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剑惊龙》

第2章

作者:云中岳

小雷音禅寺的规格,是颇为完整的小型寺院。

山门内是前殿(天王殿),后面是大院,然后是正殿,供的是一位主尊的说法相如来佛。

大院子两侧,有东西配殿。

接待贵宾施主的地方,在东配殿(伽蓝殿)的知客堂(荼堂)。接待外僧的地方是西配殿(祖师殿)的云会堂(禅堂)。

这是说,贵宾一出殿,便是两殿中间,花木扶疏的大广院。

如果不走前殿,就必须绕东面的走道直趋山门,出了山门才算离开寺院的范围,这中间有好长的一段路要走。

刚降下配殿的台阶,大雄宝殿突然传出震耳的叱喝声。前殿的后廊,也传出一阵狂笑。

对面西配殿前人影幻现,三名劲装男女抢入大院。

毫无疑问地,全寺已被强敌包围,深入了。

一声怒吼。四好如来猛然一杖劈出,怒极出手势如雷霆,罡风发出隐隐殷雷声。

神剑秀士一声狂笑。飞跃出三丈外,身形一沾地,剑已在手转身狂笑不已。

猛烈的杖风,连衣袂没沾上,似乎早已料定大和尚怒摄出手,臆测的工夫十分精确到家,急袭全在意料之中。

高唐神女与黑社牡丹在前面,也同时左右一分,远出三四丈外,飘飘若仙姿态美妙,也是一沾地剑已出鞘,妖笑着亮剑候敌。

“和尚投降!”神剑秀士笑完大叫。

“去你娘的混帐!”四好如来怒吼,跟上招发横扫干军,风雷再次爆发。

另两名和尚,两把戒刀找上了高唐神女和黑牡丹。

全寺十二名和尚全出来了,立即陷入包围,共有二十四名劲装男女涌出,围住了大院子。

禅杖长八尺,神剑秀士的剑近不了身,虚攻了三二十剑,反而被禅杖逼得八方潜走,不但攻不入禅杖的防卫网,却被几记狠招逼得险象横生。

剑气也挡不住杖风,杖风有如坚韧强烈的波涛,剑气一触,便发出异啸四面进融,毫无威力可言。

两个劲装男女不知厉害,兴奋地加入围攻,一接触便剑折刀飞,人也飞震摔出几乎丢命。

估错了四好如来的实力,成了死缠的局面。

十一名僧人的武功,似乎比住持四好如来差不了多少,二十四名劲装男女,二比一也占不了便宜。

神剑秀士只能缠住四好如来,也只能缠住而已,气功与禅功火候相当,兵刃上就决定了谁胜谁负,一寸长一寸强,剑不是与禅杖抗衡的兵刃。

片刻间,有四名劲装男女丢了命。

两个和尚盯牢了高唐神女和黑牡丹,两把戒刀风雷俱发锐不可当,左手扣有铁铸念珠,不时出声警告两女,如果泄放下五门葯物,就用念珠下毒手。

其实两女勉可应付戒刀的狂野攻击,哪有余暇分心施放葯物?

正殿前面的月台上,并肩站着三个穿得体面,长衫飘飘有如仕绅的中年人,腰间有装饰华丽的佩剑,却在月台上观战,无意现身加入。

“婬僧这些同伴,怎么都如此高明?”中间那位鹰目高颧的中年人,眉心紧锁显得神情不安:“咱们估错了他的实力,没把真正的高手带来。神剑秀士言过其实,嘴上无毛做事不牢,他靠不住。”

“长上,咱们真的估错了。”右首那人也显得心神不宁:“那些和尚有一半的人,头上没有戒疤,不但不是受戒僧,而且是极有身份的魔道人物假扮的。看来。咱们是白来了。”

“两位可否去帮助神剑秀士?”

“不,长上的安全重要。”左首那人坚决拒绝,不肯放弃保镖的责任:“必要时,长上请下令撤走,暂时放弃,下次再来。”

“下次?婬僧们还敢在此地藏匿?往天涯海角或者深山大泽一走,何时才能重新找到他的踪迹?”

一声厉叫,戒刀凶狠地将一名劲装大汉的头砍飞,砍人—的和尚,也被另一名劲装女人,一剑刺入左肋八寸以上,剑离体和尚也倒了。

“再这样拖下去,咱们所付的代价太大了。”右首那位保镖摇头苦笑:“没有人能活擒四好如来,神剑秀士需要有人联手制造近身的机会。”

祖师殿的殿门前,突然出现三个人,分别站在两侧,颇饶兴趣地作壁上观。

左面,是黄自然,剑插在腰带上,双手支着一根作手杖用的树枝。

右侧,是一个花甲老人,和自称虚尘的老道。

老人手中,有一根表示敬老尊贤的尺八鸠首杖,把玩得乌光闪亮,大概把玩的时日相当悠长了。

虔尘道人除了拂尘之外,另佩有一把松纹古定剑。

三人保持距离,隐可察觉出敌意。

祖师殿,通常供奉本寺的开山槽人,或者佛门该宗的宗主。

比方说,建寺的僧人,如果属于掸宗,那就供奉禅宗第一祖迦叶,或者东土初祖菩提达摩(达摩是禅宗第二十八祖)。

这表示从祖师殿出来的人,该是小雷音掸寺的人。

可是,这三个人并没上前帮助四好如来。

目下双方仍然实力相当,死伤已有三分之一,这三个人如果加入和尚的一方,很可能立即取得优势。

“去看看这三个作壁上观的人是何来路。”长上一面说,一面急向祖师殿急走。

两保镖一面跟上,一面提醒长上小心。

老人与虚尘冲来人阴阴一笑,笑得邪邪地,是那种属于不怀好意的邪笑,老眼中的慑人冷电令人心悸。

黄自然却一团和气,完全摆出局外人的无所谓神色。

他不但和气,而且年轻。

年轻人好欺负,上了年纪的长者可以教训年轻人,因此这位长上,不敢找老人老道,找上了黄自然。

“昭:你是干什么的?”长上走近至八尺内沉声问,态度相当托大恶劣。

人善被人欺,黄自然真不该摆出一团和气的神情,凭他的人才与身材气势,只要虎目一瞪,摆出强梁面孔.真没有人敢向他摆威风。

“本来要进香。”黄自然依然笑容可掬,瞥了对方三个人一眼:“现在看热闹。奇怪,怎么有人打上这处荒山古寺行凶?”

“进香?你带了剑?”长上还真有点相信他是进香的人,如果是四好如来的党羽,早该上前相助了。

“这条川陕官道,南北两栈道蟊贼多得很,不带刀剑防身,活不了多久的。”黄自然脸上的笑容依旧:“有人要倒霉了,那个和尚真厉害。”

两个要帮助神剑秀士,快速地切入围攻的劲装男女,突然的攻击打破了平衡局面,被四好如来采用以进为退的手段,出其不意旋身反击,两禅杖把两男女打飞出两丈外,一碎胯一断腰,可能活不成了。

“年轻人,你一定武功不差。”长上大声说。

“还不错吧!”

“我要征用你。”长上一字一吐.嗓门特大。

“你说什么?征用?”他笑问。

“对,征用,你知道西安的秦王府吧?”

“唔,听说过。每个大都市,好像都有什么王爷,或者镇国将军,或者辅国将军奉国将军,或者什么中尉。也有些女的郡主,县君……反正都是龙子龙孙龙女。哦!你不是什么郡王藩王吧?你像吗?”

“我是秦王府的护卫,奉命捉拿钦犯。”

“哦!失敬失敬。就算你是什么王府的护卫,关我什么事?”

“我要征用你帮助捉拿钦犯,钦犯是那些和尚。”长上居然没听出黄自然话中的嘲弄味。

“去你娘的狗王八!”黄自然笑骂:“你是昏了头,忘了你是什么东西,这里距西安已经好几百里,我也不是陕西人,配征用我?看你穿的像个绣花枕头,三分像人七分像鬼,就算穿起护卫装,也不像替王府看门的狗。去你娘的!滚到一旁做梦去。”

长上怎受得了这一顿大骂?冲动地踏出两步举手要抽耳光。

“劈啪劈啪……”耳光声暴起。

出手要揍耳光的长上,急退三步仰面便倒。

“这种货色也配做护卫?”黄自然的手仗,向正慾拔剑的中年人一指:“你敢?试试看?上!”

另一中年人急急搀扶倒地的长上。剑已拔出一半的中年人,剑竟然不敢拔出。

黄自然脸上的笑容已消失无踪,代之而起的是威风凛凛,虎目中神光炯炯,不怒而威极为慑人。

“你……你好大的胆子……”

不敢拔剑的中年人,却敢用口示威。

“胆子不大敢来这里看生死大决斗吗?哈哈哈!我想……”

“你想什么?你笑什么?”中年保镖色厉内茬。

“我想,你们作威作福神气得很,想到如果把你的鼻子打歪,打断手脚,那怪样子一定值得大笑。”

被扶起的长上,口鼻血流如注,鼻子的确被打歪变形,脸孔扭曲的确可笑又可怖。

保镖一声怒吼,拔剑冲上招发笑指天南,拔剑进步发招速度快极,招一发剑气似风雷。

啪一声爆响,黄自然不迟反进,手杖奇准地架偏了长剑,左腿迈出左掌切入,一耳光把保镖打得斜冲出丈外,果然鼻子被打得歪在左颊上,口鼻血如泉涌。

“鲍老弟快来:“扶住长上后退的保镖尖叫求援。

大院中双方的人已死伤过半,仍在死缠不休。主人剩下五个和尚,不想撤走,神剑秀士鲍全一的人,也只剩下九个男女,不能撤。

主事人出了意外,神剑秀士沉不住气了,发出一声暂退的信号,摆脱四好如来飞掠而至,正好看到保镖被击退,血流鼻歪的惨状。

这位秀士的修养差得很,不明情由便狂冲而上,一声沉叱,剑化激光长驱直入。

黄自然一征,一杖拂出。

啪一声怪响,木杖前端碎如粉屑有如爆炸,似有金石声,剑气排空直入,声势极为猛烈。

手动剑出鞘,黄自然拔剑了,铮一声暴震,剑鸣如风雷殷殷,人影飞退丈外。

是神剑秀士,硬碰硬显然落在下风。

“咦!”似乎所有的人,皆发出惊讶的叫声。

神剑秀士最感谅讶,对方被逼在仓卒间拔剑封架,必定来不及注入真力,怎么可能封住这一记雷霆万钧,志在必得的猛烈攻击?

主事人那位长上同样惊骇,心目中的无敌神剑,居然被人一剑震退出丈外,怎能不惊?

神剑秀士是主将,本来认为可以轻易对付四好如来的,岂知不但对付不了存心拼命的四好如来,更在这位陌生年轻人。剑下受搓,显然这次行动,算是彻底失败了。

黄自然也感到意外,这位神剑秀士久斗之后,剑势依然十分猛烈,要不是仓卒间剑上用了三成真力,很可能剑被击毁呢!

虚尘老道与花甲老人,也脸色一变,对两位年轻人的剑上修为,产生了新的评价。

虚尘老道与黄自然交过手,对黄自然的表现并不怎么诧异,惊讶的是久斗后的神剑秀士.那一剑的声势委实令人刮目相看。

“好家伙!”黄自然扬剑徐徐逼进,虎目中神光似电狠盯着神剑秀士;“突然向一个陌生人下毒手行雷霆一击,你污辱了手中的剑,污辱了练武人的风骨,你必须为了这可耻的一击受到惩罚。”

“混蛋!你难道不是婬僧的同党?”神剑秀士立下门户严阵以待,气大声粗:“对付你们这些抗命的混蛋,最佳的手段是剑剑诛绝。”

神剑秀士这番话不无道理,他根本不知道事故发生的经过,所知道的是主事人求救,所看到的是主事人的保镖受创,对方当然是婬僧的同党了。

“你他娘的混蛋加三级。”黄自然粗野地破口大骂:“有人要征用我,有人指我抗命,似乎认定你们都是强者,吃定我了。好,看谁是真正的强者。”

剑光破空,有如电光一闪,两丈空间的距离似乎已经消失,光一动便已迫近眉睫。

“铮铮铮……”暴震随激光而起,神剑秀士的身形左右闪动三次,每一次退出八尺,接了四剑。

其实只有一剑,平平凡凡走中宫直攻的一剑而已,本来是十分容易封架闪避的。可是,震不偏直射的剑光,剑光如影附形继续跟踪射出,封了四剑才脱出剑光的如影附形追逐。

“不错,不错。”黄自然保持丈二出剑的距离,剑光跃然待发:“现在,你得准备接我的巧招了。刚才的一剑,是试你的御剑真力,你很不错,可以名列高手名家。接巧招,得靠你的经验了,巧招其实是致命的杀人技巧,通常三两剑便解决问题。准备了。”

不远处.双方已停止搏斗。,八名男女列阵,面对五个和尚,随时皆可能再次攻击。

五个和尚有两个受了伤,其中之一只能用左手操刀。包括四好如来在内,五个和尚已到了山穷水尽境地,在人数上仍然落在下风。

八男女的外表稍好些,精力仍在。

高唐神女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剑惊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