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20章

作者:云中岳

他的刀也缓缓向外投。

双方都已经神功默运,刀剑一出,必定是全力施展的雷霆攻击,很可能一招便生死立判,看谁去见阎王。

“你死吧!”天仙猛地沉叱,声浪不大,但直薄耳膜,震力可令人头盖慾炸,甚至会立即被震昏。

以声克敌,声与光皆是最可怕的杀人利器。

他的刀仅出鞘三寸,立即加快外拔,可怖的声波震撼力撼动不了他,仅感到心跳加剧而且。

上当了,天仙并没将剑拔出,已出鞘三寸的剑,反而重新滑落鞘内。

拔剑是引人上当的欺骗行动,致命的攻击是手。声犹未落,双掌同时前吐,无传的外发掌劲两面泄合,再向前像狂涛般涌出。

高大元的剑鞘不及半尺,来不及应变了,先柔后刚的掌劲及体,变刚时风雷陡然骤发。

“叭啦!”他向后飞摔出丈外,背部着地再向后滑动。

在笑震耳,天仙飞扑而至,在丈外食中两指向下疾点,指劲破风声尖锐刺耳。掌劲如果震毁不了他的五脏六腑,指功必将贯穿他的小腹。

“不可杀死他!”圆光菩萨在不远处狂叫。

那是不可能的事,绝对阻止不一天仙下杀手。

高大元如果被杀死,仙书秘支永远追不出来了,难怪大和尚焦急,但已来不及阻止已发的奇功秘劲。

声、掌、指的攻击事出突然,发生和结束几乎在一瞬间完成,即使大和尚就站在一旁,也来不及阻止。

高大元前滑的身躯,就在指劲下的刹那间左滚,右手随体转动,一股诡奇的掌力随手的转拨怒泻而出。

“嗤”一声怪响,指劲擦他的背都面过,擦破了一条裂缝,可能擦伤了腰背的皮肤,地面出现一个半寸径的深深圆洞,指劲惊世骇俗。

一声厉叫,还没纵落的天仙,身形不可思议地,改前扑为横飞,斜摔出丈外,砰然着地再弹起滚转。

地仙和八仙,惊叫一声急冲而上,双剑幻化电虹挟风雷而至,情急不顾一切抢救同伴。

高大元一跃而起,脸色苍白冒着冷汗,一声怒啸,狭锋刀幻发满大雷电。

刀光剑影猛然接触,金鸡震耳,火星飞溅,光芒乍分,在虎啸龙吟似的余震中,分飞出文外的地、人两仙,化为淡虹冉冉而去,消失在下面的树林中。

天仙也失了踪,从屋角遁走了。

回光菩萨像是见了鬼,扶了禅杖如飞而适。号称地行仙的三个仙全栽了。一个身上仍感痛楚的菩萨;那有勇气上前排命?逃走才是上策。

高大元,以刀支地,喘息声可传三十步外,浑身直冒冷汗,而且呈现颤抖,脸色难看极了,但他仍能支撑着不曾倒下,吃足了苦头。

屋内抢出杜英小姑娘,惶急地扶住了他。

“我不要紧,受得了。”他用近乎虚脱的嗓音说:“这些曾横行天下的可怕高手,怎么如此阴险卑鄙?真可耻。下次,哼!”

不远处的矮树丛中,大行做人的头伸出树叶外。

“哈哈哈哈!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;你小子总算命大。呵呵呵头已缩人树丛,怪笑声惭远。

“那是谁?”杜英讶然问。

就算杜英国力佳,看清大衍散人的面容,也不知道是那痊半途送还仙书秘艾的人。大衍散人的易容求极为高明,经促为换相貌,所以隐身在高大元身边出没无常,那些人即使碰面,也不知道老道的真面目。

“不要管是谁。”高大元到了一旁的大树下,收刀活动脚调和呼吸:“反正不是敌人。如果他们再多一两个高手,我恐怕会在劫难逃。你看到了吧?以后你千万不要和他们排命,唯一可做的事,是离开他们远一点。”

“你……你真的不要紧?”杜英关切地问。

“他们还伤害不了我,虽则那个叫天仙的妖道,两仪神功所发的掌力非常可怕。幸好我已经运功护体,昨晚我就试出他们非常了得,所以不敢大意,但仍然上了当。这些家伙,毫无成名人物的风度。我得行功恢复精力,请替我留意他们随后赶来策应的人,早一步发现,就多一分胜机。”

“好吧!我到树上留意动静。”

猎物竟然反击,行动不再窜逃,反击之猛烈出乎意外,弱者的形象换上了强者的嘴脸,收到强烈震慑人心的效果,紧张的清热陡然升高了。

受创的是高阶层首脑级人物。三他一增为了保持自尊,当然不会实话实说打击土气,因此一些爪牙还不知道情势严重,只知道上级吩咐下来,不要轻易向高大元贸然发动没有把握的攻击,最好能缠住猎物,尽快发讯让高阶层的人赶到处理。这表示主事的首脑人物,极为重视当前的变化,不再忽视武功差劲,而机警精明的离十元一转而把高大元当作必须全力对付,不可轻忽大意的劲敌。

无形中,爪牙们受到的心理压力加重了,斗志也相对地减弱,不敢毫无顾忌地向高大元袭击。

当然也有一些不以为然的人,认为首脑人物小题大作,一个不断逃窜的小辈,值得如此重视?所以这些人不但不在意,反而产生急切搜捕加以格杀的念头。

高大元公然露面,更弓愧那些不以为然爪牙的反感,暗中积极准备行动,把首脑门所下达的警告置于脑后,也就打乱了主事人的行动计划。

高大元敢于占住农舍公然露面,已估量出所要冒的风险有多大,能承的压力有多重,因此作了一些防检的安排。农舍不是他预定决战的城堡,并无死守的价值。对方人多势众,他哪有死守的本钱实力?

来得最快的五个人,神气地昂然踏入屋前甜酒茶场,似乎一个比一个神气,目无余子气势低人。

他坐在场东侧的大树下,冷然自迎这些不可一世的江湖豪强。

为首那位相貌威猛的中年人,所佩的长剑古色斑斓,身材高大魁伟,剑也比常剑长两寸,份量不轻,与古代剑士所使用的四尺剑相去不远,很可能是真正的古剑;古剑通常是双手命名用的。

五个人远在五六支外的晒谷场前缘,已先一步发现他了,五双凌厉慑人的怪眼,不转瞬地狠盯着他。

他觉得其中的两个人,依稀有面善的感觉。

他是主人,理该迎客,缓缓站起整衣,将插在腰带上的刀挪至趁手外。

“唔!就是这个人。”古首外侧那位有点面善的中年人,向为首的人说:“没错,他与另一个上了年纪的人,坏了咱们的大事,就是他。”

他恍然,是在河北岸途中,袭击医师王金的众凶徒之一,难怪有点面善。

想起他师父受伤的事,他无名火起。

“小老弟,你是王道士的弟子吗?”为首射中年人怪眼中的异光倏然隐去,换上了和蔼的神情,简直就像碰上了老朋友,笑容可掬向他接近。

京都的人把王金称为医仙,也有人称为王道士。

“你说呢?”他也换上笑容,说的话也不带火气:“王道士在京都结交权势,并没上门高设教,不至于收门人弟子招摇吧?他的野心并不大。”

“暗中保护他出京前往南荒成所的人中,确有他几个得意门人和好友。你在京都,一定认识我。”

“我该认识你吗?可惜我没在京都混世。我浪迹江湖,的确认识一些人,也见过不少高手名家,与一些声威震天下的妖魔鬼怪打过交道。可是,不认识你。阁下气势不凡,没有苍天教弟子的气质,傲视苍天的求霸气息却浓厚得很,但不知是那座寺庙的大神佛?”

“我姓方,方世雄……”

“哦!原来是名动江湖,威震天下的超等剑术宗师,绝剑天君方前辈,京都雄风会的会主,陆大仙的顶头上司。久仰久仰,失敬失敬。”

“好说好说。唔!你好像真的不认识我。”绝剑天君双眉深锁,眼中有疑云:“真的没在京都混过?”

“真利,没有说谎的必要。说真的,我知道你绝剑天君这号人物,非常羡慕阁下的非凡成就,可惜缘俚一面,闻名而已。”

“你…”

“我叫做高明,在江湖做了几年刀客,见过不少高手名家,可惜武功与家世师门,皆平平无奇,才疏学没,混了好几年,仍然混不出什么局面来,依然是一名种权势无缘的无名小卒。”

“呵呵!你用不着谦虚,至少,今天你已经一鸣惊人出人头地上,所以你有资格站在这里,和我一会之主平起平坐打交道。”

“在下深感荣幸。”他装模作样欠身致意。

“小老弟,咱们打个商量好不好?”绝剑天君像个笑而虎,真把他当成地位相当的对手打交道。

“有什么事,会主尽可吩咐,能替公主效劳办事,我这小人物深感荣幸。”他也笑吟吟表示诚意。

“把王道士的下落告诉我,我领你的情。仙书秘友,也清交给我代为保管,那是王道士的心血,他冒了万千风险,从皇宫盗取出来的,给我保管可保安全。”

“哦!人书都要吗?”

他没感到惊奇,情势早就被他料中了。大衍散人鬼鬼祟祟在他身边神出鬼没,就是怕他说出医仙王金的下落。

因为大衍散人并不完全信任他,他面对的强敌太强大多了,自保并不容易,落在对方手中就糟了。

“对,人书都要。”绝剑天君用权威性的口吻说:“等于是我替你承担一切风险,完全保障你的安全。我是一番好意。你不会不承情吧?当然,我会给你金银酬谢。”

“你的要求颇为简单,道理也相当中肯,开出的价码出合情理,与往昔大举煎迫追杀的手段完全不同。按理,依情势对我不利来权稀得害,我不可能愚蠢地拒绝。办是……”

“有什么困难吗?你并不遇蠢。对不对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答应了?好。聪明……”绝剑天君欣然说。

“你替我回答,这就不聪明了。”他脸色一冷:“你一代之豪,说话应该义理分明,听话绝不可断章取义,为何不等我把话说完?”

“哦!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?所商量的事非常简单明了,所要的只是很容易使可答复的承诺。是吗?”绝剑天君不笑了,也脸色一冷。’‘我要的答复非常简单,简单得只有一个字或两个字,不需说得太多。我等你的答复,肯,或者不肯,够简单吧?”

“不错,非常简单,可惜我无法给你满意的答复。”

“什么?你的答复是什么?”绝剑天君脸色阴冷。

“我只能让你满意一半。”他反而笑容恢复。

“一半?”

“对,你没听错。”

“什么一半?”

“仙书秘复我可以给你,相对条件是你必须立即离境。至于医仙王金的下落,很抱歉,我毫无所知,很可能他已在赴南荒戍所途中,我哪能答复你?你们的目的是仙书秘发,我愿意奉送,你们应该满意了,是吗?”

“该死的小辈。”绝剑天君怒火上冲:“本会主的要求决不许任何人拒绝或打折扣。你好大的狗胆,敢拒绝本会主的要求,给脸不要脸,我要你后悔八辈子。上去两个人,打断他的狗腿给我活捉他。”

派两个人,表示相当重视高大元的武功修为,不再骄傲自负。

按理应该只派一个上的,以身份地位论,派一个高手对付一个小辈,已经身贬身价胜之不武了。

也许,为了活捉才多派一个吧!要活捉一个有刀剑的高手,一个人的确有点力不从心。

江有三仙就是只派一个人上,所以灰头土脸,知己不知彼,栽得很惨几乎丢命。

江右三仙很可能没将失败的经过详加透露,不然这些高手名宿,肯定会五人一起上。三妙是弥勒教的人,当然不可能把消息透露给苍天教。绝剑天君的雄风会,是苍天教的外围组织。

曾经目击经过的圆光菩萨,是苍天教的高阶层高手元老,这位大和尚逃回爪牙聚会处,毫无疑问隐下了惨败的真相,只警告所属的爪牙,必须全力相图不可妄动,所以有些爪牙不以为然,将警告置之不理。

绝剑天君方会主,就是不以为然的人,总算不敢大意,派两个人上。

在会主身边的人,无疑是武功超绝的高手中的高手,也是会主的保钦,每个人都可以独当一面。对付一个小辈,派两个人未免有损声威。

应声出来两个人,双单一提左右欺进,警戒的神色并不明显,并没把高大元看成必须警戒的高手。两人脚下不徐不疾接近,并没急躁地冲进,运功待发的神情却暴露无遗,明白显示出手必定石破天惊。

高大元这次提高了戒心,不敢再忽视潜在的危险,两人的剑随时皆可能撤出,徒手接近,并不表示他们一定会徒手用掌进击。

一声刀吟,他拔刀出鞘。

“你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0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