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25章

作者:云中岳

胡家大宅没有林家大院复杂,房舍也少得多,三进两院加上两厢,简单明了,实在不适宜布阵。

好在要应付的只有一个人,小格局布置应该可以应付裕如。

布置须在天亮以前完成,参予的人分头忙碌,灯火通明,楼上楼下忙得兴高采烈信心十足。宅主人所有的男女,全被赶至厢房安顿。禁止外出,以免泄瞩天机。

在灵光佛母的估计中,高大元敢白天公然入村挑战,下次前来抢救杜英,也必定公然在白昼直闯中枢,因此有充分的时间布阵,用众人所携带的法器,便足以派用场,不需多派人手避免牺牲。

斗智不斗力,斗力必定造成修重的损失。

唯一登楼的通道是楼梯,两个中年人小心地在楼口安装弦线。任何人登楼踏上梯级,便会绊及弦线。

不但由小铃通知楼上的人戒备,而且引发泄放迷香或毒雾。人在登上楼门之前,便已受到迷香毒雾的侵袭了,即使吸入不多,也将神智出现恍惚,武功与警觉心也减弱大半,登楼之后便成了强军之未。

那位留了大人字胡的中年人,正在全神贯注安置绊绳,绕过一只小小滑轮。将线卷向后面一伸。

“我拉紧滑轮的线,你拉至第二道绊线的左挂钩绕过去,绷紧等我接手挂那一边的滑轮。”

这人并没回头看,将线卷信手递给身后的同伴。

“好的,这种细线白天也难看得到,不错。”接过线卷的同伴说。

口音不对。说的话也不对。

中年人一惊,讶然扭头回顾。卟一声背心挨了一掌,接着脑门挨了一重拳,昏倒在一双强劲的大手中。

另一位同伴,昏到在不远处的墙壁下。

上面的楼门是大开的,工作的人免去上下启闭的麻烦。将人拽拖至梯下藏匿,上面恰好有人出门下楼。灯光明亮,已来不及走避了。

一声怒吼,圆光菩萨像一部大车从楼梯狂冲而下,半途一拳遥向下攻,狂猛的破空拳劲形成柱形,冲向急急放下昏迷人体的高大元。

至刚至合的神功,可在丈外碎石开碑。

看出手的功架,极像少林的百步神拳。

“禅功火候不差。”高大元不接拳劲,右移一步右手上吐,还招反击,配合得恰到好处。

下冲的身形无法中止,冲势太急太猛,只顾全力用拳攻击,已无法在窄小的楼梯采取闪避技巧应付。和尚反应超人,掌一出就知白费劲,百忙中抬左手小臂挡住脸部,沉重的身躯仍向下疾落。

蓬然一声闷响,上吐的掌劲击中和尚的小腹。人往下冲,腹部易被击中,和尚真不该保护上盘的,大概自以为护身的神功火候精纯,比金钟罩有过之而无不及,不怕外力打击。头部五官是要害,本能地加以保护。

圆光菩萨自以为不怕打击,这一掌沉重无匹,身躯的重心被撼动,颓然坐倒向下滚滑。

工作期间,所有的人皆不带兵刃,和尚两手空空,跌倒下滑头下脚上,即使手中有禅杖,也派不上用场。

一声长啸震天撼地,圆光菩萨的双踝被高大元扣牢,奋起万斤神力,把和尚沉重的身躯抡转如风,三转之后转速加快,风声虎虎声势惊人。

“贫……僧认……栽……”

圆光菩萨讨饶声刺耳,怖极的心态引人同情。

只要脑袋撞上墙壁上,或者砸中扶栏,三两次重撞,脑袋肯定会开花。

“来得好!”

高大元沉叱,脱手将和尚向楼梯飞摔。

共有三个人向下抢,手中有剑。

圆光菩萨旋舞抛摔的面积大,从上面奔下的人避无可避,最先奔下的生神罗四维大吃一惊,丢掉剑双手急挡砸来的大和尚,两人撞成一团,骨碌碌向下滚。

第二个下来的是陆大仙,楼梯上无用武之地,双臂一张一振,反向上倒跃,撞翻了跟在身后冲下的绝剑天君,登上了门楼口。

“你死吧!”陆大仙发威了,剑向下一指。

剑幻化为青虹,破空向下疾射。

高大元无暇理会向下滚的人,飞跃而上,半空中钢刀疾挥,挣一声奇准地击中青虹,青虹向外飞旋,回复剑形跌落楼下,火星飞溅中,高大元跃登门楼。

陆大仙是聪明人,迄今为止,在高大元面前屡战屡败,心中早虚。大好机会以神御剑全力一击,刀击中青虹的光景看得真切,刀一击便断绝御剑的力源,剑成了掷剑而非以神御剑,便知大事不妙,逃走第一。等高大元跃登楼口,已失去陆大仙的形影了。

楼下各种格斗声浪惊心动魄,楼上的人惊得心胆俱寒,本来取得兵刃要应战的人,看到丧胆奔回的陆大仙如此惊怖,便知来了可怕的劲敌,怎敢再远留?

楼上的窗子都是大开的,距地仅两丈余,不能从楼梯逃走,跳窗逃走是唯一的生路。

楼下的人,也乘机溜之大吉,把昏迷的人也带走了。

阵还没布成,便被高大元捣散了。

楼上楼下搜了一遍,人都走光了,杜英不在这里,很可能在混乱中被带走啦!

处境恶劣,他动了不择手段的念头。有杜英落在对方手中,在证实杜英已遭到不幸之前,他不能痛下杀手,主动权已在对方的主控下,他有被缚住手脚的感觉在心头,亟需设法争回主动。

情急不择手段,是正常的反应。

回到寄宿的农舍,令他感到意外的是:他和杜英的包裹并没有被取走,盛仙书秘芨的包裹仍在。这是说,杜英并没招出仙书秘芨的存放处。

其实,那些书只剩下三分之一,都是并没绝版,民间仍可按购的普通仙书,十之九是讲究探求理论的经典,而无实用价值,更不是无价的至宝。

其他三分之二的真正绝版书籍,他已另行收藏,不让杜英知悉,他不希望杜英陷入太深。

他主动大胆出击,两教的人都躲起来了。

他不急,那些人会找他的。

天暴星那些强盗,似乎已经远离疆界了,他没有再追究的必要。

他不准备再携带包裹,另找地方藏匿,百宝囊盛了必需品,可以无牵无挂地找对方穷追猛打。

给了农舍主人一锭银子酬谢,佩刀挂囊走上至故亭村的小径。

那些人仍然留有得力的爪牙,在故亭村潜伏,监视他的动静。他不能闯入民宅搜索,必须等对方出面和他打交道。

前面路旁的一株大树后,闪出一脸邪笑的大衔散人,劈面拦住去路,双手支着打狗棍邪笑着龇牙咧嘴。

“嘻嘻!成了折翅的雁啦?”大衍散人嘲弄着他:“不会乱了方寸胡来吧?”

“不会啦!我这个刀客不能面对危难便自乱方寸。老头子,你知道我的事?”

“我老人家是绝对冷静的旁观者,乱舞群魔的举动,那能逃过老夫的神目?你打算如何救你那位小女伴?”大衍散人的神情,大有幸灾乐祸意味。

“你会供给消息,助我一臂之力去救杜小姑娘吗?”

“没胃口。”大衍散人一口拒绝。

“你不要见死不救……”

“你所走的路,老夫早年就走过了,岂能再陪你们年轻人重走一遍?你自己的事,必须用你的智慧去了断。一旦你认为力所不逮,就必须断然放弃自求多福。找无关痛痒的外人相助,那是望梅止渴画饼充饥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的消息来源断了?”大衍散人笑问。

“我不希望连累他人。”

“好,大丈夫所为。这样吧!我供给你一点点线索。”

“请指教。”

“那些人把小丫头弄到府城去了。”

“糟!那就更难查出藏匿处了。”

“他们算定你会设法救人,不会无情无义丢下不管远走高飞,把人藏在府城无后顾之忧,便可集中全力摆布你了。呵呵!你愿意任由他们摆布吗?”

“他娘的!他们少做梦。”他冒火地说。

“有打算了?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如何?”

“我不急,他们就要急了。他们都是远道而来,人地生疏的外客,不能久留,对不对?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我到城里陪他们玩玩,我不急。”

“但你有顾忌,有牵挂。”

“屁的顾忌牵挂。”他粗野的怪叫:“那小丫头除了我知道她叫杜英之外,其他毫无所知,伸手挡她所闯的灾祸,我已经做到了,她没有落在天暴星的人手中。苍天教这些混蛋如果杀了她,我保证他们一个也休想逃离江南,永远休想返回京畿,在江湖行道者心目中,这样做已是仁至义尽了。何况我仍会全力搭救她,救不救得了,我只能尽其在我,其他免谈。走也!”

说完便走,取道快速奔向府城。

“呵呵!好走。”大衍散人在后面怪叫。“老夫曾经要你小心她,果然出了纰漏,你小子并不聪明。今后,你更要小心她。哈哈哈……”

这次在府城进出,没有人再驱赶他了。

他的刀,让那些想借官府之力赶他的人心里发毛,惹火了他,天知道会有多少人挨刀?

他不想把事情闹大,不在城内投宿,在东门外凤凰桥北首的悦来老店,要了一间上房落脚。桥两端都有码头,泊了不少小舟,水陆两途皆往来方便,随时皆可快速地远走高飞。

在城内城外,两教的人也不敢蜂拥而至群起而攻。尤其是白天,必须避免纠众搏杀事故发生。

不能枯等强敌上门,得踩探动静,找出藏匿杜英的地方,以便主动攻击。

他的江湖门槛精,天生的猎犬鼻,知道何处可以找到猎物,该如何排除困难建立安全范围。

首先,他得试探治安人员的态度,以及地方蛇鼠介入有多深,以便策划该如何排除困难与威胁。

傍晚时分,他在街尾的小食店膳毕,钻入一条小巷,消失在幽暗的房舍深处。

两个盯梢的眼线,失去他的踪迹。

信号发出了,众多眼线在城外寻踪觅迹。

崇德坊的胡家大宅灯火通明,健仆和打手在宅内宅外巡走,戒备森严,如临大敌。

胡大爷胡家宏是本城的乡绅,老家在三义河。这几天他一直躲在三义河老家看风色,敬亭山所发生的变故,他一清二楚。三义河本来就在敬亭山的东南角,风吹草动他也惊得跳起来。

他是一早赶回城的,敬亭山的风雨已移至府城了。他是心怀鬼胎的人,留意所有的风风雨雨。

附近的几条小街虽是商业区,但天一黑就店铺陆续歇业,只有一些小杂货店或食店仍在营业。夜市则在另一座坊,因此行人渐稀。

心怀鬼胎的人,一旦情势失控,心惊胆跳疑神疑鬼,是必然的现象,唯一可做的事,是集中人手严防意外。

因此全宅灯火明亮,戒备森严。

晚膳后不久,他与五位知交好友,在东厢的花厅品茗,商讨当前的情势。门外的院子有两名打手护卫,禁止婢仆们接近。

大户人家规矩严,不会有不守规矩的婢仆乱闯。

五位知交的好友中,其中有芜湖来的皇甫俊。另一位是皇甫俊同来的人,自称罗方。

这位仁兄的真名号,叫九指天狼罗奎,江湖上有名的色中饿鬼,与一剑超生尹忠,同是生神罗田维的得意门人;他也是生神儿子。

在黄河渡头,这两个难兄难弟曾经露过面。

“皇甫兄,我不能再派人出头了。”胡大爷显得忧心忡忡,不胜忧虑地诉苦:“刑房的人已听到风声,说将有妖言惑众的教匪在本城出没。尤其是府与县两位捕头,对我已经有所暗示,希望我不要再唆使那些牛鬼蛇神闹事,以免城内失火殃及池鱼。这可是极为严重的事故,谁也不敢沾惹,谁也不敢把身家性命当赌注。”

“哦!那个姓高的年轻人真是教匪吗?”

“是不是教匪,他自己不说,谁也不知道。”九指天狼代皇甫俊回答,反客为主:“胡大爷,今后不必再派人去驱赶他了,把他赶出城到了山林郊野,咱们反而奈何不了他。‘”

“我这位好朋友的意思,是请胡兄派人广布眼线,留意所有与姓高的接近的人,查出底细再通知我们。”皇甫俊说出真正的来意:“那小子消息极为灵通,已再三证实他完全了解我们的动静。

因此怀疑他另有帮手暗中助他,我们必须将助他的人查出根底来。“

“已经知道有一个怪老头,经常在他身边神出鬼没。”九指天狼加以补充:“这个怪老头很可能是教匪,可惜我们的人无法查出他的踪迹,至于是不是高小狗的人,迄今仍无丝毫证据。

这个怪老人,务清胡兄鼎力相助,盯牢这个人,或者擒住他交由咱们处治。“

“这……我的人不能出面动手。”胡大爷坚决地说:“派百余名泼皮做眼线好商量。冲皇甫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5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