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剑惊龙》

第25章

作者:云中岳

要接近叶御史的大宅,可采用两种方式。

一是从街巷接近;一是从屋上飞跃,前者可能碰上巡夜的人;后者容易被躲在屋上监视的人发现。

白天已经踩探,策划停当,预定分两路接近,订下三处事后的会合点,进出路线也安排了三处,以应付各种可能的变化,计划得颇为周详。

分手的地方,是一处小十字街口。

这一带街巷,天黑后就很少有人走动了,不是商业区,没有夜市,居民们早睡早起,天一黑关门闭户免惹是非。

分手点距叶宅还有大半条街,街上鬼影俱无。

三人最后聚在一起,简要地作最后一次协调,最后一切停当,黄自然先行出发,向右面的小街一钻,老鼠般消失在黑暗的街巷阴影中。

江小蕙仍是小花子打扮,仔细检查携行的兵刃暗器。

她的月华剑不敢带在身边,以免暴露身份,用普通的剑与人交手,总有点不趁手的感觉。

检查身上的零碎,知道确实不妨碍活动,不会发出声息,这才准备出发。

“我先走。”她向凌云凤低声说:“你在后面千万小心暗器,小心身后……”

“你少废话。”凌云凤气势汹汹娇喝。

她对江小蕙的反感,逐日加深。

江小蕙这两天,一直以小花子面目相处,她实在看不出江小蕙美在何处,值得狗王劳师动众追拿。

而且,小花子经常向她投送的目光,不友好而且复杂,也令她大感不快。

她无意进一步了解这个小花子女人,所以也就不加理会,甚少交谈。

这期间三人分头侦查,忙得不可开交,在一起的时间有限,所以相处倒还无事,没有时间想到旁的事,因此不曾引发冲突。

她知道的是,这小花子是老狗们必慾得之而甘心的人,是过去江湖之王四海狂鹰的女儿,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小美人,只是一个不男不女的肮脏小花子。

桃花三娘子一听黄自然招惹了皇家的藩王,吓得勇气全消,与权势遍天下的藩王为敌,能活得了多久?

因此心中一害怕,性命毕竟比好男人重要,采取了趋吉避凶的断然行动一走了之,自始至终,不知道小花子就是狗王缉拿的江小蕙。

桃花三娘子向她说了不少威胁的话,明白指出与藩王为敌的利害分析结论,劝她离开黄自然,不要与皇家为敌,好男人可以另找,性命一丢,可就找不回来了。

其实,她并不了解与皇家为敌是怎么一回事,山高皇帝远,有什么好怕的?

“不是废话,而是好意提醒你小心。”江小蕙对她更有反感,但为了大局,不得不耐心地提醒她:“这一天以来,我总觉得你似乎魂不守台,心神不集中,会出大纰漏的……”

“你有完没有?”凌云凤提高了嗓音,大不耐烦:“你小小年纪,却像一个唠叨的老太婆。时候不早了,你到底想不想走?”

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冷笑,似乎发自耳畔。

两人警觉地左右一分,倏然转身戒备,心中暗惊,怎么居然被人摸近身后却浑然无觉呢?

三个人出现在街心,相距仅两丈左右。她俩分开转身戒备,事实上已离开原处两丈以上了。这是说,这三个人影正站在她俩先前的位置。

是女人的身形,其中之一十分眼熟,气息也熟悉,那是爱美女人的脂粉香。

“是你。”凌云凤讶然轻呼;“你不是说要远走高飞吗?为何仍然留在南京?”

那女人的身影是桃花三娘子,难怪她在黑夜中仍然可以分辨,曾经相处过一段时日的人,看背影也可以分辨得出来。

“我能走得了吗?你不知道他们的权势有多大。”桃花三娘子叹了一口气:“一进城,到处都是他们的人,杜小妹,你很幸运。”

“我幸运?”

“你的邪剑,他们多少有些顾忌,不希望增加强敌。而且,他们正集中全力,对付黄自然和江家的人,暂时不想分心对付你,所以,你最好……”

“你到底想说些什么?”

“你知道江家的亲朋好友,有多少被杀?”

“关我什么事?”凌云凤不悦地叫。

“如果你坚持要和黄自然为情赴死,应该知道情势和处境呀!”

“我明白了,你身后的两个人。”凌云凤毕竟见过世面,心中恍然:“你落在他们手中了。”

“他们要我劝你脱出是非外。”桃花三娘子说出目的:“你希望他们到你的聚奎园放一把无情火,大兵光临鸡犬不留吗?”

“咦!你……”凌云凤心中一跳。

“不要蠢,杜小妹。”桃花三娘子知道,这些话的威胁力发生了作用:“为情赴死,那是你个人的事,一旦牵连到聚奎园的生死存亡,就不是你个人的祸福了。我说过,天下好男人多的是。你与黄自然之间,情爱的基础本来就薄弱,你们本来就是对头,你爱他,他并不爱你,日后你有好日子过吗?如果你的聚奎园,也因之而道了毁灭噩运,你怎能再爱他?醒醒吧!你并不蠢,杜小妹,我是为你好,毕竟你我曾是好朋友。”

这一番话,击中了凌云凤的要害。

心中狂跳,她感到手心沁出汗水。

黄自然如果爱她,还用得着她在江湖穷追寻?

“如果我劝不动你,那就是他们的事了。”桃花三娘子看出她心中的犹豫和恐惧,及时施加压力:“他们并不想多增加强敌,但情势所迫就顾不得其他了。他们不希望任何人与黄自然并肩站,以免影响情势大局失控,所以非常欢迎你平安离去,不然……”

剑吟隐隐,两个黑影冷然拔剑。

她想拔剑,但觉得手好软弱。

扭头注视江小蕙,看到江小蕙静得像一具石仲翁,叉腰屹立如山,没流露出要动手的意思。

她本能地感觉出,江小蕙锐利的大眼,正目不转瞬地注视着她,等候或者催促她表示态度。

如果她拔剑,江小蕙是否与她采同一行动?据她所知,江小蕙对黄自然的要求,近乎百依百顺,毫无疑问不会舍弃黄自然而自求生路,只要她拔剑,江小蕙也会采同一行动。

她没有勇气拔剑,她无法作孤注一掷。

“还有,那位小花子。”桃花三娘子转移目标:“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,但我觉得,你没有任何理由与黄自然一同赴死,你也走吧!好死不如恶活,与黄自然往死亡陷阱里跳,不值得。”

江小蕙丝毫末动,浑身流露出危险阴森的气息。

“好吧,我走。”

凌云凤终于动摇了,她无法为了黄自然作孤注一掷,更没有勇气与黄自然往死亡陷阱里跳,不值得。面临生死关头,她终于选择了应走的道路。

桃花三娘子说得不错,天下间好男人多的是。

对方既然在这里出面等候,可知必定了解她和黄自然的行动目标,必定布下死亡陷阱相候,凭三人之力,哪能硬往死亡陷阱里跳?

“这是明智的决定。”桃花三娘子欣然说:“过去你一直就听我的,这次你绝不会后悔听我的劝告,往西退走,没有人阻拦的。”

“好,我走。”凌云凤一咬牙,转身一跃三丈如飞而去。

江小蕙无意劝阻,目送凌云凤的身影,消失在街西的暗影中,呼出一口长气。

少一个凌云凤,并不影响她的情绪,反而有如释重负的感觉,心中的疑团尽释。

凌云凤自称是黄自然的女人,这暖昧的称呼,实在令人感到不愉快。

“小花子,你怎么不走?”桃花三娘子大声问。

江小蕙一言不发,向东举步。

“你走错了方向。”桃花三娘子的嗓音提高了一倍。

江小蕙哼了一声,继续向东迈步。

人影似电,猛扑江小惠的背影。

是两黑影之一,猝然发起雷霆攻击,剑光破空,一闪即至。

江小蕙一挫一旋,人影乍隐乍现,现时手中已有剑,信手一挥,光芒如雷电,贯入扑空的黑影右背肋,入骨八寸以上,如击败革毫无阻滞。

“呢……”黑影仍向前冲,在两丈外砰然摔倒。

“不要逼我杀死你。”江小蕙的剑,指向与另一黑影冲来的桃花三娘子,她那冷酷的嗓音,与绝对冷静的屹立形象,真有把关天神的气势。

另一黑影骇然在丈外止步,不敢挺剑冲进。

桃花三娘子更是如中雷殛,似乎无法相信。小花子能轻轻松松,一剑毙了那位突袭的黑影。

“怎……怎么可能?”另一个黑影傻傻地问:“你……你这小花子是……是什么人?”

江小蕙哼了一声,倒飞出两丈外,身形连闪,蓦地形影俱消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黄自然并不知道叶御史大宅是死亡陷阱,不知道对方已经发现他踩探,料定他会来,安排下死亡陷阱等他前来送死。

城内的大宅位于街市,四通八达,随处皆可接近,稍有经验的轻功高手,进入毫无困难。

他是高手中的超级高手,轻而易举直入中枢。他要找那个狗王国主,不深入中枢绝难如愿。

宅院甚大,重房叠屋,大白天进去也不易分辨方向,他在豪赌,赌他的运气。

首先,他得找到活口要口供,确定狗王的住处,盲人瞎马乱闯绝无结果。

居然没发现警哨,似乎狗王不在宅内,如果在,必定警卫森严。

到处都有灯光,应该可以找得到人问口供。

摸近一处厢房,好极了,天气热,门窗大开,室内一览无遗,两个人坐在房中的方桌旁品茗,低声交谈状极愉快。

“喂!国主殿下在何处安顿?”他迈步入室笑问。

“在东园的春秋阁。”其中一人信口答,连头也没拾,只顾和他同伴低语。

“带我去好不好?”他说:“这鬼大宅好大好大,居然还有东园西园的,可能比中山王府还要大,夜间真不容易找,劳驾啦!”

“咦!”说话的人终于抬起头注视着他,这才发现他不是自己人: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“来找国主的,劳驾阁下带路。”

这人的右手,随着站起的同时落在刀把上,但却没把刀拔出,楞住了不敢妄动。

同伴爬伏在桌上,像是睡着了,颈背扣了一只大手,食中两指扣压住耳下的左右藏血穴。

这两处重穴相当重要,压住片刻便可昏厥,制住穴道,更是一制即昏,显然同伴已被制住,是昏迷而非睡着了。

“好吧!我带你去。”这人屈服了,手离开了刀把,警觉地慢慢站起,以免引起误会。

“谢啦!请。”

“随我来。”这人大踏步往外走。

任何人只要瞥了他一眼,便知道不是自己人,甚至,他已经失去人的形态了。

只露出双目的软头罩,紧身薄绸夜行衣裤,从头到脚加绘了五彩斑纹,没有五官,没有一定的线条,整个人像花纹怪异的物体,真要细辨,十之九像猿猴,如果往暗处一钻,走近也分辨不出是人。

剑系在背上,行动不受影响。

如果突然幻现,见到的人保证会被吓得半死。这人毫不惊恐,在前面领路。各处都有灯火,有些地方有人声传出。

这人有意避开有人活动的地方,左盘右折,经过不少房舍走廊,最后进入花木扶疏的东园。

“那就是春秋阁。”这人向中间黑暗的楼房一指,楼房没泄出灯光:“国主可能已经歇息了,警卫都隐伏在暗中,不许闲杂人等接近,阁下请自便,我不能陪你。”

花木本来就幽暗,楼阁在花木深处,飞檐下悬有铁马,微风一吹,发出叮叮吟吟清鸣,颇为悦耳。

楼上楼下都是朱栏明窗,窗内没有灯光泄出,全楼死寂,似乎人真的都歇息安睡了。

“谢谢你老兄的合作。”黄自然和气地拍拍这人的肩膀,毫无敌意。

“任何人看了阁下这鬼怪样子,不敢不合作。”这人壮着胆说。

“你们倒是忠心耿耿呢!”

“别挖苦人了,这与忠心无关。”

“说得也是,惜命要紧,与忠心无关。”黄自然忽略了对方话中的含义,说的话依然挖苦味十足:“我这人相当讲道义,不苛待合作的人。”

“谢谢手下留情,阁下是黄大爷?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也叫黄自然?”

“也没错。”

“失敬失敬,我可以走了吗?”

“不能走,你得好好睡一觉。”

这人正想反抗有所行动,但脑后已被大手搭上了。

身份地位高的人,通常不会住在楼下。

他像一头灵猫,三窜两跳便登上了二楼,翻越朱栏贴在外廊的窗下,凝神倾听里面的声息。

没有任何声息,只除了铁马偶尔被风吹动的清鸣。

一直没发现警卫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5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剑惊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