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11章

作者:云中岳

“是高谷高明吗?”最美的女郎嫣然一笑,桃花眼媚光流转:“幸会幸会。冒昧拜望,有事情商,不邀我们进屋子坐坐?”

他堵在门口,毫无邀客有表示,像虎踞柴门,也像天神把关。

女郎不气势汹汹,却笑靥如花来软的,柔能克刚,反而压下了他的气势。

“哦!你们是……”他还不想输气,但种情不再凌厉。

“你知道我们的来路,是吗?”

“不知道。姑娘贵姓?”

“我姓龙,龙紫霄,与诗女春兰。至少,你知道我的来意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他让在一旁:“请进,也许你真的有事指教。”

“来谈一些对你有利的事……不,该说双方都有利的事,可以减去不少是非。”龙紫霄大方地进门:“你一早来租屋,我们便知道了。”

“呵呵!城内比较安全些,没想到我的一举一动,皆在你们的掌握中,可知城内并不真的安全,佩服佩服,芜湖可敬的巡捕无奈你们何。”他掩上门,镇静地邀客就坐,桌上有茶壶茶杯,他含笑斟茶待客。

小巷房舍的前进厅不大,一进门就是厅堂,没有所谓堂上堂下,八仙茶加上四张条凳,接待宾客礼数不怎么讲求,上首就是主客座。

“哦!似乎没有人来过呢!”龙紫霄打量四周,厅堂没有斗殴过的痕迹。

“我刚从街上购买日用品返回,有没有人来过我不可能知道。

两位姑娘如果早片刻前来,我不会在家接待。可否明示来意?我与姑娘素昧平生,实在想不起姑娘所说互利的事是何用意。我知道的是,天暴星那群强盗不断向我行凶,我不得不躲进城逃灾避祸。”

“你破了他们的买卖,也难怪他们找你呀!那些他书秘友,你是不是藏起来了?”龙紫霄一面说,一面捕捉他的眼神变化,媚光四射的媚目,不住打量着他,逐渐涌现另一种动人的光芒。

他人才一表,剑眉虎目神采奕奕,如果换穿了华丽的衣衫,必定英伟俊逸极为出色。

他的确也被对方美艳风华所吸引,在那双媚光流转的明眸投注下,有点墓然心动,不得不承认这位美丽的女郎可爱动人。

他是一个成熟的男人,对成熟美艳的女人心动,是正常的反应,心中的敌意愈来愈淡薄。

“你在说笑话,说不可能的事。”他说起谎来正经八百,说得像真的一样:“这期间我被追得上天无路,一直无法摆脱大群高手的追逐,书被天暴星的人抢来抢去是事实,那有机会把书藏起来?最后被了的人抢去时,书撒了一地,有许多人在场目击,是假不了的。去找他吧!书的确是被他抢走了。”

“那些书是假的。”

“不可能,除非是他有意愚弄其他的夺书人。是他说是假的?你相信吗?”

“这……”

天暴星抢到书,没有机会察看,不久便被弥勒教的人夺走,连天暴星也不敢说那些书是假的。

。弥勒教的人夺获那些书,事后才向各方宣布是假的,公信力不足,谁知道其中有何玄虚?陆大仙所有的人,都不相信弥勒教的说辞,认为是转移注意力的阴谋,所以联合天暴星准备反击,表面上结成自卫集团,骨子里却是联手夺回真的仙书秘发。

“我犯得着为了那些毫无用处的什么仙书秘发,和各方的牛鬼蛇神玩命?那十几部书,我一本也看不懂,与无字大书差不多,我也认识不了几个字。”

“唔!也算有道理,王道士为何把仙书交给你?你与他有何关系?是他的门人?”

“龙姑娘,你又说笑话了。”他大摇其头。“我一辈子没到过京都,不知道京城是方是圆,怎么可能认识王道主?如果是他的门人,他也不会把我看不懂的仙书传给我,你看我像修成仙的料子吗?”

“你这些话,我一个字以个相信。”龙紫霄的微笑十分动人,不相信他的话却没土气:“真的书可能仍在你手中,你的神色瞒不了我。高兄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”

“哦!你是说……”

“有两个方法,也可以说两条路任你选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其一,我会用重金向你买;其二,跟在我身边行道,我保证你名利双收,子女金帛任你予取子求。我们需要你这种人才出众,气概风标可令人尊敬信赖的人。”

“那怎么可能?”他颇感意外,这漂亮的女郎毫无强硬手段的意图,说话娇娇柔柔地,所提出的要求,具有相当强烈的诱惑力,他真有权受宠慾惊的感觉。

“为何不可能?”

可爱的笑容,可爱的含情目光,可爱的悦耳声音,这才是女人的最佳武器。先前那两个穿普通妇人衣着的女人,所用的手段就不像个聪明的女人。

“书已经破天暴星夺走了,我拿什么来卖呀?”地感到心中怦然,电平空生出恍恍绕格的现象:“再化是我有活计要做,要赚代养家糊口,我有一份正当行业,怎能追随在你身边行道?我练了几年武,打倒三两个状况并非难事……”

“我不会要你打倒什么人,大才小用是最可悲的浪费。在本地,我们已获得皇甫家的投效,主人皇甫俊有声望有地位,人才四位足以应付本地的牛鬼蛇神。你的人才是超一流的,而且年轻,负责与各地结绅名流打交道,必定无往而不利。

有你在我身边,江南的人会把我们当成神仙膜拜。你自己的事已经不重要,你正在把自己的事忘了,以往的事务皆撒手丢开,你已经在享受人生。哦!你仍然有一件事没有忘,那些仙书秘获藏在何处你知道,想起来了吧?藏在何处?”

声调迷人,娇媚的神态迷人,绵绵含情的目光迷人,伸出握住他的大手的纤手迷人……

他神情恍懈,注视娇艳可爱面庞的目光却十分专注,甚至火热。双手也贪婪地握住那纤手不住抚摩那纤手,身上的肌肉也反常的颤抖,呼吸也逐渐急促,表示他的心脉,跳动正在加快。

这是说,他精神与肉体的变化,呈现截然不同的两极化发展,呈现生理反常的特殊现象。

这是不可能发生的现象,正常状况下,人的肉体反应皆由精神意念所主宰,所谓白痴,是指这人的精神意识已经凌乱破碎,肉体的行动是无意识的,超出七情六慾以外,完全是反射性的动作。

“我曾经碰见一个老人。”他含含糊糊地说:“是一个莫测高深,可以变化的老人,打算把书送给他,所以在郊外寻找。没想到被天暴星的人,突然出现抢走了。我怕他们人多势众,这些仙书我不可能讨回来了。”

“收回你的手。”龙紫霄突然低喝。

他的手,本来正循纤手的皓腕,向上臂延伸抚摸的范围,已将翠袖掳上褪至手肘。手一收,他乖乖地将手收回桌旁。

他已经完全受到控制,听从龙紫霄的指示。

坐在右首的侍女,突然给了他一耳光。

他眨眨眼,但热烈的目光,仍凝结在龙紫霄的艳丽面庞上,像被龙紫霄的勾魂摄魄目光所吸住。

之外,仍保持优饱怪异的神态,那一耳光,对他不发生任何作用。

“你没有必要再试他。”龙紫雷向侍女狠瞪了一眼:“接近至五丈内,片刻工夫,一等一的超人,也逃不出我御神大法的控制。他的话决无虚假,真的仙书秘笈,如不是天暴星吞没,就是弥勒约在弄鬼,夺获他书区制造借口对付我们,哼!”

“我只是觉得有点可疑。”侍女春兰很盯着他。

“有何可疑?”

“他的手。”

“他的手怎么啦?”

“他的手应该是无意识的抚动,但……但他分明像好色的男人一样,不规矩地抚摸你的手,得寸进尺,享受他的快感,也意在挑动你的心……唔!也许是我走了眼,他的举动并无异样。”

“那是男人的本性,手的本能感觉反应而已。也不关他是一个好色的男人,连手的本能感觉也非常强烈。这种人,是容易降伏的。”

“真他书不在他手中,怎办?”侍女春兰问:“无暴星派来擒捉他的人,可能出了意外,不知跑到何处去了,应该很快到来,是不是把人留给他们处理?”

“不,我要这个人。”龙紫霄肯定地说。

“这个人的武功不登大雅之堂……”

“你不懂,武功好不好无关宏旨,凭他的人才,我要他担任建立香坛的主事。我们在淮洒一带的香坛根基已固,该向江南一带发展了,既然不必暗中前往南荒,我打算在这里建立第一座香坛。”

“月亮奶奶并不鼓励我们往南发展呢!”

“教主总认为在京都发展有利,总认为根基完全扎稳之后再往江南扩展,对淮洒地区的教务也不加重视,对我们孤军奋战所获的成就不加肯定。现在我们已奉命远走,正好利用机会表现给弟子们看看,网罗皇甫家的人,便是建立根基的第一步。这里地近南京,正是发展的最佳所在。

夺获仙书之后,由陆大仙带回京都,要三妹回淮洒将我们的人带来,我要把淮扬、南京、江右,划归我的香火区,花三年两载工夫,定可与京都教坛分庭抗礼。这些计划,不要向陆大仙多透露,知道吗?”

“陆大仙不笨,他会去向雄风会的会主禀报。”

“雄风会并不怎么肯听教主的话,早就有向南发展的雄心。如果我所料不差,方会主一定会大举派人南下,和我们互争发展的地盘,不管教主是否同意,方会主都会来的。所以,我们一定会获得教主的支持,教主早就知道方会主的野心不小,有我们先建香坛,就可以牵制方会主过度膨胀。”

“这个人……”

“等天暴星的人来了,把消息告诉他们。如果他们心虚,就表示真的仙书秘友是他们掉了包。必要时,留下他们取供,哼!”过紫霄的脸上,涌起阴森的神色。

“电好,我总觉得弥勒教不可能夺得真汕书,用假仙书做借口,向我门不惜代价挑战。我们是客,他们犯不着牺牲一些人手赶我们走,无此必要,所以大暴星掉包嫁祸弥勒教,极有可能。”

“我们等他们来。”龙紫霄脸上阴森的神色消退,换上了先前艳媚的神情,重新捉住高大元的右手,媚目重新吸住高大元的眼神:“那个可以变化的老人,你打算把仙书送给他,她性甚名谁?住什么地方?”

她知道高大元所说的老人,陆大仙在皇甫家,曾经被那个老人吓走,一定是高大元所说的同一个人。迄今为止,陆大仙所有的人,仍然对那个毫无所知的老人,保持最高的戒心。

高大元仍然保持先前的神情,表情恍格,但眼神是热烈的,身躯反常地无意识颤动,呼吸不一平静。

“我一点也不知道他是谁,仅前天晚上看到他赶走许多武功高强的男女,大袖一抖,就有人飞相出一丈外。我想,他一定有能力保全仙书,不让仙书落人凶残歹徒手中。可是,一直就没有再看到他,仙书就被大暴平的人抢走中,非常可惜。”他用死板的嗓音,像背书一样把所问的话据实回答。

迄今为止,没问出任何可以肯定的消息。御神人法虽然可以令人自觉地吐实,但决人可能说出不知道的事。

仙书的下落已全确定,是信在天暴星手中的,但并不能肯定真正的下落,因为天暴不指天警日,声称书破弥勒教的人夺走了,弥勒教的人却声称是伪书。

所以高大元所说的仙书下落,仅是一面之词而且,真正的下落仍是谜,他根本不知道而后所发生的事。

“你是在河南遇见王道士的?”问不出所以然,龙紫霄另找问题。

“是的,他其实叫医仙王金。”

“把你遇见他的经过说出。”

“是的,那天动身前往大河渡……”

门外就是小巷,有人经过也可以听到脚步声。

不仅有脚步声传入,而且有人声。

“巡捕老爷,你们这两天跑得真勤快呀!”一个苍老的嗓音清晰地从门缝传入。

“出了事,不得不放勤快些呀!”是另一个人的宏亮嗓音,脚步声巨止,可知交谈的人正站在门外。

“你知道所要追查跟踪的人,是何来路吗?巡捕老爷,招子得价在此”

“我知道,反正相当棘手,来头不小,至少他们的身份证明大有来头。现在正向府城查底,查明之前,咱们不能妄动。老人家,你好像知道一些风声。”

“当然知道啦!我老人家是半仙。”

“去你的!透露一点,如何?”

“冶半仙知道的是,京都来的某一个秘教,所属的一个什么会,一大群妖入南下为非作歹。随后跟来的有几条江淮来的龙女,也是该秘教的重要女妖。”

“可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