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02章

作者:云中岳

采石镇,好地方!太平府六大镇之一,府城的重要门户,至江对岸和州的渡口。

镇面伸入江的采石矾,更是天下闻名。

本朝初勇将常遇春,飞例冲抵矾下,距岸三之飞身用戈攻击抢登。

蒙古兵笨得伸手抓戈,反而把常大将军拉上岸,虎人羊群杀得元兵八方崩溃,一举攻太平府。

采石矾是牛清山伸入江的一条腿。这里,一直就是扼江的古战场,山顶建了兵垒,也是半开放的风景区。

采石镇距府城仅十余里,西临大江新河接采石砚,东南北围绕着姑孰溪,有两三百户人家,商业比府城还要繁盛,以水上交通为主。

采石镇巡司的衙门在镇西北角,镇西南便是颇有名气的采石书院,傍近新河。新河是大江船只航行航道。

每一座镇,每一个乡,必须有庄勇的组织,有训练的场地。这处地方,通常须有社学的社址,表示文武兼修,地方人士也为闲暇的聚会所。采石镇的社学,就建在采石书院的南面里余。

社学的儿童学业有成,能考人书院是最大的荣。

西面,就是占地数百亩的庄勇练武场。再往西采石山麓,是纪念南宋名将虞允文词,人杰地灵,本镇的名气比府城更大些。

练武场不仅供本镇的庄勇操练,也供采石书院的士子生员练弓射骑。所设的射回倚新河而建,箭道足长四百步。

值得骄傲的是,北面另建有室内射圃,称丹阳箭社,一列长屋总长一百五十步,不但可以在下雨天练箭,也可经常举行射技竞赛,风雨不改。

社学叫采石社学,有学生两百人。

自八岁启蒙的儿童,至四十岁屡考失败的童生,与及想认识几个字的成人老翁,老少会集济济一堂。

学堂建有夫子的宿舍,十余名夫子与工役皆有自己的房舍,住不住悉从尊便。外籍的夫子,当然必须在馆舍住宿。

最有名气的夫子高始,在本府名头响亮,因为他曾在乡试中高捷,考取举人身份,然后因丧委而放弃会试的机会,考取了教谕的资情。

按理,他该任识府学或采石书院的教谕,他却屈就社学的猴子王,平平淡淡的过日子。

令人感到意外的是,他义务兼任采石书院的武教习。他的刀。

枪、拳、棒、射,在府城无出其右。

他是本地人,但家不在采石镇。家在城东约十里的龙山乡,是一位小地主。龙山,也就是传说中,晋代名士孟嘉落帽的地方。

两地往返二十余里,所以他在社学住精。

中年丧妻,他万念俱灰。结果,连唯一的儿子高大元也离家出走自谋生路,既懒得读书,也不肯练武,一年倒有八九个月不在家,在外地鬼混罕见人影,亲朋好友不以为怪,也没人多事过问。

他地社学先后八年,总算调教出几个好学生;有五位考中了秀才,目下仍在府学就读,是正式的禀生。

另三位就读采石书院,天资差些,是自费的附生,已经不错了。所以,他受到普遍性的尊敬。

明天是清明节,他必须反家准备扫墓。

家里的事不用他操心,自有长工打理一切。重要的是,他的儿子高大元,必定已经返家了,父子俩该有十天半月小聚。

他是有身份的人,士农工商等第分明,他是士,又是农。举人身份可以让他高家免除差德,所以儿子是否在家,官府也不闻不同。子孙贤与不肖,旁人也无需过问。

儿子在外地鬼混,当然不会使用真名,以免家门蒙羞。所以儿子的真名高大元,只有本乡本上的人知道。

返有必须经过府城,从大南门经过跨越姑孰溪的南津桥(上浮桥),是官道的往来要律,南来北往的旅客络绎于途。

这里,已经很少看得到车和马一了。

大平府地属南京,列是为江南不算离谱。江南以舟代步,四马又是一些大户人家的装饰品,没有多少实用的价值,而且麻烦得很。

刚到远桥头,身后蹄声急骤,扭头回望,城门驰出八匹南方少见的雄骏枣紧,鱼贯驰向桥头,行人纷纷走避,一看便知是来自南京方面,有身份地位的人,鞍后都携有马包,有走长途的准备。

而且,每个人都佩有刀剑,所穿的青骑装品质甚佳,但看不出到底是些什么人物。可以肯定的是:“决不可能是官差。

浮桥那能驰马?应该下马牵着坐骑走。

浮桥上有不少人行走,这些江南人那曾见过马群奔驰?即使看到奔来的马群,也惊慌失措,不知如何趋避,闪避的唯一结果,将是往河里跳,不会水的人准死无疑。

第一匹马冲到,急于赶路不顾一切。

桥头的行人发出惊恐的哗叫,发狂似的走避,有几个人摔倒在地。

策马的骑士骑术相当高明,发出两声不耐烦的叱喝,并没缓下坐骑,从人丛中钻隙冲向桥头,劈面撞向两个惊得发僵的乡民。

这两个乡民应该走避的,前面的行人纷纷连内带爬向两侧躲避,在铁蹄下逃过被瑞翻的厄运。

两乡民可能已经吓傻了,或者不敢向两侧跳水达命,限看要被健马撞翻,或者端倒。

危机千钧一发,他来不及思索权衡利害,大喝一声,斜掠而出,一肩撞中坐骑的左膊,把健马撞得向右斜冲,一声马嘶,马向侧冲入立而起,几乎把骑士摔落,马也几乎冲下头的护岸。

在千钧一发中,他扭身把两个乡民从蹄前拖倒向左滚,三个人挤成一团滚落桥左的河岸。

人影飞降,后两名骑勒住了坐骑,飞跃而下,猛扑滚落的三个人,毫不客气举脚连续飞踢。

在惊叫声中,三个人被踢得滚落河下。

桥头惊煌走避的人,发出震耳的咒骂,有人拾起路边的石子泥块,愤怒地向骑士们投掷。

“把他们捉住进官究治……”有人大在。

三个人被踢下河,不需追下再加惩罚了,骑士们有人拔出佩刀,有两骑十策马向呐喊的人冲去。

行人四散惊惶走避,桥头大乱。

八匹马冲上桥,总算慢下来了,浮桥禁不起马群奔驰,浮沉摇摆不定,健马不得不慢下来。

在浮桥上行走的,总算有充裕的时间跳落船两侧的船头船尾躲避。

“王人狗养的混帐东西!这些狗养的东西真是无法无天,那把一般的人当人看?天会报应他们。”有人站在桥头,向骑士们的背影破口大骂。

有人慌乱地奔下河,七手八脚把在水际的三个人连拖带抬救至路旁。

两人乡民一个左臂骨被踢断,另一个右脚也走了样。

高始也有点不妙,右肋很可能断了两根肋骨。

本城的人认识他,把他抬入城找郎中医治。经过急救,再雇来桥子把他送回十里外,他的龙山乡高家田庄。

府街派人追查在南津桥纵马行凶的人骑士,查出八骑士昨晚任城内的悦来老店投括,任何施舍对旅客的投宿资料,皆需k录l旅客流水簿上,详细记载来踪去迹,随时供给治安人员查问”

调查事件无疾而终,没派人追捕凶手,不了了之,报案的人根本不知道结果。

显然八骑士来头不小,官府不予追究。

高大元是今早返家的,正准备前往采石镇,迎接乃父返家,以便明早前往扫墓。

城内的热心朋友,押着桥把人送回,高家的老少大为吃惊!

了解经过,高大元冒火地跳了起来,要前往追赶八骑士,替乃父出口怨气。

高始却看得开,禁止儿子妄动,打发桥子和朋友离去,表示息平宁人认了。他是地方上的名人什绅,但他并没亲自报案。官府本来是主动追查的,最后却不了了之,固然与他不主动报案有关,也习能不便追查。

父子俩在书房品茗,仆人长工皆不会前来干扰。

高家人丁少。田地皆由长工耕耘。高始中年丧委,以后不再续弦,所以偌大的名院只有他父子俩是主人。没请有仆妇,大名中阳盛阳衰。饮食起居,有两名老长工负责。

“爹不要紧吧?”高大元仍然心中不平,对为父的伤势忧心忡忡。

“鸣出仓猝,所以大吃苦头。”高始苦笑:“谁料到这些人如此凶悍狠毒?也只怪我掉以轻心,不及时运功护体自保,还算下错,肋骨幸而没断。”

“因此人……”

“算了,这世间有些地位的人,便会横行霸道,想追究也来不及了。说说你们的事,你师父没来?上次收到你寄来的家书,说你师父要前往浙东,很可能来家里小住一段时此行程难道改变了?”

“儿子会记住那些豪强的嘴脸,哼!”高大元气涌如山:“恩师不来了,半途也碰上主强。”

他将在渡黄河前所发生的事故—一说了,那些抢劫暴徒,也是毫无理性杀人的家强。

“真地无独有偶呢!幸而我们都禁受得起茶毒。”高始叹了一口气:“这世间弱肉强食,一个弱者随时都可能遭殃。哦!你所说那个叫王金的人,为父略为知道一些风声。”

“爹怎么可能知道这个人的风声?”高大元大感惊奇,从书架下面取出盛书的包裹放在桌上。

“你知道为父有门路,看得到府行抄录回来的邻报。”

“哦!是的,每月有一册。”

“在耶报内,五六年前的邮报,就载有这个人的动静,他也算是京都的名人。”

“他是京都大医院的御医,真的?”

“哪报仅载大事记,我只知道一些重要的活动。那个叫工金的人,很可能真有几分神通。他是关中年县的报人,在当地据说着有种迹。当地的知县阴应献,听说他对黄白炼丹术神乎其神,乘他犯了杀人罪,从中拯救要挟以黄白术交换。

他逃到京师,居然有神通混入国子监就学。之后,他与天下四大姦恶都有来往。上一个皇帝妄修神仙,聚五百童男童女,炼秋石服有想返老返童。

天下各地贡灵芝入京,太监们偷出贩卖,他花厂不少银子购买,堆了一座万岁芝山称贺,所以得太皇宫,受到皇帝思想恩宠。”

“哦!他真是赚都的名人。”高大元恍然,王金并没骗他。

“上一个皇帝患病,王金这人与其他四个方士与大医,用秘方秘葯并进。起初颇有见效,不久躁火难收。

皇帝一死,遗诏将罪名接在这五个人身上。囚在天牢待决。那已是五年前的事了,新皇帝隆庆登基,好像把这件事忘了。为何事隔五年,再把他们提出来免死充军,评报并无刊载。此事扑朔迷离,怪得不可议。按理,他们五年前嘉靖帝死翘翘之后,该立即处决的,怎么可能拖到现在而不死?这个王金,在京都走红了十余年,有人称之为妖,有人称之为神,到底是妖是神,恐怕得向京都的人士打听了。依常情论,这个人具有超人的翻云覆雨才化,毋庸置疑。”

“爹请看看他的书。”高大元将包裹打开,将书—一取出:“师父说,有些并非全是妖书,要孩儿到黄山里给天都丹士老神仙,参详其中奥秘。”

高始用心地逐一翻阅,神色逐渐凝重。

“这些书,确是包罗广泛,可以肯定的是,不是王金这个人所著的。”高始翻开那本书名为诸品仙方的书:“里面的书名是阴符真快,是真正的道本友。那是十余年前,一个钦差御史带了开封局王府的一队中扩卫甲士,光临天井关,抄没了洞灵观,逼死了洞灵观主飞云丹士,没收了所有的道书是给皇帝的幸臣胡大顺转呈皇帝。

这个胡大顺,就是位极人臣兼领三孤的妖道陶仲文的同乡。

这本阴符真诀是飞云丹上所参悟的修炼历程。胡大顺可能看不懂,并未吞没而送入宫,被王金私抄携出。胡大)顶一群幸臣失宠被杀,是皇帝驾崩的前一年,很可能知道五金偷抄符录仙书,死前曾经向某些人透露了口风,引起有心人的觊觎。

但王金被囚天牢,在京都有不少心腹爪牙,符录仙书不知藏在何处,想夺取毫无机会。现在王金被充军南荒,有心人找他夺取符录仙书并非意外了。

“爹,这本阴符真诀有用吗?”

“当然有用,是度劫玄功中的异数。”高始翻至底页:“玄功本身就分精河林如何修情,修俄日天份所限,不可能灰到精化气气化神“咦!你急什么?”高始大为满。

“孩子要追上那几个凶手。”

高始被踢伤,他禁受得起,虽则祸起仓年来不及提防,仍然伤热有限。另两位乡民,断手折脚伤势沉重,即使能保住性命,也将成为残疾。

把这八个骑士指为凶手,名副其实。如无高始在马蹄下将两乡民救出,两乡民肯定会被健马湖死。

“他们恐怕已经接近芜湖,快骤加鞭拼命赶,明天你还想赶上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