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剑惊龙》

第27章

作者:云中岳

神剑秀士真幸运,偷懒的人有福了。

如果过溪搜,一下子可能死掉一半,也半因黄自然与姑娘衣衫不整,不然必定过溪找他们算帐出口怨气。

黄自然并没被暗器击中,他跳落小船,速度比斜方向射来的暗器还快,暗器替他送行。

走狗们却认为他可能受伤,放胆穷搜,但人不敢分得太散,每一组皆具有强大的实力,认为足以应付反击。

破晓后不久,九个走狗这才带了填满了的肚子上路,不再到处穷搜,打道前往三汊河镇会合。

看到走在前面的神剑秀士,黄自然颇感惋惜。

“早知是这个坏剑客,我该去宰他的。”他懊悔地跺脚:“他的狗运真好,每一次他都能平安地逃掉,下次,哼!”

“还来得及赶上去。”姑娘跃然慾动。

“来不及了,我敢保证他们归心似箭,跑得飞快。”

要把湿衣裤鞋袜穿妥,那些走狗可能跑出里外了。

距三汊河镇只有三四里地,进了镇就不能公然用刀剑打打杀杀啦!那会引起混乱。引起治安人员干预,严重时可能罢市轰动南京。

“他们一而再能掌握我们的意图,这个主事人的确厉害。”姑娘感到不安:“魔爪丧门这老魔名不虚传,今后我们得十分小心。”

“恐怕不是老凶魔主事。”黄自然语气肯定:“老凶魔必定将心力放在狗王身上,全力保护狗王的安全,外面的行动假手于得力的走狗.他不会亲自调兵遣将。这个主事人,很可能是那个妖女太虚瑶姬傅灵姑。但昨晚她不在场,就令人莫测高深了。”

“老凶魔也没见现身,可知狗王不可能躲在那艘船上。”

“很难说,我们并没抓住机会登船。天杀的!三艘船上都埋伏有可怕的暗器高手,等我们飞进去送死。就算昨晚狗王躲在船上,今后也不敢躲了。他知道我们以船作目标,不敢再亲自冒险,早膳后进城找,他一定慌慌张张躲回城内去了。”

“希望能获得海叔的线索。”姑娘对海扬波传送的消息,具有极高的信心,虽然不见得消息十分准确,但八九不离十。

那艘可疑船只的消息,就是海扬波供给的,可惜眼线不敢冒险接近侦查,无法知道船上到底躲了些什么人,太过接近,很可能被识破大事休矣:

“我只好另找人讨线索了。”黄自然像是突然下定决心,右拳重重地捣在左掌心里,

“你去找什么人讨线索?”姑娘一怔。

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黄自然不作解释:

“一定要找出狗王藏匿的地方,以免枉劳奔波。这狗王一定一夕数迁,真不易盯牢他。准备进村找食物充饥,休息半天再进城走动。”

分别到晾衣的地方,穿上湿衣裤;过溪直趋农舍,向吃惊非小的村民买食物早膳。

两人腊毕扑奔三汉河镇,走狗们已经撤回城,这里有海扬波的眼线,休息半天,再从水西门入城,已是未牌时光了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布伏引诱再三失败,走狗们不再躁进,返回都城立即四散,似乎突然消失无踪了。

黄自然把姑娘送至海扬波的潜伏处,独自悄然离去。

姑娘心中有数,不便询问。

当他出现在长安街的大中桥附近时,已经扮成一个小商贾,挟了伞,胁下有盛物袋,青衣小帽,褐面庞布满岁月留下的风霜遗痕。

大中桥也就是往昔的白下桥,在长安街西端,是通济门,一带颇为热闹的地段。

往北,另一座桥叫复成,街道宽阔,两旁的商店前,行人道不时可以看到卖杂物或食品的小贩。

他在一处补鞋匠所设的竹矮凳坐下,递上一双不值多少钱的半统牛皮直统靴,靴头已经张了嘴,真得加块皮补补缝缝了。

补鞋师年近花甲,有点老态龙钟,好在老眼还不曾昏花,补鞋补靴依然双手俐落。

“八十文,客官。”老鞋匠头也不抬,神意全落在所补的黑长靴上:“得等许久,客官如果有事,半个时辰后再来。”

黄自然放下破靴,伸左手按在靴上,打出几种怪怪的手式,最后反手干咳了三声。

老鞋匠一扭头,瞥了他一眼,老眼中眼神一变,左手的皮刀也打出几种手式。

“真是你。”老皮匠低声说,其实左右无人停留,行人都,在街心来来往往:“黄大爷!这个黄自然……”

“就是我。”

“痛快!你在抽龙的筋,拔龙的牙……”

“我有了困难,需要贵门协助。”

“一句话,大爷,我们欠你很多很多。”

“谁也不欠谁的,买卖是买卖。”

“什么样的协助?”老皮匠问。

“我要知道那狗王的藏匿处。”

“我们曾经留意,但不知道是你在找他。这狗王心中有鬼,一天数迁,夜间也突然移动,很难掌握。犬爷,你只要稍放松些,让他心中一定,就不会神不知鬼不觉迁移不定了,届时必有确实的好消息。”

“好,我放松些,不再踩探,干脆优哉游哉游荡。”

“对,让他们监视你,我们的机会大增。消息如何传递?争取时效,最好由我找你。”

“好,消息送至……”

他走了,不久出现在聚宝门附近,又成了青衫士子,身边带著小书童。

聚宝门最热闹,城内城外都是闹区,一条大街直伸至一里外的聚宝山下,山上就是雨花台,附近万家灯火,昼夜金吾不禁。

聚宝山已成为风景区,游览的人固然以拾取云光法师说法,天洒下的满天玛瑙雨花石为主,但有心人却是去凭吊一代大儒方孝孺被杀时,所留下的血影石。

方孝孺在这里成仁取义,十族被诛,在这里被杀的家属共八百七十三人。明成祖实在可以称一代暴君,几乎杀光了读书人。

那时,方孝孺的罪名,已在仁宗(洪熙)时代有所赦免,也赦免了一些充军戍边的家属。本朝初,总算替他建了一座表忠祠,但仍然不曾赦免重要的嫡戍后裔,直至后来那位最差劲的万历帝登基,才完全赦免了方家的罪名。

总之,这里是历代皇朝诛杀忠臣义士的刑场,实在没有多少可游的兴趣。

两人沿大街向南走,大街上行人摩肩接踵,是近身行刺的好地方,他俩毫不在意。

两人悠闲地出游,不啻公然表示,不再花工夫侦查踩探,暂时抛弃了向走狗问罪的行动。

人总不能不断地打打杀杀,时时紧张,有机会松散一下可以调整身心的平衡。

在大庭广众之间,不会发生惨烈打斗的事。

狗王私离藩地潜来南京,本来就见不得天日,走狗们如果再出事,被南镇抚司查获,多罪并罚,那就麻烦大了。

所以在大庭广众间出现,并无危险可言。

唯一需严防的是暗杀,他俩当然小心在意。

即将夕阳西下,住在城外的人,纷纷出城南行,所以往北的行人不多。

前面街角转出三个北行的人,劈面遇上了。

江小蕙凤目喷火,本能地挪动裹了剑的布卷,她一眼便看出对方的来历,顿时气往上冲。

是三位丰神绝世,明眸皓齿的年轻俊逸书生,可惜缺乏头巾味,那股娘娘腔气质瞒不了人。

她都认识:太虚瑶姬博灵姑、绛仙葛莲、桃花三娘子,难怪扮成书生,却没有头巾味。

三位江湖浪女笑吟吟拦住去路,媚眼不住向黄自然送秋波。

即使是生死对头.也不能向媚笑如花的对头立即动手。

黄自然伸手拉住了她,阻止她冲动。

桃花三娘子总算还知道羞耻,总算低下头回避两人的目光。

“呵呵!你们好像少了几个人。”黄自然也一脸邪笑。语气邪邪地:“你们这些江湖浪女,武林女强人,走在一起,咱们这些臭男人没得混啦:“

“唷!黄太爷,有我们三个你还不满足呀?”太虚瑶姬不再理会书生装,语声又娇又媚悦耳极了,脸上流露的迷人风情十分浓烈:“你还要多少?”

“好像你们还有一个高唐神女高采英,黑社丹冷菊。男人嘛!天生的掠夺性强,对漂亮的女人更具占有砍,愈多愈好,群雌粥粥一把抱在怀里更妙。桃花三娘子,你把杜彩凤送给他们了?”

他仍然关心杜彩风,毕竞曾经同过思难。

杜彩凤在威迫胁诱下离开他,值得原谅。

“你……你有何高……见?”桃花三娘子嗫嚅着声如蚊鸣。

“如果是……”

“怎样?”

“我一定杀掉你,一定。”他说得斩钉裁铁。

“幸好我劝她走了,没有人留难她。她老爹邪剑杜律是邪道名宿甚有份量,招惹他的人是没有多少好处的。我不会与你为敌,太虚瑶姬只希望利用我和你谈谈,这期间不伤和气,好不好?”

“你不会是胆小鬼。”太虚瑶姬娇笑,向街右伸纤手指引;“聚宝酒楼的酒菜不错,正好是晚膳时光,我作东,请赏脸,请。”

“哈哈!有酒有菜,有美女相陪,而且不用我花钱,想起来就乐上老半天,我就恭敬不如从命,叼扰你一顿啦!”

他大笑,心中颇为佩跟这妖女的胆识。

拉起江小蕙的小手,他大踏着步走向聚宝酒楼,暗中用手指打信号,以稳定姑娘的情绪。

“我们的人都不在,你可以放心。”

太虚瑶姬傍着他举步:“你们把我们的人杀惨了,如果没有把握,他们不会妄动以免送命,宁可离开你远一点。”

“你不怕我?”

“嘻嘻!你心中明白,你比我强不了多少,真要拼命相搏,你也要不了我的命。”

“对,你的九转玄功火候不差,身上嫩滑没有着力处,抱住了还被你滑脱。呵呵!抱住你的感觉真好,可惜那天抱的地方不对,时机不对,如果……”

“如果在床上,该多好,是吗?”太虚瑶姬轻佻地碰碰他的手膀,说的话连男人也说不出口:“你敢说风流放荡的话我也敢说,所以你最好收起装出的狂态,你不是风流好色轻佻的男人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桃花三娘子与邪剑的女儿杜彩凤,你连碰都没碰过她们。当然,交手时例外。老实说,凭她俩的美貌,天下的男人,十之九会像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我承认不喜欢与女人打交道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避免麻烦呀!我在江湖玩命,实在没有和女人谈情说爱的心情,谁知道我哪一天死在何处?”

谈说间,跨入闹哄哄的聚宝酒楼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虽然群雌粥粥,但四个女的都是男装,不怕上酒楼遭人议论,她们都是江湖不平凡的女人。

对头在一起把盏言欢,并非反常的事,江湖男女,就有这份豪情。

话挑明了说,双方心里有数,女的一方不再摆出媚态挑逗,男的也就不再狂诞疯言疯语。

酒席非常丰盛,菜看精美。

酒是适合女性的女儿红,当然喝酒只是意思意思,毕竞彼此仍存有戒心,一旦喝多几杯,万一反脸可就不妙了。

酒过三巡,再逐一单挑。

连曾经被打得惨兮兮的绛,也兴高采烈敬酒。

双方虽是仇敌,但并非有个人恩怨,倩势被诱导走上刀剑相交的局面,各为其主不牵涉个人恩怨是非。

不久,自然而然话上了正题。

“我们来谈谈情势,黄兄。”太虚瑶姬郑重地说:“你知道徽王国主的权势,必须正视你的处境。”

“我不需权衡处境是吉是凶,因为黄自然这个人,随时皆可消失,随时皆可变更另;种身份。天下间亡命逃民成千上万,同样安然无恙地在天底下生存,皇法对你我这种人,没有多少吓阻作用。”黄自然正色说:“大不了上山下海,做贼为寇。我一点也不在乎一个什么藩王国主,他不能利用他的待权,做伤天害理丧心病狂的暴行,所以我管定了这件天地不容的闲事。”

“你有两条路可以选择。”太虚瑶姬苦笑:“其一,把这位江姑娘送还:其二,准备接受集中人手的雷霆大搏杀。”

“我早已选第二条路,不是吗?”

“黄兄,江家的小丫头……”太虚瑶姬的目光落在江小蕙身上。

“我的事与江姑娘无关,她只是恰好卷入的引火之媒而已。我与江姑娘不打不曾相识,相识之后就是朋友,我不会做对不起朋友的事,也不容许你们伤害我的朋友。你替我转告那个什么国主,他必须释放所掳劫的女人,立即摆驾返回钧州,这是唯一保全自身的途径。我是很有耐心的,他最好不要和我在天底下玩命。”

“你知道,他要钱有钱,要人有人,官府站在他的一边,钱可以请许多高手名宿替他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7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剑惊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