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22章

作者:云中岳

弥勒教与苍天教,都有女性的传道者。以女人扮仙女做灵媒,比用大男人跳神功效大得多。但两者使用的手段,却有明显的差异。

弥勒教的第二任教主龙虎大天师李福达,目下进入四川待时而动,年纪已近花甲,大权已递交他的长子李大仁。

这位教主利用女人,享受女人,利用女人盅惑或裹胁群众,也供自己和一些亲信享乐。

苍天教正相反。目下的教主是女的,女教主前两代太阳爷爷,已经升天成佛了。该教的女权比男权高,由女人当家,强调男女合籍双修,不能乱合。女性传道者如非不得已,不许用色诱。

弥勒教开坛正式祈拜,必定有漂亮的女人行祭神舞,一袭蝉纱赏心说目,夸张的艳舞今男女弟子心动神摇。如果逢大拜日,甚至有兽牲大典,以躶体的男女兽祭,会让与会的弟子兴奋慾狂。

上次高大元偷窥该香坛祈拜,一怒击塌了承尘。所以他知道,此举动犯了大忌。

任何一个组合,绝对不容许外人窥探开坛拜祭仪式,以免落入官府的眼线手中,面临上法场的挖根刈苗厄运。尤其是夜间的聚众密谋,更是官府严查的目标,一旦有人告密,那将大祸临头。

弥勒教已认定是高大元所为。那天晚上他被擒,事后平白失踪,不可能有外人接近秘坛,他是唯一的涉嫌人。

他与弥勒教之间,已经没有什么好谈的了。

但是,他喜欢施明秀。

他并非一见钟情,对施明秀也没有特殊的喜爱理由,只是单纯的喜爱。男人见了漂亮的女人,勾起情慾说爱就爱,不管女方是否同意,没有理由好讲。需要讲的是手段,威迫利诱拐骗裹胁各显神通。

现在,他知道施明秀在弥勒教地位甚高,想以爱情诱使施明秀弃暗投明跟着他,那是不可能的事了。

弥勒教的人曾经无缘无故虐待他,他有一千个向弥勒教讨公道的理由。从该教夺取身份高的女人,就是最佳的借口和理由。

有了借口,他天经地义认为自己理直气壮,所以不再捉弄这三位美女,说的话明显地呈现命令式。

“什么?你……你要带我走?”施明秀大惊,离座警觉地退出危险距离。

“对,带你走。”高大元脸色一冷:“你们两次凌虐我,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,而我与你们无冤尤仇,所以找有权向你们索取代价补偿损害。你如果跟我做我的女人,我与贵教的恩怨一笔勾销。如果不,哼!贵教欠我半斤,就该还我八两,再另计利息。”

“你去死吧!”朱姐的怒火爆发了,左手一抬,灰雾剧涌,三道肉眼难辨的灰芒,从乱人视线的灰雾中激射而出,肉眼根本无法看到形影,太细了,而且速度也快。

高大元不理会灰雾,灰雾分不开他的心神。

朱姐的剑,山电射而进。

刀光眩目,气爆声似风雷。

谁也没看清他是如何拔刀的,刀一起便刀气猛然进发,刀转身动,一拂一扭,身躯的受敌面便减小了一半,刀气所迸发的气旋,把三枚化骨毒针带飞出两丈外,贵人墙壁没入两寸。

剑化虹而至,刀光也猝然急旋。

“挣”一声轻震,刀将剑错开尺余。

左手乘虚直捣中枢,叭一声给了朱姐一耳光。

这一耳光份量不轻,朱姐的脸部被打歪了,口中血涌,身躯摔跌,倒下时便失去知觉。

满天雷电,挟风雷向他集中。

“炼魂诛仙剑和极乐超升刀,但还不够好。”他一面说,一面挥刀旋舞。

满堂风雷,家俱纷纷崩飞。

施明秀与另一女郎,分立两方斜剑伸手挥舞,口中念念有词,身形不住闪动,秀发飞扬,半掩胴体的罗衣飘飘极诱人养眼。

共有六道尺长的精光,向他连续凌空激射。厅堂空间有限,精光失去飞翔旋舞的优势特质,只能直向飞射,与暗器相差有限,威力仅可发挥一两成。

他闪动时刀上所发的刀气,随刀的挥动而作倍数剧增,精光一接近至八尺内,便被刀气所吸引、带动,变成随水则动的游鱼。

第一道精光刚动,第二道精光立即衔尾追随。

他见识过施明秀的炼魂诛仙剑,所以说不够好。

一声沉叱,六道精光本来是鱼贯随刀气飞行的,突然一崩而散,像暴雨般向两女洒去。

两女大骇,狂乱地舞剑自保。

“老七,伏下……”门外及时传来急叫声。

施明秀向下一仆,另一女也仰面躺倒。

三把八寸长的小飞剑,与三把六寸长的双刃小飞刀,贯入砖壁四寸,劲道骇人听闻。

两个二十余岁的美艳白衣女郎,仗剑当门而立,却不敢冲入,脸上有惊骇的神情,两双清澈明媚的凤目,盯着高大元目不转瞬,似乎把他看成怪物。

美丽的女人如果生活富裕,知道打扮保养驻颜有术,再穿得华丽些,很难从她们的外表,看出真实的年龄。

这两位女郎表面看,像是二十来岁的青春贵妇,却可能已是半老徐娘。大周皇帝武则天,七十岁仍像四十岁徐娘。

把施明秀叫做老七,可知身份必定高些。

“你们不进来,我出去,接刀!”他大喝,刀向两女郎一指。

“哎唷……”两女郎的口中,突然发出怪异刺耳的声浪,马步半挫。剑斜举不住晃动,脸上的肌肉呈现扭曲状,五官皆因发怪声而变形,不再艳丽可爱,简直像恐怖的丑恶女妖面孔。

“什么东西?呸!伊啊……”他也发出震撼力惊人的怪啸,似乎天动地摇。

门外两女郎像被雷电击中,倒摔而起。

“休走!”他冲出门外沉喝。

外面院子空空,打破了几座盆景。两女郎的身影,出现在厢房的瓦面,再一长便形影惧消,逃的速度仍然相当惊人。

他知道追不上了,也不想追,扭头急往门内冲。

“不要杀她们。”他一把抓住杜英伸剑的手,剑尖距施明秀的小腹不足三寸。

“杀一个便减少一分危险,高兄。”杜英极不情愿地收剑。

“你怎么不听招呼便闯出来?”高大元苦笑:“要是我慢一刹那使用绝学,把她们的夺魄魔音反震回去,你可能会成为白痴,好危险。幸好我及时听到你启扉抢出厢房的异声,不然……你记住,离开这些高手远一点。”

“这两个……三个女人……”

“你不要管。”

施明秀与另一位女郎,因御发飞刀飞剑而耗去大半精力,再受到两种怪声波所震,躺在地上连爬起的力量也消失了,睁着惊恐的风目,等待厄运临头。

那位朱姐,躺在一旁像个死人。

“你……你真要带走她?”杜英气虎虎用剑向施明秀一指,似乎随时有再出剑的意图。

“没错。上次我和她闹着玩,你也在场应该知道我对她……”

“我应该知道什么?”杜英大声打断他的话。

“你不要明知故问,小女孩。”高大元拧她的脸颊一把笑了:“我喜欢她,和她有约定,所以……”

“为什么?”杜英一跺脚,脸上苍色涌现。

“男人喜欢女人,是不问为什么的。你年纪还小,再过三两年你就知道为什么了。”。

“你曾经说过,你喜欢龙紫霄……”

“男人喜欢几个女人,是天经地义的事呀!你得明白,是那位龙大小姐先挑逗我的。她那种又妖又媚的大美人,我能拒绝她的诱惑吗?你把我看成圣人?”

“这”

“咦!我记得,你曾经反对我喜欢龙紫霄,怎么……”

“彼一时此一时啦!”杜英回避他的目光:“两害相权取其轻,古有名训。”

“怎么说?”他笑问,故意装糊涂。

“苍天教的人,只想抢夺你的仙书秘笈。而弥勒教的人,却要你的命。所以,我宁可让你喜欢龙……当然,我不希望你喜欢龙紫霄。”杜英赌气转身以背相向以示抗议。

施明秀与另一女郎,已有精力爬起来,握剑的手在发抖,似乎连收剑的力量也不足,更不要说挥剑搏斗了。

如果有力量,一剑便可把站在一旁,毫无戒心的高大元摆平。

“高大元,你说你喜欢我。”施明秀咬着银牙说:“可是,你却毫无顾忌地杀害我的人。”

那位朱姐像个死人,壁角另有一具僵了的死尸。

“双方交手用刀剑赌命,输赢的机会各占一半。我不想输,也有信心不会输。输了的人,只怪自己不知死活逞强。在公平搏杀,谁也不要怨天恨地。我必须杀掉她们,可不想被她们所杀。”高大元说得理直气壮。

“我真得和你谈谈。”施明秀软弱地说,当然知道仇敌交手是怎么一回事,她不能以死伤的事指责高大元,收了剑在交椅吃力地落坐。

我本来就有意和你谈呀!”高大元也就座:“你们的人,却凶神恶煞似的,把谈情说爱的气氛扫得一干二净,实在扫兴。”

“不谈题外话,我也没有心情听你谈风花雪月,吟什么吴歌民谣。那些什么春歌秋歌子夜歌,什么莫愁乐相和歌,我懂得不少,而且能用吴语歌舞……”

“好极了,我相信你一定非常出色。我是吴人……”

“且慢!”

“又怎么啦?”

“你知道我们迫你的原因?”

“概略了解一些情势。”

“结果有两种:生,或死。”

“太严重了吧?”高大元泰然一笑。

“你不要笑。”施明秀深深叹息:“你打坍承尘,偷看我们开坛传道。”

“是你们把我捉去的呀!”

“不管任何理由,这是犯了必杀大忌的严重事件。如果你肯做证人,向官府供出参加拜祭的几个人……”

“你知道我决不可能告密,更不可能做证人。”

“我知道有用吗?其他的人可不知道哪!尤其是赶来追查的几位元老,比方说江右三仙,他们根本不相信,也不愿让偷窥香坛奥秘的人,活着在江湖胡说八道,誓要将你活祭示警江湖。”

“好极了,我已经有权把你们杀得鬼哭神号。”高大元的手落在刀把上,虎目中神光四射:“我夺来的这把刀十分锋利,杀起人来保证干净利落。出道多年,做刀客胜任愉快。迄今为止,还没碰上真正敢和我公平决斗的敌手,觉得相当悲哀,内功和刀法不再有进境。哼!希望贵教来几个出色的高手名宿,别让我失望。最好是贵教主无上散仙李大仁出面,加上太上真仙李大义更妙。龙虎大大师三个儿子中,下世弥勒老三李大礼最高明,已获龙虎大天师真传,据说道力通玄,号称是白莲会真正系传的转出弥勒,带我去找他好不好?”

“你说的是老故事啦!高兄。”

“你指的老故事,咱们江湖朋友知道内情的人多得很。贵教主神通广大,三十余年前坑死了朝廷无数大臣,所传出的事故来龙去脉,都是经过刻意伪造的。五年前贵教再次在四川兴兵失败,官方所公布的消息、同样是假的。四川兴兵的主帅,是下世弥勒李大礼的得意徒孙蔡伯舜。蔡伯舜的师父李同,是下世弥勒的长子,据官方公布,李同兵败逃回山西老巢被捕正法。这些安定人心的假消息,瞒不了江湖朋友。

下世弥勒仍然躲在四川,教主无上散仙,也潜伏在汉中山区暗中招兵买马。被捕正法的假李同,可能是贵教的神霄化主蓝天虹。

连在京师闹市被腰斩的蔡伯舜也是假的,他现在是不是潜藏在湖广承天府秘坛?”

“你……你你……老天爷……”施明秀惊呼。

“又怎么啦?”

“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本教的秘辛?”

“别忘了我是在江湖玩命的刀客,消息不灵通能胜任吗?”

“我说过,必须有两种结果:生和死。死,那就不要说了。生,却有多种选择,存在着一些变数,不是一成不变无法更易的。”

“有意思,说说看。”

“上了贼船,唯一活命的机会是加人贼伙。”

“唷!你还会说俏皮话,更有情趣啦!我也更喜欢你了。呵呵!”高大元大笑:“你要我入你们的伙?”

“有什么不可以?天下各种组合,都在设法网罗人才。”

“曾经与你们立足京都,教坛建在山东的罗祖教就不会。他们建教比你们早三十年,经过漫长的七、八十年岁月,目下仍然是小猫三五只。”高大元心中一动,想起了大衍散人:“比你们仅晚三两年的苍天教,徒子徒孙的数量也快要赶上你们了。”

“他们,他们算什么呢?”施明秀凤目中出现自豪的神彩:“罗祖教只是一群自私的、妄想成仙、不愿问尘世纷扰的废物组合,世间有他们不多,少他们也省不了多少粮食。苍天教也无聊,老教祖虎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