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女情潮》

第09章

作者:云中岳

看到岔眼事物,便得作进一步了解。

看到三个打扮超脱的俊秀的年轻人,她本能地一马当先脚下加快,向茅舍急急接近,觉得这三个年轻人十分可疑。

所谓脚下加快,表示是用轻功提纵接近的,她无意卖弄,但反应出乎本能,一掠两三丈,速度惊人,裙袂飘扬,有如御风飞行。

刚冲人茅屋前空坪,她心中一惊。

四个村姑,竟然比她先一刹那现身在她身右。

四位陆大仙的随从,也仅比她落后近丈而已。

“是假货。”那位向她自称大姑的村姑,突然轻笑着说,盯着三位眉清目秀的书生型年轻人,不屑地撇撇嘴。

她也恍然,男人哪会生得如此俊秀?俊秀,其实意指没有头巾味娘娘腔。

“掌她的嘴。”中间那位俊秀假书生冷冷地举手一挥,对假货两字大表不满。

“遵命。”右首的假书生欠身应哈。

三个假书生穿章打扮大同小异,面貌也各有干秋,反正都是漂亮女人假份的,漂亮女人的面貌大致相差不会太远,不漂亮的当然差异甚大。

两侧的假书生显然地位低,不同的是右胸襟没有诱荷花的隐约可辨图案。一朵荷花大仅寸金,用淡青的丝线精绣,如不仔细察看,不易看出是什么花。

口气托大,芳华仙史颇感诧异。三比七,三个假书生赤手空拳,而她们七个男女都佩了剑,凭什么大言要掌嘴惩罚?

掌嘴就是打耳光,必须贴身出掌。人影一闪,右首的假书生像在用幻形术,远在文七八左右,身影一动便贴身了,玉掌伸出宽大的袖口,手掌便到了村姑的脸侧。

村姑已看出异兆,怎敢大意?双掌急抬,左掌硬接掴来的一掌,右掌拍向假书生的胸口,连消带打正面接触,看谁高明。

人影急剧闪动,墓地风雷乍起,双掌接触声像联珠炮爆炸,爆发的劲气形成呼啸的气旋。

瞬间的接过声势极为猛烈,爆发的劲流直逼立外,最后一声暴响,人影猛然分开。

村姑斜震出文,脸色大变。可能并没挨耳光,身躯其他部位,显然被击中了好几下。

芳华仙史骇然变色,她早了不起的高手中的高手,居然旁观者不清,没看清双方交手的招手,爆发的劲气压力侵骨,她远在两丈外仍受到波及,震撼力甚为猛烈。

本来她对来历不明的四位村姑,并没加以重视,如果陆大仙的爪牙比她高明,用得着花重金请她协助?

她对四个村姑的评价,陡然提高了三倍。

“他们把压箱子的重量级人物派来了,难怪敢远来南方称雄道霸。”假书生退回原处,向中间的假书生说:“下次,属下一定打肿她的脸。”

属下,这称呼又让芳华仙史心中暗惊,这表示对方一定还有其他的属下,不是偶然出现在此的不相关的人士,而是有组织有意现身示威的组合。

被震退的村姑脸色大变,手按上了剑靶。“动兵刃撒野的人,后果自负。”中间的假书生脸色一冷,阴森冷厉的神情十分慑人。再举手一挥:“告诉他们,让他们早作准备。”

“遵命。”左首的假书生欠身应暗,举步上前。

芳华仙史被中间假书生的阴冷神憎所摄,竟然情不自禁退了两步。

“我们从你们的人手中,夺获十几本仙书。”出列的假书生站在八尺外,一面说,一面从怀中掏出三本书,往芳华仙史脚下一丢,语气奇冷。

“咦!你们夺获了?”芳华仙史心中一跳。

她们是追索天暴星的,亲眼目击天暴星从高大元处,夺获了他书,所以穷追紧索。听假书生的口气,书一定是从天暴星手中夺获的。

“假的,我们要这几本真的书。”假书生冷冷地说。

三本书掉在地上,书面已经撕掉了,露出的首页,用笔另写了书名。

书是宋板书,确是三白余年前装订的所谓蝴蝶装,目下早就被淘汰了,改用线装,但坊间仍有人仿古书冒充古书读,所以不但可以买到蝴蝶装,也可买到捐装和卷轴装的古书。

医仙王金的书是手抄,使用纸捏装,外表和线装不同的是,看不到线。撕掉封面,可以看到订书的两个纸捏。

而假书生丢下的三本书,却是蝴蝶装,每一页的中线叠缝,用浆糊粘连,所以打开时像展翅的蝴蝶,既没有线,也没有纸捏贯连。

“咦!”芳华仙史惊呼。

她根本不曾见过高大元的仙书。陆大仙也没有见过,只有无暴星与一些心腹爪牙,看过夺来的书。她惊呼的原因,是所写的书名,而非看出是伪书。

“第一本:紫阳真人第五代弟子,武夷翁白玉赠白美人的玄天显秘论。第二本:华山陈搏老祖的得意门人,张大仙张无梦的还元篇。第三本:兜率明王活佛的三阳普渡经。其他的书,我们毫无兴趣。这三本书的真本,你们必须在明天日落之前,送到赤铸山乌叉港剑园。”

“不要妄图侥幸逃离本县。”为首的假书生声色俱厉:“水陆两途已被有效封锁,有关的人皆受到有效的监视,忽视警告的人,杀无赦。”

“阁下,你们是……”芳华仙史抢着问。

三个假书生一声轻笑,六只大袖猛挥,蓦地阴风呼啸,灰雾怒涌。

“小心……”两个村姑惊呼急退。

三个假书生的身影,隐没在涌腾的云雾中,三缕淡淡轻烟,消失在茅屋后。

风止雾消,茅屋前一无所有。茅屋柴门紧闭,毫无声息像是空屋。

“快走,回去好好商量。”为首的村姑脸色大变,嗓音也变了。

“妖简!”一名大汉骇然叫:“老天爷,我们碰上什么人了?”

“八成是……是……”芳华仙史更是一脸惊恐。

“是什么?”另一大汉问。

芳华仙史是老江湖,见多识广,武功与幻术皆出类拔草,熟悉江湖门道,因此陆大仙以重礼聘为向导,见识甚至比陆大仙更广博些。

“可能……可能是……”芳华仙史慾言又止。

“可能?”

“可能是……是弥勒教龙虎大天师的人。”芳华仙史苦笑:“但……我不敢肯定。

“为何?”

“湖广江右一带香坛,早二十年就被一些江湖怪杰先后铲平了,据我所知,龙是大天师的子女与义子女,先后伤亡殆尽。如果仍然有人幸存应该遁隐老家山西躲起来。我是从兜率明王活佛的三阳普渡经,猜想可能是弥勒教的人,是与不是,回去我长上就知道了。”

“长上会知道?”

“你们雄风会,是苍天教的旁门组织。贵教的山门祖庭在山西,应该知道弥勒教的动静呀!”

“别废话了,快走。”村姑大声催促,拾起书举步。

高大远与大衍散人,藏身在茅屋左侧不远处的草丛中,目击这些人打交道,相距仅三十步左右,看得真切,也听得真切。

两方的人一走,他俩也悄然离去,取遣返回长街。

“你这牛鼻子没安好心,存心坑我。”高大元一面走,一面不满地响咕。

“呵呵!我又怎么啦?”大衍散人怪笑。

“我那些书中,哪有这三本书?”

“那都是仙书呀!”

“紫阳真人与陈傅老祖,皆源出吕钟两仙,同为内丹派或金丹派,但修持各异。张无梦与白玉檐两位真人,也各立门户各有秘传。那两本书不可能同参,不值得争。”

“哦!原来你小子懂得真不少。”

“我不是告诉过你吗?我有一位前辈是内丹大师。”

“因此你偷偷学了不少零碎。”

“废话!牛鼻子,你怎么想到用兜率明王活佛的三阳普渡经,引起他们的贪念?三阳普渡经是真正的妖书,假佛门以包藏祸心的禁书,被抓住会杀头的,可把我坑了,要我背黑锅,真是岂有此理。”

“偶然想起而已,我听说过这部妖书。龙虎大天师打起弥勒教的旗号,其实他本人根本就不相信弥勒提前下生明王出世,弥勒下生该是五十六亿年之后?就算弥勒佛提前下生度化世人,他龙虎大天师在世间活得十分如意,犯得着随弥勒佛上兜率天活八万九千岁?人间的享受,绝对比看不见的兜率天好一万倍。如果跟如来佛上西天极乐天,恐怕更苦一万倍。”

“去你的!你在离经叛道。”高大元调侃老道。

“你们学道的人,说李老君住在率天。学佛的人,说弥勒佛在三天之一的兜率天,到底谁偷谁的神话呀?”

“我如果不离经叛道,会买了十几张度谋,在世间寻觅有根基的弟子,跟我,怎样?”

“你少来,哈哈!”

“可能你我无缘,你这小子的修为恐怕不比我差。”大衍散人叹了一口气:“对付得了这些人吗?”

“我还无意进一步涉入,那几个假书生道行颇深,我觉得很漂亮,有机会得看看她们的庐山真面目。我相信一定非常美丽动人。”

“那四个扮村姑的人,正是在高升老店落店的六女三男中的四女,原来她们是陆大仙的人,很可能是苍天教的有身份的人物。苍天教强调男女平等,教主是女的。”

“古人说,夫妻相敬如实。苍天教不要求尊重敬爱而要求平等,实在让我这个混世用的男人感到不可思议。好哇!我去找她们。”

“咦!你……”

“去找她们亲近亲近。”

“小子……”

“我要去找杜英,不知她躲到何处去了。再见。”高大元撒腿便跑,不想再听大衍散人唠叨。

陆大仙不是怕事的人,也忍不下这口恶气。

想当年,他在严大小相国的黑龙排,横行天下何等风光,江湖群雄谁敢在他面前大声说话?

苍天教也不在乎垮了台的弥勒教。弥勒教的老巢在山西,苍天教敢在山西建山门祖庭,就有与弥勒教分庭抗礼的用意。甚至有取代弥勒教的念头。两教先后在京都设秘坛,也有明争暗斗的事实存在。

弥勒教造反失败,各地秘坛先后被江湖群雄所铲除,潜入地下慾振乏力,被苍天教所代确是事实,弥勒教已完全撤离京都,苍天教却在京都大张旗鼓蓬勃发展。两教的吸收弟子手段各有不同,层次也有异。

弥勒教的教主,层次走王亲国戚相当高。教主龙虎大天师李福达,就曾经荣任军卫的指挥使。

苍天教的教主太阳爷爷普明佛,却是山西边卫军的一个小兵,退后才创教自任教主,发展走低层次路线,三教九流贩夫走卒一概全收。

从万狭路相适,有了利害冲突。

陆大仙不是省油灯,他的人已陆续闻讯赶来会会,实力愈来愈强大,岂肯示弱向弥勒教低头?

在苍天教徒子徒孙眼中,弥勒教已是尸居余气,见不得天日的沟中老鼠,还能吓唬什么人?吓蟑螂还差不多。

假书生居然警告不许他们逃走,他会逃?笑话!

仙书秘笈必须夺回,弥勒教居然用伪书作借口向他挑衅,吞没的意图极为明显,慾盖弥彰欺人太甚。

人地生疏,要决战必须找到当地的牛鬼蛇神合作。除了本地的蛇鼠之外,还得借助有份量的龙蛇协助,一定要控制天时地利人和,才能掌握胜算,控制消息活动才能收放自如。

第一个被计及的人,就是皇甫俊。

傍晚时分,两女一男光临皇甫家的宅前广场。

皇甫家戒备森严,进人紧急备战状态,来人接近至两里外,宅院的警号便发出了。

两位女郎不再是村姑装,嫩绿色的彩裙轻柔亮丽,薄施铅华巧梳妆,明艳照人风华绝代。

不同的是她们的发誓。一梳三丫会,表示是诗字闺中的女郎;一梳双丫害,明白表示是侍女。

再就是两女的百宝囊不一样,侍女的囊外没绣有古龙图案。

男的英俊健壮,气概不凡,二十余岁成熟的健壮年轻人,穿劲装显得特别英伟出群。但地位好像并不比侍女高,一直跟在两女身后,像护花使者,更像保镖随从,或者更像打手。

出迎的也是三女一男,同样阴盛阳衰。

主人是皇甫夫人母女,一位仆妇,一位相貌威猛的中年人。四人都佩了剑,神色在冷森中流露出惊怒。

“皇甫夫人,不请我们进去坐?”梳三丫替的女郎娇笑,状极得意。

“我不想引狼入室。”皇甫夫人断然拒绝邀请。

“你像是知道本姑娘会来?”

“不错,你们一定会来的。”

“你知道我来的原因。”

“对,心理上早有准备。”皇甫夫人不安的神情流露无遗:“姑娘的芳名,可否见示?”

“我姓龙,姓紫霄。你在高升老店打听过,应该知道旅客流水簿上,所登载的龙家三姐妹,紫霄、紫云、紫虹,以及我们代表的身份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9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女情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