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莽原魔豹》

第十三章

作者:云中岳

四个人努力地工作,找来了不少枯木,削树枝为钉,贯山藤为索,制成一只木筏。

方小福虽然已经醒来了,但脸色苍白,气息奄奄,神色坏极了。

“顺水下放,切记不可放乎中流。”张家全向鬼谷老人匆匆地说:“祸福难料,各自珍重。”

筏推下水,鬼谷老人把住了他。

“老弟,你不走?”鬼谷老人满怀希冀地问。

“我能走?”他苦笑:“不阻挡追兵,你们能脱身!河不经泽州,流经州南,你们一个也走不了。快,时不我留,各自珍重。”

他大手一挥,向来路如飞而去。

“江湖上见。”千幻剑高呼。

他听到了,但并没回头,心中百感交集。扬手一挥,谁知道是否相见有期?

沿途,他发挥了猎户的本领,技巧地布下不少引敌人迷途的玩意。

他是这方面的专家。

       ※   ※   ※

山区广阔,林深草茂。

太行山的地势隐蔽,天下闻名,周回数千里,大多数地区没有人迹。往昔,太行山贼也天下闻名,千百年来,任何皇朝地无法剿灭山中的绿林盗群,即使动员百万官兵,也劳而无功。

五行堡在太行山以北,距此地真有千里之遥,冯堡主对这一带地势所知有限,而且带来的人手也有限。

海山兄妹更是对山区一无所知,所带的人手更少。

凭他们两拨入,想在这百万官兵也望山兴叹的地方,追捕鬼谷老人几个老江湖,的确不自量力。

因此,他们必须获得当地土霸的协助。

天鹰堡的人,就是他们的向导,由冯堡主从中穿针引线,组成了声势浩大的搜捕队。

即使加上天鹰堡的人,人手仍不敷分配。

共分为八组,分别担任伏候、寻踪、拦截、追赶……等等小组,总算能把握了正确的追索路线,主力方面,找到了逃犯留下的线索。

逃犯昼伏夜行,追捕的人昼搜夜宿。

几天来,冯堡主疲于奔命,虽在天鹰堡的人协助下获得一些进展,无如始终不能把握逃犯的正确行踪,逃的人经常改变行程,可把他们累垮了。

逃的人不好受,追的人也不见得安逸。

这天,的确掌握了逃犯的正确去向,谢天谢地。

已来不及将散布各处的人召集在一起,冯堡主仅带了六位随从,跟着五个天鹰堡的人,其中有天鹰汪堡主在内,十二个人放胆循踪急迫。

后面,向导领着海山兄妹八个人,在后面五六里跟进,沿留下的记号急赶,希望尽快与冯堡主会合。

信号由各地的人用暗号传出,指示各处的人速来会合,愈快愈好。

人毕竟不能飞,各处的人根本不可能尽快地前来会合。姓费的这一批人相距最近,可是,意外地耽搁了,被尹姑娘三个人缠住脱身不得。

他们追过了龙门峡,足迹愈来愈明显,表示逃犯已不再昼伏夜行,已经发觉追兵将及,所以不顾一切拼命逃走,无暇掩灭踪迹了。

一口气奔入灵谷寺,手中鬼影俱无。

冯堡主早两天曾经与天鹰堡的人来过,血魔僧答应全力相助,怎么却人去寺空了?显然出了意外,要不是和尚们反而帮助逃犯弃守逃亡,就是、到别处去了。

但逃犯的确是前来灵谷寺的,不可能逃到别处丢。

十二个人停下来一阵好搜,搜出八僧和猛狮的体,把冯堡主吓了一大跳,幸好找出逃犯的去向。

十二个人心中惴惴,硬着头皮往前追踪。

八僧与猛狮不是浪得虚名的人,竟然全被杀死了,可知逃犯的实力十分可观,难怪他们心中惴惴不安。

踪迹向上延伸,伸向前面的山鞍。

山鞍,是最容易爬越的地方。

天鹰堡两个最有经验的寻踪觅迹专家,像发现猎物兴奋无比的猎犬,连跑带跳向山鞍奔去。

山鞍长满了高与人齐的茂草,张家全站在草丛中,手中有简易粗制的木弓,腰带上有用树枝削尖,用树叶作羽的十二枝箭。

搭上一枝箭,他虎目中杀机愁涌。

箭是粗制的,但在他手中,却是致命的武器。

弓徐徐拉满。

下面百步左右,两个向导毫无戒心地向上飞奔。

五指一松,木箭破空而去。

“啊……”惨号声震耳,第一名向导惨号着向下滚,胸口木箭穿心,木尖透背而出。

第二名向导仓卒间向侧一闪,还不知同伴为何惨号着摔倒的,为免被撞及,所以向侧闪,没想到破空的锐啸声入耳,还来不及转念,胸口已有物贯入,贯穿了咽喉,一声末出,便向下翻滚。

下面约二十步的天鹰堡主大吃一惊,机警地向下一仆,伏在草中藏身,木箭破空的锐啸慑人心魄,人是不能与箭相抗的。

“小心防箭!”他总算够朋友,发声警告同伴。

“啊……”第三个人倒了,这位仁兄不够机警。

冯堡主大惊,侧跃三丈,再一跃便窜入一旁的树丛。

等他们绕两侧到达山鞍,只剩下六个人了。

这短短的百十步,人死掉了一半。

草丛中,突然出现张家全的身影,手中的木弓拉满,木箭对正了最先冲上的冯堡主。

“是你……”冯堡主大惊,骇然止步。

六个人全到了,分三力合围。

“不错,是我。”张家全语气奇冷:“你这狗娘养的汉姦,燕山三剑客给了你多少好处,你甘愿做他们的鹰犬?你这卑贱的狗。”

“清兵西进,我五行堡首当其冲。”冯堡主咬牙说:“飞龙谍队午夜猝然光临五行堡,我只能听任他们摆布,收拾山西境内不甘归伏群雄的工作,我不做自然有其他的人做,你用这些话来责备我,公平吗?”

“这就是标准汉姦的论调和嘴脸。”

“你……”“燕山三剑客在何处!”

“我怎知道?”

“你竟然不知道?”

“他们派了三个人在我身边,不时传达他们的命令。”

“海山兄妹又是什么人?”

“他们是江湖游侠,与官府暗中有往来,专门对付朱家余孽的,搜捕聚众造反的主脑。

“你不是受他们的指挥?”

“燕山三剑客勒令我配合海山兄妹行动,不许问理由,不许干涉他们,但不受他们节制指挥,我有行动的自由。”

“他们派在你身边约三个人呢?”

“这……一个被你射死了,一个和我女儿那批人一起行动,一个……”一个鹰目钩鼻的人突然贴地急窜,反应甚快。

木箭破空,把那人钉死在地上。

这瞬间,天鹰汪浩飞跃而起,半空中拔剑出鞘,以饥鹰搏免身法向下猛扑。

张家全屹立如山,丢掉弓同时右手向上一扬。

一声刀吟,他拔刀在手。

天鹰的飞腾搏击身法,号称武林一绝,很少有人能接得不如此凌厉威猛的雷霆一击。

身形刚从飞跃的顶点向下降,双手握剑向下扑,一道淡淡的,肉眼无法看清的芒影突然从剑下一闪而入,恰好奇华地贯入胸口,直抵腹膈不留痕迹。是张家全的回风柳叶刀,有如阎王帖子。

剑突然脱手,人仍向下扑。

张家全本无表情地横跨一大步,乃升起了。

“!”天鹰像中箭的雁,重重地摔落在草丛中,开始濒死的翻滚挣扎。

“嗷……”豹吼声、刀啸声、破风声……在同一瞬间爆发,死神光临,死神的手从云端里伸下,藉张家全的刀收买人命。

两名爪牙不知死活,左右一台,挥剑夹击。

另一名爪牙是天鹰堡的人,仰面躺侧向侧滚,爬起撒腿狂奔,这位仁兄是个聪明人。

冯堡主是这些人中,武功最一口匹,也最聪明的一个,向侧一闪,折向飞掠而逃。

“啊……”夹攻张家全的一名爪牙,腹部被剖开了。

刀光电掠,另一名爪牙的右腿齐膳而折。

       ※   ※   ※

两里外的山脚下,十二个人目击山鞍的惨剧结束,千步狂追而下的张家全,脚下一紧。

是海山兄妹,还有一身黑的冯秀秀。

他们一看到张家全的猎装,便知来人是谁了。

冯秀秀父女连心,心中惊怖已极,拼全力向前狂奔海山愤怒得快要爆炸了,不再往前冲。

“列阵!”他大喝:“不许乱了阵脚,我要斗斗这其他十个人中,除了海秀之外,有六个是他的人。

看到飞逃而下的冯堡主,看到后面百个野人。”

六把剑列成半弧阵,气势浑雄无比。

三个五行堡的一口匹手,不得不随冯秀秀奔出抢救堡主。

逃命的人,脚程通常要比平时快十倍。

冯堡主可说已用尽了吃奶气力,却无法快过追的人,短短的不足两里地,距离从百步外拉近至十步左右了。

“用暗器助我!”这位一代之雄,向奔来救应的爱女失声狂叫。

他自己的双手,共有五枚断魂针,左三右二,先前却来不及使用,只顾丢下同伴逃命。

张家全半空击杀天鹰的飞刀,把这位目空一世的风云人物吓坏了,凭他这个暗器行家,根本没有看清张家全是如何出手的。

张家全狂野绝伦的刀法,也吓破了他的胆,所以要女儿用暗器助他。

张家全看清了甘涉外的阵势,看到威风凛凛的海山,也看到脸色不正常的海秀。

身形条止,他放弃了不可能到手的冯堡主。

如果不放弃,他必须从冯秀秀四个人的暗器丛中穿越,就算穿过了,也恰好冲入海山兄妹布下的剑阵中。

冯秀秀心中一定,立即掩护乃父急退。

“嗷……”张家全举刀,发出震天的豹吼。

“海山!”他吼完叫:“你一个人上来,看你有没有种。”

海山怒哼一声,向前走。

张家全向后退,一步步向上退。

“山腰。”他大叫:“正好施展,看你的天绝三剑与长春门剑术,到底有多厉害。不要带人上来,要你的人在原地等候,等候收你的,抑或是收我的。”

海山向后大手一伸,示意众人等候。

海秀踏进两步,然后退回,用手向后面的人打手式,手式自然只有它的人才看得懂。

冯堡主虚脱地在一旁喘息,像头快断气的老牛。

半山腰有处稍平坦的草坡,山上山下的人都可以看清坡上的情景。左右的树林密密麻麻,人在林中行走举步维艰,要登上山鞍,非走草坡不可。

当然,这里也是决斗最好的地方。

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山势是自西北向东南倾斜。

日下日影偏西北,谁要是被迫在下坡,那就有些麻烦,向上攻烈日刺目,因此双方势必争取上方不可。

上方的人向下攻也有困难,挫身发招威力大打折扣,活动不够灵活。

两人面面相对,站在相等的高度冷然相向。

“小孩子呢?”海山稳定下来了,情绪不再激动,好现象。

“你自己去猜。”张家全更显得无比的冷静。

“我一定要这个小孩子。”海山一字一吐,语气与神情极为坚决。

“我一定要保护这个小孩子。”张家全以牙还牙,说得比对方更坚决。

“你要什么,我给什么。”

“我要的是道德勇气与忠义传统,你能给吗?”

“你要知道……”“我什么都不必知道。”张家全打断对方的话:“我不必骂你责备你,因为你不是汉姦。”

“随便你怎么说。”

“我认为你是个值得尊敬的敌人。”

“原因何在?”

“你是个男子汉吗?”

“我,顶天立地。”海山的傲气英气,在这句话中显得铿锵有力。

“好!那你一定不会说谎,或者没有扮懦夫的勇气而不屑说谎。”

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是把你看作真正的英雄男子汉。”

“夸奖夸奖,在下深感荣幸。”

“瓜尔佳索翁科罗!”张家全声如沉雷。

海山一征,脸色一变。

“要我叫你懦夫吗?”张家全再次沉喝。

“我。”海山举剑一口匹呼:“正黄旗贵族,直义公费英东的嫡裔,瓜尔佳索翁科罗。”

“我,山西张家全。”张家全的刀也高举:“今天,你我都为了正当的理由,勇往直前生死与之。”

“张兄。”海山口气一变:“你们汉人说,天下非一人之天下。”

“你是断章取义,至少也是歪曲义理。”张家全郑重地说:“天下非一人之天下,是指君权并非是天授的,天下事是众人的事,而非皇帝一人之天下。”

“朱家无道,我满清龙兴长白……”“狗屁!”

“把朱家余孽交给我,我保证封你爵……”“狗屁!”

“我保证你成为江湖霸主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三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莽原魔豹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