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07章

作者:云中岳

有一位了解情势的老狐狸相助策划行动,办起事来自然收放自如获得主动。

两人分头办事,在街口的一条小巷分手。

高大元对芜湖的情况不陌生,几乎可说是半条地头蛇,以快速的行动,先将藏匿的包裹取来,疾趋高升老店,略向店伙询问,立即出店溜之大吉。

果然不出所料,杜英昨晚并没返店,他一露面便走,陆大仙的人立即一窝蜂狂迫。

制造混乱的行动十分成功,陆大仙的人,都知道他的包裹仍在,大举出动奔东逐北。

如果杜英昨晚没遭毒手,应该知道他也平安无恙。昨晚他负伤逃走,顾不了陷入混战的杜英,心中极感歉疚。

那时他自顾不暇,事出无奈,但仍然感到心中有愧,他必须查出小姑娘的生死下落。引恶贼们四出穷追,用意就是要弄到活日追查。

他不进城,飘忽在闹市此出彼隐。最后包裹里面的物品换成一些已改头换面的伪书。

书是大衍散人在书坊购买改装的,在江神祠时后面小巷掉包,原书由大衍散人携走,神不知鬼不觉按计行事。

一个时辰后,他重新出现在东郊的小径上。后面,共有四个人跟来,双方都用轻功飞掠后面的人根本接不到信息,速度太快,追的人无暇通知散地其布在四处搜寻的同伴跟来。

不久,便进入旷野与竹木星罗棋布的东郊。

里外,就是皇甫家的宅院。

四个人忘了穷寇莫追的禁忌,望影穷追紧楔不舍。

有计划的吸引极为成功,另有人也向东郊追,但找不到踪迹四处乱窜,追的方向也差了相当大的角度。

其实可以追的方向,只有向东一途。

北面是县城,南面是长河阻绝,西面是沿河的码头和江口,所以东面是唯一逃走的方向。追捕的人在长街奔东逐西,十里长街行人众多,追捕一个机伶的人谈何容易?最后自然而然地,先后向东面的郊野追搜。略向北偏,有路与北面的官道会合。皇甫家的人南返,并不需经过县城,就是走小径返家的,因此陆大仙的人在县城查踪迹,白费心机无迹可寻。

身为指挥主将的司令人,是不宜亲自四出追逐目标的,须在中枢坐镇将传回的消息以策定调度的大计,一旦离去,便有如群龙无首。

陆大仙在高升老店坐镇,不时接到传回的消息,感到相当失望,派出的人始终没有掌握高大元的去向。

等得心焦,他派人到隔邻把天暴星请来商议。

天暴星曾经亲自出动,但知难而返回客店坐等消息,对陆大仙的相召,还真的不敢来。昨晚双方联合行动虽说无功而返,也可以说失败而回,但也让他看出陆大仙的实力极为雄厚,难免有所顾忌。

双方各带了几个人,在客院的厅堂聚会,联手行动失败,双方都有人受伤,全都感到脸上无光,一个个神情沮丧,像斗败了的公鸡。

“曹兄,你对搜捕高小辈的事并不积极。”陆大仙口气流露出指责:“只出动一半人手,那一半人能对付得了高小辈吗?”

“我留下的人手,要准备对付一剑愁那些人。”天暴星心中不悦,但不敢形于脸面:“咱们四海社的目标,是张家一门老少。”

已经惊动官府,治安人员已封锁了升平老店,不许闲杂人等接近,也保护过往官员眷属的安全。陆大仙亮出京都办案人员身份,但却不敢咬定张家的人是涉案的疑犯,因此一剑愁那些人,反而成治安人员要加以保护的目标,住在客店安全得很。

“那些人没离境之前,你们毫无机会。曹兄,你还不明白处境吗?”

“我在等他们离境呀!”

“高小辈两个小狗男女,如果不在这里把他们除掉,他们仍会跟在张家老少附近保护,你们能对付得了吗?”

“咱们会制造机会……”

“算了吧!即使把贵社的人全部紧急召来,也追之不及了,凭你们咱们目下的一些残兵败将,毫无机会,曹兄,唯一可行的是,倾全力一举除去他们,孤立张家老少才有可为。现在我们的实力仍在,你为何不利用这大好机会?多你们十几个人,成功的机会是不是多几分?”

“我得考虑考虑。”天暴星并不笨,不想正面作答,其实心中雪亮,利用陆大仙的人是唯一的机会。

“曹武雄,你不要在我面前玩心计。”陆大仙心中本来焦躁,立即冒火地说:“你不要认为除去高小辈,是咱们的事与你无关,其实这件事关乎你的成败,对我们并不重要。我在帮你,你知道是不是?”

“陆兄…”

“你如果聪明,应该请我们相助,你却得了便宜还卖乖,紧要关头仍然保留实力按兵不动。我告诉你,如果我的人赶来了,我不但不需要你快助,而且会把你们赶走,以免碍事。”

“什么?咱们碍事?”天暴星也感到不悦,嗓门甚大。

“对,碍事。万一你们的人,失手杀了高小辈,咱们一切努力都白费了,咱们要的是活的高小辈。你说,你愿不愿倾全力继续联手合作?我等你一句话,说?”陆大仙声色俱厉,狞猛的神情极为慑人。

“不要逼我,阁下。”天暴星气摄,口气显得软弱。

“你既然不识好歹。”陆大仙拂袖而起:“半个时辰之后,你必须带了你的人滚!你既然不愿全力合作,肯定会误了咱们大事,妨碍咱们的行动,滚吧!你们可以平安离去,半个时辰之内不离境,后果自负。”

“等咱们的人赶到,你们想参予,咱们也不见得愿意呢!”那位相貌威猛,双手特长随从打扮的中年人沉声说:“高小狗所携带的悟真篇仙书,谁敢保证你们不起贪心?哼!”

软的不成来硬的,强者的嘴脸暴露无遗。

“好吧!我带所有的人出动。”天暴星不得不屈服,答应得心不甘情不愿。

其实他心中明白,合作是极为有利的事,凭他目下的一些残兵败将,哪有对付高大元的能力?对付一剑愁与飞花无女,也没有多少胜算呢!如无陆大仙这些人协助,他毫无希望,所剩下的可用人手已经不多了。

陆大他要赶他们走,他怎敢逗留?他并不愚蠢,合作毕竟是两蒙其利的事,一旦被赶走,以后休想有机会谋劫张家老少啦!

“你不要摆出受委屈的可怜相。”陆大仙不悦的神色仍留在脸上,说话加重压力:“要不是高小辈牵涉到咱们的事,不得不全力相图,不然就算你跪下来求我,我也不见得肯帮助你呢!赶快出动!愈快愈好。”

“罢了,你们最好不要再提其他的要求。”天暴星愤愤地说,带了人气冲冲走了。

无暴星并非不想合作,双方本来就仍在协同行动中,合作的承诺并没有取消,除去高大元的念头更为迫切。

他只想保全实力,让陆大他的人和高大元拼命。高大元所表现的神更,的确让他心中发虚,再损失几个人,什么事也不用干啦!

他和两位同伴离开客院,一面走一面低声咒骂陆大仙这些人态度恶劣,经过店堂,看到几名店伙,领着几个男女旅客办落店手续。

一早落店,连店伙也感到稀罕。

目光落在那三位女旅客身上,他心中疑云大起。这,是三名二十余岁的健仆,三名二十余岁的美丽侍女。

三位女旅客不但穿的衣裙华丽,脸蛋身材更是艳光四射时娜多姿,年纪约在二十四、五之间,正是女人成熟完美的黄金芳华青春鼎盛岁月。

看面貌,不像是姐妹,但都有一双水汪汪的明眸,匀称的美好五官,可是,艳丽动人的面庞,隐约流露出高贵矜持的气质,甚至有点冷森,令人不敢亵渎,登徒子最好知趣地收起妄念。

尤其令人侧目的是:每个人都佩了剑。

漂亮的女人佩了杀人剑,怕刀剑的男人绝对没有勇气向她们作刘份平视。

目光再扫过美丽女人的小腰肢,看到簿上所佩带的水红色绣金荷包,金线精绣了一条古朴简单,线条柔和的古代蚊龙图案,像四脚蛇,确是古代的龙。近代的龙,愈画愈华丽,愈画愈像怪物。

“很像传闻中的洪泽三龙女。”他心中南咕:“她们怎么出现在江南?跑得太远了吧?这几年她们活跃在淮阴一带水乡,离开龙窟她们怎能与云起雨?”

心中在胡思乱想,脚下没停,匆匆出店走了,急于返店出动,无暇留下来打听。

洪泽二龙女不是传闻,确有那么三个似女盗又不算女盗的女强梁,在洪泽湖至泅州一带水乡活动,很少与江湖朋友接触。

有人怀疑她们是真正的女水匪,但却又没有确证,据说被她们劫掠的船只不留活口,所以找不到目击她们作案的证人。

江湖朋友与匪盗关系非常密切而微妙,但在明里通常表现得互不相关划清界限,一旦落在公人手中受到法办制裁,结果是迥然不同的。因此洪泽三龙女的真正身份姓名,知道的人了了无几。

天暴星组成的四社,成员以盗匪居多,因此对洪泽三龙的事有所知,但也仅限于传闻,并没见过面,看到三女荷包上的龙金绣图案,便直觉地猜想到洪泽三龙女,其实并无法肯定。

他必须赶快出动追搜高大元,无暇逗留。如果在平时,他必定设法与这三个颇有名气的女强盗亲近,能网罗她们,该多好?

当然他心中也有顾忌,网罗对方为羽翼固然理想,但如果三龙女是他降伏不了的强龙,岂不反而被强龙吞吃了他?他可不想把司令人的地位拱手让人。

目前他的处境,就大大的不妙。临时起意想利用陆大他的人,匆匆与对方合作,结果他成了陆大仙招之即来,挥之即去的马前卒,已经脱不了身,快要被陆大仙吞掉他了,无形中建立了主从的不利地位。

三位美女郎九个人,住在陆大仙对面的几间上房,也就是先前高大元与杜英住宿的一排客房,与陆大仙那群人隔着院子遥遥相对。

陆大仙的人,几乎已倾巢而出,留在客店坐镇的人没有几个,外面不见有人走动,偶或有一个人出来走走,察看是否有陌生人接近。

高大元与杜英已先后退了房间,这三位美女郎住入,似乎并没引起陆大仙那些人的注意。不久,一位侍女出现在侧院的水井旁。

上房有店中的店伙或仆妇供应洗漱用水,旅客不需亲自到水井打水使用。在水井洗漱的旅客,一定不会多花钱住上房。

侍女也住上房,连三位健仆也住上房。不论她们身份的高低,住上房店伙就必须伺候,所以这位侍女,根本不需光临水井。

原来是涤洗一些用具,所以得在水井工作。

陆大仙那位贴身随从,她捧着小木桶到了井分。

一男一女在井旁的耀洗槽各洗各的,一面低声交谈,一见面便攀上了交情。

侍女先洗毕,捧着盛器袅袅娜娜离去。

随从摇摇头,耸耸肩苦笑。

不久,三位美女郎,带领三特女店逛街去了。

四个穷追向郊野遁走的高大元,全都感到十分兴奋,高大元逃走的速度有限,根本无法摆脱他们的追逐,窜逃藏匿的技巧也显得笨拙,绝对进不了他们的掌握。

这期间,高大元的表现,也不像一个武功超拔的高手,只会揭瓦片抛掷,只能伤人而已,风声不对就撒腿扯活,所造成的伤害有限得很。

有四位高手中的高手穷追,对付高大元定然绰绰有余,难怪他们心中高兴,不必等其他的人赶来围捕。

一大早,田野间有人耕作,影响追逐者的行动,经常会发现有人就快速接近因而扑空,再折向搜寻便拉远了三、五十步距离,不可能保持紧蹑的有利好机,始终无法钉牢那飘不定,时隐时现的窜走身影。

绕过一丝小林,前面的窜走人影不见了,很可能钻入两侧的草丛,也可能反而匿伏在后面的野林中,人追丢了,又得花时间新搜寻踪迹。

“咦!咱们是否绕回曾经越过的地方了?”速度一直保持领先的豹头环眼大汉,观察四周大声说:“我记得先前经过时,右前方那丛树林有村落,而且有两座楼房,你们看,两座楼。”

外围有树林竹丛围绕,却看不到房舍,仅可以估计出有村落而已,而楼房高出树梢,一看便知,相距仅里余,看得真切。那就是皇甫家的大宅,他们对这一带全然陌生。

“咦!孔老哥呢?”生了一双暴眼的大汉,扭头回望突然讶然惊呼。

四个人,少了一个,三个人皆浑身大汗,呼吸不稳,有人落后跟不上,应该不是罕见的事。

“老孔……”豹头坏眼大汉向后面的零星树丛高叫。

叫声可以远传两里外,却毫无动静。

一阵好找,后面鬼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7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