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15章

作者:云中岳

平空对施明秀产生好感,所增加的困难是可想而知的。整治龙紫霄的事就已经让他不安,虽然他不必为了这件事负全责,双方凭本事修为周旋,任何一方也不能有效控制情势演变。

但因此一来,他对陆大仙那些人便无法任意施为。而所有的人都是他的仇敌,皆毫无顾忌地向他下毒手。

唯一有利的事,是对方在逼出真天书,抢到手之前,不会一下子就要他的命。他还有利用价值。

虽然两方面的人并不认为真的仙书,仍然在他手中,并不肯定认为是他掉包愚弄夺书的人,所以并没积极图谋他。

他胆敢挺身站出来,公然扬言要讨回仙书秘笈,身价陡然提高,重新引起各方龙蛇的注意,派了不少人盯梢,便表示他受到各方的重视。

他并不知道盯梢的人,是那一方的人马,反正不论是那一方的人,都对他不利。

又得现身保持接触了,钻出一条小街,果然不出所料,两个大汉正在惶急地满街寻找目标,突然看到他便如获至宝,脚下一紧,排众而至。

他大感意外,来硬的?本来认为这些人,不敢在城内闹市行凶,看这两个家伙来势汹汹,显然有用强制手段绑架的意图他料错了,这些人根本不怕在城内行凶。

他向街的另一端撒腿急奔,表示心怯,表示仍然是打了就跑,不敢面对面拼搏的三流人物。他有点冒火,这些人大过份了。

两大汉追得更急,拨倒也几个行人。

很不妙,前面又出现三名大汉,有两个腰带上有匕首,连兵刃也带进城来了。

往小巷子一钻,走了再说,不能在街上受到围攻,惊世骇俗会引来捕快干预。

五大汉会合在一起,衔尾穷迫,并且发出呼叫声,显然另有同伴接应。

好家伙,这些人像在孤注一掷呢!

小巷弯弯曲曲,在折向处他突然加快,再一转向,他飞越一座相当长的老旧围墙,消失在一座大宅内。

真是一座大宅,有好几进院落,有园,不但有楼,而且两座明楼极具气势。

所谓明楼,也就是平顶屋,作为了望、警戒,活动的处所,其实不能算楼,因为上面没有屋顶,但位于楼房的上方,所以也称楼。

把二楼的屋顶称为明楼,二楼可能称为暗楼以名副其实。

宅大,却不见人迹,门窗古旧,有此门扇已经失踪。所有的明窗,窗纸早就腐烂了。他跳落处可能是东北园,花木都成了乱枝杂树,野草荆棘高与人齐,与变了形的花木从生在一起。

野草掩盖了庭阶,有些枝干已伸入二楼的窗口,花径花台已经快要无迹可寻,有些厅堂已蔓生了野草。

是一座快要废弃的大宅,面积可能占了半座坊,有三十余档房舍,早年必定是钟鸣鼎食之家,子孙没落可能有一、二十年,乏人照料将成废墟。要维持这座大宅的本来面貌,每年真需要上万两银子开销。

十余名男女,出现在野草蔓生的中院,其中有那五名大为首的是神爪翻天范天虹,爪功惊世的高手中的高手。但真正的主事入,是龙家三姐妹的老王龙紫虹。这位二小姐用诡计擒住了高大元,把高大完整治得灾情惨重,制他的筋缩穴迫供,整掉他半条命。

他相当幸运,在被带回皇甫家途中,碰上两个弥勒教的假书生,乘双方交手斗法的机会,滚下路旁的深沟保住了老命。煮熟了的鸭子居然飞掉了,这位龙三小姐怎肯甘心?横定了心不顾一切,带了人大胆入城提飞掉了的熟鸭子。

随行的两个中年人,黑长衫衣宽袖大,百宝囊像巨袋,相貌特别阴森狞猛,一双不带表情的山羊眼很少眨动,在旁背手冷然屹立,似乎对身外中物均视若无睹,对外界的一切动静均无动于衷,他们不属于这生机勃勃的人间上。用布卷着的剑相当沉重,可能是三斤重的厚脊开锋锐型剑。

“分开遍搜每一角落,一定要把他搜出来。”龙紫虹断然下令,显然搜不到人决不罢手。

“龙三小姐,处处是残屋危楼,很可能有少废复壁半坍密室,甚至有抓穴,我们人有十二个人,怎么搜?”神爪翻天反对遍搜,那要搜多久?人手不足而且不宜分散:“那小辈非常了得,令师姐也吃了点亏奈何不了他。以往咱们估错这个人的能耐,所以没派众多人手对付他。这地方视界有限,动手相博十分危险,人如果分散,彼此策应困难,很可能要付出可观的代价,得不偿失。”

“家师姐已经斗弥勒教妖妇耗尽真力,所以才奈何不了高小辈,如在平时,他配和我们交手?”龙紫虹坚持己见,没把高大元列为高手:“上次我活捉他,不费吹灰之力。你们怕他?”“这……”神爪翻天脸色一变,牵涉到声威名望,谁肯承认自己武功不如人?

“不能久耽,迟恐生变。”龙紫虹催促:“两人为一组,分区快搜。”

“好吧!搜就搜。”神爪翻天心中有气,不再争辩,心不甘情不愿分配人手,他这个首脑人物的权威,在自己的弟兄面前大打折夺目。

大白天,十二个人可以放心大胆搜寻各处,不会有外人或强敌干扰,三、二十栋房舍,搜起来并不太费事。麻烦的是这种荒废的老屋视界不良,任何角落皆可藏匿,分为六组分区,搜寻,虽则可以争取时间,可以扩大搜查范围,但容易落单,各级之间无法保持有效的策应,转过一道墙就各奔东西,甚至两人、之间也难以互相掩护。

他们把高大元看成三流人物,犯了最大的错误。

两名大汉在一处小院中,一前一后刚登阶而上,小院高与肩齐的蔓草中,飞出两颗飞蝗石,奇准地分别击中后脑工枕穴,几乎同时昏倒。

高大元从草丛中钻,将人拖入壁根的草丛,悄然绕屋面走,消失在另一座楼房的内室深处。

按下散布着一些破家具,蛛网尘封,门楼半坍,上楼真需有相当大的勇气,一脚下踩,可能梯板腐朽人往下坠,断手折足大有可能。

一名大汉在下面戒备,留意四周的动静,但全神留意另一同伴小心翼翼向上走;暗器随时可以射击上面出现楼门的人。

半朽的楼梯果然有危险,负责往上探的大汉非常小心地,一步步试探着向上走,第五级……第七级……都没有问题,乘载一个人绝无问题,只须脚下放轻些。

第九级……大汉只顾留心脚下,脚下的梯级发出吱吱格格声,像要崩坍。

下面飞起一颗小石,正中脑后五枕。

大汉以为下面有同伴戒备,怎料到有人袭击?人向前一扑,脚下的半朽楼梯随即崩坍,轰隆隆一阵暴响,房屋摇摇,尘埃滚滚。

下面,高大无拖着另一昏迷不醒大汉的背领,拖离木料飞砸的梯底,以免被活埋在木料下。

暴响声引来另一组两个人,剧冲人堂门,雷霆打击光临,连人影也没看清,耳门便受到力道信到好处的一击,摔倒在尘埃飞扬的堂回。

在荒废的大型古宅中搜索,是颇为危险的事,人数少更为危险,比在荒郊旷野搜寻更易受到袭击,任何一处角落皆可藏匿,用暗器袭击百发百中。江湖朋友的口头禅说遇林莫人,犯不着冒风险。

同样地,最好遇屋莫入。

那两个相貌特殊,穿了黑长衫的中年人,就相当聪明机警,取出布卷中的剑插在腰带上,先后经过三座房舍,不进人缺门的门或百,仅站在门口向内察看,倾听里面的声息,片刻便举步离去,本浪费时间入内搜索。

楼梯崩坍声全宅可闻,吸引附近搜索的人注意。两个中年人恰好位于右邻的另一栋房舍,闻声急急绕到。

在门外向内瞧,尘埃渐渐落定,堂内的景象看得一清二楚,不但楼梯崩坍,有几处楼板也出现裂破的洞孔。

半朽的房屋倒塌不足为奇,中年人并没在意。但目光落在右面近壁根的积木前端,两人不约而同咦了一声,脸色一变。两个昏迷不醒的大汉,散躺在地像死尸。

只稍看第一眼,便知是摔落所造成的结果。

“我去看看。”那位脸色苍暗的中年人说,向脸色泛青灰色的同伴打出留意的手式,急抢而入。

“昏了!不像是跌昏的。”察看第一名大汉片刻,中年人扭头向门外的同伴叫。

“手脚断了没有?”门外的同伴间。

“还好,没有,人是完整的。另一个……”中年人向倦缩在一旁的昏迷大汉走去。

“拖出来再抢救,里面危险,楼会垮……小心……”门外的同伴大叫,闪电似的拔剑出鞘,顺手飞掷,反应之快,无与伦比。

剑幻化为三尺大的光圈,破空飞旋尖厉的破风声刺耳。

一条粗绳从上面的楼板破洞垂下,下端是一个两尺径的活套,奇准地套住中年人的脖子,套一收入便向上手舞足蹈急升。

飞剑及时一掠而过,粗绳骤断。

被吊升两尺的中年人,掉落在地上挣扎,大概吃足了苦头,脖子被勒得受不了。如换了普通的人,一勒一升脖子恐怕已经断了。武功了得的人在毫无提防下,同样禁受不起。

中年人很幸运,入室时已提高警觉,神功默运严防意外,但也被勒得受不了,摔得便挣扎难起,发出猛烈的呛咳呕吐声门外抢人的同伴到了,大喝一声,食中两指向上点出,强劲的指风攻向丈四五高的楼板破洞孔,指功骇人听闻,可以外发袭击上空文四五的目标。

断了的吊绳,正向上升收,指功以上面收绳的人为目标,是否有人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有效地,阻止上面的人继续下毒手向下攻击。

顾得了有绳上升的破洞,却顾不了身后远处的其他破洞。高大元从另一破洞中飘落,半空中飞石破空而至,鸽卵大的飞蝗石目力也难以看到形影,叶一声击中指劲刚出的中年人后脑。

中年人向前一补,他也轻灵飘落,身形一闪,便消失在门后。

“是谁暗……暗算……我”先例地的中年人狼狈地爬地,手忙脚乱解除脖子上的套图,眼前大概有点发黑,不住旋转搜寻目标。

上面无所见,下面却踩在同伴的腰背上,几乎滑倒。抢人另两个人,骇然止步。

“咦!你们……”最先抢入的大汉惊叫。

即使最勇敢的人,也被堂中的景象吓一大跳。这一面躺着三个人,另一个手忙脚乱狼狈不堪。

对面不远处的积本旁,躺着另两名大汉。

这是说,就在这处堂屋中,被摆平了六个人,其中包括武功最高明的两个黑衣中年人。

如果加上另一处小院子的两个人,被摆平的已经有八个啦卜十二个人搜屋,被摆平了三分之二。

“有人在楼上陪……算……”拉掉套图的中年人发狂似的向上面的洞孔叫。

垂绳仍在,不住摆动不再上升。

“你们天地双煞被人暗算了?”大汉意似不信,远近向上观察:“那根绳古怪……”

“上去搜!快!”中年人怒叫。

破洞宽一尺长三尺,怎么上去?大汉不敢抗辩、乖乖从高大元飘处的大洞孔跃升。

另一大汉不想上去,大概心中有数,上去也是白费劲,上面如果有人,那更危险,抢近救助昏倒的人。

陆大仙曾经是风云人物,在江湖声威广播,是官方人士心目中的可怕人物,翻去覆雨玩弄官员大使的黑龙帮要角,有各种神秘身份的变色龙蛇。国贼严家父子垮台,严老相国目下捧了金饭碗,在家乡袁州讨饭乞食。

一帮一会树倒猢狲散,这位大仙依然在京都翻云覆雨,摇身一变成为在雄风会的中枢重要人物。

雄风会是苍天教的外围组织,苍天教是躲在地下的半公开秘教,雄风会则是可以公色活动的组合,相辅相成实力日益壮大。

但他对雄风会真正的主于苍天教,不怎么卖帐,原因是苍天教的教主太阳爷爷普明佛驾返西天之后,继任教主月亮奶奶普光佛不在京都亲自主持教务,骨子里是怕被官府查获,胆气不足,也就驾御不了以江湖好汉为主的雄风会。

会主绝剑天君方世雄,根本不理会苍天教派在京都该教暗中主持大局的执事人员。上行了效,所以逐渐形成分道扬镰的形势。

这次南来追逐医仙王金,苍天教派来随行的人寥寥无几。而代为主持人大局的淮安洪泽三龙女,并非苍天教在京都的重要人员,而是外地秘坛的主持。陆大仙连从京都跟来的该教重要执事也受理不理,对外地的洪泽二龙女更是态度欠佳。

当然,他也不想得罪三龙女,三龙女毕竟是苍天教的人,雄风会是苍天教的外围组织。而且洪泽三龙女的武功和道术、修为甚至比他高深些,因此在三龙女面前,他不得不收敛杰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5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