为首的壮汉愤怒地大叫大嚷。

“胆子不大我敢来吗?”黄自然坐在火旁,泰然自若转动着烤鸡:“我在这里烤偷来的大肥鸡,等你们的杜老爷出来和我算债务。他如果不出来,我会把火带进聚奎园,你们走,叫他出来和我当面了断。”

五壮汉脸色大变,这才知道来人是谁了。

“你是妙手灵官?”

壮汉的手按上了剑把。

“我姓黄是错不了的。”黄自然不直接回答:“我只是一个单纯的讨债人,冤有头债有主,与你们这些下人无关,你们奉命行事实在值得同情,所以我不会把气出在你们头上。但动起手来生死交关,难免有死有伤,你们如果选择动手,后果自负。”

“你是故意冲咱们聚奎园而来的?”

“你少给我胡说八道。”黄自然虎目怒睁:“在下途经贵地,人地生疏,根本不知道这里,有一座雄霸一方的聚奎园,不明不白受到一些人设下谋杀的陷阱,几乎把在下打下十八层地狱,你这混蛋居然胡说八道,诬指在下冲你们而来,把过错推给在下,意图为你们谋杀的罪行辩护,岂有此理,给我快滚!夫叫杜老邪来。”

“你……你到底想怎样?”

“要杜老邪还我公道。”黄自然跳起来:“叫杜老邪带了那天的六个狗东西,当面和我把帐算得一清二楚、记住了没有?”

声势汹汹,要吃人的神情,把五壮汉吓得向后急退,失去一拥而上的勇气。

罗总管是聚奎园的第一条好汉,被打得五官流血头肿脸青,其他的人早已心怀恐惧,怎敢逞强步罗总管的后尘?挺身而斗的勇气,在一照面时便化为乌有了。

“咱们回去向园主禀报。”另一壮汉替领队的人解围:“走吧!一切由园主定夺。”

“那就滚吧!”

五人狼狈地急急退走,五支剑皆不曾出鞘。

邪剑杜律是江湖名人,是人见人怕的杜老邪;是邪道人物中叱咤风云的巨擎,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剑术宗师级大亨,总之,他不是浪得虚名的胆小鬼。

他没带六个人来,单人独剑怒火冲天到了山坡的松林,看到惬意地大啃烤鸡的黄自然,立即吹胡子瞪眼睛,直逼至丈内像怒目金刚。

“小辈,你狂够了。”他的粗嗓门像打雷,双手叉腰毫无一代老邪的风度,倒像一个狐假虎威的打手泼皮:“我杜老邪不会和人讲理,敢作敢当,有什么事我负责,有什么牛黄马宝你就掏出来好了。”

“老邪,我知道你不讲理。”黄自然丢掉鸡腿骨,在衣抉上擦手,十足恶劣的脏举动令人恶心,慢条斯理站起来:“但你吹牛敢作敢当,就名不符实狗屁,你只会派一些爪牙,设埋伏玩诡计暗算我这个陌生旅客。”

“我杜老邪不是低三下四的人,哪能一天到晚在路上守候你这混蛋到来?我的人对付你妙手灵官当然心中怕怕,暗算你情有可原。总之,我负责,你妙手灵官出现在我这里,对我构成严重的威胁,不是你就是我,不毙了你晚上睡不安枕。你好像没携有兵刃。”

“你不是害怕我没带兵刃吧?”黄自然拍拍手,打出要对方拔剑上的轻蔑手式:“你就拔剑上好了,我杀人并不需用剑,上啦!杜老邪。”

“你是什么东西?配老夫用剑斗你赤手空拳?”

邪剑杜律将连鞘剑插妥在腰带上,一拉马步,双掌一错,猛然冲进来一记小鬼拍门,豪勇地走中宫切入抢攻,如山暗劲发如山崩海立。

黄自然料定对方出手必定是杀着,不然怎能称一代老邪?不硬接一闪一扭,斜抢切入反击。对方的掌劲贴身掠过,感到彻骨的浑雄压力依然极为猛然。

不等他反击,杜老邪已移位再次抢攻,一声沉叱,双掌配合着飘忽的身法,一口气从各处方位攻了十二掌之多,猛烈的气流,掀得满地松针向外迸散飞舞,如被几道狂风所刮。

杜老邪格斗的经验丰富,已经知道他非常可怕,一掌便把禅功深厚的普照寺住持打飞,出手当然用上了杀着,以猛烈的抢攻取得进手优势,十二掌劳而无功,便有点心惊了,真力按情势耗损下去,支撑得了多久?心念一转,便不再紧迫进招,出手慢下来了。

杜老邪一慢,他可就不再化招了,一声长啸,展开雷霆万钧的反击,拳打掌飞抓拿挽扣加上脚踢,真有如狂风暴雨,已完全失去所谓招术的形态,反正就是紧迫切入拳打脚踢,令人眼花缭乱,看不出是名家的招数功架,似乎是名实相符的乱打。

高手相搏双方反应快得惊人,哪有什么招式可言?一举一动皆出于本能的反应,能一下子把对方打倒就是胜家,手脚一出情势已变,那有机会“收”招“变”招?攻与守也难以分辨了。

双方都挨了好几下重击,但都承受得起,一阵狂野的缠斗,杜老邪被逼八方闪动稳不下马步,反击的力道逐渐减弱,失去主动的恶劣倩势显而易见。

眼看支撑不了多久,人影来势如潮,聚奎园的大群爪牙,迫不及待赶来替主人解围啦!

杜彩凤心悬乃父安危,她的轻功也出类拔萃,接近斗场,已领先众人二十步以上。

一声沉叱,杜老邪感到左膀一震,左上臂挡住了拍来的一掌,浑雄猛烈的劲道及体,几乎拍断了臂骨,巨大的震力撼动身躯,上体先向右斜冲出丈外。

长啸震天,黄自然像山岳般压到。

杜老邪不敢不躲,顺势躺倒急滚。

黄自然疾冲而过,杜彩凤已到了十步外。

“你会懒驴打滚呢!”黄自然扭头嘲弄地叫:“下次再找你。”

来人太多,他瞥了飞掠而来的杜彩凤一眼,一声长笑,退入松林深处。

没有人能追得上他,也没有人敢追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不久,他又出现在松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剑惊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