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剑惊龙》

第24章

作者:云中岳

桃花三娘子一听黄自然与王府为敌,胆怯魄落匆匆一走了之。找男人寻找快乐幸福固然重要,自己的性命生死更重要。

在江湖浪迹的人与朝廷的龙子龙孙为敌,也就是与天下人为敌,成为官府被捕的目标,能活得多久?

保命要紧,其他的事全抛开了。

凌云凤不走,而且打了桃花三娘子一耳光,明白地表示跟随黄自然的严正态度,无视于凶险不介意生死。

江小蕙不知道两女与黄自然打交道的经过,更弄不清双方的关系牵缠。

但凌云凤对黄自然的亲呢举动,以及凌云凤所说的话,她有点醒悟,极感不安而且心中冒火也像是打破了五味瓶,不愉快的五味杂陈。

凌云凤的那句话她最反感:反正我是你的女人。

她当然知道男人的女人,是怎么一回事,何况她知道桃花三娘子是那一种女人,不用猜也知道其中含义。

聊可告慰的是,黄自然否认了;更可告慰的是,黄自然要赶两个女人走。

桃花三娘子一走,她到了凌云凤身侧。

“你为何不走?”她拉开凌云凤拉住黄自然的手,挤入将两人隔开,语气不友好:“我们从事与官府作对,冒抄家灭门凶险的工作,你这种人……”

“我这种人又怎么啦?”凌云凤已看出她是女扮男装的假货,风目一瞪嗓门更大:“你是什么人?我的事要你管?你是黄爷的同伴,我不愿得罪你,请你保持朋友的风度好不好?

“别吵别吵。”黄自然只好大声制止,还真不能赶凌云凤走,以兔落在走狗们手中:“以后从长计议,先解决饥渴再说,肚子空空精力不继,再碰上走狗可就麻烦了。小蕙,劳驾下厨生火,我去捉鸡。”

处身在两个含有敌意的女人中间,他还真的感到头大,难以应付,先找事做,降温再说吧。

这种消极的处事态度,通常不但解决不了问题,而且反而增加问题,招事情搞得更为复杂。

“好,我去下厨。”她瞪了凌云风一眼,却眉飞色舞抢入屋后。

黄自然又叫她小蕙,她不屑与凌云凤计较啦!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厨房储有充裕的食物,江小蕙有意卖弄厨艺,也有意向凌云凤示威,用心地调制了几味精致的菜肴,花了不少心机和时间。

三人在后堂进食,黄自然这才正式替双方引见。

对在浦子口镇与江小蕙联手的事,简略地带过不提小枝节。与凌云凤自冲突至合作的经过,也不多作说明。

两女都心中有数,此中情节决不简单,当面不便表示意见,暗地里各怀鬼始。

江小蕙总算了解玄武门瓦解土崩的详情,大感后悔,要是那次她和妙手灵官不知难而退,继续向北追踪黄自然,便可能参与其事了。

“原来是你引起的灾祸。”凌云风先发制人,首先发起攻击,放下饭碗摆出挑衅姿态:“你最好起快和你的人会合,集中全力自保,可别让走狗们再把你捉住,你就有得哭了。”

“你不要说风凉话。”江小蕙当然不肯示弱,立加反击:“我们有胆气和狗王的人周旋,就不怕走狗们行凶撤野。仗剑行道江湖,路见不平必须拔剑干预,无所谓灾祸,怕灾祸就不要奢言仗剑行道。黄大哥已经决定和我并肩联手,无畏无惧面对灾祸。你如果害怕……”

“谁说我害怕了?”凌云风啪一声重量地放下竹箸:“我和他向玄武门并肩挑战,已表明连江湖人人害怕的玄武门杀手,我也毫不在乎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你们有完没有?”黄自然感到不耐:“我们先返回靖安镇,上了船脱出险境,再商讨日后的行止,按情势另订对策。小蕙,你得先和你的人会合,他们目下一定不知道你的下落,必定十分焦急。我们绕山而走,不能从原路回去。我担心的是,你的船被走狗发现……”

“不可能的,大哥。”江小蕙愈叫愈亲呢,把姓也不著痕迹地取消了:“我们的船不但非常秘密,而且获得江上的朋友掩护。我们盯住了走狗们的船,而非走狗发现我们。敢于帮助我们的人反而愈来愈多,走狗们惨杀各方人士,以吓阻江湖朋友的恶毒的手段,并没收到预期的效果。绕山而走是好主意,这一带山区都可以走动,任何方向皆可通行,认准方向便可以到达江边。”

“见一个杀一个,干脆把他们歼灭岂不省事?”凌云凤反对逃避,气冲冲地提反对意见。

其实,她是反对江小蕙的一切意见。

她曾经目击黄自然击溃玄武门杀手的神勇,对付王府的走狗算得了什么?玄武门杀手皆是可怕的超拔高手,绝对比王府的走狗强。

“你真不知道厉害。”黄自然苦笑:“玄武门的杀手固然了不起,但只是杀人手段高明而已,明暗俱来无不用其极,还不配称超拔的高手。而王府的走狗,却罗致了天下有名的各路高手名宿。大半是可怕的魔道至尊人物,被他们的主力截住,凶多吉少。”

“可是那些凶魔并非真的了不起……”

“是吗?那王屋三妖,我就没有制胜的把握,如果再加上他们的主事人魔爪丧门陈魁。我难逃他们的毒手。所以我们一定要和他们玩命而非拼命,决不可以让他们的主力盯上。拆散他们分而歼之是上策,你千万不要逞强转大杀特杀的念头。”

“好啦好啦!我反正一切听你的。”凌云凤心中大喜,见好即收。

黄自然话中的意思,不啻表示允许她一同行动,和上次一样把她带在身边,难怪她心中欣喜。

只要不赶她走,她就心满意足了。

江小蕙尽管心里不愿意,但也知道情势不许可她提出反对意见。

膳毕正在喝饭后茶,拴在门外的黄犬传出吠叫声。

“我去看看。”黄自然警惕地急急外出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小径通过农舍前面的坡地,距农舍前的晒谷场不足十步,拴住的黄犬只要有人经过,便会汪汪叫发出警告,是一般农家最普通的看门狗。

黄自然隐身在树篱后,警觉地留意从南面来的一女五男快步而来。

江小蕙和凌云凤不甘寂寞,也倚在他左右窥伺。

“都携有刀剑,不是好路数,最好把他们弄到手问问。”凌云凤唯恐天下不乱,有黄自然在旁,兴奋之余胆气特大。

“乱搞。”黄自然扭头瞪了她一眼,给她泼冷水:“在没能认定是走狗之前,就出面行凶,算什么?拦路抢劫做强盗?”

“她老爹是邪道至尊人物,行事是不讲道理的。”江小蕙也趁机发泄:“所以你途经他们家所居住的州县,就道了他们的毒手。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凌云凤恼羞成怒:“那是误会。不过……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什么?”

“不过我高兴,幸而出了误会,结果……结果我……我成了他的……他的……他的女人……”

“都闭嘴!他们留意这家农舍了。”黄自然低喝,制止两女勾心斗角争吵。

六男女已到了百步内,果然向农舍眺望。

居然领先走在五个男人前面,像是主人的女人,那一身紫色衣裙极为抢眼,双脚轻灵快捷,裙袂飘飘极有美感,玲珑透凸的美好胴,相距甚远,仍可清晰分辨,具有强烈的诱惑力。

“小蕙,能认识他们吗?”黄自然向江小蕙示意:“从他们根底中,可以估料他们是不是走狗。”

江小蕙是江湖世家,十二岁便跟着乃父的江湖朋友,在外遨游一圆江湖侠女梦,认识不少牛鬼蛇神,几乎可以称为老江湖了,五年的进游阅历自然见多识广。

而黄自然虽然出道更久些,但很少与江湖牛鬼蛇神打交道,消息供给皆由冥鉴门直接供给,他只和成名的人物有接触。

“但愿我能认出一两个。”江小蕙的口气知道谦虚了,她在尽量改变自己自负骄傲的性格。

以往她确是骄傲自负,武功也造诣极深,天不怕地不怕,江湖经验也丰富,所以敢找到栈道的绿林巨魁,单人独剑就敢闯小雷音掸寺,找下第一婬僧四好如来。

再三与黄自然接触,也再三遭逢意外的失败。她终于知道自己的缺点,正在尽量改变自己。

也可以说,她正在努力为黄自然而改变。

“也许我也能认出一两个。”凌云凤不甘示弱,她出道不久已获得绰号:“这些男女的气势相当强烈,很可能是名动江湖的人物。”

“咦!”江小蕙几乎惊跳起来,本能的反应是挪动拾来的长剑。

“小蕙,怎么啦?”黄自然伸手按住了她:“冷静沉着,不要大惊小怪,看出端倪了?”

“那……那个女人。”江小蕙激动地说:“是她,没错,虽然她改了装,烧成灰我也可以认出她来。”

“她是什么人?唔!很漂亮。”

六男女脚下甚快,已接近至二十步内了,面貌已可看得一清二楚,气势更为强烈了,任何人碰上他们,也不敢向他们乎视,不敢不避道以免触犯他们。

“那个主持检验掳获少女的道姑,就是她。”江小蕙几乎要咬牙切齿了。

提起被剥光,一寸寸检验的耻辱,小丫头恨火像将要爆发的火山,也感到浑身发烧不自在。

虽则检验的那是女人,她也感到无穷的羞耻,刻骨难忘的耻辱。

那天黄自然率领海扬波抢救被掳的少女,这位美道姑不在场。

用软骨散制江小惠的人是绛仙,这位美道姑只负责检验鉴定资质,鉴定后便走了,逃过那次劫难。

“那一定是狗王的心腹。”黄自然并不知道江小蕙被检验鉴定的事,他对这种事一窃不通:“这是说,她应该跟在狗王附近。”

“我一定要刺她百十剑,她是我的。”江小蕙咬牙说,跃然慾动要冲出去。

“不行。”黄自然再次按住了她:“大家小心,北面来了大批高手赶来。

北面不足一里,大批佩剑携刀的男女,正急步绕过树林。向这一面急赶,足有二十人以上。

“是那艘船上的走狗。”江小蕙从装束上,看出是狗王那艘船的人。

“得暂时回避,人太多了,撤!”黄自然断然决定撤走,寡不敌众不能拼命。

北面的人,已看到六男女,传来一声忽哨信号,两方面的人皆脚下加快。六男女毫无疑心地越过农舍,向近面奔来的二十余名同伴迎去。

不久,二十余人在农舍聚集,穷搜屋四周,最后带走了走狗们的尸体,向南面急急走了。

六男女是从南面来的,走上了回头路,这表示北面的靖安镇,已不需要他们前往了。

他们没带走金陵双凤与母夜叉的尸体,留给村民处理善后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“那天杀的狗王一定躲在城里发施号令,我们却在外面穷找他的船。”

黄自然隐身在树下的草丛中,冲快速远去的走狗背影挥动大拳头:“他可以牺牲一些诱杀我们的走狗,而自己绝对安全。”

“我们到城里找她。”江小蕙口中的她,很可能是指紫衣裙女人。

“老天爷:能找得到那狗王?”凌云凤泄气地叹了一口气:“他躲在紫禁城,有十二卫兵马防守得像铁桶,就算能渝溜进去,紫禁城千站万户,天知道他躲在那一处宫殿里?难难难。”

“但混蛋决不敢躲进紫禁城,任何一个藩王都不敢。”黄自然肯定地说。

“你的意思……”凌云凤怎知道皇家的祖宗家法。

“南北两京的紫禁城里,只能有一个皇帝。任何一个龙子龙孙,长大成人就必须往外赶,到天下各地去做藩王,不但不能没获圣旨就往两京跑,连回老家凤阳祭祖,也得遵守规定的期日。除非这个狗王敢打主意谋反篡位,不然决不敢接近紫禁城,连踏入南京地境,也有谋反的嫌疑。”

“那就不会躲在里面了。”

“不然,他可以不出示藩王的身份。而且,城内城外皇亲国戚甚多。一定有心腹亲友包庇他。问题是,那些皇亲国戚的府第,也警卫森严房舍甚多,想找到他同样困难,何况他是秘密藏身在内。”

“难道就罢了不成?”江小蕙不甘心:“我们有不少朋友暗中道义相助,出入活动毫无困难。

“当然不能罢了,哼!”

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咱们进城和他们玩玩。”

“那就走呀!”江小蕙欣然雀跃

“走,咱们跟上去。”黄自然决定行动。

放起一把无情火,烧掉农舍湮没金陵双凤的尸体。

江湖人沟死沟埋,路死插牌,让当地人以无名尸处理,能火化已是相当幸运的事了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4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剑惊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