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剑惊龙》

第14章

作者:云中岳

有心计算无心,而且下手阴毒,跟监的人毫无防备,等于是闭着眼睛往鬼门关里闯。

老村夫者太婆重新出现在棚下,似乎不久之前,这里没发生任何事故,他俩是这里的茅舍主人。

“保定府的捕快?”褴褛老村夫笑问,哪有丝毫痴呆的神情?双目明亮得像秋水一泓:“黄自然,京石,保定府一等一级巡捕?”

“那是口供上说的呀!”老太婆拍拍头,白发苍苍的发结有白色扮末飘落:“莒州可敬的掳快招得一清二楚,没错呀!”

“好吧!就算他是京师保定府的……”

“一等一级巡捕,三年两载后,升捕头该无困难。”

老太婆用怪怪的腔调说话。

“那么,他就不可能是妙手灵官了。”

“应该不是,他太年轻了。”

“我问你,保定在哪一个方向?”

“北面。”考太婆向北方的天际一指:“正确的说,该在西北,该从沂水县来。”

“他却从南面来,从淮安来。”

“也许,他乘船走漕河,绕道淮安……”

“狗屁!这座章家庄,真是圣手无常侯杰的隐身秘窟?”

“我怎知道?去问他呀2”

“如果是真……老天爷!你老爹是不是整天睡大头觉作美梦?他竞然完全忽略了他的好邻居,是玄武门最高明的杀手山门。南主生,北主死;北玄武是主死之神,玄武门是六亲认,唯利是固,杀手兼剧盗的杀手集团,江湖朋友不论黑白,皆恨之刺骨,没有人奈何得了他们,秘密山门在何处,是所周知的江湖秘辛。你们家在毒蛇猛兽的窟旁安居,能安得了多久。”老村夫不住摇头苦笑:“早晚会被毒蛇猛兽咬死,毁了你们的家。”

“隔了一府,怎么能算邻居?”老太婆口气硬,却叹了一口气:“家父虽然也结了不少仇家,但不算是深仇大恨,不曾有人请玄武门的杀手报复……”

“是吗?你们家的家业,同样引人觊觎,正是玄武门劫掠的目标,我想,黄自然是冲圣手无常来的,并没存心招惹东河村的拔山举鼎,也不管你们家的闲事,难怪他匆匆罢手放过你们,也放过了拔山举鼎。这个人,我敢打赌,绝不可能是保定府的捕快。”

“鬼才肯相信他是捕快。”

‘我们替他截断了眼线,下一步怎么走?”

“很糟,也许我们在帮倒忙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假照装受伤,引走了四个眼线而没加以清除,可能另有妙计。至少也是用引蛇出穴手法,引目标出来追逐他;我们把限线截断,眼线传不出消息,蛇就不会出穴了,我们岂不是帮倒忙吗?”

“唔!有道理,好像……好像我们真的做错了。”

“错就错吧!”

老大婆跳起来:“我们跟去吧!看他能耍出什么好把戏来。”

“好吧!走。”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眼线全军覆没,消息当然不可能传出。

黄自然的确有引蛇出穴的打算,将计就计绕道走上至浮来山风景区的大道。

步快周青既然跟踪他,马快李勇岂能闲着?飞骑报讯传递消息最快,他的行动必须配合得很好。

马快李勇告诉他,章大爷经常乘小轿,带了保镖,到浮来山定林寺礼佛,与住持和尚在大银杏树下,下一两盘棋。

毫无疑问,马快李勇是奉命向他透露消息的,章大爷交通官府做得极为成功,莒州不但官府成了章大爷的靠山,全城的百姓也受到有效的控制。

小思小惠可以收买民心,武功残暴更可以震慑百姓小民,恩威并施双管齐下,土皇帝的宝座稳如泰山。马快李勇一个小人物,即使富有正义感,看不掼官绅勾结的勾当,也没有能力反抗.怎敢向他透露真的消息,和自己的老命过不去?

用意很明显,把他骗到山区除掉他一劳永逸,在城厢附近不便大动干戈,毕竟他是公然投文,要求地方协助的执法人员。

他下的每一步棋,都是事先计划好了的,一步步逼对方按他的棋局下子,逼对方露出狐狸尾巴。

可是,他却没料到,有人在暗中搅乱他的布局,帮倒忙替他切断了眼线,乱了脚步。

到定林寺全程三十里左右,沿途山径一线,溪流湍急,每一段山径,都是布埋伏杀人灭口的好地方,两端一堵瓮中捉鳖,无路可选。

他小心翼翼往里探,逐渐进入群山深处。

不但要找出埋伏的人,还得留意赶来堵后路的大援,估计中,章大爷必定很快带了爪牙赶来了。可是,远出二十里。前面不见有埋伏,后面没有追兵的综影。

“怎么一回事?”他心中不住嘀咕:“难道说,他们就此罢了不成?或者,冥鉴门所获得的消息有误,玄武门主勾魂丧门聂英杰,并没化身为章世安。”

冥鉴门,是一个极为神秘的集团,由一群愤世嫉俗,极富正义感的人所组成,意思是冥冥中有鬼神明鉴,丧心病狂的人必须受到制裁,靠官府以法治理,那是靠不住的。

他们有钱,也有人,组织极为严密,极端神秘。

他们的人并不靠武力,都是些曾经受苦受难的遗族。培养成各行各业的人才,也培养成无孔不入的调查专家,很可能为了某一条线索,默默无闻地以三两年时间,一点一滴一步步探索侦伺,才清理出头绪来,但绝对避免动武,连争闲气打小架也尽量避免。

一旦决定制裁某个人,便有人出面找专家办事,提供正确的调查资料供给专家所需的协助,神通相当广大,甚至可以弄到可以乱真的四五品方面大员的身份证明,朝廷的诏令印信,更是有求必应。

黄自然与冥鉴门搭线,已经完满合作了好些年,他所要的报酬因人面易,完全不理会冥鉴门所给的优厚价码,他有他的绳准和国标宗旨,办事也有他的规矩。

比方说上次到连云钱小雷音禅寺,宰掉大婬借四好如来,他的价码是一文制钱,而他所支出的旅费,绝不少于两百两银子,一两银子,可换制钱一千两百文。

他不会无条件替人去暴除姦,哪怕是一文钱也好,这是他订的规矩,不会免费替人办事。一文钱与一千两银子,在他的心目中是一样的,与钱的多少无关,那表示一种承诺,一种责任,一种目标,他会用生命去完成。

他信任冥鉴门的调查能力,在执行上有他办事的方法手段,他不直接找玄武门的门主勾魂丧门聂英杰,而以玄武门的名杀手圣无常为目标,透露给莒州的官方人士,以松懈玄武门主的戒心。

在冥鉴门所供给的资料中,已正确地指出章大爷是玄武门主的化身,已交通官府确实地控制了莒州的官民,外地的人无法立足,想制裁章大爷几乎无此可能,任务非常艰巨,成功的希望微乎其微。

如果章大爷真是玄武门主的化身,恐怕在他莅境投宿的当晚,便会有可怕的杀手,到高升客栈要他的老命了。玄武门杀手在保定犯案,保定的捕快光临,当然得先下手为强。可是,杀手并没光临。

现在,似乎也没有大批杀手跟来,所以,他有点怀疑冥鉴门的调查结果可能有差错。

在还没证实对方真正身份之前,他是不能下杀手的,即使玄武门的人全该杀,但那不关他的事,他的目标是玄武门门主勾魂丧门与大杀手圣手无常。

玄武门杀手甚多,除非那些人和他以性命相博,他颐能把玄武门的杀手全毙了?

步快周青四个人,其中的一男一女,已在他的高明取供术中,招出杀手的身份,但不知道门主是不是章大爷,因为门主只与几位重要执事人员接触,不与其他的杀手见面或下令,杀手们只能从所属的执事人员直接听命。

圣手无常是重要的执事人员之一,目下确以化名张坤藏身在庄内。

他并没处死步快周青四个人,制了经脉把人制昏,塞在黑松林深处,任由他们自生自灭。

他的目标只有两个人,其他的杀手不在他猎杀的计划内,他对元凶首恶以外的人,并无赶尽杀绝的打算,天知道玄武门到底有多少杀手?

章大爷如果不出来,计划中成功希望不大,必须冒险进庄,所面对的强敌不知到底有多少,风险太大,所以他要引蛇出穴在外面解决。

前面出现一条飞珠溅玉的湍急溪流,水从陡崖倾下,先注入深潭,再沿怪石嶙峋的百余步急滩轰然下泄,声如隐雷殷段,大道沿溪右盘曲而上,中间有一座稍为平缓的碎石坡,杂草丛生,一侧古木参天。

刚踏入碎石坡,对面四五十步上坡的边缘,红影接二连三从树丛中钻出,居高临下堵住了进路。

八名和尚一字排开,全是盛装的中年和尚,披了大红袈裟一个个宝相庄严。

头上有戒疤,确是受过具足戒的正式僧人。戒刀、手杖、念珠、佩饰齐全、

“南无阿弥陀佛!”

八僧同时念佛号,声震溪谷,入耳轰鸣如闻雷震,声波的威力似要将人震昏,如雷贯耳形容不算过份,哗哗水声已被完全压下了。

一声裂石穿云的长啸从他口中发出,似乎草木也在簌簌而动,与念佛号声、水声,凝成混声大共鸣,地面也像是出现摇撼现象,当然这是感觉中的震撼,实际上并没发生地面浮动现象。

八僧脸色一变,神色庄严举步接近。

一声剑吟,他的剑出鞘。

“在下不知道你们将以何种身份面目,与在下打交道评论是非。”他像一尊金刚明王,一字一吐剑尖徐升:“至少在我的看法中,你们穿了僧袍披了袈裟,就不能用暴力面孔,在我面前理直气壮示威。玄武门杀手有各式各样人才,以各种面目接近被害人,僧道妇孺皆学有专精,诸位如果不是玄武门的杀手,赶快向后转回定林寺苦修,当你们的暗器发出,结果将只有一个:强存弱亡,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,我希望你们向后转。”

“章大爷是本寺的护法檀越。”为首的和尚取了念珠串,神色庄严一字一吐:“施主不但煎迫章大爷,更来佛门清净地騒扰……”

“狗屁!”他虎自怒张:“五年前章世安的一门老少,已经不在人世了,那是在前一位知州连任的第三年,所发生的人间惨事。五年前,章家庄从来就没聘请打手护院,第一年就聘请了十二名保镖,五年来陆续增至三四十名。第二年所有的长工佃户全部更易。州衙六房五年来七易其主。定林寺在这五年中,两换住持,三换知客维那。你不必浪费口舌和我强辩,我的调查资料绝对正确。”

“谁供给你的资料?”

“你露出马脚了,和尚。我是执法的捕快,你一露面就表示做贼心虚,更不该急于有所表现,远离定林寺在半途等我,你们不打算转回去吗?”

“阁下,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和尚不再强辩,露出本来面目厉声问。

“我要贵门主勾魂丧门,和第一号杀手圣手无常。”他也厉声回答。

和尚那一串念珠,每一康皆大逾鸽卵,乌黑光亮,像是黑檀或紫檀木所制,其实是铁铸精磨而成的所谓乌金珠,所以挂在颈下,绕一圈仍下垂至腹部。这一百零八颗念珠,真可以杀掉一百零八个人,每一颗皆沉重坚硬,击中头颅,颅骨可能裂开,贯胸入腹,保证可在腔内形成一个大血洞。

“混帐!你是什么东西?去你娘的!”

罡风呼啸,念珠串拂动急旋,乌光闪烁魔转,破风声已表示出劲道极为快速猛烈。

珠串随喝声飞出,猛然在中途爆散,形成可控制三丈宽的铁雨钢流,念珠的散布面足有三丈,任何纵跃术已臻化境的高手,也休想在这电光石火似的眨眼间,脱离铁雨钢流网的笼罩范围。

其他七名和尚一同发动,红影疾闪中暗影似暴雨,望影射击追逐不休,每一枚暗器皆有如致命的雷电,各展所学急于将强敌摆平。

可是,黄自然的身影闪动之快,无与伦比,此隐彼现有如练成了分身术,突袭急袭的无数暗器,皆能透过他的虚影,在这百步上下的乱石草坪中幻皮无常,最后却贯入快速闪动追逐的幻影中此隐彼现。

片刻间形势猛然逆转,他贯入红影的策略成功了。

“不要……”有人厉叫。

叫晚了一刹那,身躯已被同伴的一枚透风镖,从背部贯入透胸而出,镖名透风果然名实相符。

“啊……”另一人的厉号接踵而出,也是被同伴的暗器击中肚腹而倒的。

剑光一闪,同时砍断了一名僧人的右臂,光芒再迸射,另一名僧人心坎被贯穿一个血洞。

没有慈悲,没有怜悯,生与死决于须臾,任何念头都是多余的。

片刻,又片刻,红色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4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剑惊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