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03章

作者:云中岳

“正主儿身边隐伏的高手也多,赶往暗中保护的人也不弱。一剑超生那些手下,全是一些江湖二流人物,没有几个具有特等身手的高手名宿,想成功无此可能。不要七嘴八舌说泄气话了,咱们唯一可做的事,是仅快赶往沉州,迎头截住去路,早一天赶到,就多一分胜算。罗奎,你这里怎么一回事?”陆大仙盯着九指天狼问。

九指天狼将渡头冲突的经过,巨细无遣—一详说了。

“这一群狗男女,一定挡在前面再找麻烦。”九指天狼最后恨恨地说:“我等你们来,非把他们毙了不可,尤其是那个小女人,我要她生死两难。”

“唔!你不要逞匹夫之勇,图一时快意,必须先了解情势权冲利害。”陆大仙老眉深锁,神色疑重。

“大仙的意思……”

“那些人的来历你知道吗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大江这段江面,谁是名实相符的仁义大爷?”

“好像是尚义小义筑的三眼功曹林柏森。我这几年一直在大河以北活动,参加本会三年余,是本会创期加人的,一直在北地活动,不曾南下淮安,对大江的江湖情势,可说相当陌生。”

“现在仍是尚义小筑的天下。”陆大仙说:“自从江西严家毁灭之后,严家的一帮一会瓦解,这条水路重新落人尚义小筑的控制。在严家的一帮一会声势如日中天的二十余年岁月中,一龙一鹰始终奈何不了尚义小筑,可知这些江湖之雄,实力极为雄厚。

这些男女,会不会是尚义小筑的人?咱们雄风会仅创业四载,势力范围不及大河以南,彼此一南一北,毫无利害冲突,你如果惹火了尚义小筑的人,可想到后果吗?”

“那三眼功盲的女儿翠珊,不但武功超绝,暗器双锋针号称武林一绝,飞会之后。”美丽女郎接口,显然不想招惹大江的豪强:“放弃吧!罗兄,咱们不是强龙,而且咱们大事在身,实在不家另生枝节,各地的漂亮女人多得很呢!”

“我听说过这位女霸。”美艳女人说:“她已经芳龄接近三十了。罗尼所遇上的青春少女,绝对不可能是三眼功曹林柏森的女儿林翠珊。现在问题是,不管所遇上的人,是不是尚义小筑的好汉,咱们不打算招惹他们的。陆大仙,你能把我们用干坤袋装了,飞越信务江水吗?你的神通,能保证他们听而不闻,视而不见,任由咱们神不知鬼不觉平安过境吗?”

“女人,你说本大仙怕尚义小筑一群杂碎亡命?”陆大他听出美艳女人话中带刺,心中火起,说的话充满火葯味。

“我怎敢?”美艳人嫣然媚笑:“我芳华仙史曾经是江湖名女人,游踪遍天下,对尚义小筑多少有些了解。那些亡命都是讲义气也讲道理,敢杀敢拼的好汉,论武功他们自然非常了得,尚义人将威震江湖。咱们招惹了这些人,肯定会受到他们的制裁报复。

我的意思,是悄悄走掉免生是非,对双方都有好处,何必和他们纠缠不清?见了面忍口气,他们不会欺人太甚的。大仙就算能超度他们几个人,对我们也没有多少好处,是吗?”

“明天追上去找他们。”陆大仙更火了。

“大仙……”

“我们有人受伤被废,如果就此罢休,日后消息传出江湖,咱们雄风会的旗号,在南方永远休想亮了。今晚好好歇息,明天追上他们,哼!”

这位陆大仙外表阴沉,骨子里凶残恶毒,受不了激,一激便凶性大发,把要办的事丢开,把赶路的事置于脑后,找人出口气列为优先。

必须明天才能动身,不仅是天色已晚,没有渡船过河,而且开始下雨了。

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慾断魂;他们有坐骑,雨中赶路,人和马都吃不消,何况河水暴涨,渡船很可能停开,也可能无法载马匹冒险渡河。

如果雨下个不停,明天能否就道难以逆料。

两个女的在隔邻的农舍安顿,在一起晚膳毕,两女返回邻合歇息。农宅主人对她们又敬又怕,巴结地替她们彻了一壶茶。

房中流动着霉味,外面雨声浙沥。两盏共油灯光度仍嫌不够,好在夜间无事不需大亮的灯火。

“陈姐,你像是有意刺激陆大仙。”美丽女郎放下茶杯,盯着美艳女人笑得有点邪味:“陆大仙如果向尚义小筑挑衅,似乎对你并没有好处呀!我在江南浪迹了年余,对各地群豪有相当的程度的了解,尚义小筑无疑是最难招惹的地头龙,惹上了肯定日子难过。”

在大江上下称雄的江湖组合,为数甚多各有千秋。

尚义小筑是大江第一组织,不是地名,只是秘密出门的代号,位于何处,外人无从得悉。当家叫三眼功曹林柏森,一条响当当的好汉,是南京江西湖广一带,江湖朋友共尊的仁义大爷。

名义上是地区性的强龙,实质上却是天下级的高手名宿三眼功曹自以为是执法的神,也的确以主持江湖道义为已任,声誉甚隆,而且实力雄厚。在大江上下游的无数江湖组合,在他的势力范围内,还真不敢做出伤天害理的勾当,明暗间尊奉他的旗号,公认他是仁义大爷。

在国贼严嵩父子当政,权倾天下二十年期间,严家的恶毒组织黑龙帮与黑鹰会爪牙,也不敢公然与尚义小筑冲突。尚义小筑明里也不敢抵制一帮一会以卵击石,暗中却悄悄锄除一帮一会的爪牙。严府的运金船,绝对不敢不两艘落单经过大江。

在驶入邵阳湖严府势力范围内之前,从南京至九江的这段江面,经常发生被劫事故,损失不轻。

“丘小妹,你是明知故问有意装糊涂呢?抑或真的无知?”芳华油史也笑得暧昧:“你我都是在江湖的名女人。受朋友的请托,情面难却接受雄风会的聘礼,追捕医仙那些有身价的长人,发生任何事,皆与你我有关。今天的事,即使没有我出面相激,陆大仙也会制造机会干预进行的,我不过助他一臂之力,让他有干预的借口和理由而已。其实他高兴得要死,心里还感谢我呢!”

“为何?我不明白呀!”

“严府的一龙一鹰,明里解散是八年的事,真正崩溃作鸟兽散,是在五年前。那时,雄风会还没找出旗号呢!一帮一会明知尚义小筑暗中捣蛋搞鬼,唆使江湖群雄弄走了严府不少运藏船只,可惜查无实据无法兴师问罪,把尚义小镜恨人骨髓。

陆大仙是黑龙帮的人,与尚义小筑是死对头。他一直在京师活动,不会南下与尚义小筑周旋。一帮一会崩溃。他已是失群之鸟另授技栖。现在机会来了,他会放弃报复的机会?你真不知道?”

“我怎么可能知道?雄风会正式打出旗号,我刚在江湖露面,怎知其中秘辛?”

“现在你知道了。”

“陈姐,你也和尚义小筑有宿怨?”

“不谈这些。”芳华仙史转变话题:“如果那少女是二眼功曹的女儿林翠珊,你千万要提防她的暗器四寸双锋针。”

“我会留意的。我灵幻仙子的暗器,也会令对手做噩梦。”

“应该说,你的巫术驱使暗器的威力,令对手自动死在你的法器下。所以,雄风会肯用重礼请你协助,借助你的巫术对巫医仙,医仙王金的道法也不弱。”

“陆大仙是这一路人马的主将,他的道术比我的巫术高明多多。”

“他是很不错,我知道的是,他与严府的法主段回是同门。法主段回是严老相国的家饲法师,有翻江倒海驱神役鬼的神通。八年前严府被抄没,死在钦差御史林润手下几个小辈手中。那时陆大仙留在京都,南昌袁州严府被抄没他幸运地漏网。”

“咱们江湖道的小人物,避免与官匪忠姦有所牵连。”灵幻仙子苦笑:“你们这些成名的人物,攀龙附风与天下四大好恶同谋姦利,结果不知坑死了多少天下英豪,引来二十年江湖大劫能,祸患至今未息,实在可叹。像我这种谁都不沾,逍遥自在的小人物,如果真能脱身外,日子仍然是过得如意的。”

“你仍然没能脱身外,是吗?”芳华仙史冷笑。

“雄风会与官方毫无子连,没错吧?天下四大姦,已经在八年前先后瓦解冰消,这是事实。雄风会收容四大姦恶遣散了的人,已没有官方的姦恶人士撑腰,没错吧?”

所谓天下好恶,指朝廷四个权倾天下的大好臣。

四大姦恶的排名是:号称大小相同的严嵩爷子、提督锦衣卫的陆炳陆提督、总理天下盐政的御史部撤卿、严嵩的义子通政使赵文华。

严嵩爷子豢养了数千爪牙,上万甲土,把钢天下江湖高手名宿与巨匪,组成黑龙帮与黑鹰会。

黑龙帮冒充官吏,洗刮各府州的库银。

黑鹰会的可怕杀手刺客,专用来锄除异己。

陆提督秘密组织铁血锄姦团,捕杀各地巨猾变强。

都御史花重金收实江湖高手名宿,各门各道妖魔鬼怪兼容并包,给成十余队班头打手,在天下各地以缉私为名,大肆搜刮天怒人怨。

赵文华专门坑害在东南海疆,与倭寇海贼作战的名将,也与严嵩父子狼狈为姦。

这二十年来,是江湖朋友的风云时代,只要身手稍为了得,不论出身黑是白,是盗是匪,投入任何一姦门下,都会摇身一变成为人上人,名利双收。

陆提督是四大好恶中的唯一例外,不接纳恶名昭彰的匪类,不陷害正太君子,但他对付天下各地的土豪恶霸,手段之残酷令人做噩梦。

从十余年前的嘉靖朝中叶,至五年前嘉靖皇帝归天,二十余年中,这四大好恶不但把朝廷的忠臣名士几乎杀光,所招纳的江湖高手名宿,也互相残杀死伤枕籍。四大好恶也在这二十余年中,因利害冲突而先后被杀瓦解冰消。

之后,大量投靠的江湖人土,也大量失业倒了靠山,进入相互算总帐的仇杀黑暗期。

江湖有起落兴衰,永远在因果循环中打转。

二十余年的风光期结束,低潮期也不会维持得太久,不论是好人坏人都必须活下去;必须设法活下去。

要活下去,活得如意,必须团结以实力追逐名利,结帮组会便成了可以达到目标的最佳手段。

北地雄风会,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孕育出来的组合。正确的说,是在严府一帮一会解体之后,那些失巢的牛鬼蛇神,另谋出路而逐渐缩果合争名利的黑道组织,情势使他们再次为利害而结合图存。

可以想见的是,该组织集牛鬼蛇神之大成,什么人都有,就是没有侠义道有风骨的英雄。充斥其间的人,以严、邵两家的凶条居这些固树倒而散的猢孙,互通声气陆续拍朋引类,聚集在一起出谋好利,重新为非作歹为祸江湖。

不同的是,这次已经没有官府撑腰了,百分之百的黑道组合,不能再公然站在阳光下为所慾为。

灵幻仙子这些话,其实并无指责地成份,只是说明事实而已,仅有点自嘲意味,无意为自己并不真能脱身事外辩护,既然与雄风会站在一边,就不可能脱身事外。也表明她不是与亦官亦匪的人并肩站,雄风会仅是单纯的黑道组织,与亦官亦匪的人并肩站,有骨气的人是不屑为的。

与单纯的黑道组织站在一边,仍算是逍遥自在的江湖人,得人好处替人办事天经地义,办完事拍拍腿走路。

每个人处事的态度、看法、理由、都不相同。本性邪恶的人所行所事,他本人并不认为是邪恶。

每个人对正邪的要求标准,并非全然相同的,更不可能放之四海而皆准,这与每个人的生长环境有关。

“你不觉得,你这是掩耳盗铃吗?自欺欺人。”芳华仙史果然不同意灵幻仙子的说法:“不管出了任何事故,任何人也不可能脱身事外。”

“不要误解我的意思。我所说的脱身事外,是指不投靠拥有山门旗号的强粱,不向某些人效忠做爪牙受驱策。比方说,你我参于雄风会的追捕医仙行动,不论成功与失败,事后皆要自由去来,依然可在江湖逍遥自在,做自己高兴做的事,不受拘束。陆大仙能吗?他必须返回雄风会山门,继续为雄风会卖命接受驱策,死而后已。”

“说得也是。”芳华仙史点头同意:“参加任何一个组合,都必须有死而后己的忠诚,除非该组保覆没崩溃。所以,十余年来,我从不沾惹任何组织,我只为了合理的代价替人办事。

雄风会羽毛未丰人手不足,碰上重大事故,不得不聘请高手协助,这次方会主真花了不少金银,不惜工本志在必得。

我实在想不通,捉住了医仙,到底能得到多少好处?一个在天牢囚禁了五年的人,能给雄风会带来多少利润?费解!”

“医仙在京都,有能力花巨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