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剑惊龙》

第3章

作者:云中岳

“道长请留步。”神剑秀士在大院子追上虚尘老道和擒龙客,赶上大声招呼。

“施主有何见教?”虚尘转身问;“已有所获了?”

“道长就此放弃了?”神剑秀士答非所问。

“贫道不得不承认失败。”虚尘叹了一口气:“那婬僧一走,今后很难查出他的下落了。”

“他不会走。”

“施主之意……”

“道长如果愿意联手,就可以毙了他。”

“施主知道他不走?”虚尘满腹狐疑。

“道长是否愿意联手,就知道他是否走了。有两位联手合击,一定可以毙了他。”

“好,贫道愿意联手。施主的意思……”

“不久自知,你看。”

东配殿后面,突然升起浓烟。

“失火!”老道一惊。

“放火。”神剑秀士冷冷一笑:“火一起,贼和尚就会出来了。”

“罪过罪过。”虚尘倒抽一口凉气:“杀人放火,佛门清净地……”

“这是贼和尚的巢穴,已经不是清净地。贼和尚也不是真正的佛门弟子,是姦婬杀戮的一代婬魔。道长不必替荒山的小寺惋惜,你不觉得,毁去魔窟是太快人心的事吗?”神剑秀士为自己的放火行为辩护:“而且,能把婬魔退出来为世除害。道长请记住,要活的。”

“罢了!你们这些王府的鹰犬,杀人放火是家常便饭,谁也阻止不了你们。”

放火,这一招真够狠够毒。

全寺只有十二名僧人,事发仓卒,匆匆应战,身上没携出任何物品。死伤殆尽之后,虽则明知这处巢穴必须放弃,但重要的或心爱的物品,仍希望能携走。

因此四好如来知客僧,以及受了伤的四个和尚,并不急于远走高飞,躲在寺外的山林内,等候暴客离去。

火一起,和尚们激怒得快要发疯。

神剑秀士估料得十分正确,最先狂怒冲出的是四好如来,像一头受伤的猛兽,怒吼如雷抡杖冲入大院。

“你们这些混帐贼王八.比佛爷还要狠毒。”从大殿西侧出来的四好如来,一面冲出一面厉声咒骂;“今天只许死剩的一方活着离开。”

知客憎与另两名裹伤仍可再拼搏的和尚,挥舞着戒刀随后冲出。

一声狂笑,神剑秀士的人,也从东配殿涌出,迅速地列阵相候。

仍可拼搏的有七个之多,加上虔尘老道和擒龙客,人数超过一倍以上。

势成骑虎,和尚已决定豁出去了。

虚尘老道也别无抉择,必须站在神剑秀士的一边。

“贫道要和这婬僧放手一决。”老道拔剑举步迎上:“其他的人请勿插手。”

神剑秀士要求联手的用意,就是要老道对付四好,他的剑对付不了禅杖,无法接近发挥神剑的威力,多一个功力悉敌的人夹攻,定可稳操胜算。

“不能再拖。”神剑秀士不说地叫,快步跟上:“群策群力,速战速决。”

虚尘老道哼了一声,有意无意地挡住去路。

双方拥上,恶斗一触即发。

“你们干什么?住手!”

沉叱声震耳慾聋,音波像巨锤打击头部,令人头晕目眩,甚至重心不稳摇摇慾因,震撼力惊世骇俗。

所有的人皆骇然止步,脸色大变。

前殿的后廊,放出三个男女,快步进入大院,沉叱声显然发自领先行的中年人口中。

中年人雄伟高大,狮鼻海口,留了大八字胡,腰间佩有一把华丽的匕首,左胁抉了一只沉重的锦缎长囊,穿了宽大的蓝蜀绸博袍,龙行虎步威风凛凛,气势极为慑人,巨限中的精光令人发寒颤。

后面是一位仆妇打扮,五官相当秀美的中年妇女,佩了剑,徐娘半老风韵犹存。

另一位是穿水湖绿春衫长裙,年华二八或二九的妙龄少女,梳的是三丫髻,那是代表未嫁闺女的标志。

瓜子脸蛋明眸皓齿,美得令人屏息,健美的身材曲线玲珑。所佩的剑装饰华丽,剑穗有一颗火红的宝石,映着阳光,闪烁着刺目的红芒。

“昊天王,快来助我。”四好如来狂喜地大叫:“贫僧已到了生死关头,你真是救苦救难活菩萨。”

自秦岭至巴山,东至汉江河谷,这一带秦蜀交界的山区,数百年来,一直就是化外之地,绿林好汉造反英雄的根据地,落难者与罪犯流民的逃亡处。先后多次造反啸聚的首领们,皆以天王为号。

比方说顺天王,前后到底有多少人打出顺天王的旗号,谁也无法统计,因为称顺天王的人,很少暴露真名实姓,此起彼落,年年更替,甚至同一年中,各地同时有两或三个顺天王出现。

反正在这方圆数千里的秦蜀山区,称天王的人,一定是拥有大群喽罗的首领,有能力攻城掠地的好汉。如有强大的官兵进剿,就往无尽的崇山峻岭藏匿,官兵一走,又卷土重来。

以汉中府来说,几乎三年两载就来一次兵祸。

老规矩是贼兵先围攻府城州县,然后是官兵进剿,杀几个倒霉的小歪贼,把贼兵赶入深山洪荒绝域。最后是官兵凯旋,贼人又逐渐从深山里出来。

昊天王,一听便知道是山大王。

天下各地都有人造反,各代皇朝都不断有兵灾发生,似乎只有秦蜀山区的好汉们,喜欢以天王做旗号。

这很可能与民风强悍有关,历代皇帝皆自称天子,而秦蜀山的好汉们,干脆自称天王,比天子高一级。

“似乎不假。”昊天王的嗓音放轻了些,仍有震耳的余威,怪眼扫过神剑秀士一群人,大踏步接近;“昨晚我在你村中的接待站歇息,贵站曾派人返回通报,迄今没看到有人前往接待,原来发生了如此恶劣的变故。是怎么一回事?这些杂碎是什么东西?”

叫吼声中,取出锦褒中的兵刃,是一把外门兵刃金色沉重的蜈蚣钩,锋刃的两排尖刺令人心惊胆颤。

这玩意也叫锯齿双刃刀,可以钩住对方的兵刃,尖刺能锁定对方的兵刃不至于滑脱,像锯齿般分解人体。由于份量沉重,重量足有十斤,沾及人体,便可以造成严重的伤害。

“是王府的护卫,别让他们逃掉。”

“本天王不信谁能逃得掉。”昊天王怪叫,冲进几步,蜈蚣钩急似雷霆,找上了虚尘老道道:“老道纳命!”

老道的剑怎敢招架?闪身人化流光,剑光惊电射向吴天王的左肋,避招反击快得令人目眩。

老道的注意力放在昊天王身上,无暇留意仆妇和少女,其实两女的脚步慢,还远在十余步外呢!

绿影一闪即至,香风扑鼻,眩目的剑光幻现,挣一声暴响,虚尘老道连人带剑斜飞出两丈外,凛冽的剑气迸散,仍有及体彻骨的余劲。

是那位穿水湖绿衣裙的美少女,手中剑异光闪烁寒气森森。

“月华剑!”高唐神女骇然惊呼。

天下十大宝剑级的凶剑之一,据说与十大名剑的短剑日精相克。

“好诡异的阴煞大潜能。”虚尘老道也骇然惊呼:“女施主淬然妄用绝学伤人,你会下地狱。”

老道的剑,已成了半弧形,剑脊相接触,便能造成惊人的损毁形状,如果锋刃相触,必定剑折人伤。

“老道,你的身法速度有如遁术,禁受得起绝学猝袭,是吗?”少女毫无愧色。举剑徐徐逼近:“你定非等闲人物,本姑娘向你单桃。”

老道扔掉剑,取下插在背领上的拂尘。

“贫道已别无抉择,是吗?”虚尘咬牙说。

“是的,你已别无抉择。”少女傲然地说。

西配殿的飞檐上,传出一阵哈哈狂笑,黄自然在狂笑声中,手舞足蹈往下掉,像中箭的雁,翻翻滚滚自高空向下坠。

“老道,凭你那火候仅有三成,劲道仅可支持一刹那的翻江倒海皮毛道术,绝对应付不了阴煞大潜能的爆发性攻击,不要逞能了好不好?”黄自然飘落便踉跄奔来状极可笑.一面奔跑一面怪叫。

老道心中一宽,紧张的神情一扫而空。

“小友,你应付得了?”老道也高叫。

“不试怎知?”

黄自然的出现,吸引了所有的人注意。

昊天王横跨两大步.迎面堵住去路。

“瘦小子干什么的……”昊天王又用上了以音制人绝学,蜈蚣钩支地毫无戒心。

踉跄奔来有如奔牛的黄自然,速度突然增加了十倍,脚一起人影倏隐,同时出现在昊天王身前。

“砰卟……砰……”铁拳着肉声爆发。

四记重拳左右开弓,先落在昊天王的双颊,最后一记短冲拳稻在丹田小腹上,力道万钧如击败革。

似乎他喜欢揍对手的脸部。脸部通常不易击中,击中也造不成致命的伤害。

那位长上与保镖,就是脸部中拳掌打歪了鼻子。

昊天王完全失去自保的能力,打击太快太沉重,尤其是最后的一记丹田重击,先天真气凝聚处突然崩溃,内脏的痛楚会令人直不起腰来。

呃一声闷叫,昊天王狂乱急退,脚下一虚,仰面砰然跌了个手脚朝天,蜈蚣钩脱手。

谁也没看清交手的经过,似乎人影一接触便结束了。

“这种蠢蛋,也敢称天王?呸!”黄自然一脚将娱蛆钩挑起,接住猛然单手一拂,风雷声慑人心魄,向少女一指:“我练的是乾元大真力,正好和你的阴煞大潜能相匹配。你貌美如花,我雄壮英俊,而且孤男寡女,同样是绝配,咱们来玩玩。”

他的话缺乏教养,态度也流里流气,铁定可以把高贵骄傲的女人,激怒得发疯。

少女倏然怒火冲天,猛然身剑合一幻化为激光射到。

“来得好!”

蜈蚣钩同时向前一探。这种双手使用的重兵刃,在他手中似乎重量比灯草差不多,而且他是单手使用,硬接射来的激光。

他的手长,蜈蚣钩也长有两尺八寸。少女的手比他短了三分之一,剑长也只有两尺六寸。这是说,双方走中宫直进,少女的剑上劲道,如果无法将蜈蚣钩错偏八寸以上,先丢命的一定是少女。

月华剑虽是吹毛可断的神剑,固然坚硬锋利,但也有最大的缺点,锋刃如出现缺口,就成了废剑,得磨上十天半月,所以少女用剑脊挑偏了老道的剑,不敢使用锋刃。

任何坚硬锋利的兵刃,绝不可能砍断对方的兵刃而毫发不伤,削铁如泥毕竟是神话,不存在于人世间。

淡淡的绿影混合着激光,侧射出丈外。少女果然不愿冒险,不得不闪避。

黄自然,一声狂笑,蜈蚣钩向后脱手飞扔,沉重的蜈蚣钩急剧地飞旋幻化为光环,发出慑人心魄的破风声,向四好如来飞去,劲道之猛烈极为惊人,风雷殷殷惊心动魄,已看不清钩的实体。

四好如来大骇,光环巨大,哪来得及闪避?大吼一声,扭身一杖向光环猛劈。

一声狂震,火星飞溅,蜈蚣钩变型斜飞,禅杖的剑冠顶化为碎屑。

人影幻现,一指头点在四好如来的胸中七坎大穴上,上面也在左耳门加了一劈掌,一挫身,将昏厥了的四好如来扛上肩,一掠四五丈去势如电火流光,二五起落便消失在正殿的左侧树影内。

“决追!”知客僧大叫,衔尾迫出。

惊怒交加的少女,更抢先一步如飞而去。

吴天王挣扎难起,由仆妇急急扶至远处推拿。

虚尘老道向擒龙客打手式,摇摇头苦笑并肩撤走。

那位长上更是心惊胆跳,大概知道昊天王是何人物,低声下令溜之大吉,背了九具尸体惶然而走。

       ※   ※   ※

四好如来被摆放在河滩的大石上,手脚的关节全被错开了,即使不制住穴道,也没有活动能力,躺得四仰八叉,任由大太阳曝晒。

一个赤躶躶的和尚仰躺在石头上噶太阳,任何一个正常的女人也不敢走近。

少女似乎不属于正常的女人,就敢站在一旁脸上毫不动容。

“那人呢?”少女冷冷地问。

“就……就在这附……近……”四好如来虚脱地嘶叫:“快……快先……先救我……”

少女浑身香汗,绸制的衣裙湿施随地紧贴在身上,里面的绣花胸围子稳约可见,曲线玲珑香艳绝伦,任何正常的大男人,也会昏淘色授魂予,忘了生辰八字。

四好如来是色中狂魔,如在平时,保证会有所行动,但现在却无动于衷,生死关头,哪有色心欣赏香艳动人的美丽胴体?必须先保住命再说。

“你就是四好如来智圆?”少女无意立即救人。

“你……你是吴……吴天王的什……什么人?”四好如来警觉地问。

“朋友的长辈,他认识你,而且有交情,所以我请他带我来认识你。”

“你……你为何……你知道贫僧是……是色中饿鬼,竞……竟然要认识我?你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剑惊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