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莽原魔豹》

第十四章

作者:云中岳

摘星手的百宝囊中有食物,四个人坐在山顶的树林中进食。这里,已经远距龙门峡三十里以上了。

张家全右膳的伤算不了什么,是被剑锋割裂了寸长的口子,深仅分余,这种伤在他来说,是家常便饭。

“张兄,他们真是燕山三剑客?”尹姑娘问。

“是的,海山已经承认了。”张家全将决斗的经过概略地说了。

“果然,天绝狂叟不保晚节。”飞熊叹息着说。

“张兄,那海山真的刀枪不入?”姑娘心中暗惊。

“半点不假。日后碰上了还真不易对付。”

“这……有点奇怪。”飞熊说。

“有何可怪?”张家全追问。

“不错,长春真人道力通玄,罡气无坚不摧,当年他带了四大弟子,至雪山谒见成吉斯汗,随军西征数万里,征服西方千万色目人,沿途经历过无数魔劫。他修真近百年,已臻地行仙境界。

但燕山三剑客如此年轻,和你决斗所用的内功决不是罡气,在你以两仪相成大真力驭刀雷霆一击下,怎么可能毫发无伤?”

“也许他们另练了神奇的绝学吧!长春门开创迄今将近四百年,在退出关外之后,二百年岁月漫漫,此期间谁敢保证他们不曾参研出惊世的绝学?总之,今后我得找出对付他们的武功来,他们不会放过我的。”

“你真得特别小心。”飞熊说:“长春门的传统,是一师必定收徒四人。这是他们祖师爷长春真人留下的规范。

长春真人就有四位门人,大弟子李志常更是文武双全,也是正式开创长春门的功臣,不但道术武功皆臻化境,文才方面传世的西游记两卷,更是家喻户晓的纪传。

十年前我在镇江,花了廿两银子买了一部木刻刊本神怪闲书西游记,写唐僧率孙悟空四徒西域取经故事,就是影射李志常这本纪传,与及掺入后汉书西域传的记载而撰成。这位孙悟空神通广大,就影射这位李志常。

燕山二剑客必定还有一位同门,武功至少也该与海山这三个人相等,假使他们聚四人之力相图,你……”“我不会再上当了。”张家全拍拍饱了的肚皮:“让他来找我吧!我不信他们能永远三四个人圭在一起。

本来我认为他们很有种,很英雄,岂知大谬不然。所以,我也没有硬充好汉的必要。我也会用心机,明的暗的各种把戏我会玩。”

“张兄,今后你的打算……”尹姑娘满怀希冀:“和我们联袂遨游天下吧!社稷已倾,山河场主,大局已不可为,放浪江湖,也许能为我们的同胞做一些事,胜似遁隐荒山徒伤悲。”

“很抱歉!”他一口拒绝,整衣而起:“我不欠人什么,人家也不欠我。这次我无端卷入这场漩涡,完全是意外中介入,因势利导,势不由人。

今后,我将尽量摆脱这种倒楣事。诸位如果真想为同胞做一些事,何不去找鬼谷老人与千幻剑夫妇?”

“他们现在……”“沿丹河下放,很可能脱出网罗,有我在这里牵制住燕山三剑客与大群的汉姦,他们脱险有望。以后,可能往南方走。”

“往南方?南方正烽火连天。”

张家全不能把方小福是六合小王子的事说出,连千幻剑也不知道鬼谷老人到底在做些什么事。

“他们必须往烽火连天的地方走,那才是他们必须去的地方。”他不多作解释:“你们不是家在江南吗?为何不助鬼谷老人一臂之力?”

“有这个必要吗?”

“当然没有,也不能说一定没有。不过,我警告你们,一旦燕山三剑客不找我而离开了山西南下,那就表示鬼谷老人露了行藏,凡是接近他的人,都必须面对燕山三剑客,与及官府及汉姦的无情袭击,不死不休。”

“哦!有这么严重?”尹姑娘吃惊了:“为什么?”

“不为什么,反正就是这么一回事。诸位,山长水远,后会有期,祝福你们。”他身形乍动,穿林而去。

有些动物当巢穴遭到危险时,会逃得远远地,永远不再回来了。有些则等到危险一周,便回到原处整理巢穴,不打算丢弃。

豹是属于后者的动物,除非巢穴被占据,而他又无力驱赶,不然他一定会回来的。对保卫自己的地盘,它会非常的勇敢,除非真的对方太强了。

张家全回来了,沁州有他的巢。

在泽州的僻静处,他避了一阵子风头。

七月抄,他仆仆风尘昼伏夜行往回走。

由于伊尔根觉罗卅六名游骑兵的遇伏阵亡,潞安戒严了一段期间,官府出重赏追查凶手。

太原方面,也派了不少军方人士前来调查。

体上的木箭与刀痕,官府的结论是受到山贼的袭击,潞安附近的绿林好汉们,像避瘟疫似的,远远地避风头去了。

有些知道些少内情的官方人士,居然不曾怀疑到张家全身上,因为消息已经证实,张家全在泽州太行山区出没,他与伊尔根觉罗这群人并没有什么恩怨索缠。

可是,沁州却出了意外。

张家全是很小心机警的,他有野兽的聪明机警与勇猛。

三更天,一个黑影站在与文街张宅的废墟中,不言不动像个鬼魂。

街上其他的房屋,皆在大兴土木重建。而他这座并不怎么破败,原来有十余间房舍的张宅,却在他离去期间,变成了瓦砾场。

是被火烧掉的,当然不可能是天火。

他从不信有天火,有火德星君一类神话。

他在问自己:为什么!是谁做的好事?

即使官府知道他是杀人凶手,也不会放火烧屋。

潞州府没有他犯案的档案,沁州也没有,也不可能有他犯罪的档案。

理由很简单:他已经知道海山兄妹不敢将事故张扬出去,根本与当地官府不提张家全的事。

走脱一个朱家小王子的事,决不是海山兄妹承担得起的重大事故。

海山兄妹只敢出动自己的人,和利用一些不知情的汉姦,和贪鄙的盗贼与无耻的江湖大豪,不顾一切紧迫追踪鬼谷老人与小王子,不敢调动真正的官兵协助,目的就是怕走漏消息,宁可秘密地把这件事了断。

他必须弄清楚,是谁毁了他的家。

久久,他站在瓦砾场中丝纹不动。

他不能在白天公然出面打听,也许海山兄妹在守备衙门留了什么指示,暗中有人在沁州查缉他。

正打算离开,以后设法打听消息。

街口方向,一个人影缓缓地踏入瓦砾场,不久便看到了他,不慌不忙地向他接近。

他警觉地用目光和听觉,留意四周的动静。

没有其他的人,这人是独自来的,胆气真不弱,半夜三更敢独自来到鬼气忡天的阴森瓦砾场。

来人渐近。

他目力超人,还隔廿步外,藉朦胧的星光,他已看清对方的轮廓。

好眼熟,是熟人。

猛兽遇上陌生同类的警觉消失了,他的手离开了刀把,但另一种警觉,却取而代之。

“算算你也该回来了。”那人在七八步外停步:“很困惑是不是!”

“是的。”他出奇地平静:“其一,你怎么知道来这里!”

“因为我们有不少人,散布在各种行业,有各种身分,在各地秘密活动,消息是相当灵通的。”

“其二,你像是知道放火的因果。”

“谁?”

“有人密告你在北面山区,有意图抢劫车队的嫌疑。胡知州派人找你找不到,一把火烧了你的家,免得你再回来惹事生非。”

“不错。”

胡知川胡世棠,是满人派来的知州大人。以汉制汉,满人这一手非常的高明,地方政事由汉姦奴才们治理,满人只在背后拉线。

而军权却在满人手中,各地的城防守备守尉,由八旗兵驻扎在该城,名义上不管民政,事实却是政令皆出自守备的手中。

后来天下承平,名义上逐渐分治,但真正的统治大权,仍然握在当地最高军政首脑手中,各地的满城也就是小皇朝。

“抢劫车队的事并没发生,他怎敢胡来?”

“他就敢。”那人说:“他是个忠于大清的好官,希望地方土太太平平,不许有任何不法刁民为非作歹扰乱治安,防患于未然,所以要挖你的根,不欢迎你这种人在沁州兴风作浪“告密人是谁?”

“还没查出来,是从潞安府城来的。”

“罢了!”他苦笑:“这件事,早晚会发生的。哦!在潞州,你们就知道我的底细了?

“不,是你追踪南下之后,我们的人才发觉的。如果知道,小兄弟,我们早就和你搭上线了。我是奉命溜到州等候你的,猜想你可能会回来。皇天不负苦心人,总算等到你了。”

“你们是……”“此非善地,我们找地方好好谈谈。”

“好的,张三哥。”

这人是花子张三,他的救命恩人。

在书院后街的一栋幽暗住宅内,张三替张家全引见了四个人。

四个中年人的姓名很好记:赵宇、钱宙、孙洪、李荒。

光读姓,是赵钱孙李;读名,是宇宙洪荒。前者,是村学小孩们读的百家姓首句;后者,是千字文的第二句。

张家全总算有点了解江湖门槛,一听便如是化名。与救他约两个人一样,张三李四都不是真姓名。

六个人沏了一壶茶,室中一灯如豆,本身就带有阴黑冷森的气氛。

“小兄弟,首先,我要请问你一件事。”那位叫赵宇的人诚恳地说:“你听说过十二星相的事吗?”

“没听说过。”他不暇思索地说。

“十二星相,也就是十二生肖。”

“这我懂。”

“三年前,十二星相在京师与山西成立,顾名思义,可知是由十二个人组成的。”

“我在听。”

“这十二个人,在京师山西两地活动,专门向满人与汉姦下手,惩罚与报复齐施。次要的工作,是帮助一些被迫害的人。三年来,成就蜚然,在江湖上闯出道来了。而且颇有名气。当然,官府中也留有档案。”

“我明白了,十二星相在暗中,做着反清复明的事。”他直肠直肚地说。

“不错。”钱宙笑笑接口:“最近一年来,我们也损失了一些人。三月前我们在员定府,损失了黑风虎。

人损失了,必须物色人才补充,补充的人选,必须是武功出众,满腔忠义的血性人物。

我们在潞州,得到有关你的一些消息,认为你正是我们心目中的最佳人选。”

“哦!原来你们是……”“十二星相。”赵宇说:“我,就是白日鼠。姓名对我们来说,已经没有什么意义。”

“我是双头蛇。”张三拍拍胸膛:“对外,我是张三;对内,我叫老六!留图记信号,画蛇;留字为信号,写天文星。”

“我们希望你参加,共襄盛举。”白日鼠诚恳地说:“你在潞州所干下那些轰轰烈烈的事,日下正向江湖轰传。

你的武功和胆识,足以让我们饱声势增强一百倍。本来,我们希望你能接任老二黑风虎,但经过磋商协议,众家兄弟希望你做老大,顶我的白日鼠老大天贵星。我们衷诚服从你的领导,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来。”

张家全楞住了,有点失措,也有点茫然。

芳香君姑娘,要他参予行侠的行列,但他受鬼谷老人的影响,断然拒绝了。其实,他对尹姑娘极有好感,只为了一个“侠”字,他只好打退堂鼓。

现在,这些人要求他参加反清复明的行列。

如果他真有意反清复明,他该跟鬼谷老人走,把小王子送往南方,参加福王或桂王的抗清队伍。

“我……”他不知该怎么措词才好。

人,总有弱点。张家全的弱点,是他太过重视恩怨分明。

张三李四在他最困难的时候,生死关头的重要时刻救了他。而且,事后不曾向他提出任何要求。

鬼谷老人也曾在生死关头救了他,但事后的要求抵销了救人的高贵情操,所以他并不甘心情愿,恩也有成为怨的可能。这就是恩怨分明!

现在,他无法断然表示意见。

五个人,都是胸有城府的人,看出他的迟疑,掌握住他的情绪。

“老弟。”钱宙义形于色:“山河破碎,我族蒙羞,非战之罪,耻在吴三桂一流汉姦令河山蒙尘。

咱们百姓小民力不可回天,但岂能俯首称奴?至少,我们有权发表示我们的反抗与愤怒,除非我们已经是没有血性的行走肉。

你说,胡知州凭什么就这样放火烧了你的家?

你并未参予北面山区的劫车案;唯一的理由,因他是满人鞑子的奴才,他才能肆无忌惮地州官放火。”

“我们要公道,公道!”双头蛇的叫喊声,真有令人热血沸腾的煽动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四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莽原魔豹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