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剑惊龙》

第5章

作者:云中岳

四更时分,黄自然出现在青衣小帽中年人的客房内。

约定期是三更正,但天一黑便出了状况,黄自然悄然出现在房中,带走了中年人,暂时脱离是非场,幸运地避开桃花瘴的伤害。

泄入客房的淡薄瘴毒,早已逸散毒性消失了。

中年人将几个桑皮纸,有如官方卷宗的封袋,一面解说一面递给黄自然。

“这是抄自六府二州刑房的档案,共是八宗十七尸命案的侦查记录。”中年人逐一解说:“这是本门分别调查的资料;共有三十二名苦主的身家调查,仅有三宗是江湖人,其他全是中等殷实的一般百姓。至于到底犯了多少血案,各地官府找不到线索,本门无法据以调查。”

“六府二州的公人……”

“名单全在档案内,都是甚有名气的精干名捕。”中年人又递过另一桑皮封袋,特别厚:“这是本门有关的进行查底报告,计耗时百日,颇为详尽,经证实无误。老弟有三天时间查阅考量,我等你的佳音。”

“好,我会详细查问的。”

“老弟,你知道,本门只有调查的人才,全是默默无闻,不计名利,大部份有正式行业的小民百姓,没有制裁的人才力量,只有仰赖老弟台鼎力相助,铁肩担道义,替本门暗中聘请有能力的人,替苍生秉公义,补天理国法的不足。本门已向有心人,募集了一千两银子……”

“你知道我所请的人,从不计较酬劳。”黄自然打断对方的话:“那些人自己也有调查的人手,贵门所供给的档案资料,那些人即使过目,也只能作为参考,是否接受,他们有自己的宗旨和主见。三天后我给你回音。”

“老弟,咱们全靠你了。这几年来,如果没有你从中引介,本门的工作根本无从展开,所有的制裁决定,都是空中楼阁。由于有你的支持,本门人人振奋,工作得特别卖力愉快,公义得以伸张,全拜老弟之赐,感激不尽。”

“我只是一个穿针引线人,不敢居功。”黄自然用腰带包起所有的封袋:“三天后必有回音。这二天中,请不要到处乱走免生是非,再见。”

他跳窗走了,中年人熄灯睡觉。

江少爷那些人的客房中,有些房间仍有灯火。大院子里,仍派有一个人警戒。

       ※   ※   ※

孙老与桃花三娘子一群人,暗中等候江少爷发动寻找妙手灵官黄升平的行动。

江少爷一群人,也在等候妖孽们发动。他们只知道妖蘖们有十几个人,唯一知道身份的人是桃花三娘子,其他的人是何来路,正进行调查。

双方都是在静观其变,不再引发公然的冲突。

黄自然是茂源栈的伙计,正在办理至外地办事的手续。在茂源栈中,他是十位执事之一,也是工作最轻松最自由的一个,至外埠办的事也不怎么重要。

当然,他的安排都是有计划的,全钱的人,谁也不知道他的底细。每个人都必须有正当行业掩护,才不会引人注意。他不是江湖浪人,从不在名利上浪掷生命。他不再留意江少爷那些人,也不怎么介意桃花三娘子一群妖孽。

江湖上有十大神秘人物,妙手灵官黄升平便是其中之一,是声誉口碑皆不错的江湖游侠,以神明(灵官)自居,惩贪官诛恶霸神出鬼没。

侠,必须仗剑行道。手中没有剑,哪能成为侠?

江少爷江雷的老爹,四海狂鹰江万里,是尚义门的门主,号称江湖之王,是江湖朋友心目中的仁义大爷,接触的群雄以黑道人士为主,为人颇为正派,当然也算是江湖豪霸级的顶尖人物,但绝不是侠。

自从四十余年前,少林僧兵受创于白衣军山东响马(于亳州)之后,改弦易撤发奋图强,正式暗中调教俗家年轻门人子弟,半公开地打出少林旗号,自然而然地被人冠以少林派的称呼,少林弟子不承认也不否认,结果反而愈传愈广。

武当早已调教俗家门人,武当也就被人冠以派的名称。

结果,流风所及,江湖上门派纷纷崛起,三个人称门,五个人称派,各争雄长,门户林立。

本来各地正当行业的工商人士,凡是远在外地谋生的人,通常没有会馆,各行业的人分门别类通称为帮。

比方说在南京,经营船运业的人,有苏州帮、扬州帮、上江帮、江西帮。

上江帮又分湖广帮、汉阳帮、四川帮……

总之,那时的帮非常单纯,只是某一地的人,在精神上组织的极普通称呼。

连教坊的粉头,也分称扬州帮、杭州帮、河南帮、京师帮,一听便知是秦楚南北烟粉。

由于门派崛起,武朋友招朋引类。结果,武朋友大多数。走上不安份的邪路,空有一身武技,根本不可能到沙场效命,也不想上沙场立功异域。军民分籍,他们只能在家乡当义务的丁勇。

终于,帮就走了样,成了有组织,有武力、有闲人,需要争名夺利以壮大的组合。

直至明末清初,门派帮会林立,天下大乱。

把大明皇朝中叶,看成门派帮会的发韧期,大概不会太离谱。有人把历史扯至汉代的黄巾,或者东晋的白莲会,似乎有根有据,只有留待史家去查证了。

有些江湖朋友,听说过一个叫冥鉴门的极神秘组织。

鉴,意指镜子;冥鉴,意指阴司的孽镜。

这个冥鉴门,到底是哪一类的组织,谁也不知道,也没发现该门的人公开活动,只知是传闻中的组织,似乎对任何人也没造成威胁,也就甚少引人注意。

四海狂鹰的尚义门,可就是旗帜鲜明宗旨响亮的组合,尚义两字,就具有据奋人心的魅力。至于是否真的名实相符,见仁见智认定上难免有所争议了。

天下各处通都大邑,水陆交通中枢大埠,铁定会有门、派、帮、会,建立各种明的暗的山门堂号。尚义门在淮安并没建正式的山门,但却有尊奉尚义门旗号的地方性大爷。

淮安正是水陆交通中枢大埠。淮泗城隍朱世标,就是淮安泅州一带的地方性大爷级人物。在家叫字号,出外叫旗号;有了字号旗号,才能在牛鬼蛇神中拥有自己争名夺利的地位和声望。

淮泗城隍替尚义门门主的儿子跑腿,理所当然,淮安地区的龙蛇,毫无疑问全力协助。黄自然是清江浦镇茂源栈的伙计,算是大半个本地人,对本地的龙蛇,当然有深入的了解。

一头猛兽,必定熟悉势力范围的状况。

他就是一头猛兽,熟悉猎区的一切,因此一看到本镇的风头人物,绰号称大河蛟的曹大蛟曹三爷,便知道这位仁兄将有所行动了。

大河蛟并不认识他,一个栈号小伙计平常得很,他在清江浦镇露面的时日并不多,大多数时日在外地奔忙,曹三爷那知道他是老几?

大河蛟是绕县城向南走的,那是到甘罗故城的大道,经淮阴故城与至府城的大官道会合,大道就在漕河西岸大堤下,陆路的商旅络绎于途。

甘罗故城与淮阴故城,位于清河县城东南四里与五里,早已沧海桑田成为废墟麦地,目下是一处小小的歇脚站,仅有三四十户人家,建有一座颇为美观的五里亭。

他不动声色,远远地盯着大河蛟的背影。

必须跟远些,因为大河蛟后面,有两个扮成乡民的同伴,负责跟在五六十步外策应。

他已经知道江四少爷的底细,对桃花三娘子一群人的底细还没摸清。知己知彼,有摸清的必要。

江四少爷那些人在客店落脚,不用查也不难摸清概况。桃花三娘子一群妖孽躲在暗处,必须加以留意。

歇脚亭就在村口,亭内有一位剑眉虎目,英俊高大的年轻书生,头上居然戴了儒巾,青衫宽大颇合身份气质,佩了一把古色斑澜的长剑,坐在亭中的排凳上歇息。

一旁是一位挑了行囊箱笼的老仆,年近花甲老眼朦胧,偌大年纪挑了箱笼走长途,这位书生委实不体恤老人,在这一带乘船,又方便又省事。

南面的村子里,迎有两位旅客向外走,是两位姑娘,各乘了一头小草驴。

走在前面的梳三丫髻少女,眉目如画年约二八芳华,穿了两截花衫裤,一双灵活俏皮的大眼亮晶晶,驴垫后有一只大包裹,显然也是旅客。

后一骑的小姑娘约小一两岁,梳双丫髻,那是代表侍女奴婢的发式,同样清秀,稚容未褪,也长了一双灵活的明眸。也携有马包,是少女的侍女,错不了。

姑娘们骑草驴而没有驴夫照料,十分危险,要是恰好碰上路旁田野中,有放野的叫驴(公驴),那就麻烦大了,保证会是一场大灾难,连叫带咬加上霸王硬上弓,草驴(母驴)背上的姑娘们能不出危险?

这两位小姑娘一定不在乎危险,她们的行李卷都附系着长剑,腰间有精制的百宝囊、荷包,谁家的叫驴敢撒野,很可能被她们拔剑宰了,做神仙肉大快朵颐。

北面的大河蛟,也到了相等的距离,不约而同向歇脚亭接近。

他前面的两个人一男一女,已经到了亭前。男的粗壮雄伟,女的春衫长裙一身宝蓝,极为耀眼亮丽,美丽的脸庞红馥白嫩,水汪汪的媚目绽放着青春的活力神采,有意无意中流露出动人的妖气媚态。

女的是桃花三娘子的同伴,绰号叫离魂姹女。

两人扭头瞥了不远处跟来的大河蛟一眼,目光转入凉亭,落在年轻英俊的书生身上。

书生也在打量他们,注意力先放在他们的佩剑,然后目光投注在离魂姹女胡蜂似的夸张胴体上,炯炯目光涌现激赏的神采,自得其乐自我陶醉地微笑颔首,像在向离魂姹女眉目传倩。

离魂姥女确是向书生眉目传情,水汪汪的媚目在书生的浑身上下转,脸上的笑意极为动人,毫不掩饰欣赏英俊雄壮大男人的心态。

有些女人即使扮成公主,也没有一分半分高贵矜持的气质。离魂姹女穿了淑女衣裙,就是不像淑女。

两人不走了,似乎觉得书生在向他们暗示些什么讯息,很可能是敌意,预先在这里等候他们。

离魂姹女向男同伴一打眼色,向亭中走。

“奇怪!你怎么可能知道,我们把你们诱到这条路上来。”精壮大汉往事拄下一站,向书生冷冷地说:“而能先在前途拦裁,可能吗?你们真有未卜先知的神仙,替你们护法?”

“咦!你这家伙胡说些什么?”书生剑眉一挑,有点不说;“你是什么人?我认识你吗?”

“在下无忧剑客关威……”

“哦!原来阁下是名动天下,在江湖风云了十年,目下仍是江湖十大剑客之一,据说剑术超群的无忧剑客关老兄。很好,很好,幸会。”书生欣然站起,脸上有怪怪的笑意,目光落在离魂姹女的高耸酥胞上,再沿中线往下瞄:“这位美如天仙的俏佳人,也定然是江湖上有名气的女英雌了,请问芳名。”

话说得带邪味,流露的神色也带邪味。口气不对,不像是预先等候在此的仇家。

“你说很好很好是什么意思?”无忧剑客心中有气,居然不醒悟:“你又是什么惊世的人物。”

“哈哈!在下不是什么人物,仗剑闻道扬名立万仅两年左右,总算闯出一点点局面。我,无情剑客周天豪。你无忧我无情,总算碰在一起了,看看谁的剑利,对我很好,对你恐怕不太好。”

“咦!你…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无情剑客用狂笑打断对方的话:“江山代有才人出,世上新人换旧人,他娘的2你们这些高手名宿,有名有利风光了十几二十年,仍不想见好即收,不愿放弃既得的名利,不让年轻人出头。所以像我这种年轻人,如想出人头地,唯一的办法是替你们在江湖除名,后生晚辈才能取而代之。我要向你单跳,不管你是否愿意,看无忧无情哪一把剑利,你不会贪生怕死拒绝?咱们亭外见,在下领教高明。”

“且慢!”离魂姹女挡在亭口,不让无情剑客出亭:“无情剑客,这是犯忌的事。老实说,凭声望地位,你还没有资格向无忧剑客要求单挑。大剑客,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”

“打倒他,以抬高我的身价,简单明了。姑娘贵姓?芳名尚请见告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在下是第二次请教芳名了。呵呵!姑娘大概不是名家高手,在武林没有地位,在江湖也混不开,所以心虚不敢亮名号。放心啦!我不会对我喜欢的女人无礼。而且就算把老、中、新三代江湖四女杰打倒,也不会增加我的声望。你羞于后齿通名号,很可能是新一代的江湖四女杰之一。我允许你和你的同伴联手,希望无忧剑客不是浪得虚名的胆小鬼。”

这位剑客的话句句伤人,谁也受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剑惊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