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剑惊龙》

第31章

作者:云中岳

秦淮内河有许多桥,每座桥皆是行人拥挤的交通要道,贯穿两岸的市街,天黑之后仍然人来人往。

朝天宫西南的鼎新桥,位于夜市的中心。东面是太平桥,西面是崇道桥。三条桥贯通附近几条大街,店铺林立,夜市满街灯火。

夜间在这一带跟踪盯梢,是十分困难的事,如果人手不足,更是难上加难,因此有心入夜间在此活动,安全性极高。

黄自然与江小蕙扮成小市民,薄暮城门关闭之前,乘人潮涌入城内,立即失去踪迹。

他俩不怕有人跟踪,神出鬼没到了鼎新桥,已是二更末三更初,夜市正阉人潮渐散。

池隐身在桥东的两株大柳树下,江小蕙则倚在桥头的石柱旁观看河景。

西面来了一个高瘦的人影,在他所隐身的柳树下贴站在另一侧。

“画了一张图。”那人反手将一个小纸团塞入他的手中:“说明颇为详尽,按图索骥,应该不会有差错,正确度可靠。是我亲自跟监两天证实的。”

“谢谢,你们可以信赖。”

“还有需要小的效劳的地方吗?”

“够了,谢谢。”他再次道谢。

“祝顺利。”那人悄然由东面走了。

他将纸团纳入怀中,泰然自若到了桥头。

“那是什么人?”姑娘忍不住好奇。

“请不要问。”他低声说:“不是我不信任你,而是事关生死大事,牵涉一些人的隐秘,那是我和他们之间,绝不容许走漏的生死机密约定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姑娘悚然而惊,后悔问了不该问的话。

“我到小雷音找四好如来要他的命,就与这个人有关。你只要知道,我行事顶天立地问心无愧。”

“我才不会怀疑你的为人处事呢!”姑娘俏巧地伸手掩住他的嘴,掂起脚尖,亲呢地吻他的肩窝,在他耳畔俏巧地羞笑:“就算你掂着剑,闯进人家大闺女的香闺,我也……”

“也要跟进去把那大闺女的嘴巴撕烂,你狠盯着太虚瑶姬的目光,就是那种表情。”黄自然打趣她:“她将是你最大的威胁,日后碰头,你千万别让她缠住你,别妄想撕她的嘴。”

“这妖妇工于心计,我会小心地提防她使坏。”姑娘已改掉骄傲自负的心态,对太虚瑶姬怀有强烈的戒心:“她那种多变的嘴脸.笑里藏刀的作为,我实在很怕她,真想不择手段用暗器毙了她永除后患。”

“她主要的任务,是把你捉回去交差,不得不多用些心计。有我在,她知道成功的机会不大,只好从邪门外道手段中,施展浑身解数妄图侥幸。我担心……”

“担心什么?”

“如果她被逼急了,不得不与魔爪丧门联手对付我,远攻近博配合得宜,将稳操胜算。”

“哎呀!”姑娘失声惊叫。

“我不会让他们有联手的机会。”黄自然的口气信心十足:“我不是一个追逐名气声望的高手名家,不会为了保持声望而一言不合拔剑死斗,你能保证他两人永远不走在一起吗?我是很有耐心的。”

“魔爪丧门这个老魔,真的很可怕吗?”姑娘关切地问:“江湖朋友提起这个人,几乎人人变色,但真正见过他,与他打过交道的人,好像没有几个。”

“人的名,树的影;对老魔怀有恐惧的人,谁敢跟老魔打交道?与他打过交道的人,十之八九已经死在他的魔爪下了。”

“你对老魔的估计……”

“我一点也不在乎他,虽则我不曾见过这个老魔。在心理上,我把他列为最强劲的对手,并不敢低估他,所以希望与他碰头时,不要有他的爪牙在旁助威。以王屋三妖来说,一比一他们一定死,三比一他们也奈何不了我,他们不可能获得同时进招的聚力一击好机。我想。他会来找我们。”

“这期间没有人见到他,会不会是走狗们故弄玄虚。抬出老魔的名号壮声威,其实根本没有这个人在王府做走狗头头。”

“当然也有此可能。”黄自然挽丁姑娘进入一条小巷:“但我们不可有此一厢情愿的想法。”

“猜想而已,狗王已吓破了胆,不会让他离开左右。他其实也不敢擅离狗王左右,狗王的死活,影响他日后的祸福,保护狗王也等于保护他自己。但如果有机会,他必定全力对付我,行致命一击永除后患,我威胁他的安全,不除掉我,他哪能安枕?我如果不杀掉他,也就无法对付那个狗王,所以我与他之间,早晚会面对面彻底了断的,这一天必定会发生。”

“自然哥,好像走错了呢!”姑娘突然对进入的小巷起疑。

“我感觉出有人跟踪,摆脱他。”黄自然低声说。

小巷幽暗,两人脚下轻灵如猫。

“何不捉来问口供?”

“不可能有需要的口供,捉反而打草惊蛇,从屋上走。”黄自然挽住姑娘的纤腰,跃登店面的屋顶。

他俩在一条小街中段,租了一座民宅暂住,付了一月的租金,准备住一两天。

这条小巷距所租的民宅,隔了两条小街。

从屋上走极易摆脱盯梢的人,出其不意从偏僻处跃登,盯梢的人即使发现了,也不敢从跃登处追上,一追就暴露行藏。

在幽暗的小巷上屋脱走,几乎可以保证必可成功脱身。

飞越第一条街,第二条街……这些小街宽仅丈余,飞越轻而易举,已位于夜市外围,小街行人稀少,即使有人拾头上望,也不易分辨飞越的怪影是人是鬼。

“到前面街角,潜伏在瓦沟等我。”黄自然在越过一栋小楼之后,指示姑娘向西南角继续飞跃,他却向下一挫,隐没在一处脊角阴影中。

姑娘知道他已有所发现,准备应变了。

第一个黑影出现,后面又出现另一个乍现乍隐的怪影,距第一个黑影仅隔了两座房屋,第一个黑影居然不曾发现身后有人跟来。

第二个怪影身法之快,委实骇人听闻,乍起乍停、有如鬼魅幻形,看不清形影,停时候忽失踪,起时眨眼间便在另一处隐没,在屋上乍现乍隐忽左忽右,即使是冷眼旁观的人在附近潜伏。也难看清怪影的真实轮廓,很可能误认是妖魅幻形,或者自己眼花。

第一个黑影越过黄自然隐没处的屋顶,这才发现目标失了踪,伏在瓦沟近脊处,警觉地向四周用目光搜寻可疑征候。

前面毫无所见,四周毫无动静。

“咦!”黑影自言自语:“会不会跳落小街去了?或者从某座天井跳下到了住处。唔!可能潜藏在这附近,真该早些迫上的,也许我真的老了。”

黄自然和姑娘有意摆脱盯梢的人,跃走的速度惊人,这个黑影拼命追,因此忽略了另有黄雀在后。

这一带的民宅,大半是普通小民的简陋房舍,高低参差,有些加建了阁楼,隐身极易,人从何处跳下消失,不易估计。

正想长身而起,右首邻屋的瓦面,突然传来一声轻咳,怪影候现。

“咦!”黑影大感惊讶,本能地站起戒备,抽出腰带上所插的短竹棍,立下门户全神准备应变。

是一个身材修长的人影,不是鬼怪,穿一袭青衫,手中有裹剑的布卷。

已经被发现而且逼近至三丈左右。这时想脱走已不是易事,走不了只好面面相对,情势已不允许继续追踪。

“好高明的蹑踪术。”黑影脱口喝彩:“到了老夫左近,老夫竟然毫无所觉,佩服佩服,前后俱失,老夫老得不中用了。阁下,有何见教?”

“你追踪的两个人,从这里下去了?”青衫人反问,不理会他的牢騒。

不易看清面容,声如洪钟,大概年纪在三四十壮年,流露在外的气势相当浑雄。

“不知道。”他坦然承认自己跟踪失败:“就这么一眨眼,一起一落,就失去踪迹,阁下贵姓大名?跟踪老夫有何用意?”

“你知道所跟踪的两个是何来路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为何跟踪他们?在下需要知道你跟踪的用意。”

“无可奉告。”

“你敢不说?”青衫人厉声问。

“呵呵呵……”他大笑:“如果老夫不愿说,没有人能逼老夫说。老夫也要知道,阁下追蹑老夫的理由。既然双方都不愿说,也许得用老方法解决,你的剑出,老夫的手棍派上用场。”

“你的举动不像是跟踪,却像是断后。这是说。你是掩护他俩人活动,防止有人跟踪他两人的暗中保镖,把你弄到手,再下去捉他们还来得及,他两人像是已进笼的鸟。你是我的!”

青衫人口气十分托大,说话中拔剑出鞘,声末落人已越屋飞跃,剑发风雷攻势急似狂飙。

“你什么东西!”黑影身形一闪一扭,从猛烈的剑下斜掠出丈外,双脚一点瓦面,再旋出丈外。

“哎……”青衫人做梦也没料到对方如此高明,右后胯挨了一手棍,幸好已经运功护体,不然胯骨必定被敲裂。

入向侧一冲,踏碎了不少瓦片,总算没向下陷落,稳下马步不曾失足跌倒。

狂妄托大的人知己不知彼,吃亏是意料中事。

四个人影倏然出现,再一闪便把刚稳下身形的黑影围住了。

“你真有出息。”其中一个黑影,冷冷地向青衫人说:“一照面你抢攻,就挨了一击,你真替咱们的人增光,你怎么配称一代剑客狂剑书生?”

狂剑书生方世豪,屠杀金陵双凤的凶手之一。

那次他见机逃走得快,被黄自然狂野的大搏杀吓破了胆,把黄自然恨入骨髓,却又不敢面对黄自然算帐。

黑影更无法脱身了,五比一。

“如果在下真的了不起,怎么会权充打头阵的眼线走卒。”狂剑书生恼羞成怒:“你了不起,你有种,你飞天虎许威的名号比我狂剑书生响亮,何不单人独剑上前对付这个人?我等着看呢!”

“都给我闭嘴。”为首那位穿黑长衫的人沉叱:“办正事要紧。飞天虎,擒下这个人,我要口供.小狗的下落全在他身上。”

“遵命。”飞夫虎欠身应喏:“属下将小心留活口。”

又是一个狂妄托大的人,也许是故意气狂剑书生。

“快!争取时效。”

“是。”

人影一闪,剑光乍现。

黑影上当了,以为真是飞天虎一个人冲上狂狠发招,小手棍迎着吐来的剑光一探一沉,不等手棍与剑身接触,沉下贴瓦面滑进,伸向飞天虎的右脚踩,逼飞天虎向上跳,反击之精妙,无与伦比。

糟了,飞天虎突然向后飞翻而起,攻出的剑是虚招,招出一半便飞翻后撤。

另两个夜行人,同时向前一探,四掌连环吐出,掌一起风雷乍发。

全是劲道可以外发的劈空掌力,练气半甲子方克有成的神技,竟然同时偷袭,毫无高手名宿的风度,倒像一些下三滥暗算坑人。

黑影伏下反击落空,身形还没挺起,如山掌劲猛然汇聚下压,想应变已力不从心。

“卑鄙……”他咒骂,奋余力急滚。

连续砰然大震,屋瓦迸裂爆散,断了两根横粱,出现一个大洞,碎瓦断木向下砸落。

黑影被震起三尺,摔落在丈外,骨碌碌向檐下滚,手棍已抛出丈外,手脚已失去挣扎力道。

飞天虎倒翻一匝,脚一沾屋脊,重新向前飞翻,三记美妙的前空翻,准确地到了黑影的上空,身形翻正向下飘落,上体下俯,伸手急抓刚滚至檐口的黑影,轻功之佳惊世骇俗,飞天虎的绰号名不虚传。

手刚沾及黑影的腰带,五指疾收还没抓牢,檐下突然伸出一只大手,抓住了滚至檐口的黑影,另一手上升,扣住了飞天虎的手腕,立即传出骨碎声。

人影修然消失,全落下天井去了,传出砰然大震,随即一切寂然。

黑衫人与狂剑书生四位仁兄,竟然毫无戒心,站在屋顶等侯,以为飞天虎失手。没将人抓牢,一起向下坠落,应该一沾地便可飞升的。

果然不错,人影升上瓦面,手中剑隐发龙吟。

“不是飞天虎!”一个黑衣惊呼。

剑光如匹练,随惊呼声光临。

“小心!”为首的黑衫人厉叫,拔剑飞掠而进。

叫晚了,三个已倒了两个,剑光到了狂剑书生的小腹前,真有雷电霹雳的浑雄声势。

“铮!”狂剑书生居然封住了这一剑,火星飞溅,大叫一声,被震飞丈外。

黑衫人到了,剑如雷电临空。

“铮铮铮……”剑鸣声急剧进爆,屋顶碎瓦飞射,被可怕的剑气掀飞,屋顶快要崩塌了,声势骇人。

风吼雷鸣,剑光如满天电光进射,看不清人影,分不出剑光是谁所发,黑夜中双方全力卯上了。

第一座屋顶崩塌,第二座屋顶四分五裂,第三……

片刻间,激烈的缠斗,从第一座屋顶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1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剑惊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