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剑惊龙》

第19章

作者:云中岳

江小蕙扮成脸有病容的小伙子,被擒之后,便被发现她的本来面目。

她武功的根基深厚,所练的内功称阴煞大潜能,是内功的正宗,正式的名称该是玄阴真气,内功阴阳两大玄门派流的纯阴宗支。

她毫无发挥所学的机会,事先不知对方的底细,更没料到对方有妖术通玄的妖人在内,发觉对方施展妖术已来不及了,妖术已先一步控制了她,在鼻中嗅入异味的一瞬间,便决定她的噩运了。

问口供的有三个人。一位道装中年人,一位年轻貌美的少妇,一个三十来岁恍若仙子的女道姑。

她的五个同伴,皆是江湖上颇有名气的成名人物,全被不明不白擒来了。

问口供的人并不需用酷刑逼供,用葯物与彻神术双管齐下,驯顺地将所有的事,巨细无遗一一招出。

她老爹是早年的江湖之王,被尊称为仁义大爷的狂鹰江万里,曾经创立尚义门自任门主,实力雄厚曾经雄霸江河两岸。

江万里经营正当的江湖行业,在北地有声誉极佳的车马运输商行,在南边有水运船队,有运销农产的货栈,有与镖局性质相差不远的尚义门护送队。

十余年前他急流勇退,结束了所有的行业,退出江湖安居纳福,不再过问江湖事了。

但他的一些朋友,仍然在江湖走动,少不了管些闲事,也就难免不时有些是非。

这次江小蕙十几个人在江湖游荡,在武昌府发现有少女失踪的神秘事件,发现五艘官船可疑,便沿途召集朋友,决定查个水落石出。

问口供的人对被擒的人略有所知,五个俘虏可算是二流人物而已。

四海狂鹰已经是过了气的江湖之王,这个“王”并不代表能统率江湖群豪,而是指他的经营江湖行业,规模广大人手多,朋友更包括三教九流,为人四海交游广调,疏财仗义豪迈不羁,受到江湖朋友的普遍尊敬,把他推祟为仁义大爷。

但真正为非做歹的江湖人,对他可就反感甚深了。

江湖行业包罗万象,三教九流医卜星相,武师护院捕快杀手,车船店脚衙(牙),都算是江湖行业。

绿林大盗神偷鼠窃,也是江湖行业,但属于暗业不能公开。所以一般所谓江湖人,十之八九不是好路数。

问口供的人,那将一个过气的江湖之王放在眼下?”

毫不客气处决了五个俘虏,根本没把这些管闲事的二流江湖客当一回事。

倒是江小蕙有大用,并不是她的身份受到重视,而是她年轻貌美健康,正是这些人梦寐以求的猎物,她的天生丽质受到重视。

问完口供,处决了俘虏,她便被弄昏,藏在背箩内送走,三家村天一亮就人去村空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她终于在昏昏沉沉,噩梦连连中苏醒。

看清了处境,她急得要上吊。

手脚软绵绵,动一动也感到吃力虚脱,不用猜,她也知道被某种葯物制住了。

她十二岁便随亲友在江湖游荡增长见识,胆大心细武功进境一日干里,愈来愈大胆以女英雌自居,五年来一帆风顺从没受到挫折。

除了小雷音禅寺那一次,她栽在黄自然手中。

这次的挫折太可怕,她知道可能已走到生命的尽头。

她并不怕死,那是她必须面对的现实。

唯一的希望,是她称为海叔的海扬波,能安全地脱身,能找到黄自然拯救她。

上次她不知道妙手灵官的底细,满怀惆怅放弃追踪黄自然的念头,带了同伴南返,对黄自然念念不忘。

她知道黄自然讨厌她,黄自然根本没给她解释的机会。

这次在浦子口镇,无意中发现了黄自然也在,芳心怦然欣喜慾狂,却又提不起勇气求见。

黄自然毁灭玄武门的消息,早已在江湖轰传,不用猜她也知道传闻中的黄自然是谁,黄自然北上她一清二楚,那次她如果跟去,便可看到龙争虎斗了。

黄自然已经是轰动江湖的风云人物,她还真缺乏勇气去求见。

再就是她发现黄自然与叶小菱亲呢的相处情景,更没有勇气求见了。

危难中,她知道唯一能救她的人,非黄自然莫属,因此她要海扬波脱身去找黄自然。

这是一间相当宽大的内堂,阳光从大排窗透入,看天色,该已近午时分了。

室中有五个人,女道姑和美艳的少妇,三个中年女人,堂下放了两大桶水。

三个中年女人,捉小鸡似的擒住了她,笑嘻嘻地剥光她的小伙子脏衣裤,露出曲线玲成,羊脂白玉似的健美胴体,与她那上了色彩的头、脸、手、苍黄带灰的颜色,形成强烈鲜明的对照。

“不……不要动……我……”她绝望地挣扎叫号。

“放乖些,免得皮肉受苦。”美道姑笑吟吟地说。

三个女人嘻嘻笑,一捅桶水往她身上泼,她成了落汤鸡,手脸的颜色不久便消退。

一阵洗擦,最后被按倒在两张长凳上,任由她挣扎叫喊,三个女人逐寸在她身上摸索检查,每一处隐密的部位,皆经过仔细检查鉴定。

“启察仙姑,确是处子无误。”

最后由为首的女人,向美道姑禀报:“在所有的少女中,不但名列第一,恐怕在王府的众佳丽中,她的资质也是美冠群芳的。好,真是好,可称得上人间极品。”

“你们这些天杀的妖妇。”她尖叫咒骂。

这一辈子,她那曾受过这种侮辱?一听到“王府众佳丽”五个字,她快要崩溃了。

“你没用工具量,怎知道是资质最好的?”美道姑笑问:“应该用规矩量,对不对?”

“仙姑,请相信我的经验。不要说用手量,仅用目光估计,我也可以说出她各部位的尺码,错不了,她绝对是超标准的。”

“好,我相信你。”美道姑点头同意:“好像我们无意中得到瑰宝了呢!给我严加看管,出了任何意外,我唯你们是问。”

“放心啦!保证不会出意外。”

那时,世风日下,贪黩满朝野,社会奢侈腐化。

那些豪门大户的好色婬侈男人们,对女人的要求,除了面庞五官可见的部位,有一定的标准之外,对身躯胴体的每一部位,自手指至足趾,皆订有标准的计算尺码,每一部位的大小、圆径、长短、高低、粗细、宽窄……每一部位皆有专门而且动听的名词,外行人还真不易听值意何所指呢!

说难听些,比验尸还要精巧百倍,备有各种量测的工具,妇人甚至还得测验内部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她被迫穿上粗衣布裙,扮成小家碧玉,如果在镇上行走,肯定不会受到注意。

两个女人把她扶入一问小室,室内有三位哭得双目红肿的十三四岁少女,穿了与她相同的衣裙,头发与她一样,草草挽了一个髻,仍是湿漉漉的。

“天黑后就要走。”一个女人向她说:“你的武功不错,但已经派不上用场了,所以你最后认命,放乖些,不要妄想撤野。如果不!”

女人鼓掌三下,大开的房门外,出现两个粗壮如熊,相貌狰狞的大汉,抱肘而立像门神,两双怪眼在她浑身上下转,脸上有可怕的邪笑。

“如果不。”女人继续说:“那就是他们的事了,他们会剥光你,眼睛不离你的美妙胴体,我不信你还敢撤野蠢动。”

衣裙如被剥光,连蜷缩躲藏的角落也躲不住,床上也没有被褥掩体。

“你们最好杀死我。”她咬牙厉叫:“如果不,你们将后悔。”

一阵轻笑,两个女人不理她,出室走了。

室门不许关闭,两大汉在门外不住往复走动,经过时邪笑着打量里面的四个少女,两人不时大声她评头论足,说的话极为低级刺耳。

她绝望地蜷缩在门侧,倚坐在壁报下,试图聚气行功,小心地活动手脚,看是否能用劲。

她失望了,气机毫无动静。

“黄自然,你会救我吗?”

她在心中狂叫,意念飞驰,黄自然的身影,在她的幻觉中幻现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天终于暗下来了,各处传来匆促的脚步声。

两个女人送来食物,食物相当可口。但她食不下咽,另三位少女也滴水不进。

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她定下心神。向女人探口风。

“你不必知道是什么地方。”女人说;“不久之后,我们就要离开了。”

“到何处去?”

“届时也许会告诉你。”女人的口风紧得很。

“你们到底是些什么人?”

“以后你会知道的。”

“怕我知道?”

“怕你寻短见呀!”

“还没到时候。”她恨恨地说。

女人给了她一耳光,把她打得眼冒金星。

“到时候,你想死也死不了。”女人凶狠地说:“甚至你根本不想死.你还得感谢我们呢:像你这种在江湖浪迹的女人,哪有成为人上人的命?总算你天生丽质,日后很可能大富大—贵,你现在恨我们,日后会感谢我们的。”

女人愈说愈生气,最后气冲冲地把食物带走了。

三个少女吓得缩成一团,哭成一团。

一个无助的弱女,碰上了危难,似乎唯一可做的事就是哭。

她不能哭,她不是弱女子,她有勇气面对逆境和死亡,生死关头她得设法自救。

天黑了,脱身的机会增加。

房内还没掌灯,仅靠门外所挂的宁盏灯笼,透入的光芒照明,光度并不大。可是,把门的两个人,目光不离开房内,她们的一举一动皆在监视下。

把门的人已换了三次,这次的两个人戒心并不高,在外面往复走动的次数,也减少了许多。这是说,其中有时候她们可以活动不受监视。

“你们不要哭好不好?”她被三个少女哭得心烦,用镇定的声音向她们说:“大家定下心,想想办法逃走才是生路,喂!你们谁能爬上那处窗台?”

她是唯一被发现会武功,而且武功高明的人,因此被葯物所制,手脚软弱无力,爬不上窗口。

三位少女仍在饮泣,有一位转头向她注视。

“没有凳子,怎么爬?”少女疑惑地问:“爬上去干什么?窗格子又牢又粗。”

“把床推过去,你们三个人合力,一定可以推过去,找东西撞破窗格,就可以掀窗爬出去了。”

“爬出去?怎么下去呢?”

“跳呀!没多高……”

灯光突然增强了两倍,脚步声入耳。

“该准备了。”把守的人突然闯入,打断了她的话,逃走的打算落空:“起来起来,出去。”

门外来了不少人,有人举着明亮的灯笼。

又引起少女们的哭泣,被两大汉连揪带推赶出房外。

房外是小堂屋,十几个人虎视既既,放着七个大背箩,装盛一位娇小的大闺女绰绰有余。

邻室也有三位少女被赶出,哭哭啼啼掠恐万状。

“手脚要捆好以免挣扎。”一名中年人下令:“口也要勒住以免叫喊,穿街过巷不能出毛病,快!”

上来一名大汉,揪住她,熟练地扭转双手背捆,然后是双脚,最后用布巾勒嘴。

哭泣声大作,少女们像被捉来杀的鸡。

蓦地传来一阵震耳的狂笑,像是传自前院,相距虽远而且有房舍隔阻,依然听得耳中隐隐轰鸣。

“咦!怎么一回事?”一名中年人惊呼。

“前面有变。”有人警觉地说。

厉喝声与兵刃交击声随后传来,然后是急促的警啸,以及催促与叫人的呼喝,前面确是有异。

“先把她们藏起来,到前面去。”为首中年人急急地说,本能地挪动佩剑。

少女们重新被丢入房中,因为手脚皆被分开捆牢了。

留下五个人看守,其他八个人奔向幽暗的内堂门。

为首的中年人领先奔出,侧方光芒乍闪,人头飞起,尸身仍向前冲。

一群蒙面人征冲而入,立即展开激烈的搏杀。

江小蕙觉得突然有了精力,咬紧牙关向房外滚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邓家大宅位于小街的尾端,北面距土城根仅百步左右,天一黑,小街行人渐稀。

这一带几乎十之六七是大户人家,大户人家才有庭有院,不像一般街巷的商户,大门内就是堂屋或店堂。

从后院门到城根,是一条小巷与野地。将人背着跳丈余的高的土城墙出城,里外便是码头区。

邓家大宅院门外,悬了两盏门灯,院门紧闭,里面黑沉沉。

人都在准备动身将女人送走,正在调兵遣将,分派内外警戒与沿途接应的人手,准备各自动身前往预定的位置,策应掩护背的人出城。

院门钻开了两个秘密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9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剑惊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