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32回

作者:云中岳

施明秀和皇甫淑玉走在一起并不奇怪,双方本来就不是仇敌。

苍天教借口皇甫家伤害他们的人,乘机裹胁要在芜湖建秘坛。

弥勒教固然因卧榻之旁,怕引起官府注意而遭到波及,所以警告苍天教,不许损害皇甫家的人。

弥勒教最近五六年,已经停止活动,放弃以往裹胁劫持的暴烈手段,只想保全部分根基而深藏地下。

皇甫家是地方豪绅,早就知道弥勒教的秘密。双方保持和平相处,所以并非仇敌。施明秀一不小心,被李学文几位武术名家擒住。

皇甫使一家那时也在胡家大院内,她说出与高大元结交化解过节的经过,她也就成为皇甫家的上宾。

皇甫淑玉是有心人,高大元一走,她的工作便结束了,正感到烦恼,便与施明秀商量,决定一同行动,借口暗中协助高大元,其实另有目的。

高大元在她的香闺呆了一夜,所表现的风趣和豪气,把这位人小鬼大的小姑娘,激起芳心深处的涟漪。

在这段期间,她与高大元暗中合作,得心应手合作愉快完满,表现可图可点。可以说,她之所以表现得如此出色,身心皆渐趋成熟,皆出于对高大元产生情愫所致。

施明秀在芜湖,便已对高大元产生强烈的亲和感。高大元捉弄她,用神女来嘲笑她,她一点也不介意,反而觉得高大元疯疯颠颠中所流露的英风豪气,深深吸引着她,情苗暗长,魂牵梦系,因此致力于化解双方的过节,以便全力对付苍天教,为自己留一条亲近高大元的路。

她的努力总算有了代价,留下来暗中协助高大元名正言顺。

一旦揭破心中的秘密,她们的英雄胆气化为乌有。但也因此一来,突然拉近了双方的距离,引起强烈的共鸣。

近午时分,失败归来的人陆续回到青杨铺。

铺,表示是小市集,型态一如中原的集,三天一集日中为市,是城市外围乡间的交易场所。

青杨铺,也是府城至任县的中途宿站,因此即使是三六九集期外的日子,也有旅客投宿,保持几间每天经营的小商店,客店更是每天都不分昼夜营业。

中了毒的高大元被神秘的人所救走,出动上百名高手突搜十里范围内的一草一木,白费工夫,一个个累得精疲力尽。

经过商讨计议,决定留下再搜三两天,一定要获得正确的消息,再决定尔后的行动,不甘心毫无所获便返回京都,也不想放弃乘机扩展教务至江南的企图。

灵光佛母是主事人,不愿扮演一个损失了不少人手,却又一事无成,任务告吹狼狈归去的失败者。

她把怒火全浇在杜英头上,把失败的责任往杜英身上推,带了十六名金童玉女在近午时分返回青杨铺客店,准备处置捆了手脚囚禁在客房的杜英。

人正陆续撤回,三菩萨也垂头丧气返店。

陆大仙是活动最积极的主战派头头,他的雄风会弟兄死伤最惨重,把高大元恨人骨髓,对搜捕高大元的行动最为卖力。他带了十六位弟兄,与会主绝到天君的十大将,是最后返回青杨铺的一批人。

镇口有三名警哨,一名大汉上前恭迎,一看便知这些人也是失败者,疲惫的神情气色一看便知:“方会主辛苦了。”大汉恭敬地行礼:“佛母刚返回不久,传下话,等会主返回,请速至六福客栈商量,也请陆大仙一同前往,商讨处置杜小姑娘的事。”

提出杜英,陆大仙首先便心中冒火。

杜英在玩鞭亭管了四海社天暴星的事,与他雄风会无关,直到仙书秘芨出现,王道土的下落有了线索,杜英给他带来了许多麻烦,损失了一些弟兄,本来发誓要将杜英杀掉出口恶气,却被龙紫霄揭破杜英的自己人身份,大水冲倒了龙王庙,这仇报不成啦!但心中余恨难消。

“杜小丫头不是你们的弟子,她老爹闹江龙才是,却不在这里。她是义务帮你们摇旗呐喊的,你们能处置她?她老爹怎么说?”陆大仙毕竟是江湖之豪,懂得江湖规矩,个人的愤恨是一回事,江湖规矩道义又是一回事,不能不讲道义报私仇:“她有错,该把她押回扬州交给她老爹。这时处置她,日后你们不会获得半个朋友协助。哼!”

雄风会是苍天教的外围组织,组成份子性质与苍天教弟子不同,全是江湖的凶枭豪霸,对苍天教的三教九流组成份子有卑视念头,平时就不怎么卖教中的弟子的帐。陆大仙尤其杰骛不驯,他曾经是大姦国贼严嵩爷子的黑龙帮高级人物。

六年前严府土崩瓦解,严老姦在江西袁州老家,捧着皇帝赐给的金饭碗讨饭求乞苟延残喘,一帮一会树倒猢狲散。

在黑龙帮星散的前三十年中,与弥勒教平分江湖天下,苍天教还不知在何处孕育,还没发芽呢!

“在下只……只是奉命传……传话。”大汉脸红耳赤:“大仙何不向佛母陈明利害?”

“好了好了,不关我的事。”陆大仙不耐地挥手:“你们去胡搞吧!可别忘了,闹江龙可不是省油灯,他跺下脚,南京也感到地震老半天,哼!”

“老陆,你找他发泄找错了对象。”绝剑天君拉了陆大仙便走:“灵光佛母可能是气过了头,做事不顾后果,她正在气头上,咱们劝解恐怕反而火上添油。当面不要扫她的兴顶撞她,反正不关我们的事。”

“我才懒得去做这种毫无利益,吃力不讨好的烂污事。”陆大仙不屑地撒撇嘴:“教中弟子有那么多修成仙修成佛的人,那用得着咱们贡献意见呀!”

街口的右首第一家民宅上,突然有人出现在脊角的尾端。

“陆大仙,凭你刚才替杜小姑娘主持公道说人话,我会饶恕你三次。哈哈哈……我在外面等你们。”屋顶上有高大元狂笑。

在众人惊骇呐喊声中,他向下飘落一闪便远出三丈外,再三两起落,便到距栅口约百步的大道。

“伊啊……”他仰天长啸,拔刀出鞘:“谁来挑战!”

街上一阵大乱,狼奔豸突。

人群涌出,上百名男女声势汹汹。

市集外这一段官道特别宽阔,有广大的空间足以施展。

雁翅排开列阵,神态各异,有人兴奋,有人愤怒,有人畏缩,有人发抖。

高大元钢刀斜垂身侧,左手叉腰,屹立如山若天神,俯视着一群小鬼。

也许,该形容为猛虎狼盯着羊群。

“今天一定要作一个了结。”他舌绽春雷,声震长空,虎目中神光似电,脸上杀气直透华盖:“在下情义已尽,你们仍然贪得无厌不肯罢手,今天必须有一方死尽灭绝,永绝后患看谁活得到下一刻。你们是一拥而上呢!抑或是像个英雄逐一上前送命,悉从尊便。”

路右的小土坡顶端,出现份土老头的大衍散人,左右是画了大花脸,穿小花黛绿两截衫裤,村姑打扮的施明秀和皇甫淑玉。

“老夫作见证。”大衍散人用改了调的嗓门怪叫,笑得像刚下蛋的老母鸡:“咯咯咯……为这次生死搏斗作见证,最后活着的人,是唯一的胜家,咯咯咯……你们这些妖孽死光了,日后必定少死许多无辜。”

这次苍天教无法在江南建根基。

后来第六代教主古佛普正,首次取代李家家族掌教的地位,雄才大略野心勃勃,大举下江南设置秘坛,席卷南北两片天,号称天下第一大教,蠢然慾动。

每三个三教九流江湖人中,有一个是苍天教的弟子。男女合籍双修的良好教义,也演变为邪婬诲盗的反伦理规范。

接着结合另两个邪教长天教、方顿教。普先教主王长生,成为苍天教第十祖,声势更为庞大,势力范围遍天下王长生教号叫普生,佛号称活佛。他是古佛(六代)普正的亲传弟子。古佛普正是太阳爷爷教祖的亲传外姓门人,也称钥匙佛,因为他传下了钥匙宝卷,出处是悟真篇。

十代教主活佛普先之后声势更盛,最后走了恶性膨胀的老路。

自太阳爷爷创教始,一百年后该教寿归正寝,被乾隆皇帝大举扫荡,该教五祖被化骨扬灰,死伤无辜成千上万。

然后又沉寂了一百年,重新死灰复燃。

至于弥勒教,此后便寂寂无闻。

尔后的白莲教造反,与弥勒教李家子孙毫不相关,白莲教的传承人物,自始就不承认弥勒教是白莲教的宗支。

大衍散人可能已看出,任由苍天教在江南生根的后果,因此不但不阻止高大元大开杀戒,反而站出来替高大元助势。

出来两金童玉女,怒形于色向大衍散人走去。

“冲我来,你们这些杂碎,怎么不要脸去找见证人?狗王八蛋也比你们高一级。”高大元大声嘲骂。

骂得太毒,金童玉女怎受得了?不约而同怒啸震天,四支剑象奔电,折向猛扑傲然屹立的高大元,左手喷出的青雾,随罡风剑气在前面猛刮。

“去你娘的的!什么东西!”高大元大骂,蓦地风生八步,不但青雾回头反涌,攻来的奔电也突然一顿。

刀光排云驭电而至,风吼雷鸣,无畏地楔人剑墙,猛然流光爆涨,人影乍合。

没传出刀剑接触声,传出暴雷似的怒吼:“天绝斩!”

“破碎的人影飞抛,长剑剧烈向外翻腾,没传出叫喊声,刹那间洒出漫天血雨。

高大元在原地重现,冷静得象一具石象,锋利的钢刀斜垂身侧,鲜血向地面滴落。

“哗……”惊怖的叫喊声传出。

上百名高手中的高手,有一大半脸无人色,被刚才那一刹那接触所呈现的结果,吓得心胆俱寒。

上法场的所谓杀刑,指杀头,身首异处,一刀异命了结罪恶的一生,算是死刑中最仁慈的死法了,也称枭首。

斩罪,批腰斩,用斧,也有时用大刽刀。

拦腰斩断,手脚毕处,内脏外流,好片刻才断气,断了身躲仍可活动,犯的罪比杀头罪重些,所以判斩刑。

灭绝轨,用斩。

两金重玉女,分散成八段,分布面仅两丈方圆,有三段上半身,双手仍在地面爬动。内脏流涌惨不忍睹。

“灵光佛母三菩萨,你们联手出来。”血迹斑斑的向三丈外的灵光佛母一指,声如雷震:“要不能把你们斩成八段,太爷放你们一些人一条活路。上!”

“千万不要分心玩弄妖术。”大衍散人高叫:“以精湛的内功修为御刃,和这小子全力一搏,胜算仍有两成。这小子已修至地行仙境界,悟真篇里面,南宗大师紫阳真入经伯端大师的成道心法,这小子还不屑一顾呢!用妖术分心和他拼斗,一定死得更快。”

“老人家,两成胜算,你老家敢不敢拼?”施明秀会作怪,也变着嗓子怪叫:“有人用炼魂诛仙剑暗算他,结果被他一把抓住吞人肚子里去了。”

“炼魂诛仙剑不是妖术邪术,那是致命的道术。”大衍散人说:“再精进些,那就是比以气御剑更高层次的以神御到。再精进些,那就是飞剑了,可以称剑仙啦!小丫头,你练成诛仙剑吗?”

“会一点啦!”施明秀格格笑:“格格格……只要有人来找我,我会使用,只怕功力火候不足,能发不能收,被人抢去我的损失大啦!?

“你们不要怕,上啦!”大衍散人转向灵光佛母叫:“这小子的刀,其实并不怎么厉害。他师父老不死四海魔神的刀,那才真的叫人做噩梦。”

陆大仙那群人,有人悄悄向后溜走。这些江湖凶袅,的确提起四海魔神的名号都会发抖。

“老人家,如果太湖左神幽虚之天的大群土地刀客,亮刀涌入京都,会有多少人丢脑袋或腰斩?”施明秀继续在一旁煽风拨火。

“谁知道呢?如果他们的洞主亲自率领,那就灾情惨重。三十年前那家伙在河南途中,把上一个死鬼皇帝的御林军与锦衣卫的侍卫,杀得尸横遍野,皇帝一天狂逃三百里。京都的御林军和侍卫们,现在提起这个人,仍然感到脊梁发冷,心胆俱寒。”

“天斩邪刀?”皇甫淑玉也不甘寂寞,加入起哄。

“正是那家伙。”

“他还没死?”

“怎么可能?他年方半百出头啦!”

三人你弹我唱,已有二、三十个人溜掉了。

士气一落千丈,兵败如山倒。

灵光佛母怎敢出来?心跳已增快一倍。

心跳不正常,一定会影响武功威力的发挥。

三菩萨是屡战屡败的货色,更不敢出来。

“你们不出来,我冲阵。”高大元的刀向上升,刀尖向前斜伸。

人群慌乱地向后退,阵势后移已呈乱象。

他向前迈进,一步、两步……脸上呈现的冷酷阴森神情,具有慑人心魄的魔力。

一步又一步,踏入鲜血怵目惊心的尸堆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2回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