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30章

作者:云中岳

“呵呵!我散人老了,那敢替人撑腰?这小子把我恨得牙痒痒地,不断找机会要拆我这身老骨头呢!幸好我老姦巨猾不上他的当,其实我也接不下他多少招。”

“你这散仙级的有道全真也怕他?”

“不仅是怕,甚至见了他就仙气全消。”

“他的武功……”

“道术更佳,经过长期观察,我知道他的来历,苍天教南下这批人,注定了凶多吉少,是这小子故意设下的圈套,引他们来就歼的。高小子,不要做得太绝了,好吗?”“你这狗屁散仙故作慈悲,似乎好意地阻止我杀人,其实心怀鬼胎,看到我杀人心中乐透了。”高大元收剑归鞘:“这些人不死光,王道士那能平安逃世?他们必须滚回京都,不然,哼!杀!”

“该死的!你比你师父更狠:“大衍散人拖着打狗棍走近:“你师父把一身绝活传给了你,也把一肚子凶狠邪毒传给,我要去找他理论,他躲在何处现世?”

“你知道我的师父?少来唬人啦!”高大元把剑抛给脸色还没恢复正常的李学文,提高嗓门:“不把皇甫淑玉姑娘给我带走,这里一定有一大堆死人。”

“小丫头值得你杀一大堆人吗?”站在最左道的中年人吴元济大声问。

“不是值不值的问题,而是需不需要这样做。我这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,只要认为该做的事而不违背天理人情,那就当机立断去做,一切利害后果不必深思熟虑斤斤计较得失。”他虎目中杀气并未消退,冷然扫视众人一眼:“淑玉姑娘不但是我喜欢的朋友,而且是共患难的同伴,在最危险关头,她曾经助我渡过难关。为了她,我将毫不迟疑把你们杀光,说一不二。”

“知道厉害了吧?”大衍散人在一分说风凉话,是向众人说的:“左神幽虚之天的土地刀客威震江湖,你们最好不要再挑逗他。”

“也许他真的非常了得。”罗世豪似乎仍有点不服气。

“不是也许,而是一定。”

“他到底是何方神圣?”

“左神幽虚洞天的洞主,是三十年前在河南途中,杀得弥勒教高手七零八落,杀得上一个死鬼皇帝一昼夜奔逃三百里的天斩邪刀桂星寒,杀得江湖的邪魔外道心胆俱寒。这小子的师父……”

“你少给我胡说人道。”高大元大声阻止。

“李施主,你栽得不冤。”大衍散人向李学文说,想必与李学文罗世豪往昔有交情:“这小子的掌劲掌招,是不是很怪异很强猛难测?”

“不错,他的手简直有鬼。”李学文讪讪地苦笑。

“这小子终于掏出绝学发威,被贫道看出他的师承了,他不是神圣,而是邪魔。”

“什么?邪魔?”

“第一招的左掌主攻,正是大五行掌向戊己方位攻击的狠着,会把你打倒在地压扁。第二招断木揽水回流,他可以阻断你左移与后退的去路,反而向他冲撞。第三招夺走你的剑,那是如意神手的杰出手法,他一定称之为神魔爪。你很幸运,可能他留了三成劲。”

“哎呀!”四大邪魔排名第二的……”

“四海魔神徐奎二十年前一口气宰光横行关中蜀道,号称秦蜀第一帮,划千里禁区杀人如麻的顺天帮,八星相十二天王无一侥免。这老魔神杀孽之重,无与伦比。大五行掌与神魔爪,据说三十年没逢敌手。你们,害怕了吧?”

“你……”高大元慾言又止,对大衍散人多了一份敬意,向大衍散人挑战的念头,减弱了许多。

“那老魔神调教出来的门人……”李学文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“好的性格没传下,坏的德性全传下了。”

“去你的!”高大元扭头就走。

“大衍散人是有道的全真,武功道术深不可测,与这些人认识,这些人决非歹徒恶棍,因此皇甫淑玉的事,用不着他担心。

“淑玉丫头是我的甥女。”吴元济在后面高叫:“谢谢你啦!她会找你向你道谢的。”

“她很了不起。”高大元转身笑说:“胆大心细,冰雪聪明。她小小年纪阅世有限,居然完全信任我。而这个只会煽火打烂仗的有道牛鼻子,却担心我向苍天教招供,告诉她,后会有期。”

“你真的有位朋友,一时大意落在我们手中。”

“咦!”可能吗?这……是谁?”他又迷惑了,除了皇甫淑玉,他那有朋友?当然杜英也算是朋友:“你不会说是杜英小姑娘吧?”

“日后自知。”

“你们把她怎样了”

“笨哦!你的朋友,我们能不尊重吗?”

“这……”他离店时与杜英分手,显然不是指杜英。

“你去办你的事吧!后会有期,好走。”

等于是下逐客令,他能不走吗?

怀着满腹狐疑,跟着领路的大汉出院回店。

午正刚过,他偕同杜英出现在暗堂。

店伙们在他面前,一个个供若寒蝉,非必要决不与他打交道,似乎把他看成瘟神。

悦来老店规模小,供应的膳食普普通通,如想好酒好菜大快朵颐,须到对街的凤凰居酒坊方能如愿。他准备膳罢便结帐动身南下,因此草草进膳以便早早启程。

等饭菜期间,店伙彻来一壶好茶。

“下午或今晚,这里的事一定要解决。”他向杜英说,喝了一口茶:“之后,我送你回芜湖。”

“咦!你不是答应带我……”杜英大感惊讶。

“到黄山。但天暴星那些四海社混蛋,已逃出数百里外。弥勒教也走了,不再理会你。苍天教这些人,我估计即可解决。这是说,你不再有敌人,用不着带你走避黄山了,你可以放心大胆,继续你的行程。我到黄山可能有一阵子逗留,何时出山难以意料,你跟去,所有的事都担搁啦!在穷山恶水里你过得惯?”

“我只是外出游玩,见见世面而已。有你在身边,我心满意足。

高大哥,不要赶我走。”杜英苦着脸,用柔柔的语音恳求。

“傻丫头,游穷山恶水,那能算见见世面?见世面必须在人群生活环境中历练,你懂不懂?请记住,今后在江湖行走,处事办事必须量力而为,你的武功根基并不差,但比起那些老江湖仍然相差甚远,再粗心大意又碰上四海社一类恶毒组合,可能不再那么幸运了。日后有缘相逢,我希望你平安健康,知道吗?”

“我知道你关心我……”

“我当然关心你,萍水相逢第一眼看到你,我就喜欢你,愿意交你这位闯祸精朋友。”高大凶微笑拍拍她的掌背:“我出道历练时,嫉恶如仇,好打抱不平,好管闲事。看到你,就想起我早年的闯道豪气,还真有志同道合的感觉,我喜欢你不是没有缘故的。”

“你……你只喜欢我这点?”杜英反握住高大元的大手,凝视着他红云上颊,晶亮的明眸涌现异彩:“不要把我看成不懂事的小女孩,我已经是憧憬美好人生的少女了对世间有太多奢求,有太多的梦想和希望……”

“哈哈!这叫做从黄金年代,进人梦幻的年龄,会做许多不着边际的梦;我也曾经历过这价段的尴尬年龄。”高大元忽略了杜英所表达的情意,用笑声打断杜英的话:“过些日子,就会正视现实人生了。”

饭菜送来了,话题自然中止。

店伙刚匆匆退去,膳堂口踱入媚笑如花,扮成小家碧玉的龙紫霄。这位芳龄已经二十五六的女盗魁,扮大姑娘淑女十分神似,扮青春少女也一样传神。

那一身两截碎花衫裤充满青春气息,梳的两条大辫子更显得清秀活泼,真神似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女。

难得的是,她今天换了一张动人的笑脸,与往昔盛气凌人脾气火爆,不可一世的骄横小姐的气质完全不同,象是脱胎换骨成了另一个人。

高大元一怔。

杜英脸色一变。

“唷!不请我午膳?”龙紫霄笑盈盈走近,在右首拖出长凳坐下,神态在亲呢中流露出俏皮,凤目在高大元脸上和杜英身上瞟来瞟去:“你两位显得悠闲。高兄可否把今后的打算告诉我?我也得早作准备呀!”

“你还敢来?”杜英气虎虎一拍竹着:“我正打算向你讨债……”

“唷!你生这么大的气干什么呀?小丫头,你有没有搞错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又怎么啦!擒你的人不是我,我只是奉命看管你而已。看管期间,我也没凌虐你呀!把债算在我头上,太不上道了吧?你讲不讲理?”

杜英没受到虐待是事实,被其他的人揍几下不算伤害。龙紫霄的话虽然强辞夺理,但也有些少道理,至少奉命行事四个字,是为非作歹者的护身符。再就是杜英的仇家是天暴星,苍天教的人并没将她当仇敌看待,仅将她当作威胁高大元的人质,所以龙紫霄说得振振有辞。

斗智斗口,杜英都不是赢家。

“你在弄什么玄虚,旋展什么阴谋诡计呀?”高大元拍拍杜英的手臂,阻止她斗口:“你这妖女是玩弄阴谋诡计的专家,我还真有点佩服你呢!”

在大庭广众间,即使是生死对头,碰上了也不能一怒而拔剑挥刀,那是犯忌的事。龙紫霄的出现,早已料定不会发生你死我活的情况。所以杜英虽有强烈的报复念头,也强忍怒火不便动手发泄。

“我那敢再在你面前玩弄什么玄虚?”龙紫霄媚笑取走他的碗着据为己有:“你非常强悍,就是死不了,那敢再班门弄斧施展阴谋诡计?我不是输不起的人。在江湖闯道的人,有一条保命的金科玉律,你知道吧?”

“金科玉律多得比王法还多,你指的是……”

“你必须加人最强的一方,千万不要食古不化,讲道义抑强扶弱,去做独挽狂澜救弱扶倾的蠢事。”龙紫霄的话,有强烈的枭雄味。

“杜英的事,就是我的事,不能算是救弱扶倾呀!你的暗示找错了对象。”

“上了贼船,唯一活命的机会是加入贼伙。”

“贼不一定肯让你入伙呀!谁敢保证你不是官府派来卧底的密探?你是女盗魁,你会在抢劫时收留活口入伙吗?你收留过吗?”

“这……”龙紫霄傻了眼。

“你来得好,我正要找你的人……”

“我当然来得好,不用找,我来了,因为我应该来。”

“哦!你来……”

“我是你的女人,你没忘了在芜湖你我的一段情吧?”龙紫霄毫不脸红甚至得意:“佛母已经答应不管我的事,当然你如果答应我所提的条件,那就皆大欢喜。你不答应,他们也不勉强。公事不在身,私事我可以自主。所以,我跟定你了。”

“什么?”高大元几乎要跳起来。

“唷,你似乎感到意外,大惊小怪呢!”龙紫霄向他的桌角靠,以便坐近些,笑容又娇又媚:“你喜欢我,我爱你爱得又狂又痴,所以我们才会在一起。现在公事丢开了,私事是你我的事啦!”

“他娘的!”他粗野的话冲口而出:“我承认有点喜欢你,却无意拥有你。你不是可爱的小猫小狗,必要时可以抱在怀里宠养,而是一条有美丽花纹的毒蛇,随时都得防备你张大毒牙咬上一口。你不断用千方百计坑害我,我在百步外看到你就提高戒心。可以肯定的是,绝对不可以和你睡一张床。”

“喧!怎么说得如此绝情呀!我说过,那是奉命行事。现在不会了,我诚心诚意和你重拾情缘……”

“你听清了。”高大元冷然站起:“屁的情缘,了不是浪荡女的一夕风流露水姻缘。你不该用火候不足的妖术,向我这兼修道术玄功的高手班门弄斧。你的所谓失身,根本就是你被自己的妖术所愚弄,陷入自己制造的虚妄幻境,所产生的幻觉结果。想想吧!在那种情势可能吗。”

“这……”龙紫霄象是挨了当头一棒。

“你在做自己编织的白日梦,正所谓小巫见大巫注定是输家。要不是我有点喜欢你,那天你将生死两难成为废物。你等一等,我有事要你向灵光佛母转达。”

他不理会两女的惊讶神情,大踏步出厅。

龙紫霄盯着杜英,送过一道询问的目光。

杜英摇摇头,一脸茫然。

他片刻后重人膳堂,提出两个包裹。一个是他的行囊,一个是盛书的包裹。包裹放在另一张食桌上,他先后打开。

把几十本书分开成两分,一份堆在一旁。

再在衣物包裹中,取出十余本书。

“这是真正王道士的仙书秘发。”他将这十余本书,叠放在另一堆中,指指分开另放的书:“这是假的,你如果要,可以一并带走。”

“哦!你把这些仙书秘笈……”

“这些假书,是准备让你们你争我夺愚弄你们的,岂知你们对抢仙书秘笈并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0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