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13章

作者:云中岳

小厅堂中灯水明亮,四更天依然在忙碌。

袭击皇甫家的人,早就返回剑园。

算起来这次袭击完全失败,完全估错了陆大仙那些人的实力,杀死对方不少人不能算成功,死了五个弟子才是重大的损失。

这种损失是没必要的,不需操之过急,更不需为保持威望而大动干戈,大可用各种手段通对方就范二慢慢制造决战的机会。

为求证伪仙书的前因后果,高大元的口供相当重要。好不容易把高大元擒回,却没料到高大元已成大白痴,人已经恢复知觉,但问东答的不知所云,义不敢乱用解葯,只能等控制的葯性消失。

袭击皇甫家无功而返,几个首要人物重新在高大无身上下工夫。

陆大仙与天暴星情急重新联手,颇出意料之外,平空多出一倍强敌,导致攻败垂成,首要人物锐气递减,总算能冷静地权衡利害了。

这两方面的豪强,掉包的可能性确有可疑,而且犯不着冒被歼灭的风险,为并无真正效用的仙书送命。

即使一时意气用事争强斗胜,也会以毁书为要挟派人谈判。

而情势却是两方联手持命,可知真书也许并不在两方的任何一方手中,两方均认定真书已被夺走,所以横定了心联手孤注一掷,意图夺回真的仙书科文。

仙书共涉及四方面人物。陆大仙与四海社,坚决表示真仙书已被弥勒教夺走。弥勒教则认为夺来的确是伪书。那么,唯一不曾表明态度的人,该是原书主高大元,因此高大元便成了关键性人物。

事实上高大元也成为被三方追擒的目标,再三上当被诱擒,受尽虐待九死一生,迄今仍然面临绝境。

这些高手名宿们,设计诱擒他的心态,是可以理解的,甚至可以认为是理所当然。他武功差劲,胆小而又能缠,精明机警,逃的速度与技巧皆高人一等,有机会就偷袭,打了就跑善打滥仗,不与对方正面相搏,神出鬼没死缠不休,派高手名宿对付他白费工夫,十头猛狮也难捕到一只小老鼠。狮子博兔已经下乘,狮子捕鼠唯一的结果是饿肚子。

三男三女六个白衣男女,开始聚集在小厅堂对付成了痴呆的高大元。

两个穿绘了白骨衣的男女弟子,在旁负责管制并听候使唤。

高大元被按坐在环椅上,浑身松软像个没有骨头的人,口中流涎鼻孔流涕,目光迟滞对外界毫无反应,对拳打脚踢掌劈扭制浑如未觉,连肌肉也毫无袖动痛楚现象发生,像是没有痛觉的人。

口中不住前南自语,说出一些难辨字句的声音。如果停止打击盘问,他又瞪着大白眼昏昏然入睡像死人。

他曾经重新收拾过的包裹,在桌上摊开所有的物件。这只包裹,在租住处早已被人彻底检查过了,住处每一隐秘角落,也被来路不明的人搜索几遍。在外浪迹的年轻人,所带的行囊有限得很,实在没有甚至好按的,也没有搜的必要。

“这个人所携带的物品大有可疑,他的身份也极为可疑。”年轻貌美的白衣女郎,一面检查一面说。

“二师妹,有何可疑?”中年白衣男人在旁门,有点不以为然。

从携行的日常用品中,往往可以看出携有人的身份、性格、嗜好、行为。中年白衣人性格可能大而化之,就没有二师妹细心精锐。

“咱们只想到他与王道士有关,似乎谁也没想到与咱们关中的仇家有关。”二师妹仍在细心检查各物:“当年祖师爷在洛川灭朱兴唐,就是失败在仇家薛良那些人手中的。那些人收买杀手,走遍天下踪迹祖师爷的下落。”

“怎么扯到咱们的仇家身上?”另一名白衣女郎也不以为然:“二师姐,你在把人忧天。”

“是吗?三师妹,你也认为这个叫高明的人,是王道士的弟子或亲随,一个亡命浪人,是吗?”

“是吗?”

“那是陆大仙那些人说的呀!”

“你们看,这可是一个随从,一个亡命浪人所该携有的物品!”

二师妹将从一个皮袋内,所取出的洗漱用品指指点点:“这是三行穿孔,黄杨木雕柄的羊鬃牙刷。大河北方各地,自三四百年前辽金时代,便取代植毛,改为穿孔植毛技术,直至现在仍在使用的半尺牙刷。南方用骨、用象牙、用竹毛用猪鬃。不管南北,使用牙刷的人,一定是中上大户人家。我们十之九的人,没有人使用这种漱牙用具,还真不配使用。”

“这……”中年白衣人一怔,拈起牙刷细察。

“这是银制舌刮。”三师妹举起三分宽的八寸长扁银条:“南方削竹使用,或者用钢。北方用柳枝,大户人家用银。这条音刮不精巧,可以折断当银钱使用,所以稍厚些,约重二两,比携带两三千文制钱方便多多。”

“这是说,这人外表粗俗,骨子里身份不低。”中年白衣人正色说。

“看,火把子所使用的盘形简片刀。南方人用半月形剖刀。南方人火煤用竹管,北方人用钢铁管。这人不但用钢管外缠皮筋,而且另携有阳隧取火。这些东西不但显示他的老江湖,也显示他的出身地位相当高,也在表示他是关洛人氏。至于为何从郑州与王道士一同过河,就令人百思莫解了,他该走荣阳陆路到郑州的。”

“也许他先到京都追踪,折而南下与王道士同行呢!”三师妹也警觉地说:“祖师爷兵败,第一次被仇家弄人天率,幸而死鬼郭侯爷庇护,逃出天牢不再名列钦犯,仇家便改从雇请杀手进行报复,多年来先后发生十次以上行刺事故。大师兄,这人确有可疑。”

“得设法把他弄醒,好好拷问他的底细。”中年白衣大师兄一掌拍在桌上:“如果,我要用他献祭。剥他的皮,吃他的心肝,哼!快,用解葯试试看。”

“怎能试?一试可能就失去这个人了。”二师妹不同意擅自下解葯:“等天亮之后,他还没清醒,再去找陆大他那些人,用雷霆手段迫取解葯。昨晚先一步下手的人,一定是陆大仙派出的爪牙。”

“好吧!等天亮再说。”大师兄只好同意:“多派一个人,好好看牢这个小辈,一有动静,必须立即禀报。”大师兄不再逗留,借同众人出室。

留下两个穿绘白骨衣的男女,收拾杂物包起搁在一旁。

大环椅内的高大元,由于这许久没有人再播弄他,已经张开目瞪眼睡着了,鼾声如雷,睡像可怕极了。

天暴星满意地离去,陆大仙等于失去一条臂膀。弥勒教的人,减去一半强敌。

五更将尽,剑园的后厅灯火通明,香烟级绕,法器声悠扬。

朝拜如期举行,每日凌晨一拜。苍天教是一天两礼拜,日出与人事,朝拜太阳爷爷,夜拜月亮奶奶、山各地香坛聚众举行。

首要男女皆穿白长衫云裳,其实里回穿了普通的青衣布裙,一旦碰上治安人员搜捕,脱掉白衣使可溜之大吉,目标不明显。正式的礼拜,一定要穿白衣。

天下上百个大小秘密教派,有一半喜用白衣以突出形象。

后厅宏广,中间建了法坛。

堂上张挂了三幅画像,随时可以卷起带走消踪灭迹。

中间是先天祖师无能胜菩萨像,但应该称佛而非菩萨。

弥勒教的确称之为龙华三会的弥勒佛,出生比释世尊平四十二劫,住在兜率内院,经过五十六亿七千万年,人寿八万岁时,再降生于阎浮提下,在龙华树下成道作渡众生。弥勒教认为他已经不在第四重大说法了,提前五十六亿年下生普渡众生。这就是所谓弥勒教下生,明王出世。

但所供的法像,的确不是佛,而是真正的胎藏界弥勒菩萨像,左手当胸张开,右手执莲华,莲华上有宝瓶。头上宝冠中肯定塔,塔中现舍利。端坐在莲座内,上像庄严,在着华丽,确是菩萨。

当时供弥勒佛的秘密教派,真有三二十个组合。

绝大多数供奉的佛像,是借用布袋和尚所形化的大肚子,笑呵呵的所谓笑弥勒,不用胎藏界或金刚界的其他各种法像。

也许,大肚子笑呵呵的像,容易博人好感亲和吧!至于他究竟是那一种佛、菩萨、金刚,谁也懒得去进一步了解,也没有了解的必要。

左面的像,是一身博袍,威风凛凛,举拂齐身的初祖教主王良。

右面,是次祖龙虎人大师李福达。这位次祖如果脱掉衣裤与女人燕好,女人看到他身上的龙虎刺青图案,早已吓得半死,怎敢反抗?

宏广的后厅,聚合百余名男女叩拜,仍然不嫌拥挤。首要的三十余名执事男女,皆穿了由法衣白云裳,指挥一群叩头如捣蒜的男女情众弟子,捧香随司仪一面叩拜一面祝咒,谁也没留意上面所设的承尘藻井有何异象。

承尘钻了一个小孔,有人藏身在上面向下窥伺。

除非是真的神仙,不然决不可能发现上面有人。

人如果走霉运,真可能一霉三年,灾祸绵绵不绝,喝口水也不可能被呛得半死。至于能否撑得过去,得看他是否数有前定了。

高大元霉运当头,灾祸没完没了。

他身怀绝技无此畏惧,却再三受到暗算九死一生,即使有天大的本事,也无法预防意外发生。

发觉体内有异,强敌随即现踪,他后悔已来不及了,这间屋子里早就有人布下陷讲计算他。

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,他强提意志力掀翻桌子,还有余力超吉避凶,收敛了心神,神功绝学发挥了超出意志力的功能,倒在神案上便进入神分体裂的境界。

葯物能控制他的生理机能,控制不了他的神魂意识。他需要时间,让生理机能发挥潜在的先天本能。

纳须弥于芥子,不是神话佛法,而是宇宙间的奥秘。当然,人的力量是绝不可能达到这种境界的,因为人的能量毕竟有限,能把一袋面粉捏成一小团,已经是能力的极限了,那能把庞大如天的须弥山,捏成小颗粒纳入芥子?

把心神凝结成无形质的能量,潜藏在意识中,有些修道的人确可以办得到,甚至可以脱体而藏附在某些地方,完全脱离躯壳,称为出神或寄灵,可也称之为假死。

朝游北海暮苍梧,指神游而不指躯体飞行。

现在,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杀死他:砍下他的头,或者焚毁他的身躯。

对方不会砍下他的头,他在豪赌,赌对方需要口供,而不需一刀砍了他出口怨气。迄今为止,他不曾杀死对方的人,对方不会咬牙切齿剁了他,他还有利用的价值,这是他的赔本。

这是修道人度劫神功之一,每一位修内丹的人,都作为修真的追求目标,但修成的人有如凤毛群角,天资根基不够,修一百年也是枉然。

乌龟修炼了一千年,仍然是一只乌龟,不成气候,变不了人形;虽则灵龟修炼成精的传说真不少。

真正懂得真中奥秘的人,也少之又少。能接明师的心法埋头苦修,依样葫芦修炼,不知其然但求奇迹发生,这种人也不多见。

这几次真正捉住他的人,谁也没想到他有这种超凡的能耐。

这期间他的表现太差,那像个名家高手?

两个监视他的男女,警觉心非常高,不住走近他细察他脸上的神情变化,留意他身躯的反应,拍他一掌或扭他一把试他的一切变化。

那是一团死肉,试不出任何反应。久久,两个不再作弄他了,在一旁走动,不时走近门外察看天色。

门外的走道,也有一名警卫往复巡走。

如雷鼾声突然终止,表示有了动静。

女看守恰好就在一旁,仰脑袋越过大环公的扶手,仔细察看高大元的脸部表情变化,突然看到他的大白眼出现动态,黑眼珠徐徐出现,慢慢向下转动。

正想招呼同伴,已被一只大手拍中印堂,人向下一仆,伏在高大元身上失去知觉。

男看守在门口转身,看到女同伴扑倒在高大元身上,脸依偎在高大元的颈旁,状极来呢,大感惊讶,本能地急步接近。

高大元人才一表,在一般人眼中,可以称得上英俊不凡,颇有吸引异性的勉力。

刚伸手拍抓女伴,却发现高大元双目一张,咧嘴一笑,先前白痴似的脸部,有了生气和笑容,一看便知精神恢复了,苍白略为浮肿的脸膛,正逐渐恢复红润,露出极为怪异的笑容。

刚想叫喊,已来不及了,叶一声耳门挨了一劈掌,也向前一栽倒伏在女排身上。

吹熄了所有的灯烛,门外走动的警卫发觉有异,不假思索地奔到,急急抢人。

黑暗中伸出一只大手,扣住了警卫的咽喉。

“我要屋内有关的消息,你一定会好好合作。”手的主人高大元说,把人拖入。

他是揭瓦潜入承尘的,用除石刀钻了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3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