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12章

作者:云中岳

她像是受到千斤巨锤所撞击,真气一窒气血沸腾,马步本来就不稳,被震得反向后挫退。

另外两名中年入到了,扑上四爪齐伸。

她已经一击力尽,真力不继无法再爆发威力,连躲闪的机会也丧失了,只能等候巨爪及体,在这眼前发黑的紧要关头,神意己无法控制行动,一切的反应皆晚了一刹那,四只巨爪已光临肩臂,即将面临生死关头。

奇异的劲风突然君临,左右那人的身侧,突然出现一个如虚似幻的人影。

指尖将触及她手肘的巨爪,猛然退缩危机消失,然后人体后飞。而另一只大手,已挽住了她的腰背。

“走!”耳中听到她熟悉的叫声。

不管她是否能举步,身形已疾起疾射,一眨眼便远出三丈外脱出重围,再一起便钻入竹丛树林深处,但见草木中分,去势慾飞。

身拍,叫喊声震耳。

“你来得正……好……”她虚弱地叫。

是高大元,生死关头将她救出重围。

身后穿林穷追的声息逐渐低弱,终至声息杏然。

气机出现障碍,真气无法畅流,劈空掌力的重击,几乎震毁她的经脉,气血流通有障碍。

高大元坐在她测方,伸右手按在她的丹田上,用内功助她恢复气海的功能,驱动气血畅流。

左手按住脊心,保持身躯平衡。任督两经脉同时上引下导,形成周天大循环,事半功倍,等于是耗真元替她打通生死玄关。

大周天九循环,她便可不需外力评引了。

“你是怎么一回事?”高大元仍然坐在树下,向在一旁活动手脚的杜英问:“一剑愁和飞花玉女,已经保护张家老少走掉了,与天暴星已无关连,你犯得着纠缠天暴星的入不肯甘休?四海社的高手正陆续赶来会合,你不自量力向他们袭击,理不直气不壮,能有多少胜算?个要胡闹了好不好?”

他是偶然碰上的,不知道杜英与快活一刀那些人冲突的经过,以为杜英不肯罢体,继续向天暴里施压。

“我在帮你讨回仙书秘茬呀!”杜英并个加迫他是偶然碰上插手的,还以为他知道打交道的经过,情势危急才出手相救,以往地的行动就是事急才出了反击。

“咦!你……”

“我的消息相当灵通。”杜英停止活动,在他身旁席地相并坐下:“高兄,你没告诉我拥有无价的仙书秘茬,如果事先我知道,便会帮你全力保护那些书。哦!真被他们抢走了?”

“在舞心目中,那些书不值半文钱,我本来就打算到黄山,将书送给谙此道的人。”他觉得无价两字很好笑,价值观是因人而异的。

某些物品,对某些人如珍如宝,对另一些人则如篙如草。

“那些书……确是被天暴星的人抢走了,先后抢了两次。”

“哎呀!追回来真不容易,可惜,不管怎么样,一定要追回来“不关你的事,杜姑娘。”他不想把伪书的事说出,萍水相逢,话不能说得太多,虽则他对杜英甚有好感,把杜英看成朋友。朋友有很多种,任何一种皆需避免推心置腹,每个人都有隐私,隐私通常是不可告人的。

“我们是朋友,对不对?为朋友分忧……”

“我都不放在心上,何需你分不必要之优?”他笑了:“行侠保护善类,必要时不惜赴蹈火。为了我都不想要的废物轻生玩命,这算什么?为了微不足道的小事,拉朋友下水蹈火,刀头饮血剑底暴骨,我还没有这种坏习惯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不要可是,把那些妖书忘了,不许你干预。”他郑重地说:“我一直就在找你,毫无头绪。聊可告慰的是,知道你并没落在那些人手中。张家老少是乘船走的,你要不要赶上去?”

“他们已经不需我们保护了,是不是?”杜英说:“天暴星仍然留在这里,我得留意他的动静。高兄,我一定要帮你把仙书秘支夺回。”

“我说过,我不介意那些妖书。”他加重语气:“那些妖书是灾祸之源,丢了反而是福不是涡。”

“这……你今后的打算……”

“以后再说。”

“你似乎没有走的打算呢!如果你走,正好和你作伴,欢迎吗?”杜英明眸中绽放着异彩,用肘碰碰他的手膀,神情自然亲呢:“这两天你在何处住宿?我曾经到高升老店等你,店伙说你结帐走了,我在城内城外到处打听你的消息,从恶贼的眼线口中,知道你仍在这里和恶贼们周旋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,你向天暴星的人袭击,几乎送掉小命,你真够机灵呢!”

高大元拍拍杜英的脸颊,把杜英明眸中的光彩,看成兴奋顽皮的表情。

“我住在城里,打算停留三两天,如果你不打算动身追上张家老少,可以住到我那边去,还有空房间可以安顿。”

“好哇!我去取包裹。”杜英高兴得跳起来。

“也好,我先带你去安顿,晚上我还得出城。”

“晚上出城?”

“我要侦察天暴星那些人,与陆大仙一群混蛋联手,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怪事来,必要时掏散他们的盛会,投石揭瓦闹他个翻天覆地。”

“哦!他们……”

“他们占据了本地豪绅皇甫俊的家,可能为了仙书秘艾的事,与另一批来历不明的人火拼,势均力敌可观性极高。走吧!回城刚好可以赶上晚膳。”

“走啊!我真感到饿了。”杜英挽了他的手膀,跳跳蹦蹦显得天真无邪。

他本来打算到皇甫家附近晚膳,随即至皇甫家附近潜伏,坐山观虎斗,事后再决定是否动身南下。

其实,他想看看弥勒教的实力如何,日后很可能与弥勒教有是非,弥勒教很可能找他讨取真的仙书秘老。

大衍散人欺敌的手段并不高明,早晚会被查出掉包的真象。

在街上到处散发伪书,行家略加留意,便可猜出掉包的事早就在暗中进行,一定会肯定是他在弄玄虚。

除了他,没有人会用这种手段掩饰,真的书必定仍在他手中,他肯定会成为各方追逐的b标。

杜英的出现,打乱了他的行动计划,也许真的数有前定,人算不如天算。

大衍散人知道他出城踩探着风色,知道他要到皇甫家看龙争虎斗,他却因为杜英的事所耽搁,反而回城返住处安顿杜英。

杜英不是小女孩,而含苞待放的少女,而且身材发有恰到好处,不但是女人是危险的年龄,也是对人们心目中的猎物。

今天,他第一次看到杜英以本来面目出现,那股少女青春气息极为令人心动,灵秀美丽的面庞更为吸引人。

当然,杜英不能与龙紫霄这些女郎比,成熟女人的风华,少女那能企及?在衣着饰物上就差了一大段路离,人是衣装,杜英的小家碧玉打扮,站出来就输了一大半气。

但他心中明白,杜英的灵秀清丽,才是行家追求的目标,一旦落在陆大仙或天暴星的人手中,结果将令人不寒而栗。

个人武功修为,杜英也许应付得了天暴星,对付陆大仙就毫无胜算了,而且对方人多势众,让他也无法应付十个八个高手围攻。

不能让杜英陷入这件放,太危险快活一刀儿个人徒手围攻,用意就是要活捉杜英,被活促的结果,他不敢想像,因此断然终止前往皇甫家插动,回城光安顿好杜英再一言其他。

左邻宅主人一家老小,已经举家往前亲友处安身,被不久前发生的事故吓坏了,不敢赶高大元走,干脆离家到亲友处暂住,以免波及。

他重新返家,在小巷张望的儿计邻仅,全用怪怪的眼神打量他,远远地走避把他看成瘟神。

启开后进的厅门,他专注地先巡视内外,留意各处的痕迹,心中有数,屋子有人进进出出过。

被他弄昏的男女,已经被带走。

他的行囊曾经被彻底搜查过,衣衫杂物撒了一地。

“有人来过了?”杜英也算是行家,跟在他身后问。

“搜查得很彻底。”他点头:“搜查仙书秘获。他们认为真的仙书秘差仍在我手中,真是岂有此理,我真该盯牢天暴星向他讨取的。”

“来搜的人是无暴星的爪牙?”

“可能,但另有两个十分美丽的大姑娘。”他不想多作解释,更不便将一位大姑娘剥光的事说出。迄今为,他一直就不愿把所经历的事故向杜英说明,他不希望杜英介入他的事。

杜英只是一个灵秀清丽的小姑娘,一个自负好管闲事的江湖新秀,武功仍不算第一流的欠缺经验小女孩,不宜介入具有强大实力的江湖组合争名夺利事故,所以在心理上便有了疏离感。把杜英拖入,他有罪恶感。对一个萍水们逢的朋友,不拖朋友下水是道义。

他对自己的能耐有强烈的自信心,但这两天的变故,确也让他心中栗栗,再三出生人死吃亏上当,信心有点动摇,他很难相信凭杜英这点点能耐,能在各方的强龙打击下能够自全。

如果他并没及时赶到,杜英就过不厂快活一刀这一关。而快活一刀在一会一社的高手名家中,还算不了什么人物,只配做一个小领队而已。

有杜英在身旁,确是沉重的负担。

他有点心动,如果大衍散人肯和他联手,该多好?

现在打发杜英走,似乎不是时候,恐怕费尽chún舌,也无法打发杜英离境。这小姑娘曾经受伤,被天暴星的人赶得十分狼狈,怎肯干休?所以十二比一也敢出面袭击。

也许他也离开,可能带着杜英一同离去。他已经看出,杜英对他极有好感,会和他共进退,一同离计便可以脱离凶险。

“你认识那两个大姑娘?”杜英追问。

“见过,非常了不起。”他信口答,向厅里走:“我逃得快,她们奈何不了我。今晚你在第二间卧房安顿,好好养精蓄锐。”

“他们还会来吗?”

“应该不会。”

“应该?”

“他们今晚自顾不暇,有第三者介入。这第三者实力更强,今晚不知鹿死谁手。我们到街上晚膳,在城里他们不敢撒野,捕房已征召民壮,他们怕出人命,所以严加防范,连城外的长街,今晚也派岗哨监视。”

“不要出去吃嘛!”杜英便手在百宝囊中掏出一块碎银:“我看到巷口有一家食店,似乎不错,我去买些食物带回来吃,免得和不三不四的人抢食桌。

“也好,你去买,我先整理房间的衣物。”

整座房屋都曾经受到搜查,物品凌乱极需整理收拾。天色还早,杜英人生得秀美,去食店进食还真有点不便,买回来吃也吃得安逸些。

“我这就去买,你要不要买酒?”

“不要,酒会误事。”他信口说。

“我这尺去买,你要不要买酒?”

“不要,酒会误事。”他信口说。

杜英注视他片刻,欣然走了。

他并不认为今晚称可太平无事,得准备一些防险的必要设备。

晚膳非常丰盛,大包小包用篮盛了,不用碗碟用荷叶,猪鸡鱼虾一应俱全。

杜英权充主妇,准备食物本来就是女人的事,不许高大元插手,在小厅整理得妥妥当当,掌起灯,两人神情愉快地进食。

两进房舍,只有他们两个人,邻居也听不到声息,小巷天一黑就很少有人行走,显得幽静空寂,其他各处黑沉沉寂静如死。

高大元的如意算盘是:膳罢先打发杜英安顿,独自跑一趟皇甫家,冷眼旁观看龙争虎斗。他需要知道结果,以便日后有所防范。

真假仙书秘发问题,任何一方都势在必得,会有一切手段解决,最后一定会将目标指向他,了解情势便可预定对策。

另一个原因,是他对皇甫家那位小姑娘颇有好感,在小姑娘的香围内觅食,小姑娘惊,愧急怒的神似,他觉得很有趣,也有点歉疚。晚上出现在大闺女的香闺内,别人眼中有何看法?

陆大仙与天暴星联手,在皇甫家严阵以待,弥勒教的人一定会去找他们的,皇甫家也一定会成为风暴中心,吉凶难料,牵涉在内后患无穷。

到皇甫家只有四五星,片刻可到,地头热,所以他并不急。

“说说那两个非常了不起的大姑娘,好不了?”杜英一面进食,一面用怪怪的眼光盯着他问:“我对她们好奇,也怀有戒心,知己知彼,我要知道你和她们打交道的经过。高兄,你确知她们的来历?”

“男男女女,这种事你不需要知道。”高大元当然不愿说:“幸好有一个怪老人,与一些捕快在附近出现,我乘机溜之大吉,两个大姑娘不知迫向问处去了。呵呵!我逃跑的经验丰富得很呢!”

“我知道,我向一些人逼口供,他们众口一辞,说你的运气一直都很好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