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05章

作者:云中岳

“快追!”入房的人急叫,顺手抓起枕旁的包裹,领先跳窗而出。

对面的客房中,抢出一群刀出鞘剑在手的人,是闻警外出戒备的旅客。为首的人赫然是陆大仙,九幽逸客陆立风,雄风会的重要人物。

入侵的人已经走了,他们出来晚了一步。

“给我查这些狗三八的底。”看到被暗器杀死的警卫,陆大私暴跳如雷:“这些狗男女一定是尚义小筑的人,他们好大的狗胆。”

院门口有五六名惊恐的店伙,进退两难。突然踱出一名中年旅客,排开店伙踏入院子。

“尚义小筑的豪杰,每个人都顶天立地,站在青天白日下,堂堂正正打交道,决不可能扭抢劫客店的下五门恶贼。”旅客声如洪钟,向愤怒的人群大声说。

“你是谁?”陆大仙沉声问。

“消义小筑的朋友,江湖浪子威人杰。”

“你敢保证?”

“在下敢用人头提保。”

“陆大仙默然,想想对方的话确有份量,尚义小筑雄峙大江称雄湖广江右,号称仁义大爷,怎么可能在自己家里明火执仗在客店行凶?

“给我查,查,查……”陆大仙愤怒地向自己人下令:“挖出那些狗王人的老根来。”

要查,第一步便是向客店四周的地老鼠讨消息。附近的店铺街坊,有人在屋顶来去,应该听到一些消息,便可以知道人侵客的人来自何方。

天色尚早,一定有人目击。

高升老店规模甚大,有五座客院。这一座客院发生激烈的打斗,整座店人心惶惶,旅客们騒动不安,店伙们忙着安抚旅客全店騒然。

高大元和杜英,藏身在最后进的客院墙角下,相互上葯裹伤,幸好伤都是暗器造成的擦割小创口,仅稍为影响手脚的活动。

“天杀的混蛋,这算什么玩意?”高大元在左助背敷上一些金创葯未,由杜英替他用腰带缠妥,不住咒骂:“一露面就暗器似飞蝗,他们真去尽武朋友的脸,去他姐的!简直不像话。”

“像强盗打劫舍。一杜英摇头苦笑:“要不是你及时用桌子掩护,你我已经死了。”

杜英的左防和左胯,被嫖与飞刀擦过,伤了肌肤并无大碍,出了一些血,创口约有寸长,皮肉之伤在练武人来说,算不了什么,甚至不影响活动。

高大元有三处伤,仅左肋被袖箭划了一条寸余长,深两三分的裂缝。另两处在外肩与右小臂,甚至不能算是伤,擦破皮而已。

“庐山四狼本来就是强盗。”他呼出一口长气;谁知道这些恶贼天一黑就迫不及待动手?其他娘的胆大包天。小丫头,咱们栽得真冤,本来打算到升平老店去等他们,他们却抢先一步的找上我们。

“这叫做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。人算虎,虎亦算人;所以我们几乎栽得不冤。”杜英居然还有心情说笑:“都是你害的啦!你才是医大包天呢!住在恶贼的隔邻,他们随时都可以令我们措手不及猛然一击。”

“我也会给他们来一记措手不及。”他从随身携带的百宝囊中,取出一串钱,拉断串绳,将一百文制钱人护管皮套中:“要胡搞这大家胡搞,谁怕谁呀!”

“哦!你会用飞钱?”

“摘叶飞花也可伤人,制钱杀人轻而易举。呵呵!钱都可以杀人,而且比刀剑更威力强千万倍。”他话中饱含风刺味,其实所指的钱可以杀人,并非意指制钱:“他们惹火我了,你先到升平老店等我。”

“我”

“我去看看他们套分交情。”他整农准备动身:“你在升平老店留意动静。千万记俟抽果一剑悉不需要支援,情不危急,沉着些冷眼旁观,不要逞强出头。等我来再说好不好?”

我要和你同进退。”杜英不愿先走。

我去逗逗创他们,打乱他们袭击升平老店的的计划,并想来明的,有你一起去,很可能要和他们玩命,不划算,走啦走啦!不能让他们比你早到。

“好吧!我去,赶快赶来哦!”

“好的。”两人分手各奔东西,并没留意意店内的动静。自始至终,他批不知入侵的人,曾与院对面的旅客发生冲突。

四狼七鬼与他们的长上,也包了一进客院,不许闲杂人科学院。连店伙也得听候招呼才许进入。

客院的客厅,也就成为他们聚会议事的地方。

厅中灯火明亮,十余名男女在两侧落座一个个神色沮丧,显得垂头丧气。

厅角换了一具尸体,是被那位香卫一到贯助,剑尖贯人肺脱,腹与胸成了溢血的通道,无法抢救,背回的途中便断了气。

实桌上,扭着高大元的包裹,和挑包裹用的手杖。

“你们连已被堵死的两个小辈男女也毙不了,居然让他们破窗逃了?”长上拍着案桌怒叫:“真是岂有此理。负责破门而人的人,有一半是暗器宗师级的名家,竟然白白浪费了二、三十枚暗器,人不但货不了,反而死了一个高手弟兄,你们还有脸来见我?”

“长上,也不能全怪他们。”古首那位留了小八字胡的人加以解:“这两个小辈的底细,咱们一无所知,可能他们的武功,的确超拔俗,咱们的人尽了力,栽了只能说对手大强了。现在主要的当务之急,是查出他们的身份,以便追根究源找出他们毙了永除后患,以防口后他们向咱们报复,知己不知彼,咱们已输了一半。”

“人都进掉了,怎么查?”长上余怒未消,尽管留小八字胡的人分析的理由充分:“从旅客流水薄查,有用吗?你们已经查过了,男的叫高明,女的叫杜英,靠得住吗!咱们这些人中,谁用真名号落店的?”

“这个人的包裹,应该查出一些线索。”留小八字原的人走近案桌,打开包裹:“从行囊的物品中,必定可以找出一些可代表身份。性格、嗜好……唔!居然有这许多书,怪异得很。”

真有十几本书,另用防水抽绸包妥的。

其他全是换洗的衣物,一些旅行必需用具。

“住高升老店,可能是赴考的童生。”一位半老徐娘信口说。

醉心功名的人,通常会在各地的高升老店投宿,取其吉,利,所以各地的高升客栈,格局比较高尚些,不三不四的人不会光顾。

“童生会有超绝武功?没知识。”另一位大汉不屑地撇微嘴。

这群人名义上是一个统会的组织,有长上有底下,事实上每个人都梁骛不驯,互相之间并不融洽,对长上也并不驯顺尊敬,团结果的力量似乎并不大。

“四书精义。唔!是书院士子的所谓科场必读出义书。这小辈也许真是童生。”留小八字胡的人,念出书名啼啼咕咕,随即翻开书页:“仆幼亲善教,涉猎三教经书,乃至刑法收算,医卜战阵天文地理,吉凶生死之术,靡不留心评宪……咦!”

最后一声咦声调怪怪地,而且声音甚大。

“怎么啦?”长上看出他神色不对,颇感惊讶:“许真阳,你在念四书吗?我不懂这玩意。”

“不是四书。”许真阳摇头。

“书名是四书……”

“那是骗人的。唔!我对这本书,似乎……似乎不陌生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读过不少书……”

“这本书我听说过,但没见过。”许真阳扳转书,念出末页:“丹是鱼身至宝,炼成亦化无穷;更能性上究真宗,决了无生妙用。不待他生后世,现前获佛神通。自从龙女着斯功,尔后谁能继横?老天爷!”

“你怎么啦?你念的玩意我不听懂。”

“我如果把中段的一些字句念出,你该有些概念,因为令师是吴楚第一观常道观的正一真人,是符录派的通玄真仙。”

“你念念看。”

“龙虎铅汞、日魂月魄、金公木母、婴儿姹女、黄芽白雪、女子郎君……里面有一首诗:一粒灵丹吞人腹,始知我命不由天。意思是说,他金丹可以厅天地造化,成道成仙,天老爷也主宰不了他的生死命运。”

“咦!阴符仙书……”长上吃了一惊。

“阴符仙书是符录派的经典。这是内丹派南宗初祖紫阳真人张伯瑞,所造世的玄门秘友之一。下传的南宗五祖中的白玉格是他的门人。张真人在四百余年前力介王教合一与合籍双修。他不收外丹,但也不排斥必要时可用丹葯。合内外丹的叫神霄油或丹鼎派,以丹鼎炼葯的外丹为主。目下在皇宫的教主陶仲文真人死了,丹鼎派由他的儿了陶世恩任教主。将录派由友龙虎山张天师,统领了天下道教,称为正一教派,与全真教乎分天下。

除他派以武当张三丰为代表。其实张大仙开山武当之前,全真教的大师鲁大肴与贞常,已在武当建了山门。全真教从南方半边天向北方撤退,仅百余年而已。除了将录派之外,名派的共同祖师,皆是钟离权和吕洞宾陈朴。这部张真人秘友,在世间失踪了三百年,现在居然出现在这里。我记”得秒获好像叫……叫……”

“叫悟其篇,哈哈哈……”门外狂笑声如雷震。

似乎刹那间气涌风生,房舍摇摇,灯火全熄,利器被空的飞行厉啸慑人心魄,击中物体的声响似雨打残荷。

反应快的人伏下藏身,保命第一。

反应慢被击中的人,厉叫声惊心动魄。

“堵住门……窗……”长上仆伏在案桌下厉叫下令,自己却狠缩蛰伏藏匿保命。

这里面有不少宗师级的暗器名家,知道黑暗中暗村的威力有多大,名家同样怕名家的暗器,挨一下谁也受不了,谁敢逞能在黑暗的室内窄小空间,和另一名家的暗器赌命?

“快掌灯进去,里面有意外。”从其他各房涌出的人大叫大嚷:“带兵刃,大家小心……”

里面有人向外窜,外面有人向里冲,一阵大乱,最后有人提了灯笼赶到,刀剑皆派不上用场,入侵的人已经走了。

“谁看到闯入的人了?”长上向聚集在厅中的人跳脚大叫:“外面的警卫是谁?该死!”

大家忙着找寻可怕的暗器,仅找到不少制钱。有四个人被制钱击伤,伤势不重也不轻。

案桌上的书和包裹失了踪,连那根竹手杖也不见了。

大乱中,谁也没看到入侵的人。

三十余人聚集在客厅,闹哄哄像在赶集,七嘴八舌意见多,一点也不像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组合。

“一定是某一个玄门修真的妖道,乘机把所有的仙书秘获抢走了。”留小八字胡的许真阳肯定地下结论。

把知道悟真篇底细的人说成妖道,并不公允。

丹鼎派有内外之分,真正的内丹派把人本身的真元看成丹,不需炼葯石外丹。丹后派修内丹炼外丹,无可厚非,为人诡病的是修炼方法(术)。皇宫内的丹鼎派大师,哪能通皇帝统正统的内丹(内功或气功)?所以走旁门求速成,炼金丹让皇帝吞服成仙。结果,大明皇朝有一半皇帝死在仙丹上。

再就是合籍双修也走上了邪门。

内丹派南宗初祖、语真将的作者张伯端,活了九十六岁;钟高权(汉钟离——其实是五代石晋朝的一位名将)的第四代传人,在华山修炼的阵持老祖,活了一百十八岁。但也有例外。

全真教初祖工真人王重阳,仅活了五十六岁;门人长春真人丘处机,也仅活了七十九岁,不算长寿。

成仙秘文谁不想要?一阵在乱,找遍室内每一角落,并没发现什么妖道。真有人侵入抢夺,恐怕早就走了。

理论上真铅(真阴)随于少女身上,所以皇帝们专门把残小少女,连亡国后的南明皇朝皇帝,也大量把小少女姦婬至死方休,被所炼的仙丹慢性中毒去闯王。

小少女才有炼内丹的“真钻”,也就是内丹的“真阴”,才可以阴阳交泰,不是每个女人都可以作鼎炉的。

医仙王金是以道士身份进入皇宫的,因为他会炼丹,所以钢人太医院而称医仙。仙就是老道的尊称。

炼丹的材料主要是水银(汞)和铅,比例是一比二,这玩意能长期服用?不死才怪。水银和铅中毒,是无葯可解的。

内丹讲求炼精化气,炼气化神,炼神还应,或者应化神、神化气、气化精、精化形,才能成仙成道超生人死。

所指的真铅(真阴)真汞(真阳),皆指男女人体本身的丹(能量),而不是指外脉的水银铅石。通俗的说,那就是内功或气功。

拼命在女人身上找交泰,在水银和铅毒中找调和,还能妄想成仙?不死对怪。内丹(内功或气功)发展漫长的一两千年中,其实也没有人真的修成了仙,没有人修成地仙、天仙(悟真篇中所列的修炼方法和进程)。说修内丹可以长寿,确是事实。

警导震耳,外在黑影如潮。

里面的人,骇然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