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18章

作者:云中岳

陆大仙那些人。雄风会的会主绝剑天君方世雄,骑在枣骝上神气得很。

洪泽三龙女却是徒赶路的,已换了村站装,信然极为清丽出色,漂亮的女人,穿什么都掩不住艳丽的风华,令男人一见难忘,一见心动。

杜英知道高大元与龙紫霄有瓜葛,却不知道经过的详情。三龙女在县城搜寻高大元,所发生的事故秘悻外人不可能知道。

“你没忘了她是你的敌人吧?”杜英碰碰他的手膀,白了他一眼表情怪怪地。

“由于她是敌人,我才有权占有她呀!”高大元开始收拾包裹向后移动,说话腔调怪怪地,但不像是开玩笑:“江湖闯世界的牛鬼蛇神,概略可分为黑道、白道、邪魔外道、绿林土匪。除了真正的白道人士强调义理分明,必须遵守江湖公理之外,其他都是强者有理,胜者一切都是对我。你看,我目前就是强者获得一切的受害人,被这些人追杀不休,要夺取我的仙书秘艾,因为我是弱者,所以必须任由他们宰割。一旦我反而比他们强,我也有权获得一切,你明白了吗?”

“你……你你……”杜英张口结舌,被他这番似是而非的歪理弄糊涂了。

“你刚在外面行走,如果连一点点常识都不懂,实在非常的危险,不如早些回家做大小姐。”

“一旦你落在开暴星那些人手中,你知道结果吗?就算你不先招惹他们,你有天大的冤屈,你向谁哭诉?谁会替你主持公理?在外闯道的人处境是如何危险,知道如何自保就够了。走吧!咱们去乘船,不能再在路上冒风险。”

“乘船?你怎么向这一边走?”杜英指指升高的太阳:“你是不是走错了方向?我记得河在后面呀!”

他们是藏身在官道东面的,高大元正向东走。

“西面那河叫青戈江,不通宁国府。”高大元排草越野而走:“往东走约三十里,是宛溪,或者叫龙溪或黄池河,下游合青戈江,流至县城南,十里长街最东的小码头,就是至宁国府小舟停泊的地方。

只通小舟筏,上航需三至四天,必须用篙撑,十分辛苦。我们在这里雇小船,两天半左右可以到达府城。我会撑船,可帮助舟子控舟。”

“两天半?”杜英大惊小怪。

“让他们有充裕的时间,在府城布网张罗呀!”高大元的虎目中,涌现猛兽猎食时的物有光芒:“我这人本性是唯恐天下不乱,现在他们居然向我大举舞剑挥刀。哼!咱们来好好玩玩命。在路上和他们零零星星打打杀杀,你追我赶毫无意思,要杀就杀个痛快,谁怕谁呀?”

“老天爷!你……你真的不怕他们。”杜英脸色大变。

“呵呵!我怕他们呀!所以绕道抄小径躲躲藏藏,最后乘船逃灾,不敢和他们在路上起冲实,表示我是胆小鬼。”高大元眼中的异光消失,笑得很开心:“自保的第一上策,是彻底消灭灾祸之源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你家邻居的狗,经常在你家大门口拉撒讨厌得很。你有三种或五六种正常反应。就算三种吧!第一、丢那个小石头把狗吓走;第二、把狗打死;第三,把领居一家老少宰掉一劳永逸。杜英,你的反应是哪一种?”

“你呢?”杜英俊傻地反问:“弄不清高大无意何所指,这时候,怎会提出这种不相干的怪问题?

“我?我把邻居一家老少宰掉一劳永逸,他们再不可能养狗来烦我了。”高大元眉飞色舞,挥动着打狗棍表示心中的愉快:“把狗吓跑,狗会再来拉撒;把狗打死,那位好邻居会再养一头狗,甚至会到衙门告我一状,要我赔狗,把他们一家宰掉,他们再也没有机会打扰我了。”

“我……这未免太霸道了吧?”杜英期期艾艾:“小小事故,犯……得得……着……”

“呵呵!这只是一种比喻,用小事帮来说明真实人和的一种现象和一种心态。我问你,如果我不采取自保的行动。陆大仙那些自以为天老爷第一,他们第二的雄风会好汉们,能放过我吗?日后我哪有好日子过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我告诉你,天暴星一天不死,你休想有一天安宁,他那些四海社的英雄好汉们,决不会就此罢手放过你,你和他之间只许有一种结果。”高大元扭头直瞪着她:“这就是我愿意带你同行的原因。从太平府至江西的九江,这条路你任何时候都有危险,这一带是他们的势力范围,我至少可以为你提供一些保护,你明白吗?”

“你……你不喜欢我吗?”杜英突然转变转变话题,红云上额回避他的目光。

“呵呵!如果不喜欢你,我一个人早就在黄山逍遥了,走吧!别胡思乱想啦!”高大元脚下一紧。

他说不错,如果他不喜欢,在玩鞭亭冲突之后,便撒手不管直奔芜湖,尔后那会发生其他事故?他的仙书秘芨不可能暴露,陆大仙那些人不可能找上他。

宁国府,一座极为出色、极为美丽,有如名家山水画中令人须知做梦的山城。

城中有山水,山水中有城。

读书人与及书画家的心目中,这里名动天下,最的宣纸,原产地就里。附廓县叫宣城,所以叫宣纸。

尔后江西出产的宣纸品质也不差,但仍在称宣纸而不称赣纸。

文房四宝的湖笔、薇墨、毅敏、宣纸,皆出产在附近五百里半径骨。

除了竹,满野桑麻,所以也是上好的布(贡品)绫缓(贡品)的产地,民丰物阜,人杰地灵。由于黄山山区的北尾间,府城附近城内城外的山,都秀逸玲珑山山人画,水碧山青像是人间天上。

小舟靠上了东门外双桥之一的凤凰桥,已经是午后时光,天色尚早,但必须先落店安顿。

这里是黄山与天目山区中最大的城,居民生活单纯,治安素称良好,往来的旅客以贩山产的人最多,生意人讲求和气生财,不会发生稀奇古怪的罪案。而且府衙的治安人员相当勤快,所训练民壮,有大举威力搜索山区逐贼的强大实力,外来的龙蛇,最好不要在这里胡作非为,入境问俗安份些大吉大利。

高大元熟悉这里的情势,放心大胆公然亮相,领着杜英神采飞扬跳上码头,昂首阔步向大东门走。

进城住宿,他是安全的。

码头上两名担任眼线的大汉认识他,互相打手式跟随在后进城。

大鱼现踪,准备收网。

城内无法藏匿大批人马,更不可能容许大群外来的人携刀带剑到处乱逛。

城内的主山,以陵阳三峰为代表。

城外,则以北面十余里的敬亭山为主山。宛溪绕过城东,在东北角两三里的三河口,与句溪会合,北流经敬亭山东麓。三河口的胡家大宅,大得足以藏三两百名强梁。

胡家大宅的主人胡家宏大爷,是本城的豪绅,三、河一带的田地,都是胡家的产业,附近村里的人往返府城,都得绕胡家的田地外围行走,胡家大宅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故,外人不可能知道。

胡大爷在城内也有宅院,房舍占了崇德坊半座坊之多。

但胡大爷很少住在城内,半条街的房舍,皆租给亲友设商肆,他是本城举足轻重的大爷级豪绅。

芜湖皇甫家大院的主人皇甫俊与他交情,他自然而然地成了招待贵宾的主人。

苍天教与雄风会的首脑们,把皇甫俊一家四口带来,原因在此,皇甫俊可以利用为地区的眼线,等于是直接掌握了人脉地望,地利人和能掌握,可说已成功了一关。

高大元与杜英,出乎意外地改从水路来,低步便疾趋府城安顿,陆大仙完全失去拦截的机会。

所获的消息,皆证实他俩必定从陆路来的。

申牌时分,胡家大宅的东厅戒备森严,不许宅中的闲杂人等接近,首脑们在举行秘密会议。

一教一会的重要人物都参加,龙紫霄也是教中地位甚高的人物,与教中的长老级人物平起平坐。

外人除了皇甫俊之外,主人胡家宏也在座。

这位大爷年约半百,膀润腰圆人才一表,真有不可一世的豪绅气概,即使不发怒,也有慑人的威严。

“我不明白你们为何如此劳师动众,要我协助助你们对付两个rǔ臭来干的男女。”胡大爷当然不了解内情,所以说的话有点不悦:“他们住在府前街的宛陵客栈,我请府衙的谢推官派人去抓他们就成啦!”

所谓豪绅,如果不交通官府,决不可能成为豪绅。只能算是土豪。绅,是有地位的。胡大爷把负责治安的推官大人,直接叫谢推官,口气相当大。

“不行。”上首那位高大魁伟,穿了青博袍的中年人断然拒绝:“这两个人一入官府,咱们一切成空。”

皇甫俊已经受到警告,不许吐露一教一会这些人的身份来历。胡大爷知道情势有点不妙,但并不害怕,不便进一步了解,贵宾交代的事,他必须按情势提供意见,怎知道这些人心怀鬼胎?

官府如果出面拘捕高大元,那些仙书秘芨一旦落在公人手中,结果将掀起大风波,他们岂不人书两失”等于是白忙一场。

“那……你们说该办?”

“劳驾你设法,把他们赶出城投宿。”中年人说话倒还客气:“府前街活动不便,夜间前往也极易惊动街坊,距府衙甚近,闹出事难以收拾会误大事。我们出面赶,他两人会提高警觉。胡大爷,有困难吗?”

“你们不想自己动手?”胡大爷反问:“你们有这许多人。”

“你知道我们不能在贵地闹出大事来。”

“好吧!我会派人赶他们出城。阁下,咱们把话讲在前面,以免日后出批漏。你们捉人与我无关,捉到人可不能带来本宅,我说得够明白吗?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

“好,我这就派人办事,我保证城内的客店,都会拒绝接纳他们。”胡大爷拍胸膛保证:“加果你们能早些把计划告诉我,宛陵客饯根本不会让他们落店。”

“我们没料到他从水路来,本来以为一定可以在城北十里亭把他们拦住的。”皇甫俊脸色不正常,叹了一口气:“胡兄,一切靠你拉!”

“包在我身上,小事一件。我这就派人进城。”

“谢谢!越快越好,天色不早了。”中年人离座,催促胡大爷赶办。

一个豪绅想驱赶两个外地旅客,可说易如反掌。派几个当地痞棍出面闹事,足矣够矣!再加上有巡捕们暗中打点,更是事半功倍。

他俩进城快,离城也快。

杜英对这座山城完全陌生,但方向仍然可以分辨,穿街越巷,所走的方向她知道是北行。

到黄山,应该从大南门出城。路分两条,东门走徽州,南门走径县;走徽州远了百十里,但路好走些。

“被一些地痞流氓赶出城,实在窝囊。”她一面走一面气愤地嘀咕:“这座鬼城的人,是不是欺生?”

“是有人授意他们撒野的。好汉怕赖汉;又道是强龙不斗地头蛇。”高大元脚下渐快:“情势在我意料之中,他们早到两天,应该布置停当了。”

“有人授意的?天暴星的人!”

“不久便知道了。应该不会是天暴星,这恶贼很可能仍在我们绕道乘船处穷搜。当然也有快速赶来的可能,因为他知道不可能在那一带把我们搜出来。”

“咦!怎么往北走。”看到朝京门,杜英看出有异了,这座城门称为朝京,望文牛义便知道是北门。

“我不想在他们选定的地方打打杀杀。”

“这…”

“他知道你我要到黄山。”

“那是一定的。”杜英语气肯定。

“唆使地棍赶我们走,计算得1办小确。他们知道你我可在沿途打村落投宿,必定匆匆忙忙就迫南行,在南行途中布网张罗,你能冒险和他们排吗?往北走。他们形不及手,等他们随后赶来,我们便反客为主,就可以好好摆布他们了了”

“咦!你知道追来的人是何来路?”

“管他们是何来路,反正不会是善男信女。”

“哦!你对付得了他们?听你的口气,似乎你并不害怕。如果是陆大仙那些人,你也不会不害怕?杜英显然对他镇定的神情感到十分意外,如果真的不怕陆大仙那些人,又何必向黄山逃灾避祸?

她和高大元躲在官道旁,目击陆大仙一群高手男女,浩浩荡荡向府城赶,凭他两个人四条手臂,哪禁得起大群高手男女痛击?仅一个陆大仙,就可以把他俩摆平。

他俩一直就在逃避,实力相差太悬殊。

可是,在高大元身上,看不出害怕恐惧的象迹,更不像亡命飞逃的漏网之鱼。

当然,她已经感觉出,高大元另有一股令人莫测高深的气势,偶或在某种时间某种行动中流露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8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