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14章

作者:云中岳

透过草本的空隙,可以看到左面另一条小径的景物,相距不足百步,看得真切。

四位男女正往县城走,女的是打扮得像淑女的龙紫霄,侍女春兰。男的是两个穿青衫,像仕绅的中年人。

四人没带剑,脚下从容不近。

小径在前面里余会合,如果双方脚程相当,便会在小径会合处碰头,肯定会引起冲突。

他把龙紫霄弄上床,以其人道治其人之身,龙紫霄的妖术道行不深,把而被他愚弄了。龙紫霄从床上赤条条爬起,事实上并不知道曾经发生了些什么事,必定往坏处想,见面岂肯干休?

“陆大仙的人。”杜英脸色。

“我知道,那个漂亮的女人叫龙茶霄……”

“你知道她的底细?哦!你和她……”

“她曾经到我的住处装神弄鬼勾引我,被巡捕掠走了。”他不便解释:“我乘机溜走,好险。冤家路窄,我和地算是欢喜冤家,碰上了又爱又恨,得给她几颗小石亲近亲近。

走,绕到前面等她。”

“宫兄……”杜英脸上的神情显得怪异。

“光天化日,旷野可任我去来,她因不住我的。想起她的艳冶风情,我也该有所回报呀!走。”

“算了。”杜英拉住了他,脸色不正常:“她们有四个人,你也不便在大道上闹事,既然你认为是欢喜冤家,埋伏给她几颗小石子,于请于理也心中有愧呀!我们放慢脚步,让她们先走。”

“说得也是,以后我会找她的。”他并不想暗算龙紫霄,心中有愧却是不假。

其实也不能怪他把龙紫霄弄上庆,双方施法各展神通,法一施等于逆水行舟不进帽退,退的一方铁定会倒霉。

双方纠缠一发难收,因势利导随情势演变,想完全依自己的神意改变并非易事,必须随变化而调整压力。

假使大衍散人晚一步出现,龙紫霄铁定会进一步受创,结果将令他也受到伤害,虽则这种伤害男人并不介意。

即使双方都没受到伤害,他心中仍角感到些少歉疚,毕竟他是男人,在一般乎尼男女心目中,男人是必然的强者,是必然的加害人,不为世俗所谅。

杜英不正常的神色消失了,恢复喜悦活泼的可爱神情。

他感觉出杜英情绪的变化,但不以为怪。以二比四,杜英难免心伎,以杜英的武功修为,在这些妖术道行相当高的高手面前,几无用武之地,心中生俱理所当然,所以阻止他向龙紫霄袭击。

他却忽略了,杜英敢向天暴星七名高手挑战的事实。

“我不希望你再找她,更不希望你把她认作欢喜冤家。”杜英笑吟吟地说,饱含深意爱娇地白了他一眼。

欢喜冤家这句话,暧昧味十足。可以肯定的是:这句话绝不能用在死仇大敌身上。

有些模风情的女人,甚至会媚态十足地把丈夫叫成冤家,情人之间,冤家两字足以让男人的骨头轻了一半,忘了生辰八字,忘了他是谁。

“不关你的事。一他感觉出杜英的白眼表情丰富,脸一红脚下略为加快:“大人的事小姑娘不能管。下次见面。她最好不要恶狠狠地拔剑再弄玄虚,用剑来找借骂俏实在倒胃口。”

“她一定会刺你千百剑才甘心。”杜英的神色又一变,一跺脚发泄心中的不快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他信口问:“她年轻貌美,我也相当英伟,郎对女貌见了面,怎会刺我千百剑再通款曲?她如果大发雌威,我也会发威,男人追求中意的女人,各种手段多得很呢?”

“你……你真的中意她?”杜英的嗓音提高的一倍:“她并不真的喜欢你……”

“哈哈!她如果不中意我,怎会诱惑我上……算了,反正她心里明白。他们加快了,别跟丢啦!”

“他几乎冲口而出,说龙紫霄诱惑他上庆。昨天的事,他的确不宜向杜英解释。只有大衍散人,知道他曾经与k紫霄周旋。至于大衍散人是否故意惊扰,以免他陷入太深,大衍散人不说,他也不想知道。

大白天,不会发生大规模登门搏杀事故,皇甫家在本城甚有声望,大白天不会有人打上门来。

昨晚的搏杀,双方都是输家,白天备自积极准备下一步的行动大计,派人外出活动制造胜机。陆大他派人进城或前往长街活动,河算与当地的蛇鼠挂钩,深入了解弥勒教在本地建秘坛的状况。

仅获得地方有声望人士参予协助是不够的,真正能起作用的人,是地方的蛇鼠,有龙有蛇才能巩固根基。

他们并不相信高大元已被剑团的人擒走的消息,所以也派人了听高大元的下落。龙紫霄对这件事,反应相当急躁,急于知道结裂,原因她自己。动中明白。

到手的人居然平空失了踪,她反应急躁是正常的事。

跑小径岔道口还有百十步,路旁的一家茅舍中,踱出浑身白的疗男两女,男的身材修伟气概不凡,女的年轻美丽雍容华贵。四男方也没佩刀剑,仅携有一只颇为楷致的中型百宝囊。

这里距金马门不足两星,真正的城厢,孝烈桥两岸是市街,称东市,绕城外与长街相连,佩带刀剑打打杀杀,巡捕片刻便可赶到弹压。

这几天城内块外几乎成严,不能再在城保闹事挥刀动剑,赤手空拳打架,便不会有人打架,便不会有人报案告警。

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。没错,是剑团的人,那一身白衣云裳,便已表示身份。

当然,剑团的人不可能声称是弥勒教弟子。昨晚双方都有死伤,双方已是死仇大敌。

幸好双方都是身份地位甚高的人,又身在城厢,附近有农舍,不会自贬身价,见面就冲上拼个你死我活,必须保持风度,不是疯子似的下三监。在无人目击的偏僻所在,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不会有后患。

“昨晚你们闯入剑团,劫走了高明这个人。”那位最美丽的高贵女郎,说的话可就不高贵:“你们由天暴星出面,表示有诚意脱身事外,策应潜入的高手,乘机劫走了书主高明。你们并没真正成功,你们四个人,是咱们的人质,用你们交换书主高明。”

“咦!你们一点也不像成名的人物,毫无天下第一秘教的风度,根本就是一些骗棍下三滥。”龙紫霄也不像一个淑女:“你不要先夸口吹牛,说几句话就把我们当成人质。岂有此理,你们到底在玩弄什么把戏?”

“是否夸口吹牛,不久便可分晓。”

“算了吧!你们那点小神通,咱们昨晚已领教过了,如此而且,还奈何不了湖海尊者门下的弟子。你们夺走了仙书秘友,却登门行凶,要计索真的仙书秘笈,声称夺获得的是伪书。你们向天暴星得意洋洋宣告,已擒获书主高明,现在却拦路撒野,硬指高明被我们劫走,难怪你们不敢露身份名号,原来是一些下三滥骗棍,充人样在这里招摇撞骗,你们没感到可耻吗?你们真的擒住高明而又把人丢掉了。”

“对付你们这些只想在嘴上逞能的人,唯一正确的行动,是尽快地把你们弄到弄室,用五刑来向你们三盘三门通你们招供。你是我的,看湖海尊者的门下,到底有些什么飞天遁地的伎俩。”

白衣女郎双手一张,声落人飞扑面上,双手一张一合,大袖风雷乍起,劲气形成气柱,聚合狂风强压而出。人随风至,像御风雷君临的仙女。

龙紫霄早知对方了得,昨晚的决战,对方已呈现实力,以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的人手,便敢向严密防守的皇甫家断然袭击,表现出以寡击众的强大气势,目下一比一,岂同小可?

她不敢硬接,仰面便倒,无用的罡风掠胸而过,仍可感受要相当沉重的压力,心神的震撼更为强烈,幸好她禁受得起。

“鲤鱼打挺一跃而起,恰好与随劲而至的白衣女郎面面相对近身了。

一声娇叱,她浑身迸发出雾与黑芒,双掌来一记推山填海,绿焰暴进。

白衣女郎的双油已无法再聚力。必须用封架,王掌吐出袖口,四掌行全力接触。

风雷再次狂震,瞬间的接触石破天惊,人影略一纠缠,猛然中分。

尘埃飞扬劲气爆发中,两人同向侧后方系退出两丈,马步大乱,掌上受力之重可想而知。

龙紫霄多退了三尺,右脚一软脚几乎挫倒。

双方的同伴,也行狂猛的拼搏,六个男女人四个曾经硬拼,一击使分似乎也势均力敌。另两人仍在贴身妇斗攻击之快令人目眩,拳掌着肉声暴起,你来我往打得激烈万分。

四比四旗鼓相当,徒手相搏,很难在近如内分现胜负,用游斗术更可能拖上一天半天。

“我们高估你们了。”龙紫霄胆气一壮,雷霆一击她修得并不大吃力:“龙虎大天师调教出来的弟子,如此而且。早知你们如此浪得虚名,我们应该主动向剑园毅然发起攻。还不算退,今晚咱们把血腥带至剑园,让你们见识见识咱们这些人,用何种惨烈手段政村居庄的。接我的化血无影神针!”

针形暗器不能及远,体积大小太轻,必须近身发射,而且数量要多。淬毒的针不需射中要害,见血便算成功。

她刚说出计名,给予对方心理上相当大的压力。

刚才两人交手全力一击,都用上了妖术和武功,双方心中有数,修为相差有限,必须善于技巧,尽快获取胜机,不论用任何手段,把对方摆平便是赢家。

难见形影的灰芒,随她的纤手拂动而连续飞出。

白衣女郎的身影,八方闪烁乍隐乍见,有如鬼想幻形,白色的模糊身影移动时,居然一间即逝显,现时也仅能看到陕脆的轮廓而且,换位速度之快骇人听闻,一枚枚飞外连续落空,无法估料白影幻现的正解位置。

“你也准备接我几把炼魂诛仙剑。”

龙紫霄易位三次,叮叮叮……怪响连绵,共有五枚飞针,与跟踪折向的淡淡晶虹碰撞,飞针乱跳,晶虹也失去追逐的正确方面,飞出五丈外坠入草丛失去失踪。

她共射出十二枚飞钉,居然有五枚击中小飞剑,两种如此快速而白衣女郎失惊了,对她的淬毒飞外深怀戒习,不敢再大意接近,不再浪费小飞剑,开始全神盯牢她移位,准备制造一击便中的好机。

她如果不用飞外反击小飞剑,以她的闪避身法估计,要摆脱可以跟踪飞射的小飞剑并无困难,白衣女郎还没有以神御小飞剑的神通。

一声暴震,另一位白衣女郎,一掌把传女春兰拍飞出丈外,扑上立即制了胸前的气海穴。这位白衣女比攻击龙紫霄的白衣女郎,武功相差无几,扣人手法之熟练,可图可点。

一比一,龙紫霄与陆大仙的人,比弥勒教的人普遍差了一级,难怪弥勒教的人敢示威强攻。

仍有三对男女缠斗,激烈万分,虽是大白天,附近数十步方圆,人影八方闪动旋舞,异声四起,各种烟雾声乱人视听,各种怪味随风飘散。

幸好小径无人行走,经过的乡民如果看到这种异象,很可能被吓昏,以为青天白日有妖怪在此现形作祟。

好一场怪异的搏斗,龙紫霄的气势愈来愈弱了,有同伴被擒,她岂能见机一走了之?

除非她的人能在近期内赶到声援,否帽失败已成定局。

一声厉叫,她的一名男伴被击倒了。

二比四,她走了不啦!

不远处的一株大树上,距地约丈余的模技,并坐着高大元和杜英,居高临下,透过枝叶的空隙,远远地目击怪异搏斗如火如来进行。距远在五十步外,居然很难看清搏斗的趄正变化情景,因为斗场附近,野草荆棘丛生,也生长着零星的大树。激斗中的人变幻甚快,忽隐忽现难以看清。

高大元显得神色凝重,他在用心地观看搏斗的变化不是一个漠水关心的冷眼旁观者,从双方的搏斗的变化,不是一个漠不关心的冷眼旁观者,从双方的搏斗的变化中,估计双方的修为、技巧。功力深浅……如果他必须参予这场纷争,就是有放手一搏的准备,了解对手的底细,是必具的制胜条件之一。

“他已经与各方的人周旋了一段时日,仍不放过随时观察探索的机会。

坐在他身边的杜英,却紧张得像是已融人斗场的人,随各种异象而引起身躯的反应,时而屏息时而张口结舌,紧挽住他的手膀,身躯不住发僵或松驰,呼吸异常,香汗沁衣,似乎有时要紧张得往树下跳。

他本得不抽出手,紧揽住社英的肩膀以制止冲动。

“你不能介入。”她在杜英耳畔沉声说?“他们两方火排是好事,最好让他们挤个伤亡殆尽。而且,你禁受不起任何一方的高手摆布。”

“他们……”

“他们不但用神通与妖术狠持,也用超绝的武功相搏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4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