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28章

作者:云中岳

祭坛两侧,列站着四个同样打扮的女人,但手中没有信香,分持小金钟、木鱼、铙钹、串铃。

另有一个女人站在坛前侧角,展开一本画有符录的黄色招子,字很大,就香烛光也可以看清字句。

“肃立!”这个女人可能是司仪,女性的嗓音悦耳俪悠长动听。

众女从容起立,举动相当整齐划一。

“金舍黄房启,两弦正气升。跪!”

“众女整衣跪下,宝像庄严。

“凡圣相结,丹珠自成。拜!一叩首、再叩首、三叩首。拜”一连串的拜,司仪所报出的三教神佛圣贤真多,每一位都要拜,拜拜拜……”

“不知拜了多久,似乎没完没了。

首先拜的是太阴月华。两弦正气升,指的就是月亮奶奶的上下两弦。

这是苍天教女性信徒的特有拜月亮仪式,也是修炼内丹的仪式。每月的初七初八(上弦),与及二十二二十三(下弦),都必须举行仪式,要十年结丹,方能仙成。

终于拜毕,诸他佛圣贤大概已接受信徒的诚意了“起!”司仪叫声一变,举手一挥,乐器齐鸣。

“舞……钟鼓齐……鸣……”

“司仪虽一名,以整齐舞步起舞的众女,接着齐声应和,抑扬顿挫颇为动听。舞姿也相当美曼,举手投足简单整齐,但见黑影婆婆,信香挥动形成大画的弧形图案颇为壮观。

“霹雷……震顶。”司仪在众女应和一句之后,接着往下高唱:“仙童接引,宝盖来迎……日月光中采精源,超凡入圣透长安……”

“止……”司仪的叫声提高两度,乐声与舞同时顿止:“九宝三宝同相见,炼就金丹自超生。献香……”

“众女鱼贯经过祭坛,分别叩拜将仅剩一半的一把信香,插在用米箩代替的香炉内,从另一端绕回原位。

“三光临界,光明普归,迎……”

“众女整衣以金刚坐式跪下,大概女人不宜用禅坐式练功。双手向天吸入一口气,迎接自天而降的月华,然后翻掌下沉、外吐,完成一呼一吸。

众女开始练功吐纳,司仪则继续高唱:“运周天,转真经,无有隔碍;功圆满,心花现,朗耀无穷。坎离交,性命合,同为一体;古天真,本无二,一性圆明……”

之后,雅雀无声,所有的女人,皆默默行功吐纳,双手不住上下张合。夜风萧萧,光影摇摇,陌生人闯入,结果将难以逆料。

三更正,司仪第一个起立。

练功半个时辰,算起来功效应该不会太大。通常练气所谓苦修,要下一个时辰苦功才有进境。

苍天教一日三参拜。

女弟子另有拜两弦的仪式。男弟子则另有拜日的仪式。男女参拜时所诵的数十种神咒,可就有点不带文味了,门外汉根本听不懂,像俚俗的歌谣。

司仪还没宣告仪式终了,广场边缘突然传来响亮的鼓掌声。

很不妙,身上没带有法器,没佩有兵刃,只能准备徒手相博了。

在小圆灯笼的幽光映照下,树下踱出浑身散发出危险气息的高大元。

“你们别慌,我让你们进屋子去,把兵刃法器全带上,再出来和我玩命。”他一面走一面说,声如洪钟震耳慾聋:“他娘的!不杀得你们做噩梦,简直就对不起老天爷,我等你们挨刀。”

将近四十名女人,年龄自四十半老徐娘,至十三四岁少女,惊骇地不敢抢出,急急忙忙列阵。

“你……你怎、可能来……来这里?”中间主持列阵的人,赫然是洪泽三龙女的龙紫霄,硬着头皮与他打交道:“你……你该……”

“该到鳌峰盛园,闯你们灵光佛母布下的奇门毒烟雾与人墙大阵。”人站在三丈外,双手叉腰手势摄人:“而我知道的是,你们不想耽误练功参拜的时日,乘机躲到这里筑坛结丹,把杜英藏在这里。你们的妙计并不妙,不将真的杜英放在盛园引我上钩,就不够妙了。”

有人溜走,溜回农舍取兵刃法器。

“你来了,同样投鼠忌器。”龙紫霄定下神,说话嗓门提高了许多:“你最好答应我所提的条件,诚心诚意和我们合作,你不但可以得到我,也可救杜小丫头的命。你希望社小丫头死吗?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他昂天狂笑,声震夜空。

“你笑什么?”

“笑你蠢,你真蠢。”

“什么?你……”

“我如果重视社小姑娘的生死,会堂而皇之和你们周旋吗?”

“哼!你不是无情无义的贱丈夫……”

“哈哈!这句话你就说得有欠考虑了。你勾引我,我顺手推舟成全你结一段风流缘,双方你打我杀热闹得很,那有什么情义可言!你少臭美了,你这种荡妇婬娃,上了床肉香四溢,让人获得片刻销魂蚀骨的享受外,你能给我多少情?我会给你多少义?在任何一座城的教坊,花半两银子,就可以享受一个比你更多情趣的女人。该死的践妇,我一定要杀死你。”

他故意歪曲龙紫霄的话,其实他知道妖妇指的是杜英。

“我是说你对杜小丫头无情无义。”龙紫霄厉声尖叫:“你这卑贱的狗,我龙紫霄不是荡妇婬娃……”

“是吗?我怀疑。你引诱我上床,不是假的吧?哦!原来你所指责我的无情无义,是针对杜小姑娘说的。晤!我想想看,我对一个十三四岁,萍水相逢的初交结友的小姑娘,该付出情义吗?她有难,我正为她尽力奔走营救,难道也算没有情义吗?泼妇,你心目中的情义何价?”

“她跟着你,你就有责任。一个初闯江湖入世的少女,如果对你无情,会跟随在你身边共患难吗?你……”

“哦!原来你指男女的情义,我搞错了你的意思啦!”他不慌不忙拔刀出鞘,刀一拂光芒闪烁:“杜小姑娘是否对我生情,我不知道。她这么年轻,还是一个小女孩。我一个混世的玩命刀客,想要的女人,该是你这种看起来像女人,摸起来是女人,唤起来也是女人的人间尤物。他娘的,你这女人想要我老牛吃嫩草啊?你看错我这种男人啦!”

返回的十余个女人,将兵刃法器快速地分发给同伴。他之所以拔刀,便是等候众女发动的先兆。

“你不要虚声恫吓,其实外强中于,杜小丫头已经招供,说她对你一往情深,你答应带她邀游天下……”龙紫霄将长发草草挽成发结,接过同伴递来的剑与百宝囊佩上:“这些日子她和你同行同宿,形同夫妇……”

“哦!我感到奇怪。”

“什么奇怪?”

“像你这种女强盗兼荡妇婬娃,怎么居然计较这种事?我上你的床你也向我挥剑断情绝义,为何又计较我是否有情有义?你的价值标准是双重的,此中大有可疑。”

“什么可疑?”

“你在有意引诱我对杜小姑娘生情,而你的条件是做我的女人,这对你有何好处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不用多说了。我可以告诉你的是,我除了知道小姑娘叫杜英之外,其他一无知。我把她看成朋友,正以朋友的情义努力进行抢救。你怎么说,悉从尊便。总之,你们如果杀死她,我的刀将屠光你们替她报仇,朋友的交情我已经尽了。现在我问你,你愿意乖乖地把她平安交出,换取你这一群女人的命吗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说!”他叱声如沉雷,刀向前一指,刀作龙吟,光芒闪烁有加活物。

左侧方众女丛中,突然卷起一阵阴风,三个径丈夫的如虚似幻光球,以令人目眩的奇速冲来。金钟声和铙钹声急骤,入耳令人神智散乱。罡风呼啸中,光球外围飞舞出萤火似的满天繁星。

三个光球大小有点不同,中间形成发出异鸣的强劲气旋,来势太快太急,天黑而且幽光摇摇,想看清是什么物体,几乎不可能。

一闪即逝,迅捷如电。

“什么玩意?看刀!”他沉叱似殷雷,刀突然幻化弧光,激射火光球中,一声气爆,激光迸射,在各种令人胆落的异声中,迸发出满天雷电,刀气似狂飚。

再几声暴震,蓦墓地异象全消。

旗幡的碎片向八方飞散,萤光纷纷堕地隐没,小金钟抛出五文外,一对金铙钹一东一西飞出广场,飞行的厉啸声动人心魄。

三个女人分倒在三方,腹裂胁迸倒在血泊中呻吟挣扎。是那位司仪,和持钟钹法器的两个女人。

高大元在原地现身卓立,举起的刀龙吟隐隐。

本来涌出的十余名女人,骇然急急退回阵中,“不屠光你们这些妖孽,决不罢手。”他一字一吐,刀尖向下徐降,徐徐向前逼进,闪烁的刀光令人望之生畏,他那跃然慾动的狩猛形象,直像传闻中的魔鬼:“三四十个妖女,我片刻就可以砍得一地碎骸。用你们百十个男女匪徒的尸体,偿还杜小姑娘的一条命,我尽了朋在的道义,她九泉可以瞑目了。”

刮来一阵夜风,四周的小灯笼摇晃加剧,光影错乱,似乎鬼影幢幢,将燃尽的信香丛烧得更旺。

刀势已将龙紫霄控制在威力围内,刀吟隐隐慑人心魄。女人们阵势也开始移动,两面即将延伸绕合。

但三个地位高的女人在刹间被杀,已让这些地位低的人胆寒,一个个流露在外的惊怖神情,已充分表明她们的勇气所剩无几,在刀下崩溃是片刻间事。

“你不敢杀我,我不怕你。”龙紫霄将剑住脚上一丢,语气强硬:“只有我才知道杜小丫头囚禁在何处,我死她也死。”

硬的不行就来软的,这女人在用性命作赌注。

“我会用一千种歹毒手段,逼你带我去救她。高大无反手将刀归鞘逼近伸手:“你的迷魂大法绝对没有我高明,你将……“

左手一拂,五枚无影化血神针破空。

右手后吐,灰雾激喷。

高大元的身躯,随龙紫霄的手而动,似乎虚影仍在原处,实体已幻现在身侧。相距仅三尺,伸手可及,决难逃过神针与灰雾的喷射,手一动生死便决定了。

神针和灰雾居然落空,仅击中虚影。

一声闷响,龙紫霄的右肩尖挨了一劈掌,下面双足被绊,向后仰面便地。

两个女人狂野地左右齐至,双剑上下齐挥。

高大元绝对无法拔刀,刀系在背上,固然行动不受干扰,但最大的缺点是拔刀太慢。两个扑上的女人抓住机会淬然攻击,志在必得。

他疾退八尺,从剑尖前间不容发地脱出威力圈。

“嗯……”两个女人同声惊叫,刹不住马步,砰然怪响中,撞在一起摔倒滚动。

是被高大元后退时,双手虚空抓合所发的神奇抓功所控制,两女对冲的速度陡然增加一倍,冲撞力也加倍,使得浑身骨肉慾散。

是龙紫云和龙紫虹。所有的女人打扮完全相同,黑夜中不可能分辨面目,切近观察,便不难分辨一了。

一照面,三个地位高的高手全倒了。已即将合围的众女更为害怕,不由自主惊恐地重新后退。

高大元一间即至,分别在两女的背心拍上一掌,揪住背领拖死狗似的,拖至龙紫霄身旁一丢,三个女人并排躺倒,成了待宰的羊。

一声刀吟,他的刀再次出鞘。

龙紫霄右手失去活动能力,但仍可挣扎着挺身坐起。

他像个降妖伏魔的巨人,俯视着脚下战栗的小鬼。钢刀闪烁的光芒和慑人心魄的刀吟,具有强烈的惊魂慑魄魔力,胆气不够的人将会精神崩溃。

注视着依然态度强悍,不肯屈服的龙紫霄,他油然兴起厌恶的感觉,这女强盗貌美如花,却没有女人味。他感到后侮,后悔当初怎么居然有点喜欢这个女强盗兼女教匪?他实在不应该一时兴起,和这个美丽的敌人斗法的,胜了并不光彩。

此后,他再也无法一见面便下毒手。

而这个女人,却不断向他行致命的攻击。

刀尖徐降,指向龙紫霄的右膝盖。只要轻轻一点,龙紫霄有右脚便废定了。

“你……你不敢杀……我……”龙紫过强接心头的恐惧,用沙哑的嗓音咬牙尖叫。

“是吗?”刀尖转向龙紫云:“先杀这个龙二小姐,如何?”

“你这杀千刀无情无义的畜生。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你会不得好死。”

“没错。

刀光一闪,射向龙二小姐的咽喉。

“住手!”龙紫霄终于崩溃了。

刀尖停在龙二小姐的咽喉上方,龙二小姐浑身在发抖。高大元的目光,冷森森地回到龙紫霄的脸上,不再发话,静等下文。

“你……你好残……忍……”龙紫霄的嗓音吵哑,比哭还要难听。

“没错,因为我是刀客。”

“何必呢?高兄。”龙紫霄仍不死心,仍作最后挣扎:“只要你肯和我们合作,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8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