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剑惊龙》

第8章

作者:云中岳

黄自然搜查几具尸体,没收了一只暗器革囊,搜集了不少飞刀和三棱透风镖。他对镖刀的重量并不计较,合意的就收集在囊内。

暗器名家的暗器,长度、宽窄、重量,各有不同。

同样是飞刀,型式各异,重三分与重五分用劲便不同,准头与精确度,因型式不同而相差甚远。

比方说单刃八寸中型飞刀,在丈五距离内,飞刀翻腾的转数,只有使用人心中有数,如果重量减轻或加重半两,刀身的重心必定有所改变,转数也就不同,很可能以刀柄击中目标劳而无功,所以并不是任何人的飞刀,都可以捡来使用的。

他不计较型式重量,可知必定是行家中的行家,只消到手时略一抚弄,便知道该如何控制劲道与速度了。

美女玉房可能内腑受到震伤,软倒在厅拄下不敢逃走,一直就留意他的举动,对半躶的动人胴体暴露毫不介意,对羞耻感已无动于衷。

“你在于什么呀?”

美女玉房终于忍不住向他问,对他的举动感到好奇。

“收集杀人的利器。”他懒洋洋地将两把飞刀纳入革囊,继续搜另一具尸体的暗器袋:“你们的人太多,像狼群一样十分可怕,围攻时近身相搏,太过危险,必须在三丈外便把人击毙,才能把危险减至最小限度。暗器是唯一可将人击毙在三丈外的利器,我在这方面卞过苦功,只是不想使用而已,但并不表示我不使用。”

“你好残忍!”

“是吗?我如果不残忍,死的将是我。你利用美色诱杀,也不见得仁慈呀!哦!小女人,是你的老爷,授意你用这种手段对付我的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我这人喜欢暴力,而且有点嗜血,但绝不滥施暴力,绝不毫无理性地见血。你的老爷如何对付我,我就有回报他的权利和理由。我这就去找他。”

“你能找得到他?”

“他有权有势,还想享受一百年,有太多的爪牙替他卖命,他哪有勇气和我搏命?所以他一定躲得很稳当,但我一定可以找到他。”

“房舍多得数不清,你……”

“我已经知道他躲在何处了。”他肯定地说。

“少骗人了……”

“是吗?你已经告诉我他躲在何处了。”

“我?”

“是的,你。”他准备动身:“这一带的房舍是禁区,格局是按星宿排列的。这一处厅院是苍龙轩,也就是东方。你和同伴七个美女,代表苍龙七宿。你的代名是玉房,胸围子绣了两只小兔子,也就是龙身二宿的房日免。现在,该知道我到何处找他了吧?”

“我……我听不懂……”

“你听不懂,你的老爷懂。其实,你的老爷也没真的懂,他那个大老粗,不会在懂的方面下工夫,另有懂的人,替他筹划一切,自以为稳如泰山,把这里看成金城汤池。再见,小美人,可爱的玉免。”

他到了倒了门的屏门前,猛地旋身大喝一声,声落手扬,一把飞刀破空而飞。

哼了一声,他转身大踏步走了。

一名中年人倒在美女玉房的身畔,飞刀斜贯在颈侧,左颈入,锋尖透右颈寸余。

中年人的剑,刺中美女玉房右胁旁的地面,贴衣而过可能擦伤了皮肉,杀美女玉房的意图明显。

中年人是从壁间的秘门潜出的,可能以为美女玉房真的泄露机密。

       ※   ※   ※

那妙手灵官在江湖神出鬼没享誉十余年,不是一个胆小鬼,对情势的估计,有独到的工夫,知道何时该收,何时该放。

目下就是该收的时候。

厅中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不知附近到底潜伏着多少人。

先是万籁无声,然后是各种异味、各种怪声、各种程度不同的压力波动,纷至杏来,构成极为诡异,极为惊心动魄的混沌魔境,让他感到陌生和恐怖,不得不收敛心神,按下豁出去的冲动。

黄自然要他抱元守一潜伏,必定另有用意。

即使服下辟香辟毒的葯物,仍然有恶心、晕眩的现象发生。各种异声与不测的流动压力,会压迫神智令人谅恐发疯。

不久,又多了一种令人骇绝的异象:光。

没错,是光,是各种流动着的幽光,有些像流萤,有些像电光,大小、外形、速度、明灭的缓急,皆各有不同,呈现各种不同的形态,在厅中飞旋游走,像是受到驾驭的有灵性活物。

有光,就有影,虽则光度有限,所见的形影也模糊不稳定,但足以吓破胆小朋友的胆。

凡是不具正常人状态呈现的形状,都可称之为鬼影,鬼影谁不怕?

随着光影的出现,怪异的各种声浪也加剧了,又增加了破空的风声。

几次刺骨的气旋掠过他的顶门上空与身侧,无形的压力增强像是变成有形了。

他潜伏不动,心神内敛默默行功,不理会一切声光异味的异动,对各种压力不加抗拒。

他对黄自然已产生信心。以最坚忍的意志。承受各种异:象与压力的锻练.忍受身心的痛楚折磨。

当然,他并不知道自己能承受得了多久,却也心中明白,这时奋余力暴起反击,绝无侥幸可言,根本不可能冲出这处诡异的魔境。

他无法击溃形态模糊,却具有彻骨裂肌压力的鬼物,他的定力有限,而且头脑有点晕眩,所发的劲道,恐怕不会超过五成。

他想到的是:白莲会的妖孽。

或者,当代实力最强大,半公开活动的弥勒教。

该教自称是白莲会的正统真传,却避免使用白莲会的旗号,以逃避官府的扫荡。但白莲会似乎并不承认该教的地位,一直就避免与该教的教主龙虎大天师接触。

他心中明白,凭武功,绝难抗拒妖术、幻术、巫术种种邪门外道。

人的定力会随时光情势而有所改变的,不论变强或变弱,一盛二衰三竭,都支撑不了多久。

而有些道行高的妖人,所布下的禁制,很可能祸延十年二十年,威力仍在,甚至更久些。

好漫长的苦撑,他不知道自己能苦撑多少时辰。

终于出现了强烈的灯光,最后危机光临了。

八名披蝉纱的躶女,手中各举了一盏明亮的大烛纱灯。

那位手中有铁笛,年近古稀的铁笛玉郎身边,那四位美丽高贵的少女手中,各有一具可喷出绿焰的奇异照明铜管,绿焰闪烁中,人影呈现黑和绿的怪异线条,真像从阴间来到阳世的鬼魂。

“人一定还在里面。”铁笛玉郎冷厉的语音震撼着大厅:“凭妙手灵官的身手,绝不可能逃掉了。这混蛋是人精,狡猾如狐能屈能伸,知道倩势不利,会扮老鼠找细小的角落躲起来,给我搜!必要时毁一些家俱减少藏匿的处所,他就无所遁形了。”

厅堂宽广,名贵的家俱设备齐全,也就形成不少隐蔽的角落,躲一个练了缩骨功软体功的人,找起来真得费不少工夫。

“老爷明鉴。”一位美少女恭敬地欠身禀告:“贱妾认为,还是不宜和他以武功拼搏,以免有所损失。盛名之下无虚士;得避免他以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,对我们的人造成伤害。黄老爷能不惜代价来硬的,我们可不想有任何损失,他支持不了多久的,请老爷忍耐。”

“他能支持这许久,可知葯物与法术皆无法让这个老江湖崩溃,他会长久地支持下去。也许,不知道昏死在哪一处角落里了。搜!”

铁笛玉郎不想忍耐,下令催促。

“遵命。”

少女只好不再劝解。

八躶女与四少女,立即分头点亮了所有的灯笼。

少女说得不错,在光亮的地方,与精明的老江湖相博,是需要付出代价的。黄老爷拔山举鼎付得起,自己不出面冒险,死一些人无关紧要,保全自己是第一要务。

铁笛玉郎付不起,所训练的美女得来不易,死伤几个补充大成问题,所以宁可使用法器应付。

现在,铁笛玉郎忍耐不住了。

要拥有一个十全十美的女人真不容易,找一个天份高、气质佳、年轻貌美的美女尤其不易,首先得在十岁左右的女童下工夫,以优秀的师资从小教导。

女大十八变,天知道长大后变成苍绳呢,抑或是蝴蝶?任何意外皆可能白花工夫前功尽弃。

铁笛玉郎这些美女中的美女,是他花了无穷心血调教出来的宠物,用来示威摆场面,不会发生危险,真要她们与超绝的高手拼命,那是极为愚蠢的冒险。

因此当黄自然与妙手灵官昂然闯入,显然美女示威无效,吓阻不了闯入的暴客,铁笛玉郎便不得不改弦易辙,及时撤阵以避免美女可能面对的伤亡损失,藉妖术法器制敌。

一旦失去耐性,便不再介意损失了。

满厅大放光明,潜隐的人将无所遁形。

妙手灵官一咬牙,从隐身处闪出。

两个半躶美女,正与他面面相对。

他不能再躲藏了,不能让对方搜出来。

妙手灵官不是胆小鬼,被搜出来岂不饴笑江湖?

“老爷,不是这个人。”

右面的美女娇笑:“人在这里。”

飞天豹那些人的口供,众口一词把黄自然看成妙手灵官。

而真的妙手灵官已是年近花甲的人,相貌迥然不同,各方所有的人中,谁也没见过妙手灵官的真面目。

铁笛玉郎出现在侧方,鹰目炯炯捕捉妙手灵官脸上的神色变化。

“你是与妙手灵官一同入村的人,没错。”铁笛玉郎阴森森的嗓音相当刺耳:“你两人同时破门而入的,他怎么不敢出来?”

“该出来时,我的同伴就会出来。”妙手灵官当然不会笨得揭露自己的底:“以阁下手中的铁笛猜测,定然是铁笛玉郎卢七郎老色鬼了。你偌大年纪,享受得了这么多绝色年轻女人?你这天杀的老山羊……”

“毙了他!”’

铁笛玉郎暴怒地厉吼。

两支剑喷出电火,动人心魄的躶女像是御剑飞行。

妙手灵官掏出了平生所学,迎着电火剑发沉雷,铮然暴震中,火星飞溅。

两躶女向后暴退,剑气凛冽似风涛。

妙手灵官也退了两步,躶女剑上内力之浑厚,令他大感意外,已超出常情常理,正常的内家高手,苦修半甲子,不见得能有两躶女的成就。

身后剑气漫天,三支剑势若奔雷掣电。

他别无抉择,大回旋剑涌千层浪。

乍合乍分,三个躶女向三方暴退,最左的躶女一声惊叫,摔倒在地,右膝骨被击碎,爬不起来了。

他也急退三步,感到左腿一凉,气血产生异象,毫无疑问挂了彩,似乎伤势并不严重,痛楚随后降临,也不怎么剧烈。

不可能察看伤势了,铁笛玉郎的笛有如经天的长虹,挟风雷而至,势如山崩海立。

没有任何躲闪的机会,甚至来不及稳下马步,唯一的正碗行动,是本能地举剑封架。

但他知道,他正一脚踏入鬼门关。就算他不曾耗掉三成真力,也接不住封不开如此猛烈快速的雷霆急袭。

对方已有计划地消耗他的精力,制造致命一击的好机,志在必得,配合得符节精准,有如一圈完满无缺的乐章。

面临生死关头,他挥出长剑。

斜刺里伸来一只大手,出现得不可思议,事先毫无所觉,手就是这样出现了。

左臂一紧,身躯升起,巨大的劲道带动了他,斜冲出丈外。

“去你的!”

耳中听到黄自然熟悉的叱竭声。

他想:这小子来得正是时候。

了声惊叫,斜掠而过的铁笛玉郎,直冲出两丈外,转过身来用左手施住右臂外测,指缝中有血沁出,脸色苍白更深,鹰目中惊怒的神情清晰可见。

“混蛋!你怎么可能击中我的?”

铁笛玉郎语无伦次地叫骂。

“你不会认为右臂上的伤,是被我咬成的洞孔?”黄自然将妙手灵官推开,剑向左右一挥:“不要让这些可爱的艳姬送死,叫她们退。我这人不怎么好色,粉弯雪股酥胸玉rǔ,绝对影响不了我的情绪,我会把她们看成大白羊,来一头宰一头,红烧清砘唰羊肉,可口得很。”

七躶女与四少女,眼中有惧容不敢拥上。

主人的武功妖术,比她们高得不可以道里计,莫名其妙地挨了一剑,在她们说来,可是最可怕的,不可思议的事,主人是无敌的。

“来份烤全羊也不错,更为可口。”妙手灵官神气起来了,抓住机会轻松一下。

“你这狗养的贼王八!”铁笛玉郎破口大骂:“东河村黄家卢家,与你无仇无怨。拔山举鼎与我铁笛玉郎,更没招惹你妙手灵官,你打上门来,未免欺人太甚……”

“慢来慢来。”黄自然打断对方的话:“你指称我是妙手灵官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8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剑惊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