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21章

作者:云中岳

未牌左右,天暴星一群人,出现在敬亭山东麓。人分为三组,没乘坐马匹,扮成村夫一步步深入。

最前面的另一七人小组,由精明的眼线所组成,他们早已潜入山区,概略了解两天来所发生的变故,但不可能深入了解,把注意力全放在高大元身上。

至于两教之间的勾心斗角行动,眼线们无暇理会,也无法进一步查明底细,更小心地避免与两教的人碰面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拼搏。

陆大仙对天暴星反反复复的态度极为愤慨,双方已经成了各人心中有数的仇敌,一旦有机会,必定用刀剑发泄心中的不满。

所以天暴星的眼线,只能在外围远远地旁观变化,并不了解所发生的事故经纬,也不敢向两教的眼线打听或求证。

这些眼线发现两教的人,突然销声匿迹,而高大元与杜英却公然现身,显然两教的人不再向高大元算帐,机会来了,这七位眼线是领路人,领先向高大元住宿的农舍埋头急赶。

距农舍还有五六里,路旁的树林钻出两名大汉,劈面拦住去路,断路的意图相当明显。

警讯发出了,后面三级主力,快速地向前赶,但并不急于接近。

眼线的首脑,是大名鼎鼎的快活一刀姜义,不但是名动江湖的悍匪,也是四海社地位甚高的青龙坛坛主,居然派作眼线的领队,大才小用,也说明这些担任眼线的人,部是一等一的好汉。

拦路的两大汉,当然认识这位四海社的有名人物。在芜湖,天暴星被胁迫替陆大仙卖命,双方的人都曾经联手合作行动,不算陌生。

“姜老兄,你们还不死心呀?”为首留了大八字胡的大汉,堵在路中冷笑着问。

“张老兄,你说这些话就不上道了,什么叫死心?死什么心?”快活一刀怪眼一翻,气大声粗:“咱们发现你们陆续撤走,不知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意外变故,只好着手自行寻找高小辈和那个小女人,难道你们死了心而放弃了?你老兄想阻我们办事?”

“不会。”张老兄肯定地答覆。

“可否把情势见告一二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张老兄苦笑。

“那……张兄挡路的用意……”

“劝诸位不可贸然大举出动,以免受到难以弥补的惨重损失。”

“什么?你……”

“姜老兄,话在下已经传到,听不听悉从尊便。总之,你们几十个人,还是退出山区,袖手旁观以免枉送性命,再见。”

“且慢。”快活一刀阻止两大汉退走:“虽然咱们不再与诸位联手合作,毕竟仍在替诸位分忧,有关情势的变化,你们也该提供给咱们早作应变准备呀!”

“我已经表明了,真的不知道究竟。”张老兄大声说,扭头奔入树丛,声音再提高:“不要去,姜老兄,情势不妙,乱闯会后悔无及的。”

“张老兄……”

两大汉已经不见了,隐入树林深处不加理睬。

天暴星带了第一组三十余名爪牙赶到,快活一刀将经过的情形详加禀报,对张老兄两个人出面劝阻的怪异举动,无法提出合理的估计解释。

不管在任何状况下,苍天教的人都没有劝阻他们搜寻高大元的理由,同仇敌忾多了上百名高手协助,应该是求之不得的事,欢迎还来不及,怎么可能反而劝阻?

“他们此举有何用意?”天暴星果然大感困惑,立即提出疑问。

“不知道。”快活一刀摇头苦笑:“也许,陆大仙那混蛋,怕咱们毙了高小狗,获得仙书秘笈不给他们,所以威吓我们阻止咱们参予吧!在芜湖,他们就咬定咱们有意吞没仙书秘笈。”

“原因恐怕不简单,此中大有可疑。”天暴星并非真的性情火暴头脑简单,其实颇为阴险机警:“一定出了颇不寻常的变故。他们的人陆续隐去,这一阵久已不见他们的人活动,很可能高小狗已经被他们抓走了,怕咱们查出底细,所以不希望咱们大举出动。”

“当然有些可能。但不久之前,咱们的确发现高小狗与那个小妖妇,在那两家农舍活动,公然走动写意得很,不可能这么快就落在妖道那些人手中。”

“不要被这些无谓的事故耽搁了,咱们快走吧!?”天暴星把心一横,催促运身:“距那两家农舍还有多远?”

“约五六里,咱们留有两个人监视。”

“快走。”

一阵好赶,前面农舍在望。

两家农舍附近的山林中,各路人马皆派有眼线,潜伏在不远处监视,连小溪对岸也有人潜伏。

高大元早就发现有人潜伏,但并没采取行动,暗中安顿妥包裹,等候机会动身主动去找那些人算帐,是反击的时候了,敌人不来,就得去找。

他俩准备动身向上游走,上游的三家村,有弥勒教的爪牙歇宿,很可能成了该教的集结处,等人手充足,就快速地大举前来行全力一击。

本来他打算让杜英暂时在附近藏匿,杜英跟去十分危险。但杜英坚决表示要和他共进退,在附近藏匿不安全。

附近有潜伏的眼线监视,发现只有高大元一个人动身,铁定知道杜英在附近匿伏,必定会派人把杜英搜出来。

刚启门外出。便看到南面的小径人影来势如潮,相距已在里内,近百名悍贼兴高采烈鱼贯飞奔而来。

“他娘的!你们以为吃定我了?”高大元第一眼便看清天暴星的身影,怒火上冲,用打雷似的嗓门怪叫:“你们这些狗养的杂种真不该来,真是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,在劫者难逃。”

弥勒教的人,有理由找他穷追不舍,因为他騒扰弥勒教的拜坛大典,犯了大忌。

苍天教的人找他,也是理所当然。

天暴星找他,就太不上道了。

玩鞭亭事故,是天暴星的人向他挑衅的。杜英破了天暴星的买卖,也不是杜英主动引起的纠纷。

上百名悍匪,开始越野并进,有人大叫大骂,有人老远就拔刀撤剑气势汹汹,一拥而上的态势显而易见。

他的怪叫声,把这群人的气焰压下了不少,领先的天暴星脚下一慢,怪眼中出现惊讶的神情。

上百名高手呐喊前涌如浪涛,高大元两个人居然不见机逃跑,反而气势汹汹相迎,未免太反常了。

“跟在我身后,小心暗器从侧方攻击。”高大元向杜英叮咛,不再阻止姑娘动手:“这些混蛋的暗器可怕,我当先收拾他们,由你乘隙侧击,我会留意那些用暗器偷袭的人。”

在芜湖,他多次受到暗器群的偷袭攻击,对使用暗器的人产生憎恨与反感。他也用小石袭人,但从来就不用小石杀人。现在,他把心一横,无名孽火一发不可收拾,以牙还牙的念头油然而生。

他的百宝囊中,就藏有从河滩边拣的一袋飞蝗石,指头大小的小石粒从他手中发出,比飞刀飞碟更具威力,三丈外击破头颅轻而易举,近距离更是百发百中。在芜湖,他的小飞石让那些人心惊胆跳。

百步、五十步……悍匪们排成两列,形成半弧踏草而进,杀气腾腾,怪叫如雷向坡上涌。

可是,随距离的拉近,气势却逐渐减弱,呐喊声也徐徐降低,似乎已发现某些地方不对,锐气正缓缓减弱。

高大元横刀站在坡上,屹立如天神当关,虎目中冷电湛湛似利刃,手中刀似乎光芒刺目。

杜英的剑也映日生光,与高大元并立无畏无惧。美丽的面庞不再可爱,形之于外的冷森杀气,居然相当摄人,不再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可爱小姑娘,而是仗剑杀人的漂亮妖神女夜叉。

迄今为止,杜英一直表现得平平无奇,似乎真才实学的根基不足,经验和胆气尚待磨练、因此,认为她的武功,距一流高手还有一段距离,很难应付天暴星的雷霆攻击。

天暴星只能算一流高手,比陆大仙仍然差了一段距离。

但高大元却忽略了,在芜湖与无数强敌周施期间,杜英事实上有多数时间是独自行动的,并没发生难以收拾的变故和危险,每次危难临头,都是有惊无险。

几次可怕的危险,都是发生在高大元身上。

人化流光,刀似电耀,十余步距离,人与刀浑如一体,眨眼间便突入人丛。

左手的一把飞蝗石,先一刹那到达,有如暴雨打残荷,被击中摔倒的人接二连三,发出痛苦的叫号,与长啸声相应和。

剑光后随,迸发出满天雷电。

首当其冲的天暴星心胆俱寒,没料到高大元竟敢发动攻击,更没料到高大元来得那么快,刚闪过一颗飞蝗石,如电刀光猝然光临,仓猝间举剑护身,刀光已斜掠右肋而过,感到肋下微震,闪出丈外扭头一看,只惊得心胆俱裂,心往下沉。

附近共倒了七个人,刀光正卷向另三个爪牙。

一按右胁,又骇然震栗。运气不错,仅被刀尖掠过肋下,也由于武功了得,闪得够快,刀尖划开了一条斜割的血缝,三条肋骨幸运地并没折断,逃过开膛的凶险。

发觉受伤,立即感到痛楚光临,拼命的勇气完全消失了,发出一声逃命的信号,左手按住创口,撒腿狂奔逃命第一,已无力举剑,不逃肯定会送命。

爪牙们在瞬间被杀了十余名,他的胆快要被吓破了,再不见机逃命,能活的人恐怕就没有几个了。

在逃走的瞬间,看到飞腾的剑光,有几个爪牙,正在剑光下崩溃。

这位四海社的首领,悍匪的头头,终于发现估计错误,本来认为不堪一击的杜英,却大发雌威痛宰他的爪牙,配合高大元的可怖刀光,把他那些自以为天不怕地不怕的爪牙,杀得七零八落。

他真不该发出逃走信号的,有不少爪行,是在逃命时以背向敌,被高大元追上杀死的。

片刻间的惨烈搏杀,兵败如山倒,腿快的亡命飞逃,恶斗很快地便结束了。

平缓的溪边草坡中。散布着三十余具尸体,惨状不忍卒睹,肢体凌落血腥刺鼻。

天暴星与快活一刀,都不在尸堆中。

高大元用死尸的衣衫,拭掉刀上的血迹,收刀抬头深深吸入一口长气,挽了杜英的手返回农舍。

“你胆气不弱。”他扭头向杜英说:“看了那么多尸体,你脸上的神色沉静得很。”

“我见过许多许多,更恐怖的尸体。”杜英的脸上毫无激动恐惧的神情:“前年江闹瘟疫,死了十几万人,死在街巷中的尸体,比被刀剑杀死的更恐怖难看。高兄,你的刀真会令人发疯,已完全消失刀的形态,可见的只有眩目的光芒。你真做过刀客?那一行?”

刀客有多种,有好有坏。

通常江湖朋友口中所说的刀客,泛指那些靠刀混口食的名家,不易将这些刀客分类定位,是黑是白界限相当模糊。

但一般说来,概略认定为某一行,以后就很少改变立场,会珍惜羽毛颇为执着。比方说,专管官府追缉要犯的猎赏人,很少肯放下身段,接受大户豪强的赏金去杀仇家。

这一类人靠刀混口食,但有一部分人并非真的在混,他们有理想有目标,但不屑放在嘴上自抬身价。替人报仇雪恨,事先必定弄清是非,他们不是刺客,光明正大以刀解决问题。

大体而言,混的人比例要高得多,只要有人肯花钱,是非黑白不关他的事。因此,侠客通常受人尊敬,刀客令人害怕,两者对是非的价值观看法不同。

他们必定是用刀的高手名家,甚至拥有特殊的名刀。如果用剑,只能称剑客了。假使仗义疏财喜打抱不平,那就会被尊称为侠客。总之,刀客并非值得跨耀的尊称,但也不是杀手刺客。

怕他们的人,比尊敬他们的人多。

“杜英,这世间,人活着相当艰难,决不是奉公守法就可以平安大吉的。所以每一个人,尤其是在江湖玩命的人,多多少少做下一些法所不容的事,多少有些内心的隐秘。除非他愿意告诉你,你就不要探问,好吗?”

“我……”杜英脸色一变。

“我不愿告诉你,还不是时候。”高大元拍拍她的肩柔声说:“萍水相逢,我很喜欢交你这位异性朋友,我会与你分享欢乐喜悦,分担你的痛苦危难。至于我的过去,是我个人应该承担的事。也许日后我会有机会告诉你。我可以保证的是:我这一生从没做过有亏良心的事。”

“我相信。”杜英挽住他的手膀:“如果你心狠手辣,在芜湖你就可以把这些人,杀得胆裂魂飞,而你却直到如今才用刀。高兄,我祈望有一天,能深入了解你,我也想让你了解我的身世。”

“但愿如此,你是一个爱管闲事的小姑娘。我去安抚农舍的主人,要他们闭上门不管外事。那些尸体,天暴星会派人收尸,我们正好乘机离开,让他们放胆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1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