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06章

作者:云中岳

高大元跳落后,本能地落荒而逃,神智逐渐有点模糊,完全凭求生的意志全力狂奔,忘了内腑受伤的痛楚,他必须尽最大的努力脱离现场,一定要摆脱追赶他的人,一定要找隐蔽的地方藏匿,一定要及早行功自疗,一定要……总之,一定要保住性命。

如果能有坚强的求生意志,一定可以忍受痛苦,甚至会忘了痛苦,忘了痛苦就不会失去活动的功能。

痛会让人倒下待毙,这是生理上强烈要求歇息,以避免伤害扩大的本能,须用超人的意志浑忘彻骨奇痛。

受伤的野兽如果没断腿,逃得甚至会比平时快。

芜湖城内外,他不算陌生,但他不怎么熟悉,天黑的郊野草木幽暗,他怎知道身在何方?

他却知道,后面有人穷追不舍。

过几次田野和竹林旷地,向一处乱草丛中一钻,蛰伏如虫,张开口行扩喉式呼吸散热。

飞奔的声浪,从他的右侧后方十余处掠过,追的人速度惊人,声音在霎时便消失在远处。

有三个人,片刻便会折回来搜寻的,不能在此地逗留,对方一定会把他搜出来,太危险,必须赶快折向逃窜,另找地方藏匿。

还留有些少剩精力,他必须把握生机。

眼前已有点朦胧,晕眩感渐增,突然撞入一丛灌本,枝叶折断中,整个人夹在灌木丛。

他心中叫苦,响声会引吸追蹑的人,夜静更阑,响声可以及远,紧蹑在后面的人,一定可以发现他的位置。

片刻,后面没有声息,心中一宽,小心地站起退出灌木丛。

原来是一道树篱,是丈余高的木楼,不会伤人,江左右的一些大庄院,喜欢用木楼作树篱,既美观青翠,也有花可赏。

没有人追来。他需要喝水服葯。分辨出是树篱,便知道这里是大户人家的大庄院。

他不想浪费时间,绕树篱去找院门,小心翼翼地分开枝干,一头钻篱而入。

眼前朦胧,但隐约可以看到房舍的巨大形影。他不希望被宅院的人发现,先找水井喝水再说,精力耗损将竭,大量流汗口干舌燥,丹葯干吞不易下咽,而且他需要大量补充体内所耗的水份。

水井必定在后边的院子或偏院,那表示他必须进人屋内寻找。

房舍巨大的形影逐渐接近,却看不见灯光。

即使有人追来,他也可以利用大宅院藏匿,只要事先没被宅院的人发觉,他任何角落皆可藏身,要搜这种有甚多房舍的大宅院,白天也无法搜遍。

要避免被宅院的主人发觉,他必须悄然蛇行姿伏接近,真像做案的鼠窃,一声一伏逐段向房舍潜行。

前面传来一声冷哼,他吃惊地重新伏下,其糟,难道追的人先到了?眼前发黑,他无法看清前面的景物。

没有脚步声接近,有点不寻常。

他警觉地伏地倒退,不能再往前进了,得赶快退走。

“干什么的?”前面传出喝问声,声如银铃十分锐耳,毫不带怒气。

“我……我要讨……讨碗水喝……”他心中一宽,听口气便知不是敌人。可能是这座大宅的女眷,这位女眷年纪不大。

既然被发现,不能优在地上啦!他一面说,一面缓缓站起。

很不妙,脚步声急促轻快,对方已快速接近,刚嗅到一丝幽香,叶一声左肩便挨了一劈掌,掌大相当沉重,他仰面挫倒。

“你这鼠窃居然敢不逃。”女性的嗓音如在耳畔,冒金星的双目,只看到朦胧的人影轮廓。

奋身一滚而起,撒腿便跑。

糟了,进仍然挨揍。

有手扣住他的左肩扳转,拳头立即光临他的左肋。

他本能地右掌疾挥,反击出于本能。

叶一声响,左耳门挨了一掌。

“我要……水……”他便叶出三个字,便失去知觉。失去知觉的瞬间,他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女性的电哨。之后,便一无所知了。

树篱仅是大院前的外围第一道屏障,是装饰,也是禁止外人乱闯的外转藩篱。建了栅门阻止内外的牲畜进出,里面是宅前的!”

场可停车驻轿。

陆大仙三个人,出现在,栅门外。

“人可能躲在里面。”芳华仙史隔着门向里察看:“奇怪!这座鬼宅院为何不养狗。”

“进去搜!”陆大仙大声说:“那小辈受伤不轻,可能仍有精力逃到此地向人求助,一定要把他捉住,哪怕把宅屋拆了也在所不惜,进去!”

中年男人懒得拔开启栅,干脆跳越栅门。

第一支火把出现,然后是第二支……院门大开,鱼贯出来四名高举火把的大汉。最后出来的是中年美妇和灵秀的少女。

大汉们佩了刀,两女手中握着连鞘剑。

芳华仙史与陆大仙也跳栅出来了,三人已超过宅所广场一半以上。

两女摆出的阵势,显然有意和来人打交道的。双方接近至二十步内,火光下已可看清面貌了。

“是她们。”中年人突然在叫:“那女人,正是在太平府渡头侮辱咱们争渡的人。”

和平打交道的打算落空,陆大仙不是肯打交道的人,正应了两句俗话: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。

这位中年人,正是渡船争渡,被小姑娘惩戒的八大汉之一,也是这一队远赴南荒擒促医伯王金的先遣人员之一,因此而延误了三日行程。

这一延误反而因祸得福,幸而与从河南紧蹑追踪的另一队人马在这里会合,不必再不远数千里追踪前往南荒,按理应该感谢迫使他们延误的人。

能用理性权衡得失的人并不多,陆大仙就不是一个盲用理性的人,何况追赶高大元失败,正在火头上,正所谓诱发了新仇旧恨,怒火迸发不可收拾。

发出一声兽性的怒吼,身形疾进八步风生,双掌齐吐,分向两女攻击,无传掌劲激发风雷,从丈五六外发掌,人也随劲切入近身。

高大元就是栽在这种单功中的,同时被击中的还有爪功和指功。

攻击高大元时,由于志在活擒,因此学功并没用上全力。爪功也意在把人抓住,无意将人抓死。

指功志在制穴,而非将人点死,所以在三种超绝奇功的联手较然攻击中,高大元仍然保住老命倾余力逃走。

要不是分力攻击两个人,一掌遥攻威力很可能远在两丈外伤人,已修至化不可能为可能的无上境界了。

两女怎知对方的来历?更没料到对方突下杀手,事先准备与图来的人打交道问清来意,并无应付突变的准备,发觉不妙,已来不及运功应变了。

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,出其不意突下毒手,常可把武功高出一倍的人摆平。偷袭暗算全力一击,便可把武功高出三倍的人送下地狱。

幸好她们在中年人叫声发出时,心生警兆而运功护体,这是修为已达到某一阶段时,所本能生出的反应,一种自保性的防御本能发挥作用,但缺乏攻击力,攻击必须念由心生意动神动。

修为有成的武林高手,身躯任何部分,被触及便立即反弹,甚至会立即反击,这是后天所培养出来反弹作用,与神意的反应差了一级。

两女骤不及防,惊叫一声被震出立外。

小姑娘的承受力稍差些,脚一乱仰面坐倒。

这瞬间,冲近想再补上一击的陆大仙,看到琼来的依稀人影,不假思索地再大喝一声,一记观龙掌吐出,风雷再发,攻向近身的依稀人影。

第二击,力道减半。

这是内功全力攻击的最大缺撼,不可能连续攻击而力道相等,连续数发,自己便会贼去楼空精力虚脱。

人的精力消耗,并非源源不竭的,因此生死相搏中,蓄劲养力不胡乱以绝学行致命攻击必须抓住机契一击中的,是制胜的不二法门。你想获得些什么,便需付出些什么。

一声气爆,罡风激旋,像是刮起一阵小旋风,尘埃也猛然飞扬。

两人同时被震退近丈;这一击石破天惊。

是那位英俊魁伟的中年人。还没收回的右掌像是镀了一层银漆。

陆大仙退了两步,脸色江青。

“好1”身侧不远处,出现一位流道辔,青衫飘飘宽大,脸上皱纹甚少,项已有点斑白的人,背着手喝彩:“大天心雷神掌,火候已有八成,假妖道,你快要炼成掌心雷了,可惜中途缺乏大恒心毅力半途而废,你永远不可能炼成掌心雷啦!用大无心风雷神掌对付武林人,能抗拒你的人真数不出几个。”

青衫客意在提醒英俊魁伟的中年人,接下陆大仙这一掌相当冒用一般内家武功绝学抗拒得了的人不多,不能再硬拼了。

英俊魁伟中年人,的确想重行扑上抢攻。

芳华仙史与同伴中年人,也正准备向狼狈万分的两女扑上攻击。

青衫客托大的话,把跃然慾动的双方气势压下了。

“假妖道,你知道我?”陆大仙沉声问,神色狞恶地向青衫客逼进三四步。

“知道大概。”

“你是谁?”

“不必问我是谁。”青衫客将左手移到前面来,轻轻一抖大拍,一阵柔风随油前涌:“我警告你,不要妄想制造使用妖术的机会。

你的师兄法生段回,我一个指头可以要他死一百次。”

柔风应该毫无劲道,但陆大仙却骇然退了两步。

“你……”陆大仙嗓音大变。

“平时我很少在外走动,也少管闲事,但你这假妖道做得太过份,居然敢纠众公然在大街杀人抢劫,我就住在升平老店的隔邻,碰上了不能不管。”

“你……你少管闲事……”

“见了一定得管,不能鼓励你这种人无法无天,幸好有几个人出头管闲事,你的人杀人摇人的毒计失败,没造成重大伤害,所以我不想实了你开杀戒,你再敢出手试试看,我会废了你一双杀入魔手。”

陆大仙确想乘机骤下毒手,乖乖打消出手的念头。

“在下与这几个男女有仇怨,这件事你不能管。”陆大他指指在对面列阵的人。

宅院内共出来了七个男女,持火把的四个人不算,大概可派用场的人都出来了,每个人却手中有剑。

“是吗?”青衫客笑容怪怪的。

“早些天,他们在太平府中途,和在下的人争渡,羞辱了在下的人,毁了咱们一位弟兄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他们是尚义小筑的好汉,用不着你管。”陆大仙硬着头皮说谎。

“你是见了鬼啦厂小姑娘大声抗议:“是你的人行凶在先,该受到惩戒,我们不认识尚义小筑的人,甚至不曾见过小筑的仁义大爷三眼功曹,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,你应该不是下三滥的泼皮骗棍。”

“哈哈!我不管你为何找她们,在我和你的事设了断之前,不许另生枝节。”青衫客盯牢了陆大,仙:“我是跟踪你前来的,你我的事还没结束呢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用大天心风雷神掌,三个人同向那位用瓦片戏弄你们的年轻人偷袭,追到此地来另生事端,想必已经把那位年轻人谋害了。

你如果杀了人,我不会轻易烧了你。生见人死见尸,带我去找那位年轻人好吗?”

“早就把人追丢了,所以在这一带穷搜那小子的下落。”陆大仙不得不承认追赶失败:“任何人杀掉那小子,我也会把杀他的人化骨扬灰,那小子活着才有价值,他不能死。”

“有理由证明你没杀他吗?”

“他藏有咱们愿意花十万两银子交换的东西。敞长上出动了上百高手走遍天下,不惜任何牺牲,就为了他所藏有的东西。他如果死了,那还了得?”

“哦!有这么严重?那些东西是什么无价至宝?”青衫客神情,分明不相信陆大仙的理由。

“出动上百高手走遍天下,愿花十万两银子交换,会有如此有价值的宝贝?所谓无价之宝或价值连城,这只是夸大的形容词而已。

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命是无价的,弓卜为人命是无价的。但世间死亡的事平凡得令人打瞌睡,人一死就是万千上万甚至一死就是一百、一千万,平常得很,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。

“不关你的事,阁下,不要惹火烧身,强出头肯定会招致杀身之祸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多知道一分不该知道的秘密,就多一分死的机会,你知道我有不少人手,从京师……”

“从京师远到南方来示威,你的人陆续来实力愈来愈大。敢招惹尚义小筑,便知道你确是天不怕地不怕。当年你做江西严家父子的走狗便是无法无天,严家烟消火灭你仍然恶性不改。好,你厉害,但我却不信邪,我要向你退出此事的秘密,赶快乖乖招供,不然我要把你的脑袋打破,把秘密从你的脑子挤出来……咦!你走得了?”

在一声暗号下,陆大仙三个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6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