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剑惊龙》

第28章

作者:云中岳

时衰鬼弄人;人一旦走起霉运来,一霉三年,万事不顺处处背时,家里的盐罐也会生蛆。

桃花三娘子自从在东河村道了殃之后,一直就万事不顺利。

金陵双凤被杀,她知道被杀的底蕴。

一听黄自然与藩王为敌,藩王的走狗声势惊人,她怕死,性命第一男人第二,她急急离开了黄自然,她可不想成为藩王走狗们的猎物,金陵双凤的死把她吓坏了。

她逃回南京城藏匿,半途竟然碰上了小有交情的太虚瑶姬,好不容易扯谎摆脱了太虚瑶姬,以为遁入城躲起来,谁也休想在偌大的南京城找得到她。

她却不知道,她和杜彩凤到南京城内找金陵双凤,便落在有心人的眼下了。

太虚瑶姬知道有关金陵双凤死亡经过后,返回南京第一件事是找她。

她算是入了网进了罗,跟着太虚瑶姬对付黄自然。

凭她女性的敏感本能,以及与黄自然相处一段时日的经验,她估料黄自然可能出没的地方,居然颇为正确大有收获,深得太虚瑶姬的信任。

太虚瑶姬与她只是小有交情,臭味相投的浪女,交情有限,利用她引诱黄自然,其中牵涉不到交情。

太虚瑶姬之所以放她走,也与交情无关,而是怕黄自然报复,放了她避免激怒黄自然而已。

她们这一类人,只论利害关系不讲交情。

她昨晚并没远走,乘乱离去在一家小店借宿,打打杀杀不关她的事,她哪敢与走狗合作对付黄自然?

当然她也知道黄自然不会与她计较。

她以为从此可以否极泰来,霉运走尽,一早膳罢,回到住处取行囊,准备直奔三汊河镇找船,乘船远走高飞逃出是非场外。

霉运未尽,她逃不了,还没结帐离店,神剑秀士的走狗便赶到了。

她认了命,知道反抗必定是死路一条。

近午时分,她被神剑秀士带入朝天宫旁的南都老店。

这里,太虚瑶姬曾经告诉她,这里是王府的一处联络站,主事人叫朱权。

她被人带着走来走去,最后仍然被带到联络中心,这可真的走不了啦!

神剑秀士的名头并不比她高,武功也高不了多少,而她有歹毒的桃花瘴可用,真要反脸动手,神剑秀士不见得能奈何得了她。

但走狗人多势众,比神剑秀士高明百倍的人多的是,进入走狗的中枢,她完全绝望了,逃走的机会微乎其微,她只能乖乖接受摆布。

走狗们包了一座客院,派人警卫把守通道,不许闲杂人等接近,杜绝各方眼线渗入。

跟随太虚瑶姬奔忙期间,她已经知道走狗的实力极为雄厚,经常可看到神秘的人物往来联络,她一直不知道到底有些什么人主持其事。

她是外人,也无法与重要的走狗有所接触。

一踏进客院的厅堂,她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她认识几个人,她毕竟是江湖的大名鼎鼎浪女。

王屋三妖三个者鬼,她不陌生。

天狼星汪浩,她看了就害怕,这个天下五凶星之一的凶人,身上所流的血都是冷的。

三十余名高手名宿齐聚一堂,在王府颇有地位的神剑秀士,平空矮了一裁,座位排在最下首。

她不认识高坐堂上的那位白发老人,但那股阴森冷厉的气势,已令她毛骨悚然。

这种人具有与生俱来的杀气,加上经历无数血腥,杀人如儿戏,这种人杀气更为强烈,真可以用气势杀人。

太虚瑶姬也来了,座位在堂右的中间座位。

她被指定在堂下立候,感到孤零无助,在三十余双怪限的审视下,她觉得像是被剥光了衣裤,亦躶着胴体让人审判。

“你上来。”白发老人向她招手,声调倒还和气。

她挪正佩剑,略一迟疑,硬着头皮直趋案前,默默欠身行礼,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打交道,干脆闭上嘴,等侯对方发落。

“你是傅姑娘的朋友,我们不会亏待你,只要你合作。”白发老人阴阴一笑:“而且这期间,你的表现可圈可点,虽则我们对你仍有些疑窦尚待澄清,但这并不重要,老夫只要求你以后的表现。”

“傅小妹已经不需要我相助,老前辈所说的合作……”她不得不说话,合作两字已令她心中发毛。

毫无疑问要她合作对付黄自然,她颐有勇气对付?

“你先不必问。”白发老人打断她的话。

“遵命。”

“我们已经有人证实,黄自然的确在东河村,拔山举鼎的庄院中救了你,你与他有往来理所当然,我要你诚实回答,你肯向他动剑杀他吗?”

“晚辈不是肯不肯,而是不能。”她沮丧地说:“他一个指头伸出,可以要我死三次。”

“老夫不问你能不能,而是问你肯不肯。”

“这……为了晚辈的命,不肯也得肯。”她只好把心一横,硬着头皮回答。

只有太虚瑶姬了解她的性格,她缺乏决死的亡命特质,对忠于人忠于事并不认真,随时皆可能改变主意。

她对任何人的承诺,都不是出于内心;为了惜命,她会答应任何条件。

“老夫只要求你肯,能不能是另外一回事,几乎可以保证你不会受到他的伤害,会有人保护你的安全。”白发老人认为她已经答应了,相当高兴:“你仍然随傅姑娘一起行动,她会把细节告诉你。”

她向太虚瑶姬投过一瞥,心中暗恨。

大虚瑶姬脸色漠然,似乎事不关己不劳心。

她以为是太虚瑶姬食言背信,把她交给地位更高的走狗役使卖命。

其实她没有埋怨的必要,她也曾经出卖朋友。

不久,神剑秀士把她带走了。

她是外人,还不配参予走狗首脑们的决策会议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离开了那些高手名宿首脑级人物,神剑秀士是十分神气的,走在大街上,就有唯我独尊的气概。

但他有自知之明,对付不了黄自然,甚至见了黄自然就害怕,有如老鼠见猫,因此在外走动时,身边一定带了几个心腹死党。

高唐神女是他的姘妇,通常也会跟在他身边进出,如果碰上黄自然,不至于势孤力单,心腹们至少可以掩护他逃走。

在城内走动,他胆子大多了,谅黄自然不敢在城内撒野。

至于江家的那些朋友,他毫无顾忌不放在心上,这些江湖好汉们,还真没有几个惹得起他的神剑。

离开南都老店,他是从便门偷偷摸摸走的。

他已经把桃花三娘子交给太虚瑶姬了,计划中他不需与浪女们配合,他有自己的人,行动有相当大的自主权。

沿大街向北走,大街这一段最为热闹,是最繁荣的商业区,街上行人拥挤,他带了五个心腹,偕同高唐神女并肩北行。

心腹替他留意身后,人多防刺客也容易。

走在最后的心腹精壮如枯牛,凭长相也没有人敢挑衅挑野火。

大概高大粗壮的人.多半四肢发达头脑简单,没留意在离开客店的便门时,有一个弯腰驼背,点着一根打狗棍的老花子,跟在后面亦步亦趋,即使看到了也不起疑,一个老花子哪值得留意。

当然没有人留意,老花子的八宝乾坤袋中,另藏有一些雨花石,那是雨花台特有的产物。

要计算某种重要的事,行动必须与计划配合得丝丝入扣,人事时地物稍有差错,就可能功亏一篑。

但临时起意的偶发事故,就用不着花太多的心思了,只要时机一到,便毅然展开行动,顾虑太多,反而难以成事。

老花子已经跟了许久,似乎认为时机已至,脚下加快,挤近大汉身后,左手悄然抛出一大把雨花石,撤向右前方的人丛。

一阵惊叫,引起一阵騒动,被雨花石捣中的人暴跳如雷,一阵慌乱。

慌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,神剑秀士一群人也不例外,注意力皆被引向騒动处,好奇地拨开人丛上前察看究竟,不知发生了何种变故。

断后的大汉也不例外,刚好抬头眺望,老花于已到了身后,打狗棍一伸,点在大汉的脊心身柱穴上,贴身挽了便走,

午后不久,黄自然偕江小蕙出现在贡院街。

他仍是青衫飘飘的书生打扮,出现在贡院街是极为正常的事,贡院(考试场)已经不再存在。

在京都北迁之前,这里改为国子监(国立大学)。后来国于监迁到鸡鸣山,这里成为应天府学。

原有的文庙,也搬进朝天宫去了。

大明皇朝覆没,又把上元县江宁县两座县学迁入,更为热闹滚滚,就成了俗称的夫子庙。

刚抵达成贤街口,他感到右肩后有物轻触,本能的反应是一抬手倏然转身,抬手是防御与攻击的先兆,反应极为迅疾。

附近行人甚多,身畔有人来来往往,可是,看不出任何异状,身后没有任何可疑的人,也没有人接近身后五步以内,更不可能有人接近至伸手可及处。

江小蕙扮书童,挟了裹剑的包卷走在前面,也听到他不寻常的声息,修然转身戒备。

他一征,怎么一回事?

蓦地似有所觉,伸手向后一摸,摸到腰带上的一角方胜,是颇为精良的官堆纸叠成的,学子们喜欢使用这种纸。

他毫不迟疑地打开,心中暗懔。

被人接近身后,他竟然一无所知,不但触及他的肩后示意,而且早一步把纸折的方胜塞入他的腰带。

如果这人存心要他的命,他哪有命在?在大街上行刺,需要超人的胆气和经验高超与技巧。

“怎么啦?”江小蕙讶然低声问。

“像是你的人向我传讯。”他立即将方胜揉成一团,丢入口中吞食。

“怎么可能?要传也该传给我呀?”江小蕙诧异。

“海叔的人奉到指示,不可冒险接近你,一方面是怕被走狗的眼线盯住,一方面怕引起你的误会出手攻击。”

“讯息怎么说?”

“走狗的重要人物在朝天宫附近的南部老店,建有秘站指挥城内走狗,要我们小心。”他说出简要内容:“也许传讯的人不便传给你,干脆直接交给我了,这位信使非常高明,海扬波真掌握了不少人才。”

“我……我仍然感到奇怪……”

“走吧!去南都老店走走。”他止步往回走:“让走狗们明白,我们有找到秘窟的能耐。”

“希望那个什么太虚瑶姬在秘窟,哼!”江小蕙想起那妖女就生气,把疑惑丢在脑后了。

妖女不但把她剥光遂寸查验她的胴体,而且曾经说黄自然是天下最杰出的男人,弦外之音显然在打黄自然的主意,也表明要用重金收买黄自然。

人与人之间,相处愈久,相知也就愈深,不论是友情或爱情,会因相知了解而逐渐浓厚。

几经患难,她的一颗芳心,已完全寄托在黄自然身上了,当然她知道黄自然是杰出的男人。

昨晚她藉几分酒意失态,其实是内心蕴酿已久的秘密借题发挥,并非临时起意的激情。

这期间,她所接触与黄自然有关的女人,委实令她感到沮丧,大有自感形秽的感觉。

太虚瑶姬说她是绝世的完美女人,她却不同意这妖女的看法。

就算她真的绝世完美吧!毕竟仍然是十五六岁的黄毛丫头,除了反抗传统,敢穿一些漂亮的衣裙之外,她哪能算是美女。

脸上rǔ毛不能夹除,不可能薄施脂粉,不能梳美丽的发型,不能佩美丽珍巧的首饰,不能……总之,女性的美感皆无从发挥。

而与黄自然有关的女人中,都是艳冠群芳的妖姬型尤物。

连出身邪道门下的杜彩凤,也不理会世俗的责难,打扮得像美丽的凤凰,浑身绽放出诱人的魅力。

她哪能比?她必须做黄自然的女人,虽然那是情妇的卑贱称呼,但她是甘心情愿的。

最重要的理由,是一旦她不是处子,走狗们就不会捉她了,黄自然也用不着和走狗们拼命了。

她感到失望,她仍然是处子。

她的怒火,转投在太虚瑶姬身上了。

“我警告你。”黄自然含笑挽住她的手并行:“离开她远一点,再苦练十年,你也奈何不了她。真到了非碰头不可,切记把你的心神,凝聚在剑尖上,不求有功但求无过、用游斗术应付。当然,我不会允许她找上你。”

“我……我要……”

“你什么都别想要,小妖怪。”黄自然有伸手拧她白嫩脸颊的冲动:“必要时,我把你背在背上,或者揣在怀里,不能去斗一个练成九转玄功的妖女,我可不想再让你吃苦头。”

她心中狂跳,情不自禁偎入黄自然的肩下,忘了自己是书童装扮,有挤入黄自然怀中的冲动。

“我……我听你的……”她用痴迷的鼻音喃喃低语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8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剑惊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