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31回

作者:云中岳

“我得走,尽快离开,说不定找的人等得不耐烦,赶来捉他了。”她自言自语,扛起高大元强提精力动身,一步一探加倍辛苦。

仅走了百十步,一不小心脚下一虚,砰一声摔倒在一个大土坑内,坑内长满了野草。

高大元突然神智一清,被摔醒了,叫了一声活动手脚。

“大哥,痛不痛?真抱歉。”杜英半躺在他身侧,关切地抱住他的上身扶高明靠在自己的身上。

“哦!没……没有痛觉。”他虚弱地说:“是不是有人追来?”

“好象有,但过去了,我们躲藏得好。”

“那家农舍……”

“不能回去。”杜英坚决地说。

“哦!我一时大意……”

“大哥,不必说了。”

“你听我说。”高大元手脚麻木,但言语表达的能力却恢复了:“本来我打算事了之后陪你回芜湖,结伴游三峡的。仙书秘芨已经送给他们了,去不去黄山不关紧要。我要进一步了解你,你知道我喜欢你。象这种玩命的男人,想从喜欢一个异性朋友改变为喜爱,是很不容易的事,我不能带同你和我一起玩命。一旦我一了解双方都意气相投,志趣相合,我才会改变我自己。小英,我恐怕等不到你长大了……”

“我不许你说这种话。”杜英跳起来叫,把他扛上肩。

南面,隐隐传来一阵叱喝声,打破夜空的沉寂,然后尖锐的长啸声划空传到。

杜英突然将他放下,拨草把地掩盖住。

“躲好,不要出声,我去找他们。”杜英一面说,一面将剑系在背上。

“小……荚……”高大元的嗓音又变得模糊了。

杜英一蹦而起,一闪不见。

夜间赶路视野有限,一旦碰头便避无可避,有如马行狭道,双方一冲谁也不肯、也不能相让。

北面来的三个人,劈面碰上从南面飞掠而来的七男女,看清人影,双方已接近至十余步内。

高个子走在前面,挟了一条打狗棍,似乎生了夜限,最先把驰来的人看清了,黑夜中能在十余步分辨出面貌,目力非同小可。

也许,是从身材分辨出来的。

“洪泽三龙女,女强盗来了。”高个子怪叫,向侧一闪,象刮风起一阵旋风:“慢来慢来……”

在前面飞掠的三个穿青杉裙女人,确是龙紫霄三姐妹,听叫声不对,不假思索地拔剑加快前冲,猛扑怪叫的高个子,剑气进发威力惊人。

打狗棍下沉,高个子人化狂风。

风是看不见的,只能感觉出有风而已。

连声暴叱三支剑也下拨,棍太快,封招出乎本能,非立即沉剑封拨不可,其实看不清棍彤,只能凭经验与感觉封架。

棍突然从下盘退出,中途撤招神乎其神,左手大抽一挥,罡风大作狂风猛刮而至。

三女象被狂风所利飞,惊叫中斜飘而起震退丈外,袖风之强劲无与伦比,千斤坠也稳不下马步,沉重的人体居然被刮飞,骇人听闻。

连声暴叱,身形还没稳下的三龙女,不约而同立即发射无影化血神针,同时剑幻化异虹,向前一指,一股怪异的气流汇集成一点前吐。

高个子的身影,突然隐没消失。

“不要浪费时间。”高个子的语音,却同时从侧方三丈外的树林内传出。

三龙女大骇,象是见了鬼,发出一声告急的锐啸,同时向黑暗的树林毫无顾忌地冲击。

另一侧,两个短身材的黑影,象流光,象闪电,与两金童两玉女缠成一团,象蝴蝶穿花此起彼没,传出利器破风的剑啸声,却没发生碰撞现象。可知两人采用的游斗术,并无硬拼的打算。

三闪两闪,便已脱出金童玉女四支剑的控制范围,再一闪便消失在林木深处。

“这是什么人,谁看清了?”重行出林的龙紫霄,不胜惊讶地向人问:“他们认识我们。”

接触太突然太快,撞上了立即动手,发生得快,结束也快,真不易看清面貌。

其实即使站住面面相对,也无法分辨面貌,两个矮身材黑影,脸上蒙了青巾。

“是两个女的。”那位高大英俊的金童肯定地说:“我没看错,她们的身材有曲线。”

“女的?两个都是?”

“对,两个都是。”一个玉女接口:“龙坛主,和你们交手的人可曾看清了?”

“没看清,快得象鬼魅幻形……不,象化身变形,连轮廓也投看清,只看到淡淡地阴影流转。真不妙,这人的武功太可怕了,怎么又突然冒出一个劲敌来?”

“会不会是姓高的?”

“不可能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说话的声音死板板地还有鬼气,而且他不可能与两个女的在一起。走吧!让后面赶回策应的人善后,我们辨正事要紧,很可有在前面不远。真该在中途派人监视的,以至不知道为何耽搁了。”龙紫霄睹了怪人隐没的树林一眼,这才领先急走。

她以为一男二女已经走了,不在此地浪费时间,但也可能躲要树林内,因此有点放心不上。

七男女奔出五、六十步,突然左右一分,越出路侧二十步左右,回头拔剑在手急抄。

回到原处一无所见,到路中集合,低声商量片刻,认为这三个不知来历的劲敌已经走了,这才重新北奔。

三十步后,三黑影沿路侧的暗影紧楔不舍。

八仙过海,各展神通。

苍天教除了总教坛秘密山门碧寺之外,各地秘坛也都设立人数不等的金童玉女。当然他们不是少年男女,只不过打扮象童男女而已。

这些金童玉女,负责超度接引重负,不但武功出色,法术也有相当良好的根基,不然那有能力担任超度接引?

所以也是总坛分坛的护弟子,首脑人物的心腹。

龙家三姐妹带了四名金童玉女,实力极为雄厚,武功与道术,比三龙女只强不弱,因为这四位金童玉女,是从京都秘坛带来的人,是灵光佛母的得力臂膀。名义上,他们的地位,仅比三龙女稍低,三龙女是洪泽地区的外地科坛主。

但三龙女并无直接接命令指挥他们的权力,地方秘坛无权指挥京都秘坛的人。京都秘坛的门人弟子,也指挥不了万全卫碧云寺总教坛山门秘坛的人。

在一起行动,就得听命于三龙女了。

七人沿路飞奔,为了争取时间,居然用轻功赶路。

赶路的轻功,以八步赶蝉最为省劲,且可耐远。内功火候不纯的人用轻功赶路,能支持二十里已经难能可贵。

七男女精力旺盛,速度真有如流星赶月。

真巧,前面又看到一个黑影近而奔来。

仍是龙紫霄一马当先,这次提高了警觉,迎面奔来的人也无意走路恻隐起身形,远在五十步外,便被龙紫霄发现了,一声警号,七人脚下一慢。

这条山路天一黑就鬼打死人,只有豺狼出没,早年甚至有虎豹现踪,今晚怎么不断有人往来?

来人也发现他们了,突然止步在二十步外。

“什么人?亮名号,不可自误。”龙紫霄徐徐举步接近,长创出鞘严加戒备。

“龙大姨吗?”来人发话了,是杜英,屹立在路中,称呼令人吃惊。

“咦!小英,你怎么一个人?他呢?”龙紫霄吃惊地急步接近,剑垂身侧消去警戒神色。

“你为何骗我?”杜英沉声问。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龙紫霄讶然反冲击。

“你说,那是你行法的葯物,三包葯服完,见面时只要行法发起禁制。他便会灵智变化接受命令。你向我保证的,只要把他带来,问出王道士的下落,人便交给我管慢慢降伏他。可是,三包葯我分别给他吃了,葯性发作成了半白痴,是毒葯,你怎么骗我?我……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龙紫霄沉叱,急急制止杜英的指责。

“你不要对我大呼小叫。”杜英也提高声调:“家父如果在扬州建坛,便是扬州坛的坛主,你压不倒我,更不能骗我。”

“那是圆光菩萨交给我的伏虎散,我并不知道毒性。咦!你只要听命行事,为何要问毒性,有何用意?你爹要你听我的话,我为何不能对你大呼小叫?唔!不对。小英,你的态度不对,为何要指责我?你说他成了半白痴,人呢?”龙紫霄收了剑,象是恍然大悟:“佛母已经答应以后把人交给你设法改变他,不会收回成命的。我知道你喜欢他,也没有能力控制他,所以一直就让你候机行事,不催促你草率动手,目下情势已经急迫,由你用毒才能把这这件事解决。你是我们最后的希望所寄,只许成功不许失败。你一定已经制住他了,人呢?”

“龙大姨,我不信任你,我要解葯。”杜英不接受解释,态度强硬:“我要证实他是完整的人,才制他的经脉交给佛母。把解葯给我,好吗?”

“圆光菩萨才有解葯呀!据我所知,伏虎散连猛虎也可以制住,那是他的独门秘葯葯,是他度化女施主的至宝,肯把独门解葯交给别人吗?小英,不要意气用事,你这种态度是严重的……”

“背叛!”一位玉女从侧方接近厉声接口。

“小英,我知道你喜欢他,但你必须以大局为重,必须象我一样挑得起放得下,我答应把人让给你,决不会反侮的。你把他藏在何处?”

“我要解葯。”杜英不为所动,态度坚决。

“好吧!我带你去见圆光菩萨讨取。”龙紫霄让步:“三菩萨都在前面的青杨铺守候,所有的人都等得心焦,认为你一定出了意外,所以我们赶来寻觅策应,没料到意外出在你身上。我和你走一趟。”

“我在这里等,你去找他要解葯。”杜英不上当。

“小英,听话,你小小年纪,便一头栽人情关,被这个玩命的刀客花言巧语……”

“他从来就没对我花言巧……”

“你知道他是本教兴衰的关键性仇敌……”

“龙大姨,我爹进教,并不等于全家人教,我还不是你们的人呢!家父要我替你们打前站做暗椿,我已经尽了力,你们不能把我当成你们的人一样任意役使。”

两人都抢着说话,看谁嗓门大,能压倒对方,就是有理的一方。

在旁的金童玉女,可就没有说理强辩的兴趣,愈听愈冒火,对苍天教的忠诚激发暴烈的反应。

人影一闪,骂背叛的玉女扑上了。另一位金童,也旋风似的从侧方急抄而上。四手一合,象在网中捉鱼。

一声沉叱,杜英双掌一分,身形暴退,掏出了真才实学,脱出啐然收拢的网罗。罡风发出迸爆的异象,证明她已具有内功外发的火候了。

金童玉女也两面一分,急退丈外。

龙紫霄乘机超越,口中发出奇异的声浪。

双掌急挥,击中身躯的怪响声似连珠。

杜英在刹那间,挨了十余掌之多,没稳下的身形,在连续打击下踉跄后退,封架不住暴雨似的打击。

“听话,小英。”龙紫霄右手扣住她的左肩,大拇指深扣入左肩井穴,声调柔柔地甚为怪异:“带我去把他找出来,乖。”

杜英浑身一软,神情懈怠茫然。

“在北面路……旁……的草……坑中……”她直楞楞声调僵硬。

“去吧!”

“是……的……”她梦游似的转身往回走。

龙紫霄放了她,向同伴兴奋地打手式。

杜英在前面象带路的小狗,后面跟着七个鱼贯而行的幽灵,形成一串奇怪的行列,黑夜中真象幽灵般无声无息徐徐移动。

更后面,路右的三个黑影,也悄然跟进,距离逐渐向前拉近。

夜间用声或光传递信号,速度极为迅捷,中途如果有人转传,真可以在瞬息间远传百里外。

杜英象梦游似的,在前面慢慢领路。

而在南面接到信号赶来的人,却用绝顶轻功全力飞赶,接应必须争取时间,短距离用轻功赶是唯一的选择,虽有耗尽精力的顾虑,也非赶不可。

以三菩萨为首,在青杨铺守候的高手们,全力卯上了,最顶尖的首脑人物有三十多名之外,象一群奔鹿,风驰电掣全力向北赶。讯号传得很,假使人跑不快,那就配合不上,一切徒劳了。

这些人跑得真快,三菩萨更是遥遥领先,挟着沉重的禅杖,也比其他的人快些……

苍天教的主要弟子们人,对外活动穿僧尼装,僧尼可以进入施主信徒的内室,正所谓三姑六婆婬盗之媒,活动方便。

对内,他们穿俗装或道装,夫妇同修。强调世俗即可成仙成佛,夫妇之私,是合籍双修的根本。

而这三位菩萨,却平常在家也穿僧服。他们,也是应付外界事故的处理人,武功与道术根基,并不比教中首脑佛母低多少。

至于已升天成佛的教宗太阳爷爷佛祖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1回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