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19章

作者:云中岳

他被客店逐出,便知道是皇甫俊的联友在搞鬼了。苍天教胁迫皇甫家的人同行,就是知道皇甫俊在宁国府有朋友可以利用。

皇甫使在府城有哪些得力朋友,他一清二楚。

跟了里余,他便猜出这三个黑影,不是苍天教的人,也不是陆大仙的爪牙。那些人是不穿长衫的,这三个黑影穿的却是长衫。

三个黑影沿小径飞掠,心无旁骛,警觉心不高,根本不知道有人在后面跟踪。

“我得看看他们到底来了些什么高手名宿,以便筹谋对策。”他心中满哈:“知己知彼,大意不得。”

他一直就在试探对方的实力,在太平府地区,他不想来硬的,到了宁国府,是反击的时候了。反击,最好先摸清对方的底细。

远出两里外,三家村在望。

杜英确是疲劳过度,需要充足的睡眠恢复疲劳。但她睡得并不真的安稳,并没获得真正熟睡的利益。

也许,睡在一个大男人身畔,让她感到压迫感吧!总之,她下半夜才真的把情绪稳定下来,在困惑中梦人华仔。

她的动静,完全不能引起高大元的注意。高大元睡得像一段大枯木,甚至在钻入高大元覆盖的衣内,半拥抱着在胸怀上挪动,高大元也毫无反应。

她真的有点气忿,这个大男人既然喜欢她,为何完全忽视她的存在?最后,她不得不极不情愿地放弃心中的念头,也感到困倦,定下心使抛开忧虑睡着了。

一阵鸟语惊醒了她,张开眼便看到满天彩霞。

她一惊而起,怎么居然大亮了?立即发觉高大元不在身边,作抗的包裹和外衣,似乎仍然遗留着高大元的气味。她跳起来,感到胸前有凉意。本来是和衣而睡的,露宿怎能解衣就寝?

她却是衣带已解,酥胸半露,发育刚成熟的美好铜体,在晨光下展现极为诱人的娃力。

“这是一个怎样的男人?”她脸一红,喃喃地呼咕,急急掩上襟拾带系腰:“他一定对龙女那种女人有兴趣。如果他对我……对我……罢了,天知道将会发生些什么后果?”

举目四顾,视界被草木所阻,看不清十步外的景物,她俩歇息的地方,在矮树散布的草丛中。

听不到声息,高大元不在睡处附近。

她想呼叫,却又怕引起强敌的注意。

心中有点慌,高大元不会丢下她一走了之的。低头看看作枕的包裹,另一边的小包内有仙书秘发,东西都在,可知高大元不可能一走了之逃灾避祸。那么,会不会出了意外,被人擒走或者杀死了?

当然她心中明白,强敌虽强,但决不可能在她睡眠时,无声无息地杀死高大元,而不会惊动她。

至少在子夜之前,她并没真的熟睡不醒。

心中一动;本能地蹲下,手落在盛书的包裹上,似乎突然看出某些地方不对。

这只小包,是一个陌生人交给高大元的,她曾经留心察看这只包裹。现在,似乎包裹有点不一样,像是份量多了些、稍大、稍重。

也许,在离开城内客店时,高大元曾经解开,增放了些杂物在内,所以外型有些少改变,要留心察看,才能看出里面盛的是书,外表轮廓,没有当时所看到的那么鲜明;盛书的包裹有棱有角的。

她不曾看过包裹内的书,高大元也无意让她看。

这些仙书秘发,才是灾祸之源。

刚想打开包裹结,草声簌簌,高大元分草快步出现。

“我带来了食物。”高大元奔到,放下用于荷叶包住的一大包食物,向香四溢,还是热的:“下面有小溪,赶快下去洗漱以便进食。要快,得赶快离开。”

“赶快?”她站起笑问:“很急?”

“对,很急。”高大元向东一指:“溪上游,有苍天教的人投宿。西面下游,有弥勒教的可怕人物歇息。不久之后,大搜索将从两面展开,急不急。”

“哎呀!”她跳起来,捡出洗漱物品向下急走。

她颇感奇怪,高大元的神色轻松,毫无惧容,似乎并不在乎两路高手人马的合围搜索。换了旁人,恐怕早就远走高飞,另行觅地藏匿进食,怎敢仍在此地逗留?

没有仔细梳洗的时间,草草洗漱毕,回到草窝,高大元已将食物摆放停当了。

“咦!有鱼有鸡,热的。”她吃一惊,这怎么可能?这里不可能有卖食物的市镇:“你会变戏法?或者自己下厨?”

“偷来的。”高大元甚至递给她一只碗一双竹筷:“他们在农舍,准备了丰富的食物,有酒有肉。我看了眼红,应该见者有份,对不对?所以顺手牵羊弄来一份,吃糕饼干粮实在不甘心。哼!本来我们该在城里的客店,安安逸逸享受的。”

“老天爷,你敢去偷他们的食物产’她更感吃惊,席地坐下进食,眼中涌起疑云。

“呵呵!在江湖鬼混的人,如果自命侠义英雄不偷不抢,活得是相当痛苦的。”高大元大笑:“真正带了千百两银子在外行侠仗义拯危疏财的人,有如凤毛城角。像我,市有百十两银子,已经是富豪了。路见不平疯颠病发作,我会毫不容惜流财施舍。一里我认为有理由偷抢,也会毫不迟疑下手又偷又抢。偷那些人的食物,我理直气壮。”

“是哪些人?”

“我认识的人不多,反正都是他们的精锐人物,其中没有陆大仙,没有弥勒教那几个漂亮女人。”

“你上下两批人都见过了?”

“是呀!人数不算多,但愿他们分开挂,不然两方的人上下一堵,麻烦得很。”

“我们上山进……”杜英指指后面的小山头。

“不能再进了,杜英。”高大元技下口中的食物,虎目中冷电一闪即没:“再逃下去,咱们真的会被看成落水狗啦!”

“那你…”

“攻击是最佳的防御;别让他们像疯狗一作乱扑乱咬。天暴星的人不在这附近,所以我动手时,你必须袖手作壁上观,不要插手,躲稳些,知道吗?”

“躲得掉吗?”她苦笑:“谁也脱不了干连。”

“我也知道这是掩耳盗铃的笨念差别,但毕竟是不得已的如意想法。你的武功修为,比他们一些高阶人物差得很远,躲在一旁作壁上观,是唯一可行的笨想法。快填饱肚子,早些准备应变。”

她仍想询问,却被高大元摇手示意阻止她再多说。

她知道的是:危机来了。

她其实并没听清高大元的话,没留心小溪的上游下游。

她知道这一带有一个两溪汇合的宛溪,宛溪其实是一条可供船只航尾的河而不是溪,而且她知道距此不远。

至于各小山之间,也有自然形成的泄洪小溪,附近这条就是贯穿小山谷的小溪流,谁会留意上游下游?

小溪自西向东流,宽仅二、三十步。

高大元曾经用指指示,上游西面有弥勒教的人,东面下游有苍天教的高手住宿。但她并没留意,管它上游下游?

她对目下的情势和处境,可说毫无所知,不曾和对方真正接触,一直就跟着高大元奔逃。因此,她一切都听任高大元作主。昨晚高大元作试探性的伏击突袭,该算是首次与对方身份不明的人接触。

高大元首次进行侦查,带口食物,指出强敌的正确位置,这该是高大元第一次主动与强敌周施,而她却睡着了,失去参予的机会。

当她和高大元潜抵一座矮林前缘,她村成意外,前面草坡下小溪旁,两座农舍似乎见不到人影,炊烟却袅袅上升,表示农舍正在各早膳。

“你躲在这里,千万不要下去现身。”高大元将包裹塞在树丛内,郑重向她叮咛:“如果我支持不住迫走,你必须尽快从右后方的树林脱身,以后在歇息处会合,我无法分身照顾你。”

矮材从距下面的农舍不足百步,居高临下看得真切,向右后方近在咫尺的树林脱身,农舍的人决难追及,脱身并非难事,高大元计算得相当周到。

她脸色一变,本想拒绝,接着呼出一口长气,大概知道无法反对高大元的安排。

“你……你主动找他们产’她显得忧虑,不安的神色写在脸上:“你能对付得了这些人吗?”

“我又估计错误。”高大元答非所问。

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本来我估计两方的人,会两面对进穷搜,但却料错了,他们是从相反的方向进行搜索的。可能他们已经知道对方的位置,避免碰面冲突,所以向相反的方向搜,因此我们途中没见到搜索的人。

留在这里的人不多,可能都是昨晚辛苦了一夜,需要歇息的人,我大概应付得了。应付不了,我可以走,谅他们也拦不住我。他们除了倚仗人多势众之外,根本不配和我玩命。”

“农舍里是些什么人?”她居然没留意高大元活中的强者口吻,也没留意高大元流露在外的飞扬神采。

“苍天教的人。”

“咦!你知道……”她脸色又变。

“我来过了,那时这里有十七、八个人。现在没派有警戒,所以不会超过十人。躲好,我下去了。”高大无语音未落,人已窜出十步外了。

她伸手急拉,抓了个空。

两座农舍静悄悄,大概占住的人,不许农宅的人外出,以免走漏消息。留在这里的人,都是奔波了一夜,极需歇息的恢复精力的爪牙,身份地位高的人昨晚并没出动。天亮之后,才是首脑人物大展成风的时候。

人数不多,极需歇息,反止这里是早就占据的势力范围,派不派警戒无关宏旨。因此,户外不见人踪。

高大元出现在第一家农舍的柴门外,屋内的人依然毫无所觉。

柴门紧闭,须破门而入。

“里面有人吗?开门。”高大元像泼野的村夫般大叫大嚷,而且用脚踢门:“有贵客登门,为何不启门迎接?瞧不起人是不是?也犯不着飨以闭门羹呀!”

他叫出第一个字,里面在堂屋进膳的几个男女,便已抓了兵刃跳起来戒备。

话说得难听,把里面知道典故的人,激怒得火冒三千丈,怒不可遏拉开门咬牙切齿猛扑。

一刀一剑势如雷霆,不管三七二十一立下杀手,一左一右疾冲,剑吐出刀斜挥,要将他贯穿、砍断。

“咦!怎么乱打乱杀?”他飞返大外,再向侧急闪,刀与剑太急太猛,他退得更快,快逾电光石人。

另两个人影随后截出,一男上女,恰好截住他的闪避方向,双剑吐出漫天电虹。

“他娘的!你们要谋财害命啊?”他像在施展幻形术,身形一晃便出现在两丈外怪叫:“唷!原来是你,你用剑来表示情义?”

屋内涌出另三名男女,七个人三方堵住了他。

看清他的面貌,反常地不再一拥而上。

用剑截堵他的一男一女中,女的正是龙大小姐龙紫霄。

“天杀的!你怎么说话如此刻薄?”龙紫霄一脸通红,又羞又怒,表情丰富,用剑遥指着他咒骂。

“咦!我说了什么啦?”他装糊涂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不远处一株桃树下,扮成老村夫的大衍散人支杖怪笑,笑声震耳慾聋:“你小子扮嫖客扮得像下等客人,难怪要吃闭门羹,该骂,不是吗?”

“老头子,你少管,这里没有你的事,除非你想做着风流。”高大元大叫大嚷。

“我一定要杀死你。”龙紫霄尖声咒骂,挥剑直上。

他像流光船泻退三丈外,到了桃树旁。

龙紫霄不敢独自追击,七个人徐徐逼进。

“慢来慢来,不要倚众群殴不好好?”他保持距离徐徐后退:“龙大小姐,我发誓,我不是有意的,我真的不知道你会在这里。”

“你是故意羞辱我的,不杀你此很难消。”龙紫霄的红脸,快要气得泛青了,手中剑发龙吟,似乎真要一剑宰了他消恨。

“小说子,你是本地人,不要说不是故意的?”大衍散人也跟着他除除后退,说的话怪腔怪调:“至少,你知道屋内藏有漂亮的大姑娘。”

闭门羹这句话,其实早已成为普通不伤大雅的成语。但在宁国府对一位闺女说,那就麻希大了。

这句话的典故,就源出宁国府。

唐代,这里叫宣州,扣改宣城郡;以后又改为宣州。

那时,有一位艳冠群芳,颇有才气的名妓史风,在这里高树艳帜,把香巢称为迷香洞。她把客人分为三等,上等嫖客必须才、钱、人皆是上品。

对于那些无钱无势既无人才,也大字不识一斗的下等嫖客,根本不许进入她的香闺,仅命仆人端出一大碗汤,搁在窗台上,闭上门,要嫖客吃罢羹汤走入,回去做梦在梦中相见。此后,这碗羹汤便叫闭门食这位名妓,竟然创出名传千古的成语。

闭门羹这句话一传千百年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9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