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24章

作者:云中岳

“咦!人呢?”龙紫霄跃登屋顶,疾趋屋脊举目四顾。房舍甚多,间有楼房参差错落,目力所及处,没看到有跃走的人影。

发出一声娇啸,更为仔细地察看四周的变化,留意其他房舍屋脊后,是否有人影出现。

先后从四周的房舍下,跃登六个男女,其中有龙紫云龙紫虹。

“大姐,怎么啦?”跃上的龙紫云讶然问。

“人逃掉了,就在附近的房舍内,快TXTGOGO。”龙紫霄指指四周的房舍,估计高大元不可能在瞬息间远逃出视线外,当然是跳落附近的房舍躲起来了。

“被他逃掉了?”龙紫云变色问:“你没用行尸毒制他?”

“整筒毒全部泄光了。”龙紫霄拉出四巾所藏的精巧紫铜他管:“也许是厅中因日破而气流甚快,他嗅人份量不足。这种奇毒虽霸道,毒发的速度却不快,所以……我该用媚术引诱他多逗留些时间的。反正他中毒是无可疑的,不久将毒发逐渐变成行尸,假使不赶快找到他,很可能自行跌死或淹死,快找。”

他们要的是活人,死人就毫无用处了。

七个人分头在四周的房舍内穷找,毫无所获。最后召来林家大院的人,与及皇甫俊一家七男儿找遍了整座后宅,白忙了一场。

最后出去所有的人,大索郊区。

中毒的高大元如果逃出林家大宅,应该在两里的范围内毒发,极可能像白痴一样坐在草木丛中,最后将死在该处。

人手不足,这两里范围处处皆可藏人,派在各处的眼线也全都召回参予搜寻,志在必得。

林家大院内仅搜过一遍,以后便将注意力放在村外郊野了。

红日西沉,依然毫无所获。

夜间仍不放弃搜寻,忙得人仰马翻。

消息瞒不了弥勒教的人,数十名高手男女,住进小村旁观待变,聪明地不参予搜寻,以免引起冲突。

林家大院不但建有地隆,而且建有复壁。

复壁也称夹壁或夹墙,供紧急避难暂且藏身的地方,宽度很少超过三尺的,只能当作暂时的避难所,不在里面贮存粮水,进出秘口也限于屋内,一旦有人四面放火,就会被烧死在内。

高大元发现体内有异,便知上了大当,发现警兆立即退走,自保为先。

连越两座房舍,便感到不支了,眼前模糊一片灰茫茫,气机慾断慾续,几乎失去重心仆倒,神志不能集中,意识逐渐模糊。

总算一点灵智未说,本能地拼命逃生。

他知道龙紫霄在后面追赶,几经围折,屋内光度有限,不可能保持距离衔尾穷追。

转过一处小厅堂,头重脚轻向前一栽。

“我背你走。”耳中传来并不萌生的语音,感觉中,他朦胧地知道被人扶起,背了便走。

心神一懈,他失去知觉。

有人救了他,来得正是时候。

不知经过多久时间,他在混混饨饨中醒来,幸好神智还算清明,脑海中不至于空白一片。

热流荡漾,脑门一凉,有温巾替他净脸,口中有浓浓的葯味。

眼前一无所见,黑沉沉伸手不见五指。

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他问,声音哑然不清。

“在一条复壁中。”用冷巾替他拭额的人说:“老天爷保佑,你醒来了。我给你眼下一些葯散……”

“你的葯散是强提元神的葯,救得了一时只能应急。你乱给我服葯,该打。但死马当作活马葯,还真让你这瞎猫碰上死老鼠。我能恢复神智,得感谢你,呵呵广他居然有心情笑。

“不能怪我把你当死马医,我不憧乱了方寸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把我摆平,取我的百宝囊给我。”

夹墙狭窄,躺下也难以翻身。对方是坐在他后面的,抱住他的上身,焦灼地替他用冷巾拭脸忒“你的百宝囊仍在。哦!你有葯?你中了妖妇的空灵暗香“不是空灵暗香,暗香属于控制神智,让经脉暂时失去功能的所谓迷魂葯物。我中的是毒……”

“哎呀!毒……”

“毒,可以伤害经脉机能。一进厅我便发现迷魂葯物,我有葯预防,一时自负大意上了当,没料到妖女另用毒物弄鬼。好在我发觉得早些,不然铁定会成为废人,任由他们宰割。我有解这种毒的葯,但恐怕不怎么对症,得用本身的无上玄功,助葯力将毒物中和排出体外,需要争取时间。现在是什么时候了?”

“入暮时分。他们已饱餐之后,继续出外搜你的下落。”

“你不跟他们去?”

“他们防备我们隐瞒不报,更怕我们把你另加藏匿,所以不许我们外出。”

“很好,让他们浪费一夜精力对我有利。你不要再来了,以免落在他们眼下。劳驾你辛苦些,替我打听杜小姑娘囚禁的地方。”

“我知道,囚禁在村东北角的胡家后楼上。他们怕你,不敢囚禁在这里。”

“谢谢你啦!你冒了很大风险。今后如无必要,千万不要再派人和我联络,为了我的事……”

“也为了我自己呀!妖妇把你恨得牙痒痒地,你与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见面打打杀杀,又在一起言笑宴宴,你……”

“那是我和她的是非,你不要过问。你该走了,明早我自己会出去。”

可以从墙上听到外面传入的隐隐脚步声,有两三个人匆匆从外面经过。可知这座复壁,并非建在内室深处。

他替杜英担心,但却又无可奈何。

杜英在这些人手中,绝对禁不起摆布,有关他的根底,杜英已经从实招供了。至少,他们知道他是西洞庭山的土地刀客。

留置在农舍的仙书秘发,可能已到了陆大仙那些人手中。

那么,杜英有苦头吃了。

胡家是本府的富户,在以洪山的东麓,拥有一座规模不小的生产布工场。在府城,也有批发布匹的店面。村中的大宅,是祖居的老屋。

三进内堂是楼房,两层,古朴简单,是极为普通的乡村房舍,不怎么引人注意,与林家大院的宏丽格局,有天渊之别。

苍天教的人散落地借住村舍。只有首脑级的人员在林家大院安顿。按常情,杜英应该囚禁在林家大院,不可能交由身份地位不高的人看管。

高大元直捣中枢,这些首脑人物慌了手脚,弄不清高大元有何神通找到中枢,怎敢将杜英囚在林家大院?

穷搜了一夜,几乎把附近方圆三里径的地皮,都一寸寸翻过来了,仍然不见预计已成白痴的高大元。有人主张搜村,但又怕引起母赶忙打回场:“闲话少说,当务之急是如何应付危机。高小狗是否中毒,谁也不敢料定。我们假设小狗并没中毒;并没远走高飞;假设他会来救人。现在。我来安排摆阵事宜,第一步……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