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剑惊龙》

第26章

作者:云中岳

街巷甚多,脱身不难。

就算走狗们知道逃向,也不可能大举穷追,任何角落皆可藏身,这必定白费劲,甚至可能多断送几个人。

两人沿小巷急走,先远离危险区。

“杜彩凤呢?”黄自然警觉地问,不时转头回顾,看是否有人跟来。

“她走了。”在前面埋头急走的江小蕙一跺脚:“她不做你的女人啦!”

“怎么一回事?”黄自然一惊。

“怎么一回事?哼!生死关头,她只好自保。夫妻本是同林乌,大难来时各自飞……”江小蕙将碰上桃花三娘子的经过说了。最后说:“她走了,计划不得不改变,我不能在预定冲出处接应你,只好冒险进去找你联手和他们拼。”

“走了也好。”黄自然吸了一口气:“她出身邪道世家,对事物的看法是非准绳本来就不同,一旦牵涉到切身利害,她是什么怪事都可能做出来的。幸亏你闯进去,不然我恐怕出不来了。”

江小蕙其实十分高兴凌云凤离去,她对凌云凤自称是黄自然的女人极为反感,凌云凤胆怯怕死一走了之,她真有拔掉眼中钉肉中刺的快意。

她闯入春秋阁晚了一步,是循呐喊声闯去的,到得正是时候,但并不知先前所发生的事故经过。

“那又红又白的怪影……怪打扮的女人,是怎么一回事?”她想起一双怪影缠在一起翻滚的事:“要不是她的头发飞扬可以看出是人之外,那根本不像人,要是晚上突然看到了,不被吓死才怪。”

“她就是查验你的女人。”

“哎呀……”她吃了一惊,也感到浑身火烫:“早知道是她,我……”

“你砍她一百剑也是枉然,除非你能以十成内功御使你的月华宝剑,让她任由你砍劈,不然你绝对伤不到她。贴身缠斗,我手上千斤神力也无用武之地,想攻她的双目也力不从心。这鬼女人十分可怕,日后碰上她,你千万要走避,绝不可让她近身逮住你。”

“有这么厉害?她是……?”

“她就是江湖传闻中的女妖仙,太虚瑶姬傅灵姑,一个风流不检点的怪女人,风流男人梦寐以求的女妖仙,真正与她本人打交道的江湖群雄并不多。”

“原来是这个风騒女妖,真不好惹。”江小蕙打一冷颤:“我的仇很难报了,我承认我对付不了她。”

“不要和她近身缠斗,她想一下于击倒你也无此可能。她练的是正宗九转玄功,而且道行不浅。我不知道她的底细,一时逞能,几乎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“她缠住了你……”

“不是她缠住了我,而是我不得不被迫缠住了她。”

“我不明白。”

“我不知道她的底细,更不知道她练了九转玄功,以为她会妖术,让她有充裕的时间施展。结果,她的元神引发离火之精,我就脱不了身。幸好她火候仍嫌不足,也估错了我的能耐,同样犯了不知被的错误,同样想逞能,钻进自己引发的离火之精威力圈,妄想说服我……结果,我冒险缠住了她,截断她元神驱役离火之精的力源。”

“什么叫离火之精?”江小葱一头雾水。

“很难解释得清楚,也难以令人信服。”

黄自然脚下放慢,挽了她的手折入一条小巷:“任何物质,都有正反虚实的形质存在。燃烧的火星有形有质的,你可以看得见,烧得你骨肉成灰,但却又能以无形无质的虚体存在,而且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存在。”

“你愈说我愈糊涂。”姑娘大摇其头。

“我也糊涂呀!所以我无法令你信服。”

“可是……糊涂总该有点谱呀!无形无质的火,你怎么能解释虚无的东西?”

“但那种火的确存在,有些修真有成的人,为了应劫,引发三味真火自焚,很难令人相信,但却是事实。比方说,饥渴交迫,必定口枯chún裂,呼出的气真热得可以,所以俗语说口中可以喷出火来。虽则平常的人,口中不可能真有人喷出,却可以证明火以另一种形质存在人体内。总之,妖女的玄功,可以驱元神诱发我四周另一种形质的火,只要这种火和我体内的火一合,我的身体就会出现第三种形质的火,顷刻化为灰烬。好了好了,我实在说不出令人信服的理由,反正就是这么一回事,她几乎要了我的命,我会回报她的。”

“第二种形质的火;第三种形质的火;第……恐怕还有第四第五种形质的火呢!真是见鬼啦!”姑娘一面走一面喃咕,显然对火的见解仍然存疑。

住处必须及时迁移,以免遭到暗算。

桃花三娘子与凌云凤,皆可能出卖他们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直捣中枢雷霆万钧的惨烈大博杀,把走狗们吓坏了,一夕之间,走狗们四散藏匿,不敢再暗中聚集在一起住宿,以免被逐次消灭。

本来那天晚间,四处住宿的秘窟,皆布下网罗等侯猎物,因为走狗们无法掌握猎物的动向,更没料到,猎物竟然在国主恰好到达后不久,便发起可怖的攻击。

备多而力分,又掌握不住猎物的动向,反而被猎物直捣中枢,把国主的心腹杀得几乎全军覆没。

出事时总管陈者先生不在场,这位主事人负责总策应,无法分身照料四处秘窟,得到信号赶来时,猎物已经鸿飞杳杳了。

信心与勇气迅速沉落,走狗们不敢再摆出明里引诱的老手法了。

双方都没有必胜的把握;也都没有示弱撤走的念头,那就表示继续周旋到底,看日后谁死谁活。

江小蕙会合了雷霆剑海扬波,有计划地暗中加以布置策应,获得南京地区不畏权势的不怕死江湖人士协助,布下灵通的侦查网。

而打击的主力,则由黄自然与江小蕙负责。

黄自然避免与海扬波的人打交道,明白表示他的作为他负责,向狗王报复是他个人的事,与打击权势行侠仗义无关。

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双方立即进入暗流激荡的凶险局面,谁也摸不清劲敌突然在何时何地出现,不击则已,击则生死立判。

白天,通常是平静无波的。

治安单位多如牛毛,绝不容许公然行凶打打杀杀,只须提防刺客杀手式暗杀偷袭,不至于发生狼群式的袭击。

走狗们在人和上,也没占到优势。

牛鬼蛇神全被吓跑了,留下的却是仇视走狗的人。

徽王在南京,其实也是见不得天日的小鬼,一旦被公然捉住暴露身份,十之七八会被皇帝囚入凤阳皇家监狱幽禁。

这次他突然从扬州出现在南京,冒了相当大的风险。

藩王的部后可以在各地走动,藩王本人如无圣旨,绝不许可离开藩地的,秘密潜赴南北两京与风阳尤其犯忌,查明实据那就大事体矣!

走狗们唯一的优势是人气旺,凭他们的高手名宿声威,震慑一些牛鬼蛇神,没有人敢管他们的闲事。

黄自然大感烦恼,一击失败,机会不再,难怪他烦恼。

人一分散藏匿,就不易寻踪觅迹了,偌大的南京城,城内城外人口近百万,到何处去找那个狗王国主?

如果躲在船上,更为隐密,寻找更为困难。

狗王一天不逃回钩州,浦于口镇的叶小姑娘就多一夫凶险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定淮门外的市街,直延伸至三汉河码头。

三汉河码头不但是新河航道船只的停泊区,也是至对岸江浦县的官渡口。

市街沿秦淮河两岸伸展,两岸之间皆以小舟往来,市面相当繁荣,并不比仪凤门的市面差多少。

大江风涛险恶,潮猛浪高,因此上下航的中型以下船只,皆驶入新河航道以避风涛,三汉河码头便成了必经的泊舟处,市面繁荣理所当然。

天一黑,这条将近五里的长街,近码头的一段,灯火通明热闹极了。

早些天,走狗们的一批船只,曾经秘密在这里停泊,晚上在浦子口镇一带作案。

按理,这里应该不会有走狗的船只停泊,狗王的秘密座舟,更不可能在这里藏匿。

黄自然和江小蕙,却在这里出现。

黄自然扮成青衫飘飘的书生,手中不忘握一把绘花折扇。

江小蕙扮书童极为出色,女人不宜在这一带抛头露面,尤其是夜间,漂亮女人更是危险,歹徒们把人往船上一推,次日可能已到了扬州。

她和黄自然走在一起,留意接近的陌生人,同时负责与海扬波的人联系,她的江湖见识可圈可点。

三汉河也是秦淮河入江的河口,沿街的一段河面如果碰上涨潮,潮高距河堤的街面,仍有三四尺高,低潮约丈余左右,因此沿堤停泊的船只。皆自搭跳板上下,跳板的升沉随潮位而定上或下。

天黑后不久。时届平潮,中型船只的舷板,几乎与堤面高度相等,跳板是平的,上下船十分方便。

堤的对面便是市街,俗称半边街。

这时灯火通明,行人摩肩接踵,商店林立,货色比城内还要周全,这里买得到的东西,城内不一定能买到。

场内遍栽垂柳,间或修建了歇息亭台,在这里欣赏夜景,颇具诗意。

嫩江亭是其中最宏丽的两层八角亭、不但可以观赏秦淮的景色,也可欣赏浩潮的大江风光。

各种船只夜航,按规矩必须悬桅灯以免碰撞,但见江上灯光星罗棋布,令人赏心悦目。

两人安坐在亭右的树下石桌石凳歇息区,亭内亭外皆有人赏夜景,对面街道上行人往来不绝,每个人都为生活朝夕奔忙,能有暇在河堤赏江景,已可算有闲阶级了。

河下泊了不少大小船只,船夫们上上下下来去匆匆。

两人表面上在观赏河下夜景,注意力却放在下游二十余步,那艘静悄悄的中型快船,留意船上船下的动静,像伺鼠的猫般有耐性。

“我仍然疑心你们的眼线有误。”他向江小蕙低声说。不远处有游客逗留,说话必须小心:“他们怎么可能让船只放单?单船容得下多少人?”

“没错,大哥。”江小蕙语气肯定:“他们被你杀惨了,知道人多没有用,人愈多死得愈多,分散了才安全,不至于全军覆没。我们有许多人认识神剑秀士,午间眼线从钟鼓楼发现他,花了一个时辰盯梢,申牌左右,这家伙才来到这里上船,黄昏时又离开。目下限线仍没将信息传出,恐怕已经跟进城去了,城门关闭信息传不出来,因此,这艘船一定是他们的。至于那狗王会不会躲在船上,就无法估计了。”

“狗王不可能在这艘简陋的船上,一整天躲在里面,他受得了热浪的薰烤?那混蛋一定躲在城内,某一座王公国戚的府第里享福。”

“会不会躲进中山王府去了?他们是国戚,王商甲士如云。”

“应该不可能。”黄自然的语气并不怎么肯定:“目下的魏国公徐鹏举是南京守备,上次正德皇帝光临南京,招来了祸变,中山王府被一个姓霍①的江湖怪杰,搞得腥风血雨,提起(lhj注:详情见《邪道笑魔》)江湖英雄就心惊胆跳。再说,他的地位,也不许可他冒抄家削爵的大风险,窝藏一个与他从没亲近,远在河南钧州的不法藩王。徐家有子弟任职锦衣卫,更不敢包庇这位有部属犯案的藩王。”

“他们皇家真有出息。”姑娘愤愤地说:

“皇帝和藩王,都在抢女人。这个藩王有样学样,也在这两处地方抢女人,真是克绍箕裘。”

“应该说孽延子孙,哪能用克绍箕裘来抬举他们?”

“对,而且,他们两人抢女人的目的,都肮脏得很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我什么都没说。”黄自然急急接口,他怎能向一位小姑娘说这种事。

正德皇帝抢女人,另一肮脏目的,是取童女的处女之血,炼制辟邪的桃花帐。

这位藩王,目的是取处女的天癸炼*葯。

目下的皇帝嘉靖,养了五百童男五百童女,收集尿液炼秋石,作为炼仙丹的长青葯。

似乎朱家皇朝的皇帝龙子龙孙们,对吃男女的排泄秽物趣味十足,一个比一个脏,吃得胃口大开。

而最终的目的,是多玩多享受女人,以及长命千岁万岁。

秦始皇想长生活干岁万岁,派徐福带了五百童男五百童女,入海向神仙求仙丹,结果人一去不回。

嘉靖皇帝更异想天开,养五百童男童女,干脆自己炼仙丹,因为他知道神仙绝不会顺应他的请求,赠给仙丹活千岁万岁……

求人不如求己,自己炼省事多多。

那位南阳的人妖通妙散人梁高辅,是不是与皇室朱家有仇无人得悉,居然能把一个皇帝一个藩王,耍得团团转,诱使他们大吃特吃男女的排泄物,真值得骄傲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6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剑惊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