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08章

作者:云中岳

“他娘的!芜湖最多只有二十万人丁。”高大元当然不信:“你不要信口开河。”

“是吗?所有的教派,第一阶段便是以今生来世,免除痛苦以吸收徒众,这人间的确活得太痛苦了。第二阶段便是标榜仁义道德,以取得官方的信任各谅解,表示不是居心叵测的组合,而是官方以神道统治的好帮手。第三阶段便是广罗财源,聚积资本大收徒众,最后阶段是……”

“我明白了,四大阶段是发展、生存、扩大、危险。最后阶段是危险期:天下非一人之天下,我可取而代之。也是任何组合的终极目的,不令是佛道两空,甚至儒家的秘密或公开组合,目的全是一样殊途同归的。”

“对,对极了。”

“白莲社就不聪明,自始至终……当然迄今并未告终,自始就摒弃第二生存阶段,所以无法获得公开生存权,一直受到官方的严制裁。贵教和全真道,迄今仍得所谓名门正教之一。贵教仅走到第二阶段,全真教摒弃最后阶段,全真教曾以经走过第三阶段,所以在辽金时代,就曾经被取缔过,贵教就不曾受到影响。你们两教派是同一时代发展的,各自际遇不同。”

“我们是单系直传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你买了一大堆度碟,只要填上年籍便可居为不需完粮纳税出移役的方外人,准备走第三阶段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哈哈哈!别在我身上打主意,你们那些超脱生死的说法,对我没有诱惑力,神仙与我无缘,我也无意苦修,把自己虐待得不像个人样。那位内丹派的前辈朋友,就坚决不收我做门人,说我不像个人样,有七情六慾,孺子不可教也,修人辈子也成不了仙思私利、。”

“罢了,你小子的确不是我道中人,牙尖嘴利,把我这种人挖苦得几乎体无完肤。这些鬼书还给你,大概没有多少后患啦!城内城外,我送了近百本换了封面的书,让那些贪心鬼你争我夺,不会专门对付你啦!”

“但愿如此。”高大元的口气却不肯定:“我先找地方把这些书藏起来,或者丢进池塘里毁掉,以免贻害后世的人,天知道这些仙书会让多少人遭殃?难怪秦始皇要焚书坑儒,有些书真的会贻害千年万世。”

“你在发牢騒吗?”大衍散人笑问。

“咦!关我什么事?我又不看不信这种东酉。”

“我有个妙主意。”

“什么妙主意?”

“把所有的书分开成一页半页,在梦回亭一带及城门楼各处,夜间迎风抛撒,书成不了书,贪心鬼与那些邪魔外道,便不会再找你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他真弄不清大衍散人的真正意图。

“我送出的书,都是坊间的印刷版本,行家一看便知真假,这些书是王道士手抄的,便可表示书已经真的销毁了,没有人再迫你啦!”

“他姐的!这一来,我更是灾情惨重。”他粗野的大声说。

“你又怎么啦?”

“如果他们认为抄的书被毁了,铁定会认为我是故意毁掉的。

有书在,他们要提活的;没有书希望落空,见面就会将我化骨扬灰,捉活的,我脱身并无困难,要死的,明暗俱来立下杀手,岂不凶险重重?你的主意一点也不妙,存心要我送命。”

“那就回敬宰他们呀!”大街散人怪笑。

“原来你没安好心,我可不上你的当。我把书带着。书是我的。

护身符。”

“我是好心好意让你脱出是非外,你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!”

“吕洞宾是你的祖师爷,他已经升为大罗山仙,已经被封为八仙之首,小心地下凡来痛惩你这不肖之门徒。”

“哈哈!被皇帝封的八仙之首,是钟离权……”

“你知道凡夫俗子用错了,对不对?钟高权不是汉代人,吕洞宾是唐代人,没错吧?钟离权是残唐五代人,怎么算也是吕洞宾在先,你是行家,不要汉唐不分。”

“你算了吧!吕洞宾也是残唐五代人,仅比陈搏老祖早那么一点点,你小子一定看过混元仙派图。”

“我没看,所以我不相信吕洞宾是汉钟离的弟子,别瞎编胡诌啦!八仙的故事,都是你们这些牛鼻子老道,有计划地编出来流传骗人的把戏,把虚幻传成真实了,连官方也逐渐承认八仙的地位啦!咦!那漂亮的女人……”

他挑起来,丢掉酒葫芦抓起手杖。

“咦!是很漂亮,高升老店中,住进几个漂亮在人,但年纪不小……真是来找你的。”大衍散人也跳起来,抓起包书的包裹丢给他。

不远处,皇甫家那位美丽的小姑娘,手中有一把剑,正向他俩所处的大树下冲来。速度有如电火流光。

“确是来找我的,走也!”他将包裹背上,撒腿便跑,往树林竹丛中钻。

“你别走……”远处小姑娘尖叫着全力狂追。

杜英管闲事的态度并不积极,所以并没和一剑愁飞花玉女走在一起,起初死缠住张家老小,等候随后赶来的爪牙,表现并不出色的庐山四娘,武功不配称一流的,所以她踉在后面袖手旁观,除非有其必要,她不想出面插手,有一剑愁和飞花玉女出面,足矣够矣。

在玩鞭亭,四狼认为时机已至,正式发动袭击,她认为必须出面了。

她对无辜被卷入的高大元,萍水相逢毫无所知,只是一见高大元便生好感,一见如故,双方都产生良好的印象,成了并肩联手的好搭档,建立初步交情基础相当稳固,结伴同行的意念双方都强烈。

按理,第三方插手干预的人,力所不过当然不配插手过问。插手便表示有干预的实力能耐,在真正到达生死相决你死我活境界之前,是不能下毒手杀人的,那会替三方面带来深切的仇恨,一出人命就无法善后了。

高大元自始至终就以击伤四狼七鬼应付。

而她,却几乎一剑毙了一鬼,下手相当凶狠。,可知她是一个性情不稳定,不考虑后果的人。

她寻找高大元,碰上了一鬼和两个狞猛的人,本来她打算问出高大元消息,便脱身去找高大元的,但一听牵涉到什么他书秘友,她改变了主意。

她一点也不在乎四狼七鬼,这些勉强可算一流高手的狼鬼奈何不了她,却误把两个阴森狂猛的人,也看成是与狼鬼一样的人物。

一时大意,一击受挫,后悔已来不及了,身形还没稳下,正是真力来不及继续发的致命关头,两支剑已排云驭电而至,分向她的双脚汇集,毁脚活批她的意图显而易见,她毫无闪躲的机会。

她知道完了,双脚一毁就死定了。

这瞬间,她看到两人的身后鬼想似的出现两个两约半百的村妇身影。

她脸上惊怖绝望的神情,突然一扫而空。

两人的注意力,全放在她的双脚上,被即将到来的胜利冲昏了头,根本不知道身后有人突然出现。

两村妇的身法,快得不可思议,无声无息突然幻现,同时贴身出手。

惊呼声中,两人的肩部,被无可抗拒的抓力所控制,身躯不进反退,而且飞翻而起*剑尖跟她的双膝上方不足半寸,危机间不容发。

“叭赋”两声暴震,两人摔翻在地,右肩肉绽骨在,右半身似乎完全走了样,似乎塌陷了半座山。

女人的手爪,怎么可能造成如此可怕的伤害?手有数百斤力道的大汉,未必能抓裂一块猪肉。

肉开骨裂,肺部也毁,鲜血狂流,两人在血泊中挣扎,已发不出声音,抽搐了几下便慢慢断气。

断了右脚的一鬼,吓了个胆裂魂飞,在地上爬动,要爬至草丛逃生。

她生跃而起,飘降时剑发流星坠地,头上脚上下,沉落时锋尖无情地贯人鬼的背心,把鬼钉死在地上。

拔剑飘落扭头回顾,两村妇之一向她打手式,向右一指,身形乍起,三两间便消失在右面的树林内。

出了人命,不可收拾。

天暴星摆脱了陈大他的爪牙,半途与四名同伴会合向县城急走,只要回到街上便安全,陆大仙那些人不敢在大街行凶。但他们不能回长街的客店,治安人员司能在等候他们。

七个人转在三具尸体四周,一个个悲愤填膺。

“天杀的狗三八,做得太过份了。”天暴星痛心疾首大骂:“于不该万不该,他们不该条器咱们的弟兄。九幽逸客,我与你势不两立。”

“长上,会不会是高小狗屠杀我们的人?”一名大汉郑重地说:“九幽逸客也算是一代之雄,在不曾与咱们打交道之前,毫无理性不讲道义,立即屠杀咱们的兄弟,他该知道后果。”

“不可能是高小狗做的好事,他是从相反的方向逃走的。而且这小狗迄今为止,仅打伤时的人。”天暴星分析得颇有道理:“凭他的武功,也对付不了咱们三个一等一的高子弟兄。”

“对,高小狗只有一根手杖,你们看,有一位弟兄被砍断脚刃贯背的。”另一位中年人指指一鬼的创口。

高大元仅用飞钱和瓦片伤人,甚至不曾使用手伏牙人,打了就跑,哪像一个武功惊世的高手?

“这是瓜功所造成的创爪次极可怕。”查验尸体的人大声宣布:“九幽逸客那些人中,有一个爪功惊世,名震江湖的黑道巨魁,叫神爪翻天花天虹,大乾坤爪罕逢改手,劲可外发伤人于立五六。依我的推测,一定是这人下的毒手,没经过激斗,走近突下毒手一爪毙命的。”

“咱们先脱身再说,发出紧急召集令,和他们彻底了断。”天暴星怪眼中似要喷出火来:“他们胆敢远离京都,到咱们南方撒野,欺咱们南方无人。咱们四海社誓将登高一呼,结合南方群雄,赶他们北返,或者彻底消灭他们除后患,走!”

背了三具尸体,怨天恨地惶然奔向县城,实力相去悬殊,目下他们是势弱的一方,失去立即报复的勇气,先自保田后再报复。

一直没有机会重新打开青衫做的包裹,察看夺回那些仙书秘友的真伪,也没料到会有赝品。

天暴星曾经看过悟真篇,看到内容确是手抄的。而书坊所售的书,都是木板印刷的,有些更是以活字板印刷的版本,一看便知真伪。虽则天暴星并不了解,恒真篇里到底写的是什么妙诀仙方。

消息早经大衍散人有计划地传出,仙书秘友出现芜湖的消息。

已不胜而走,而且更强凋这些书价值连城,是成他成道秘法宝典,引起各方人土的注意。

仅“价值连城”四个字,就足以引发一场风暴。

兵分两路,一路追赶天暴星,一路穷搜高大元,人手已不足分配。

陆大仙终于带了亲信爪牙赶到,也带来了不妙的信息。原来知县大人已派了专使。赶赴太平府城,向知府大人与推官大人求证京都秘使的身份,陆大仙呈验的各项证件文号皆以卷宗呈送。

如果府衙认为有问题,认为来使闹事,事先没知会县衙的治安首长县丞大人,就有彻查的必要。那么,三或四天之内,推官大人很可能带了不少办案专家,很快地赶到严加查办。

这是说,已露面的陆大仙几个人,只有三或四天的时间逗留,解决天暴星与高大元的利害纠纷,他们的证件都是伪造的。陆大仙往昔是严府的黑龙帮,就是伪造证件的专家,对官场典章熟悉,冒充型府知州胜任格决。但一切的伪证,仍然难逃真正专家的法限。

捕房已派了眼线,在高升老店附近,布下了监视网,如有必要,很可能采取进一步行动。这是说,他们不能再在城厢市街拔剑行凶闹事了。

几个首要人物,在一处竹林内商议,参予的外人中,有一男一女两个中年村夫村妇,行家可以看出他俩的化装易容术相当高明,仅双目无法改变成为中年人。

“一剑愁所要保护的张家老少,已离开升平老店,用上了金蝉脱壳之计,仅留下了轿夫乘船走掉了。”一位随从打扮的人说:“所以无论四海社的人是否追上去,四海社都没有留在芜湖的必要。

也就是说,天暴星夺自高小狗的仙书秘发,都不可能留在此地,他们一定返城后立即远走高飞,咱们夺书无望了。”

“更严重的是。”另一名中年女人接口:“咱们远从京师来,太地生疏有如虎落平阳。俗话说;强龙斗不过地头蛇,大河以南直抵湖广,是四海社的地盘,势力范围包括江淮江右,是真正占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强悍地头蛇。咱们如果逼他,胜算不大。而他们如果奋起周旋,咱们除了挨打之外,别无他途,甚至可能无法平安撤离他们的势力范围。

“他们敢?”陆大仙咬牙说:“”在江右湖广,尤其是江右,我还可以找得到一些有实力的朋友协助。必要时,咱们干脆把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