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29章

作者:云中岳

“我们的消息没错吧?”一个黑衣蒙面人藏身在屋角向他说:“下一步棋该怎么走?”

“慢了一步,人没救到。”他愧然懊丧地说:“你们的消息十分准确,我犯了大错,真该死,我该一开始就乱刀屠光她们,今后得大费手脚。”

“咦!”

“怎么啦!”

“我们的消息已经传到,响山西村我们有眼线。传到的消息说,人已经被你救走了,看到那些妖女在各处搜寻杜姑娘的下落,现在还在找呢!你却说人没救到,岂不奇怪?”

“大概我走了之后,她们才回去搜寻的。总之,我并没找到社姑娘。”

“按理,她们向村民放话,要村民寻找杜英。那么,她们并不能肯定人是你救走的,以为杜姑娘乘机脱逃了,仍然藏身在村附近。”

“有此可能,我是愤怒的匆匆离开的,她们一定曾经看到我独自离开,杜姑娘很可能真的乘机脱逃成功。不管杜姑娘是否脱逃成功,这些妖孽必须早些加以清除,而且要尽快进行。”

“该如何进行?”

“号召本地的大爷们奋起自卫,立即利用官府的力量,动用民壮甚至封锁道路,严缉妖人搜捕好究。只要官府一动,他们就会仓煌离境了。他们躲在城内,我没有痛宰他们的机会。只要你们态度坚决强硬,他们奈何不了你们的,再如此惧怕,反而会大祸临头。他们对你家的态度如何了?”

“不好不坏,反正我们。有周详准备。他们大概已经看出,一旦逼我们反脸,他们所付出的代价不会少。在他们的人中,能与你拼搏的人屈指可数,所以一旦反脸,他们将有不少人被我们歼除。”

“对,他们将有一半人不是你爹的敌手,没有和你们反脸的必要,他们对付我的人手已嫌不足,不会笨得另树强敌。只要你们摆出不再妥协的态度,定可渡过难关,我会增加压力,尽量消除他们对你们所加的威肋。”

“好的,我将把你的意思转达。”

“你先走。”高大元打出有警的信号,闪身贴上小巷转角处的墙角。

黑衣蒙面人象老鼠般,向巷底溜之大吉。

人影急掠而至,象在用缩地术,一眨眼便到了切近。

高大元淬然闪出,伸手便抓。

“好小子,你会躲在暗外偷袭呢!”来人突然不进反退,象是电光一闪。

“真不错,老头子,我还以为你的骨头老硬了,真该多加一把劲抓住你再说。”高大元一抓落空,颇感意外:“不过,凭你这快逾电闪的反应,我想奈何你不是易事,姜是老地辣,我居然摆脱不了你。”

“费了不少工夫找你,你能摆脱我老人家跟踪,值得骄傲。喂!你躲在这条小巷子里搞什么鬼?”是大衍散人,急进突然改为急退的反应,神奇得不可思议,在这种掠走的速度中,能突然停住已经非常困难,决不可能突然后退。

“想摆脱你,只好往巷子里躲啦!”高大元确是感到心惊和佩服,他这一抓已用了全力:“我不喜欢你鬼鬼祟崇跟在我后面,除非你答应和我并肩站出来,正大光明和他们周旋,你答应吗?”

“我老人家那有本钱光明正大周旋?呵呵!你自己的难题,须自己解决,老夫只能暗助你,要站出来,免谈。呵呵!天亮了,走也。”

说走便走,但见灰影冉冉而去,象是电火流光。

“这老鬼可恶。”高大元摇头苦笑。

他知道,除非他陷入绝境,大衍散人是不会出面公然助他的,这老道只担心他落在苍天教手中,影响医仙王金的安全。

他心中极感不满,大衍散人仍然对他不放心,认为他一旦落在苍天教的人手中,会招出医仙王金的下落。

他怎么可能知道医仙王金的下落?如何招供?

目送大衍散人的背影消失,他心中一动,哼了一声跃登屋顶改走另一条巷道。

盛园大为紧张,也人心惶惶。

昨晚强敌在附近不时现陈,伏椿暗哨有人受伤,但强敌就是不进来,不闯他们的天机七煞大阵。

强敌不进来,只在外围飘忽騒扰,即便所布的大阵有毁天灭地的威力,也无从发挥,一切歹毒的布置,全成了废物。

天快亮了,败兵逃回,紧张的气氛培增,所带回的失败消息,让这些充满信心的人沮丧已极,信心直线沉落,代之而起的是恐惧和不安。

人质已失,强敌必定放心大明向他们动刀了。

盛园的绝大部分重要房舍,皆被苍天教的人所占用,仅留下园北端的两栋偏房,变相幽禁了园中的几名健仆婢女,以及一些派不上用场的弟子安顿,一方面是禁仆婢们走动,另一方面是监视皇甫俊一家人,还有皇甫俊的本城几位朋友。自从皇甫俊与高大元力拼之后,连陆大仙也感到心中慎慎,不敢再漠视皇甫俊的能耐,甚且怀有强烈的戒心。

在苍天教的所有一流高手中,还没有人敢和高大元力拼十招八招的人才。一旦通急了看破生死全力反抗,所付出的代价极为可观。

皇甫俊仅有妻女四个人,加上三位朋友,以及本城的知交四位地方之豪,安顿在一栋偏屋中,佛母所摆的天机七煞大阵,动用陆大仙的人参予,却不需外人加人免乱阵脚,因此皇甫俊一群入只能旁观,无所事事乐得清闲。

监视他们的几个苍天教弟子,只留意大阵的动静,懒得理会他们的行动。反正他们是一群无力反抗的豪绅名流,任凭摆的可怜虫,唯一的用处,是利用地方势力协助他们办事。这些有家有业的人,绝对不敢有任何异谋,因此从芜湖动身之后,陆大仙对皇甫俊的控制颇为放松,料定是皇甫俊不敢反抗。

到了宁国府,皇甫俊果然可派用场,毫无困难地拉拢当地的豪绅,得以建立坚强的立足点,活动不受限制,掌握了广大活动控制区的动静,所以高大元的活动情形,皆瞒不了苍天教首脑们的耳目。

破晓时分,三菩萨之一的圆光,偕同陆大仙出现在偏屋的大厅,与皇甫俊夫妻商讨活动大计。

“皇甫施主。”圆光菩萨的阴笑,象伺伏一头小羊的饿狼:“昨晚的情势,施主是否知道概况?”

“很惭愧,在下毫无所知。这里,一夜中毫无动静。你们那边。好象也毫无事故发生。皇甫俊实话实说,偏厦附近的确一夕无惊:“高小辈不是不明理的人,不会归罪在下,他知道在下的处境,不会找在下出气。“

“贫道认为你可以缠住他。”陆大仙言中有物。

“也许在下能支撑十招八招,但结果是一样的。”皇甫俊听出对方弦外之音,立即表明态度:“主要的困难,是在下不能再和他交手。他已经提出严厉的警告,不许在下与本地的朋友协助你们,不然,他会向官府告密。结果如何,陆老兄比我清楚得多。”

“如果贫道请你参予呢?”

“千万不要,陆老兄。”

“你知道,我可以逼你。”

“你最好不要逼我。”皇甫使剑眉一挑,语气转厉:“一旦他告密,我芜湖的皇甫家,宁国府张家、林家、陈家,全都得家破人亡。我如果拒绝受逼,受害的只有我皇甫家的几个人,子孙仍保有基业。两害相权取其轻;你明白我的意思。我会索取代价,与你们同归于尽。本地的朋友,也会替我报仇。陆老兄,你千万不要再逼我,我保持目下双方的关系不使恶化,你们在本地仍有活动的方便。不然,你将发现你必须冒与全府民众为敌的风险。你,你千万不要再逼我。我打算豁出去了,千万不要再逼我……”

“你不要说狠话。哼!还没到时候。”陆大仙色厉内茬,还真有点心虚。

远道而来人地生疏,一旦本地官方民众采取清除妖人行动,外地人休想存身,肯定会被歼除净尽,谁也休想全身逃回京都。

“无所谓狠话,在下只是把事实告诉你。”皇甫俊虎目中冷电四射,狠盯着陆大仙:“你元妙观的朋友人魔会告诉你,府城的一些二级豪绅,已经感觉出你们威肋他们的地位权益,正在打算向官府告变。为了他的利益,他不敢再帮助你们了,你没问过他吗?他可不想丢弃这里的基业,和你们重新亡命天涯。”

元妙观主人魔,从昨天开始,就明白表示要脱身事外,怕高大元兴师问罪找上元妙观。对在观中留宿的人,已表现出不欢迎的态度了,希望他们尽快离开另找宿处,不想把元妙现变成屠场。

高大元的刀可怕,被官府抄没更可怕。

“不要多废话了。”圆光菩萨打破僵局,再说下去可能会反脸:“贫道的来意,是请皇甫施主向贵友张七爷商量。昨晚高小狗不但在这里飘忽不定騒扰,而且居然神不知鬼不觉,到城外挑了咱们的宿处,却不进来撒野。今晚,他一定会再来的,因此想请张七爷派几十名工匠来,以便赶制一些机关削器,最好是请他亲自来一趟。”

张七爷的住宅张家大院,位于西大街。盛园只是避暑的地方,平时只有几个仆人照管。

“你去告诉他,如果他拒绝合作……”

“那就宰他张家的人灭门。大和尚,吓不倒他的,他与三班六房的可敬公爷们,互相勾结交通交系密切。目下捕房已派有眼线在他家附近监视,随时准备缉捕行动,他要利有一切力量,为保全身性命不惜破釜沉舟一搏。”

“他敢?”

“他为何不敢?我敢保证,你们如果不早些将盛园还给他,官兵丁勇一定会来的,你们等着好了。”

“哼!他最好……皇甫施主,你该向他陈明利害,我们有能力对付他,他最好识趣些要亲自来一趟……”

“厅门外突然出现高大元的身影,当门而立象门神。

“他不会来,在下已经警告他,不许他再和你们合作,要他尽快报官处理,告发妖人侵占盛园。”高大元声如洪钟,威风凛凛气势磅礴:“那个秃驴是掠走杜英小姑娘的绑架犯……休走……”

“圆光菩萨没走,向侧一窜,一杖拍中一张交椅,交椅向扑来的高大元飞砸,禅杖则大旋身来一记风扫残云,有采用后退攻击的技巧极为纯熟,杖起处风吼雷鸣,威力万钧扫击上盘。

陆大仙精得很,早一步闪避,旋身就是一记小鬼拍门,拍向高大元的背影。风雷神掌名不虚传,掌吐出象是响起一声轻雷。罡风狂飓。

等于是三种劲道三面狂攻,掏出了压箱子的绝活。

皇甫俊几个人,机警地疾退出威力圈外。

高大元格斗的经验丰富,身形急旋挫抵马步,轻轻一拨砸来的交椅,交椅一旋一沉,恰好挡住禅杖,叭一声交椅碎裂,禅杖的狠招风扫残云,成了风扫碎椅。

同时一瞬间,高大元从风雷掌劲的外线掠过,反而钉在陆大仙的左侧后方,冷哼一声伸手虚空急抓,奇异的回流抓劲引发一阵劲烈的气柱涡流。

陆大仙一掌走空,便知要槽,来不及发第二掌,哧一声裂帛响,青袍的下摆被虚空及体的抓劲,抓裂了一幅布帛,身形也向侧倾扭。

人影飞跃而起,卟一声踹中圆光菩萨的右背琵琶骨。假使和尚挫身抵头前窜,很可能被踹中头颅。

高大元人在空中,升至顶点伸脚下端时,右手掏出一颗飞蝗石同时发出,因而减弱了脚下的力道,和尚才承受得了沉重的踹力。

“哎……”圆光活佛惊叫,加快前闯,恰好接近至后堂的堂口,向里一窜溜之大吉。

同一瞬间,陆大仙仰面躲闪横飞而来的飞蝗石,慢了一刹那,飞蝗石惊过鼻尖,立即鼻破血流如注。

“混蛋……”陆大仙咒骂,向厅外飞跃急遁。

“正好要你带路。”高大元追出大叫。

不远处是一座小楼,是天机七煞大阵的一部分。

陆大仙不得不向小楼逃,但心中叫苦,天一亮大阵的禁制已经解除,布阵的人已经离开,小楼已没有高手可以助他,他只能利用小楼寻找躲避的空间而已。

“依啊……”他发出紧急有警的长啸,飞快的冲入小楼的大门。

总算运气不错,小楼三座门都是大开的,他从右面的门冲入,恰好有两名中年人从中门奔出。

这两位仁兄运气太差,刚听到警啸声,刚感到惊讶,快速的人影已扑到,已来不及有所反应,敌人的猛烈打击便已及体,掌拍脚挑一掠而过。

“哎唷……”两个中年人连人影也没看清,分向两侧摔倒狂叫。

小楼内人数有限,陆大仙不登楼,鼠窜而走,从楼后溜之大吉。

高大元冲入楼内,钢刀出鞘,劈面碰上一个衣衫不整赤手空拳的大汉,看到他唬得惊叫一声,脚一软,几乎扑倒,惊恐地盯着他的刀发抖。

“不杀你,滚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9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