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剑惊龙》

第18章

作者:云中岳

人多的好处是可以分头力、事,消息来源众多,研判情势准确度高,可以因应情势变化,而采取有利的行动,更可以显示强大的实力。

黄自然孤军奋战,所以完全失去主动性,只能等候对方前来发动,挨打的局面难以改变。

小伙子的人手足,已经发现三家村,是那些可疑人物的活动秘窟,因此布下了监视网,留意这些人的活动出入。事实上已封锁了三家村。

但外出活动的人甚多,而且分头进行,监视的人便无法分头跟踪。夜间也跟踪困难,只能派一些人跟踪一两路人马。其余的人等候在秘窟附近静候结果。

在没发现对方不法活动之前,当然不能对这些人采取任何行动。

即使是官府人员,防止犯罪行为发生,也不能在无凭无据之下,干涉嫌疑犯的活动。

至少这几天之内,浦子口镇并没发生任何罪案。这些人的行动可疑.并不代表他们是罪犯。

预防罪案发生并不容易,只有采取发现罪行再出面善后了。

监视的人定下心,在三家村等候情势的变化,等外出的人返回,等跟踪的人传回讯息。

三家村的人派出之后,灯火全无,寂静如死。

四更初正之间.终于有了动静。

三个返回的人飞步急走,中间那人背了重物,依然健步如飞。沿小径奔入村口。

后面百十步.三个人影也放腿飞奔,接近三家村,发出两声呼哨信号。

距村口百十步的路旁、闪出四个人影,其中有小伙子在内,劈面拦住了。

“朋友,留步。”其中一名中年人沉喝,手一动长剑出鞘。

拦路的意图极为明显,强留的气势也十分强烈。

飞奔的三个人一怔,脚下一慢,其中一人立即发出一声长啸,通知三家村内的同伴示警。

“干什么的?”为首的人也迅速拨刀,也厉声反问。

三人都穿了夜行衣,但蒙面巾已经取下,黑夜中难辨面目,但慑人的强烈气势相当浑雄。

背上背了人的人,也拔剑在手,跃然慾动。

后面,追来的三个人渐近。

“等你们的人。”中年人的慑人气势更为强烈:“那位仁兄的背上,好像背负的是一个人。”

“是又怎样?”

“咱们丢失了一位同伴。”中年人制造干预的藉口:“咱们要看看,求证是不是丢失的同伴。老兄。咱们都是在道上闯荡混口食,在刀剑上玩命的豪客,办事的方法手段,彼此心知肚明,用不着饶舌讲理由,你们也不是来讲理由的,在这里出现绝非巧合。亮万吧!看你们是否有干预咱们行事的份量。”

“你老兄快人快语。反而显得在下小方了。”中年人剑垂身侧。逼近了两步:“在下姓海,海扬波,在江湖小有名气,雷霆剑海扬波的名号.你老兄多少有些印象吧?相信你老兄的名号,并不比在下低,请教。”

三人一怔,气氛一紧。

“四海狂鹰手下的四大雷霆大使者,名列首位的雷霆剑海扬波,是你?幸会幸会。”这人的口气虽则仍然强硬,但可以听出怯意:“在下还真不配在阁下面前亮名号呢!”

“好说好说。在下毫无托大的意思。尚义门关闭山门整整十年,尚义门已不存在。往昔的雷霆四大使者的虚名,也消失了十整年。我雷霆剑浪得虚名,仍在江湖混世,偶或管些小是小非,不成气候。大江后浪推前浪,世上新人换旧人,你—老兄年轻,正是取代我这种人的江湖新秀,希望你老兄做的事光明正大,江湖道义靠你这种人发扬。其一、请亮名号;其二、在下要查你们所背负的人。我在听。”

追的三个人到了,堵在三个夜行人后面。

“无此必要。”那人沉声说:“其一、在下不想藉名号招摇;其二,咱们的事你不配管,不能管。不敢管。你们走吧!以免惹火烧身。”

口气突然转强,而且霸气十足。

原来村中赶来接应的人赶到了,共来了七个人。

“既然在下已经出面管了,就不在乎什么不配不能不敢。”雷霆剑瞥了出现在一旁,虎视眈眈的七个人一眼,打出准备应付意外的手式:“你老兄既然不屑在咱们面前亮名号,表示不在乎咱们这些小人物,咱们也不甘菲薄,按咱们的规矩办事了。你老兄必须露两手打发咱们走,来!咱们玩玩,海某恭候。”

七个人中,袅袅娜娜踱出一位女郎,黑夜中看不清面貌,但从所穿的衫裙估计,年纪不会大,曲线玲珑,而且走动间幽香扑鼻,想来年龄也不会太小,只有结了婚的青春少妇,才敢使用烟脂香粉一类化妆品。

闺中少女有一条薰了香的手帕,已经是最高的享受了。

“你一个过了气的成名人物,尸居余气还神气什么呀?”女郎悦耳的嗓音,在夜空中更具吸引力:“我在江湖也小有名气,陪你玩玩正好棋鼓相当。”’

话说得大胆,可知定是一个百无禁忌的女人。

雷霞剑一怔,有点不说。

小伙子大踏步超越,大模大样地拔剑出鞘。

“你一点也不像一个女人。”小伙子生硬的嗓音与女郎相反,一点也不悦耳:“你只配和我这种少年人玩。你既然小有名气,我怎么没听说过你这号人物?”

“唷!你这么一点点大,就想和我玩?”女郎娇笑:“那就来吧!我喜欢。”

欢字未落,已人一闪即至,纤手前伸,抓人的手法像是要将人抱入怀中。

小伙子大喝一声,人往地下躺,双脚连扫带勾,攻女郎的双脚,从下盘切入的技巧极为高明,也相当怪异,是仰躺穿出,而非伏地钩扫,不但可以轻易地钩拨对方的双脚,也可能攻击下裆。

如果挺身而起,手中剑也可连续攻击下盘。

女郎用手进攻,他用脚回敬,半斤八两,旗鼓相当。

女郎反应超人,飞跃而起避过双脚,半空中长剑出鞘,前空翻曼妙地飘落,立即易位发剑,大旋身招出回龙引凤,反应之快无与伦比。

小伙子刚挺身跃起,在对方的剑尖前重新下挫,剑化不可能为可能,硬从偏锋切入,反击女郎的右胁肋,彻骨的剑气涌发如潮。

女郎一招走空便知不妙,但没料到对方的反击如此快速猛烈,吃惊中身形暴退,间不容发地脱出小伙子的剑尖,远出两丈仍感到剑气彻体生寒,惊出一身冷汗。

小伙子也心中暗惊,这一记险招势在必得,至少也可让对方受伤挂彩,居然功败垂成,又碰上敌手了,必须全力以赴争取胜机。

一声冷叱,小伙子豪勇地扑上立攻,剑气进发风雷乍起,喷出满天雷电。

女郎大感震惊,运剑尽量缩小威力圈,全神贯注接招封架。缩小受攻击的面积。运剑的防护网也就绵密了许多。不求有功但求无过。

其实,在小伙子爆发性的猛烈攻击下。的确难于防守,更难抓住反击的机会。

黑夜中全凭神意拼搏,委实找不出空隙反击。

铮铮铮一阵铿锵的金铁交鸣爆发,入耳惊心。

女郎快速地后退、后退,争取脱离危险威力圈的机会,脚下有点乱,在小伙子猛烈的压迫下,险象横生发发可危。

“赶快歼灭他们,以免误事。”有人用沉雷的嗓音大喝,可能是主事的人看出女郎有险。

“孽障纳命!”另一人大喝冲出,剑掌齐挥,一闪便出现在小伙子的右侧不远处。

其他的人,不约而同一拥而上。

雷霆剑也一声长啸,挥剑直上。

可是,响起一声怪异的厉喝,蓦地风生八步,谈谈的姻雾涌腾。

“小心妖术!”朦胧剑见多识广,情急大叫:“屏住呼吸结阵……”

来不及结阵了,对方有十人之多,一冲之下,哪能临时结阵?

风吼雷鸣,雾气腾涌,各种异光闪烁,怪异的声浪令人心胆俱寒。

怪味刺鼻,身在浑沌中,身侧是谁已无法分辨,头晕目眩的感觉如浪涛般袭来。

混沌中,传来小伙子的一声惊叫:“海叔去找……他……”

叫声消失,雷霆剑向前一栽。

一咬牙,他强提剩余的精力,猛然奋身急该,居然滚了三匝,猛然飞窜而出,连方向也无法看清了,眼前一片朦胧。

一声水响,他知道自己跌落在小溪中,冷水一浸,已陷入半昏迷的神智候然一清。

春日水涨,小溪流水势湍急。

他屏住呼吸向下潜,顺水顺流强提精力潜泳。尽快远走高飞。

小伙子要他去找某个人,他必须遵命脱身去找,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辰牌末,街上沸沸扬扬,小街摆门摊的人,三个一群五个一堆,交换各种消息,街头巷尾皆可以看到,聚在一起议论纷纷的人群。

小镇消息传得很快,丢了大闺女的人家,一早就向巡检衙门报案,片刻便传遍全镇了。

尤其是一家姓葛的人,不但丢了闺女,更有一男一女两亲属,被杀死在邻房里。

大闺女丢了,或许会引人起疑,免不了有人胡思乱想,认为是大闺女可能情奔。一旦附带出了人命,就不可能是情奔了。

叶家与杨家两门老少心中有数,显然昨晚有好几家人遭殃,而他们两家,却是最幸运的人。与贵人做了邻居,得脱大灾大难。

全镇风声鹤唳.谣言满天飞。

黄自然一早便出门打听消息.白天叶家是安全的。

叶小菱母女心中不安、暗中留意附近陌生人走动有否可疑,果然发现几个可疑的人走动。

近午时分,黄自然回来了,在小姑娘的门摊旁,与小姑娘有说有笑,以稳定小姑娘母女的情绪。

“黄爷,我听到许多不幸的消息。”小姑娘心中焦急,急于把所听到的消息告诉他。

“你不必说,我都知道。”他用平静的口吻说:“昨晚时机成熟,贼人大举出动。这些恶贼策划已久,行动有周详的计划,要一次便把掳人的事办妥,不论成功与否,事后便不会再出动了。他们成功了,并不计较这里的失败。放心啦!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我担心……”

“不必担心,更不要把惊恐放在脸上,放宽心情做生意,不要害怕,一切有我,知道吗?”他拍拍小姑娘的肩膀,沉着稳定的微笑令小姑娘心安。

“好的。到我家午膳好不好?”小姑娘愁容尽消,邀请他到家里进膳。

“不,一切要与平时一样。”他婉拒;“膳毕要好好睡一觉,昨晚没睡好。”

他回到自己的门口,启锁进入,顺手掩住大门。

“喂!你们要干什么?”门外传出小姑娘的叫声。

心中一动,他倏然拉开大门。难道说,贼人胆敢大白天前来生事?

门外站着四个人,一位中年豪客,一位清秀的小侍女,一位魁梧的大汉,和一位慈眉善目的中年大嫂,正和小姑娘大眼瞪小眼。

“是黄老弟吗?”中年豪客脸色沉重,抱拳问讯:“冒昧求见,请恕鲁莽。”

他楞了一下,挥手示意请小姑娘宽心。

“请进。”他大方地伸手肃客;“蜗居简陋.单身客居,无法依礼待客。恕罪恕罪。”

堂屋设备简陋。幸好桌上还有一壶冷茶。

一个家没有女主人,真没有东西可以待客。

替四位不速之客各斟上一杯茶,分宾主落坐。

“在下黄自然。恕在丫眼生,似乎与诸位从未谋面。”他少不了客套一番:“诸位的气概风标。不像是商场中人,素昧平生,不知有何指教?”

他心中有数,这四位男女来路可疑,如果是贼人派来盘道的,胆气可嘉。

街坊都知道他姓黄,对方知道并不足奇。

“老弟身怀绝技。厕身市井似乎甘之如饴,委实令人肃然起敬,也不敢苟同。”中年豪客打量堂屋的布置,说的话有感慨。

“有什么话。请坦诚相告好吗?”他剑眉深锁。暗中提高戒心:“每个身怀绝技的人,皆汲汲于名利,这世间实在并不可爱,是吗?我不明白什么叫绝技,也不想靠绝技混口食,人各有志,兄台不必话中带刺。”

“在下姓海,名腾,草字扬波。”中年豪客通名,炯炯虎目紧吸住他的眼神:“在下是来求助的,情势殆危,不得已而来求助,恳请老弟台鼎力援手。”

“求助?”他一怔:“兄台是不是跑错了地方?黄某是一个资本有限的四方贾,能提供兄台什么援助?或许,兄台认错人了。”

“四方贾?”海扬波狠盯着他。

“是呀!这是官方核定的身份行业,没有行业的人,会被流放的。在民间,我们被称为小行商,公平义取四方财,受到普遍性的尊重.是正正当当的小商人。兄台所要求的援助,如果是财务性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8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剑惊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