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剑惊龙》

第30章

作者:云中岳

走狗们之中,几乎全是可以派上用场的高手,派任警戒的,也都是经验丰富身手高明的人,隐伏在暗处组成严密的警戒网,想无声无息潜入势不可能。

进入外围第一道警戒线,便几乎被暗器所击倒。

潜入失败,便不再有所顾忌,两人以全速突入,飞檐走壁直趋中枢。

事先不曾踩探,无法接近踩探,大宅有数十幢房舍,白天踩探也无能为力,因此两人心理上早有准备,潜入无功便来硬的。

何处是中枢并不重要,反正一定会惊动所有的人出面拼搏的。

宅内的人,也有意将入侵的人引出,在各处房台隐蔽处追逐,是事倍功半最危险的事。

主宅前面的大院子,片刻便灯笼火把通明,首脑人物直接现身。以吸引入侵的人打交道,三五个人入侵小事一件,但依然掀起不小的騒乱。

其他各处皆黑沉沉,入侵的人非接近大院子不可,应变的策略相当完备,反应极为灵活。

两人出现在东侧的屋顶,火光下双方皆大感惊讶。

“怎么是你们这些三流货色主持中枢?”黄自然的嗓音在夜空中震耳慾聋。

共有三十余名男女列阵相候,暗影中也可能隐伏着一二十名。

为首的人,竞然是神剑秀士,右面是高唐神女,左面是桃花三娘子。

神剑秀士在王府地位颇高,但却不是重要的人物,武功比起那些真正的高手名宿,相差甚远,因此行动时,这家伙只配在一旁摇旗呐喊。

现在,却是这处中枢秘窟的首脑,难怪黄自然大感意外,这里绝不可能是中枢秘窟。

从太虚瑶姬的口供中,知道这里是囚禁掳来少女藏匿的地方,即使司令人陈老先生不在,至少也该由王屋三妖或天狼星一些名宿负责。

只有一些三流人物留守,这里哪能算中枢秘窟?打击一些三流走狗,那是浪费工夫。

疲于奔命成果有限,黄自然奔忙累得半死,找到一些三流走狗得不偿失,几个三流走狗,实在不需劳师动众。

事实证明黄自然猜得不错,走狗们一直就在用下驷对上驷的策略,愚弄并且消耗他的精力,使他浪费时间疲于奔命,掩藏主力安全得很。

神剑秀士更为惊讶,甚至惶然失措。

“你……你怎么可能找……找到此地来?”神剑秀士简直有点语无伦次,人已经找来了,这岂是不可能的事?有目共睹事实俱在。

黄自然与江小惠一跃而下,一踏步向阶下接近,向列阵的男女闯,没将这一大群走狗放在眼下。

“我来了,不是吗?”黄自然在人群前三丈左右止步,目光扫过三十六名男女走狗的面孔,大感失望,的确没有高手名宿在内。

所有的人皆怒目而视,同时也有大半的人,流露出不安的神情。

少数人虽跃然慾动,却又缺乏慑人的无畏气势,也就流露出缺乏信心的神情。

“黄老兄,不要欺人太甚。”神剑秀士的口气也显得较弱:“留一条路给咱们这些人走,何必苦苦相逼?咱们奉命行事,上命所差身不由已,天下是朱家的天下,王爷高兴怎么做,那是他的特权……”

“放你娘的狗屁!”黄自然破口大骂;“我也可以说天下是我的,因为我是强者。你们既然认为强者有特权,就得承认我也可以为所慾为。”

“你到底要怎样?”

“你知道我要怎样。”

“何必呢!黄老兄,这世间不可能有公平正义……”

“你少给我废话!那狗王躲在何处?”

“我们这些人不可能知道。”神剑秀士摆出低姿势:“自从你杀掉王爷的重要心腹护卫之后,他怕得要死,连几位亲信也不知道他的行踪,全权交由陈老先生主持大局,我们听信使的指示行事。”

“你们如果不招出狗王藏匿处,只有一条路好走,在下此来势在必得,看你的了。”

“不要逼我,咱们这些人仍可一拼。”神剑秀士不再低声下气,被逼急了便把心一横:“上次你在小雷音禅寺,捣散了在下的擒捉四好如来大计,失败返回钧州,害得我抬不起头来。这次你又干预在下的事,变本加厉杀害了咱们不少人,所有的人皆发誓与你势不两立,你不要逼我们和你拼命。”

“这是说,每一件坏事都有你一份。”黄自然嘲弄地说:“你们这些人为了一些金银,尽替别人做坏事。如果那狗王多赏你们一些金银,你们一定会把妻女也送进王府,甚至会把你们的老娘送进王府快活。”

有几个人发出愤极的怒吼,疯虎似的冲出。

冲出之前,在怒吼声中先发射暗器,随在暗器后冲出,刀剑向前汇集。

他的话说得太难听,这些人受不了啦!

人影幻没,疾退三丈远出暗器威力圈外,速度骇人听闻,随即一眨眼便回到原地。

月华剑的光芒乍现,锲入人丛,锲入刀山剑海中,进射出满天雷电。

黄自然随在姑娘身后切入,负责替姑娘应付身后的变化,他的剑微向前扬,如影附形紧蹑在姑娘身后。

可是,没有他发剑的机会。

冲出的有七男二女,九个人没料到反击如此快速猛烈,也由于心理上寄托在暗器上,反应也就慢了些,看到月华剑的光芒入目,剑尖已经及体。

猛虎入羊群,月华剑大开杀戒,钗入、分张、袭卷、反抄……

姑娘的内外功皆极为扎实,本来就可以独当一面,她除了对妖术有所顾忌之外,高手名宿的声威名头,丝毫不影响她的心情。

她含怒反击手下绝情,绝招有如长江大湖滚滚而出,技巧的运用得心应手,钻隙击虚人剑浑如一体,捷逾电闪予取予求。

没有兵刃交击声发出,搏杀的技巧妙到巅毫。

她师父绰号阴神或魔女,本来就是杀人的专家,练的又是极为阴柔的内功阴煞大潜能,以至柔克刚避免硬拼。

要避免硬拼,必须能钻隙蹈虚神出鬼没。每一巧妙一击,必须击中要害,她已获其中三昧,九男女成了一群毫无抵抗的待宰羔羊。

一刹那又一刹那,人体撤了一地。

后续准备冲出的七八个男女,还来不及布阵冲出,惨烈的博杀已经结束,把准备冲出的人,吓了个心胆俱寒,冲出的勇气烟消云散。

“不能冲。”毫无出剑机会的黄自然急叫,及时阻止姑娘向对面的人群冲:“退回捡拾一些暗器,打散他们再蚕食。”

大院子前端是方砖地,走狗们先前发射的暗器,散落在五丈外的方砖地上清晰可见,拾来回敬向人丛发射,必定可以将人丛所列的阵势打败。

往刀剑结阵处硬冲,的确相当危险,除非有三头六臂,不然绝难挡开汇聚的刀剑。

不等他俩退回原地,一声呼啸,走狗们狼奔系突,一哄而散。

雷霆一击.把走狗们吓坏了,一个小姑娘竟然是杀人的专家,把这些不可一世。但心中已虚的高手们,真吓了个魂飞胆落,逃命是非常合理的反应。

神剑秀士五六个地位高的男女,不能向左右院角退,不约而同后退狂奔。逃入黑暗的大厅。

姑娘怎肯甘休?飞掠而进穷追。

后跟的黄自然跟上阶,目光落在刚退入厅角的桃花三娘子背影,发现桃花三娘子跃过两尺高门限的瞬间。后伸的左手有点不对,

桃花三娘子的蛊毒,在汀湖可说声威显赫,虽则没有人能证实她是否真养有这种南荒毒物,反正不沾为妙。因此她成为江湖的名女人、大多数高手名宿不愿与她结怨。

走狗们如果不是倚仗人多势众,哪敢胁迫她接受驱策?

“跟我走!”黄自然手一伸,便挽住了姑娘的腰肢、一掀一扭,便斜掠下阶。

姑娘骤不及防。双脚跃起已到了门限上空,身形反旋飞退,几乎摔倒.旋起后仍感到头晕目眩,急进急退身躯的功能难以适应。吃惊非小。

身形旋退的瞬间。眼角余光瞥见厅内有异光连闪,听到凄厉的锐器破风声,以及爆发的气流汹涌如涛,余劲仍有些少及体,强烈的侵肌怪劲直迫内腑。

如果她闯进去……她不敢想像后果。

最少也有五种歹毒的暗器,从里面门后自左向右飞射,最少也有两把剑,挟风雷从门左后面吐出,最少也有三个人,以可怕的内家拳掌聚力攻击。

门内布下可怕的埋伏,等候他俩冲入送死。

神剑秀士出面打交道,诱敌放胆深入的妙计几乎成功了,高手埋伏在内全力一击,地行仙也难逃大劫。

攻败垂成,高手齐出狂追。

黄自然与姑娘的身影,已消失在西院的屋顶上。

灯笼与火把全熄,全宅黑暗死寂。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两人并肩坐在屋脊上,留意四周房舍的动静。

所处的地势不错,屋顶广阔,想上来追逐的人一现身。便暴露在他俩的有效攻击距离内。

两人身旁各放一叠揭起的瓦片,这玩意攻击二五丈外的人十分霸道。

天上众星朗朗,屋顶上视力可及百十步外。

下面众多的房舍暗沉沉,走狗们都躲在暗处严阵以待,每一黑暗的角落皆充满凶险,双方都不急于主动攻击。

“你怎么知道厅内有凶险?”江小蕙惑然问,想起几乎闯入死亡陷阱的事仍有余悸。

“桃花三娘子打出有险的手式。”黄自然放低声音;“这妖女不甘受胁迫,在作消极的反抗,她曾经助我对付玄武门杀手,默契仍在。”

“她怕死,结果被人胁迫在生死之门徘徊。”姑娘感慨地叹息:“有机会的话,我们也许可以帮助她,摆脱走狗们的羁绊。”

“至少,我不会向她下毒手。”黄自然说:“怕死不是她的错,走狗们胁迫她,利用她吸引我们的注意,她怎敢拒绝?所以我一直就不怪她。”

“我们要不要再进去騒扰?”姑娘转变话题,指指北面先前发生冲突的黑暗大宅:“他们仍然躲在里面,还真无法把他们引出来呢!”

“我们牵制的目的已经奏效,何必再下去和他们玩命?”黄自然反对再进行騒扰:“敌暗我明,他们已经提高警觉严阵以待,从潜伏处用暗器攻击,本身极为安全。小蕙,沉住气,他们正在求老天爷保佑,保佑我们沉不住气下去冒险,等天一亮.再下去扫庭犁穴岂不省事。”

“我……我担心……”

“你担心什么?担心躲在厅内那些高手名宿厉害?”

“我担心他们发现情势不妙,利用这段时间溜之大吉,躲在厅内布伏偷袭的那些高手,如果真的厉害,便不屑躲起来偷袭了,所以并非真的厉害。”

“你千万不要大意。”黄自然郑重地叮吁:“你的武功修为,天下大可去得,如果一比一公平决斗,王屋三妖三个老魔,也奈何不了你,但多一个你就没有多少胜算了。面对神剑秀士那种差劲的货色,也不可毫无顾忌地穷追猛打,那些高手名宿一旦投入官府做走狗,什么武林道义,什么江湖规矩,都抛在脑后了,唯一的达成任务要求是不择手段。我敢打赌,连走狗头头魔爪丧门陈魁,必要时也会向一个三流痞棍,从后面偷偷模模接近,在三流痞棍的背部捅一刀。”

“人家知道啦!”姑娘忸怩地碰碰他的手臂。

刚才要不是黄自然及时将她拉离厅门,她衔尾狂追神剑秀士入厅,后果不问可知,一味疏忽大意,很可能丢掉性命。

“知道就好。”黄自然恶作剧地在她的笑腰穴摸了一把,她几乎要跳起来,却又不敢笑:“有我在身边,你愈来愈胆大有恃无恐,极容易疏忽大意,我该找条绳子把你拴住,限制你活动的空间。”

“好啦好啦!你有完没有?”姑娘大发娇嗔:“你本来就是我的倚靠呀!我当然有恃无恐。干脆,你把我揣在怀里算了。”

话说得亲呢,她毫不在乎,而且洋洋得意,胆大地伸手环抱住黄自然的虎腰吃吃轻笑。

腰一紧,黄自然突然挽住她的纤腰跳起来。

檐口人影乍现,三个人影跃登檐口,再一闪,便到了屋脊的另一端。

各占屋脊的一端,地位平等。

星光下,面貌依稀可辨,从衣着上也可以分辨男女,全是老相好。

天狼星汪浩、神剑秀士、绛仙葛莲。

黄自然颇感诧异,这三个败军之将,怎会有勇气与他面面相对?三比一也讨不了好,何况三比二?

“黄老兄,咱们谈谈。”神剑秀士抢先发话,阻止他扑上挥剑:“谈两全其美之道。”

原来是作说客的,难怪敢上来面面相对。

“混蛋!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谈的。”黄自然粗野地大声嚷嚷:“你也不配和我谈什么两全其美之道。”

“你不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0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剑惊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