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剑惊龙》

第22章

作者:云中岳

一圈果林,围绕着一家农舍,前面有田谷场,侧方有菜圃。

小山中的农舍显得有点脏乱,拴住的黄犬汪汪叫,鸡鸭满地跑,找食物该无困难。

怪,柴门大开,不见人迹。

那头黄犬叫声凄厉,可能是不惯于被拴。

“喂!有人吗?”黄自然站在敞开的院门口高叫。

没有回音,农舍的人可能都到田里工作了。再高叫了两声,屋里出来了一位老眼朦胧的者村妇。

“什么人在叫呀?”老村妇的老花眼,在找寻声源,十足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妇。

“打扰老大娘。”黄自然踏入院子向门前走:“过路的,请老大娘方便,讨碗茶喝。”

“进来吧!”老大娘转身便走,慢吞吞进入堂屋:“随便坐,老身给你们提壶茶来。”

堂屋杂物零乱,似乎乏人整理,是极为普通的农舍,可能家境不怎么好,没有任何引人怀疑的事物存在,任何人也不会对这种中下的普通农舍生疑。

片刻,老村妇慢吞吞出堂,果然提了一只大肚子瓷茶壶,两个饭碗。

想必这里喝茶是用碗的,没有品茗这回事,喝茶只单纯为了解渴,没有品茗的闲工夫。

在八仙桌上斟了两碗荼,茶是冷的。

“老大娘,我这里有一两银子。”江小蕙一面牛饮,目光一面瞥过屋角的杂物堆:“替我们杀一只鸡白煮,有冷饭更好,谢啦!”

她取出一锭碎银放在桌上,这瞬间视线一转,扫过杂物堆的一件物品上。

黄自然已喝了碗中茶,取过茶壶再斟。

“老身这就去抓鸡。”老村妇说,伸手取银子。

一两银子可买十几只鸡,甚至二十只。

一两银子换一只鸡,任何一家农舍都欢迎。

黄自然的目光,突然落在通向堂后的甬道。

江小蕙同时心中一动,离座走向屋角,俯身一拨杂物,拾起一只六寸长,鸽卵粗的精巧紫铜管。

“哎呀!这……是……”她惊叫出声,突然失手丢掉紫铜管,向前一栽。

黄自然也在同一瞬间,放下茶碗倏然变色而起。

“脂粉香……”他叫,身形猛然一晃。

江小蕙恰好栽倒,压挤杂物发出怪响。

再一晃,黄自然也向前一栽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两盆冷水把他泼醒,却无法动弹爬不起来。

“哎……”江小蕙也被泼醒了,发出惊呼。

勉强可以转动,他知道正处身一间大房间内,与江小蕙并躺在床口,水把竹席也弄湿了。

床口的圆桌旁,站着一位美丽的,穿小团花衣裙的少妇,腰间有佩剑,有百宝囊,有荷包,绣带把小蛮腰束得瘦不盈握,那双水汪汪,流光四射的明眸,流露的笑意得意而动人。

老太婆站在床口,小盆中的水已倒光了,昏花老眼一点也不昏花,冷电湛湛令人心悸。

“你们制住我们了。”黄自然苦笑:“金针过穴,十条经脉全制住了。”

“行家。”少妇咯咯笑:“我知道你们很厉害,必须用最安全的手段,有效地制住你们,保护我的利益。尤其是你,你已用不上半分劲。”

“妖妇,你……你……”江小蕙尖叫:“那……那根紫铜管,你是……”

“小丫头也是行家,嘻嘻……”少妇的笑声悦耳如银铃:“金陵双风。我,彩风孟瑶。”

“你……你怎么住在这里?”

“借这里办事而已,这家农舍的人全死了。”

“妖妇,你……”

“你们在山上与那些人拼命,我们恰好在坡项目击。算定你们会走这条唯一的路,所以赶回来布置。堂屋里施放绮梦浮香,茶水中有逍遥散。小丫头,你是否曾经绮梦销魂?”

“你们……我们与你金陵双凤无仇无怨……”

“小丫头,有些人丢命,起因决非为了仇怨。你仍就是他们用重金捉拿的人,为钱丢命岂不名正言顺?”

“妖妇……呃……”

老村妇一耳光,把她的话打断了。

“别惹火了老太婆。”彩凤孟瑶说:“她是二凤灵凤商婉的奶娘,有名的母夜叉孔婆婆。商小妹前往靖安镇,找那些人谈交换条件,何时可回不得而知,你们最好向老天爷祷告,祷告这笔买卖顺利,以免大吃苦头。不要妄想逃走,你们已经寸步难行。嘻嘻……”

一阵娇笑,两人出房走了,房门仍是大开的,似乎认定他仍不可能逃走。

“罢了,真是霉运当头。”黄自然认了命。

谁会料到山间的农舍有险?任何人也不会对简朴的农舍起疑。

他俩一进门,便受到绮梦浮香的慢慢侵袭了,再喝了有逍遥散的茶,两种葯力一发,非倒不可。

他俩都知道金陵双凤的底细,但从未谋面。那是两个爱财爱男人,裙带甚松的江湖荡女。

目下南京的牛鬼蛇神已纷纷走避,以免受到池鱼之灾,双凤躲到城郊,藏匿在农舍里避风头,当然不想窝在屋子里又聋又瞎,外出走动是正常的事。

这一走动,居然财星高照。

“走狗们出重赏的手段够毒。”江小蕙失声长叹:“如在平时,这两个妖妇怎敢对我无礼?”

“但愿走狗们来得馒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我需要时间。”

“哦!我们无法阻止走狗们赶来。”

“那就赌运气,我得争取时间。”

“如何争取?”

“不能让妖妇打扰我……”

他的话中断,因为门外已传来脚步声。

但他的话,江小蕙已听得一清二楚。

彩凤盂瑶踏入房,幽香再起。

黄自然在堂屋,曾经嗅到香味,刚感到诧异,已经来不及反应了。

像这种充满霉气臭味的农舍,鸡犬屋里屋外走,怎么可能有品流颇高的脂粉香?可惜他警觉的反应慢了些;

“我没料到黄自然如此了不起,而且如此年轻英俊。”彩凤在床上坐下,伸手绵绵地轻抚他的面庞,水汪汪的媚目中,涌现动人的异彩:“哦!我有点不相信,真是你铲除了玄武门?”“玄武门的杀手还没死光,你可以向他们求证呀!”黄自然心中暗急,妖妇妨碍了他打通经穴的工作,但不得不敷衍,死中求生:“人说金陵双凤如何美丽可人,本来我也不相形呀!没想到闻名不如见面,见面胜似闻名,你美得不像凤,却像……像……”

“像什么?”

“狐狸精。”江小蕙突然接口,有点吸引彩凤的注意,不让彩凤打扰黄自然。

彩凤大怒,果然注意力被引开了,一耳光把她打得眼冒金星。

“等你进了王府,一定会成为狐狸精。”彩凤冒火地揪住她的懒人髻,用她的脑袋在硬床板上撞了两下:“世间喜欢狐狸精的男人多的是,喜欢手中有剑打打杀杀女霸王的男人却少得可怜。你不用讥笑我,我的人生过得比你充实可爱。”

她心中一震,扭头瞥了黄自然一眼。

自从倚云栈古雷音禅寺,与黄自然相逢,一言不合双方挥剑相向,迄今为止,多次见面,黄自然一直就对她不假辞色,爱理不理,甚至不曾正眼注视她。

而在浦子口镇,黄自然对那位叶家的小姑娘,亲呢和蔼的神态,任何人也可看出是一个重感倩的人。

论才貌武功,她比叶小姑娘强百倍。

武功强百倍的女人,有多少男人喜爱?怕还来不及呢!不怕剑爱女人手中剑的男人毕竟不多。

至少在她父亲的亲朋好友子弟中,奉承她的人多的是,真正喜欢她,敢厚着脸皮壮着胆,向她抱有诚意亲近的男土,似乎没有几个,她自己心里有数。

彩凤说:你不要讥笑我,我的人生过得比体充实可爱。这两句话也许她无法体会,因为她的人生还刚开始,尔后是否可爱充实,她多少有些概念,毕竟她曾经以行侠的心态,在江湖遨游过一段时日。

黄自然在她的心目中,份量因每一次见面而逐次增加。可是,黄自然似乎忽视她的存在。

迄今为止,她还没有机会与黄自然亲近,感情的发展成了单行道,她觉得自己的人生,一点也不充实可爱,也没有人关怀她是否过得充实可爱。

“不要脸!”她咬牙大骂。

倒不是彩凤说了那些话激怒了她,而是彩凤的另一支手,仍在黄自然的脸上轻抚,亲呢的情景令她生气。

“不要激怒我,小泼妇。”彩风又揍了她一耳光:“要不是那些人的赏格,再三强调要完整的人,我不把你整得像残花败柳,就不配称金陵双凤,哼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看在钱份上,我容忍你撒泼,但容忍是有限度的,你最好不要惹火我。”

“你最好容忍,以免我日后报复……”

彩凤脸色一变,变得脸涌浓霜。

她发觉彩凤神色有异,心中一紧。

“唔!有道理。”彩风盯着她阴笑:“从他们出重赏要完整的人猜测,他们非常看重你,一旦你进了王府,受到那个什么王爷国主的宠爱,便可掌握报复的机契,真有向我报复的可能。”

“把我放了……”

“你少枉费心机,八千两银子我是赚定了。听他们说你是他们所知道的,最完美的女人,所以肯花重金捉你,我却不相信你真的完美。”

彩凤的两手,落在她身上了。

“不要……动……我……”她厉叫。

彩凤正在剥除她的百衲衣,替她宽衣解带,显然要查验她如何完美。

她不怕女人剥她的衣裤,上次她就被几个女人,把她剥得精光,用令她羞死的手段查验。

女人查验她不怕,但身旁有一个大男人黄自然。

彩凤不理会她的厉叫,拉断了她的胸围子紧带,完美的酥胸玉rǔ呈现在眼前,她急得要吐血。

“喂!你不是鱼玄机之流吧?”一旁的黄自然突然怪叫,笑得邪邪:“你打扮得干妖百媚,不会是让同性欣赏吧?据我所知……””

彩凤被黄自然引过去了,放了江小蕙,一声轻笑,玉掌掩住他的嘴。

“我金陵双凤不怕人知,你知道也好。“彩凤荡笑着把他的头,枕在自己柔软温润的大腿上,玉手重新轻抚他的脸颊、五官:“如果是单独捉住你,我真舍不得把你交给他们。说实话,我真没碰上你这种优秀的大男人。”

“呵呵!你认为我好色?”

“嘻嘻!你是否好色无关宏旨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我要的是你这个优秀强健的人,你的个性爱好为人,完全无关宏旨、”

“那就怪了,我如果不好色,就不会喜欢你……”

“人的个性爱好行为,都是后天所培养的,强制的。而先天的本能,却是与生俱来,一旦发生某种变化,培养和强制的力量消失,本能就会发挥无遗。我所炼制的忘忧丹和易心丸,都是恢复天本能的灵丹抄葯。嘻嘻!你懂不懂这种性质的葯?”

“我懂。”他笑吟吟语气轻松:“后天所教养培育的仁义道德观念不再存在,只剩下兽性的本能。你将成为这个人的中心,他只会听你的命令或示意。呵呵!其实你不要使用这种葯物,凭你美如天仙的魅力,你可以任意玩弄天下的任何男人。小凤儿,你觉得我像一个你心目中的完美男人吗?”

“所以我舍不得呀!”彩风放荡地在他颊上亲了一吻:“可是……”

“可是,舍不得三千两银子,他娘的!我只值三千两银子?”

“八千。”彩凤说:“灵凤小妹已经和那些人接头,如果不连你一起交出,他们岂肯……”

“他们不会饶你,我知道。”他抢着说:“你真蠢,美丽的小女人。”

“我蠢?”

“把我们俩人交出去,他们见到人,还肯把五百斤银子交给你?八千两银子要十二个人挑,他们舍得?他们只要派三五个人,就可以把你们三个人化骨扬灰,会把五百斤银子往你怀里送?你蠢不蠢?”

“你别把他们说得如此不讲信用,王府的金银维积如山……”

“如果你把王府的人,看成奉公守法讲信用的君子,那你已经死了一半了。那个狗王如果肯花钱,他可以随意买三百五百个合法购买的女人,买一个美丽的少女,一百两左右足够了,他为何要远到江南来抢劫掳掠女人?说你蠢你还不承认?”

“哎呀……”

“害怕了吧?想通了吧?”

彩凤一蹦而起,向外走。

“必须更改计划,另订交换的时地。”彩凤一面走,一面自言自语:“孔婆婆,孔婆婆,赶快准备撤离,先把人藏到安全的地方……”

“我真没有用。”江小蕙绝望地说:“弄巧成拙,没能引开这妖妇的注意力。”

彩风已经走了,半躶的江小蕙自怨自艾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剑惊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