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莽原魔豹》

第十八章

作者:云中岳

五个高大的人影鱼贯而行,外表奇形怪状,有人脚下沉重,有人轻如无物,走动时快时慢,似乎带起阵阵阴风,如果有人迎面而来碰了头,真会吓一大跳,以为碰上了妖魅,甚至可能被吓昏。

降下山梁,五人身形加快,向上面的秃顶山头飞掠而走,比下山的速度增加了一倍。

山顶光秃秃,像倒覆的一只大锅。与南面约五台五座山峰一样,光秃秃像台。

山顶上,已经有几个先到的人,分别盘坐在四周。这五个人往东北角占了一席地,并肩坐下了,既没向先到的人打招呼,也没向左右的人说话。

不久,又来了三个人。山顶上,已经有十四个人了,围成十丈方圆的一圈,安然不动像是泥塑木雕的菩萨。

又片刻,三个黑袍人与三位戴奇形高帽的喇嘛,神气地从北面进入场中心。

罡风呼啸,寒气袭人,更增三分阴森冷肃的气氛,听不到任何低语。

五台也叫清凉山,盛夏也寒气袭人。

这时的五台,已经有雪光冰影了,但这里走山下,这里的人大概都不怕寒冷,一个个仍然安坐不动。

一位喇嘛突然轻咳了一声,打破了冷闷的沉寂。

“你,同他们说。”喇嘛用纯熟的汉语说,手中的人骨笛向一名黑袍人点了点。

“是的,呼图克图(活佛)。”黑袍人点头应诺。

“没有来的人,给我记下”“是的。”

这人声如洪钟,声震耳膜,飒飒罡风也压不住震耳的声浪,显然意在以浑雄的内力示威。

“诸位可说大部分已应邀前来与会。”黑袍人向众人发话:“在下深感荣幸,特此先致谢忱。”

“有话你就开门见山,直截了当说。”南首一位反穿虎皮外袄的大声说,声音也震耳慾聋。

“如,在下开门见山,奉敝上指示,请诸位共图富贵,流芳千古。”

“好,怪吸引人的。”东首有人喝起采来:“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富贵?”

“富贵不会从天上掉下来,更不会恰好掉在你怀裹,阁下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目下西南未靖,西北正待举烽烟。敝上认为,诸位啸聚山林终非了局,莫如接受朝廷招安,以诸位万人敌之勇,兵效命沙场,日后裂土封侯,指日可待。北大同南太原,皆建设招待所,军需粮秣军饷马匹器械一一俱备,等候诸位前往领受符印,以参领官衔各领一军,候命立功。诸位,这是最好的机会。”

“如果咱们拒绝呢?”西面有人大声问。

“大军云集,玉石俱焚。”黑袍人声如沉雷:“恒山五台一带,即将有无数怀有奇技异能高手,在山区清除不法亡命,重整各地古刹丛林。

锡伦活佛从京都来,奉钦命勘察各寺院良窳,日下卓锡五台显通寺,已经把近百名没有度牒的不法伪僧处置完竣。”

“我知道,他带来的那一大群不三不四人手,确有几个了不起的杀手。”南首站起一个挟了水火棍的人:“但不知锡伦活佛,有没有文殊菩萨降伏五百孽龙的神通?”

“你,过来!”锡伦活佛用人骨笛向那人一指:“本活佛就算没有文殊菩萨的神通,至少也有菩萨座下善财使者的无边法力。你,一定不相信。”

“在下当然不相信。”那人双手握住水火棍,大踏步逼近:“一百年来,五台山一直都是咱们亡命好汉的猎食场,不知猎食了多少善男信女。假使文殊菩萨真的有灵,那些死了的善男信女岂不太冤?

岂能以果报冤衍来解释?所以在下必须亲眼看见才算数。要让在下相信,在下当然愿为新朝打江山……哎呀……”锡伦活佛的人骨笛一拂一扬,接近至丈内的大汉突然狂叫看飞翻而起,砰然一声大震,摔翻出两丈外,背脊着地,手脚朝天,水火棍抛得更远,挣扎了两下,手脚一伸,便失去知觉。

四周的十三个人,皆惊得倏然站起。

天大黑,罡风又大,这些人其实并没看到锡伦活佛拂动人骨笛,只看到大汉一面说话一面欺近,相距约一丈突然翻飞倒摔,如此而已。

一声虎吼,那位身穿虎皮袄的人,猛地跃起,飞越三丈空间,同锡伦活佛迎头扑落,真像猛虎扑羊,扑击的招式正是猛虎扑羊。

“嘛呢叭弥哞!”锡伦活佛沉吼。

金刚狮子吼,正是文殊师利王菩萨的伏魔佛法。据说文殊菩萨伏魔时,命座下的狮子发出吼声,妖魔自灭。

这一声沉吼,已向下扑落的穿虎皮袄大汉如中雷殛,身躯突然蜷缩,砰然下坠。

有五个站起的人,抱头狂叫着滚倒。

另七八个惊恐地扭头掩耳狂奔,作鸟兽散。

蓦地长啸震天,四面八方出现十二名黑衣人。

“谁敢逃走,格杀勿论:“黑袍人沉喝,威力比锡伦活佛的狮子吼差不了多少。

刀剑拂动,发出龙吟虎啸似的震鸣,十二个黑衣人列阵相候。

一声刀啸,一声惨号,逃得最快的一个人,被一名黑衣人一刀砍断了右臂,惨号着痛倒在地挣扎。

黑衣人一跃而上,加上一刀砍下了那人的头颅。

片刻间,十三个人被押在锡伦活佛前跪伏如羊。

“你们,愿意为朝廷出力效忠吗?”锡伦活佛声如雷震,震得俯伏的人不住发抖。

“我……我们愿……愿意……”众人乱喊乱叫。

“从明天起,你们等候消息。”锡伦活佛说:“眼前有一件最重要的事,那就是澈底清查山区的歹徒逆犯,需要你们尽力。

半月之内,朝廷将有天潢贵胄莅临五台,必须澈底把歹徒逆犯清除,你们必须立此大功。夏大人。”

“本堂在。”黑袍人答。

“把他们带去歃血为盟之后,将可疑钦犯的图形发给他们,要他们遍示给他们的手下,“是的。”

“北面来路已清,大同方面已派员负责。南行返驾道路艰险,太原方面的人可望在近期赶到协助。自山麓至龙泉关以迄保定府,已饰令保定府派人协助御林军布防。五台有本活佛负责,这里可要偏劳你了。”

“这是本堂的责任。”

“你知道就好。哦!设法通知大同方面的人,尽量慢行,步步为营,本活佛在未能确实完全控制情势之前,早来可能有意外发生。”

“本堂这就派专使赶赴大同。”

“好,走吧!”

皇帝们朝北岳,通常北出怀来转大同,南下恒山,祭岳之后,顺便南游五台,再南下东出龙泉关至保定府返京都,绕一个大圈。

后来,顺治帝逃禅出家遁隐五台,他的儿子康熙大帝五上五台礼佛,都走的是同一道路,在名义上是祭岳,其实目的是至五台游玩。

从五台走保定府返驾,要近了五六百里。

而走龙泉关这条路是下坡,车驾的速度要快些,刺客想在这条路上行刺,比在五台以北困难得多。

伏在山顶下方不远处泥土中的张家全,身上盖了一条与泥土同色的布帛。

换形术,他的修为愈来愈精纯,曾经有两名黑衣人经过他身旁,相距不足八尺,居然不曾发觉有异。

他直待人已下山,这才匆匆离开。

他嗅出了危险的气息,知道恒山五台将有一场可怕的风暴。

他虽然看不清山顶所发生的事故,但由于他伏在南面,风把那些人的对话与响声往南吹送,他听清楚了七八成,多少也能猜测出当时的情景。

那个什么锡伦活佛,把这些在恒山五台称雄道霸的牛鬼蛇神降伏了。那个什么夏大人堂主,要将这些人招安从军,替新皇朝打江山。

就是这么一回事。

这些占山为王霸地为寇的牛鬼蛇神,成王败寇的机会终于抓住了。皇朝将有天演贵胄大员前来祭岳,闲杂人等被赶被逮是极为正常的事。

他当然是闲杂人等,真得离开是非场,而且必须及早离开,愈早愈好,不然必定遭了池鱼之灾。

他准备尽早离开,去向一决定,就不再胡思乱想,一觉睡到大天亮。

他往回走,不能再往北走了。

往南回望,群山起伏,草木凋零,深秋的景色在这里最为明显。远远地,数十里外高与天齐约五台五峰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,光秃秃的山顶一目了然。

已经是日上三竿,他填饱肚子,喝掉葫芦里的酒,背起豹皮革囊,不久便走上了大道。

半个时辰后,三家村出现在面前。

好像旅客此昨天少,这条路似乎旅客不少。

昨晚他在这里买酒食,车行的站棚是空的,现在好像有旅客在内歇息,而一辆长程客车,已经远出里外了。

昨天卖酒食给他的小店前,栓马桩栓了四匹健马,其中一匹一看便知是大宛马,雄骏的枣骝。

他泰然而行,距店百十步,小店内便步出三个神气的骑士,穿得华丽,所佩的剑饰也抢眼。

骑士看到了他,三人不约而同互打眼色,其中一人向店门内叫了一声,招招手。

他接近店门,昨晚那位招呼他的大汉出来了。

“是不是这个人?”那位留了八字胡的神气骑士向大汉问。

“是的,老爷。”大汉不敢不恭敬地回答:“就是他,没错。”

“你说他是往南走的。”

“老爷,小的总不能禁止他往回走。”开店的大汉有点不乐意了。

另两名骑士,已经到了路中,拦住了张家全,两双锐利的怪眼凶狠地打量他,眼神极不友好。

与店伙打交道的人,已经向这一面走来。

他不是善男信女,也用凶狠的目光,狠盯着拦路的两骑士,相距不足八尺,大眼瞪小眼,互不相让。

八字胡骑士到了,冲他冷冷一笑。

“你。”马鞭向他一指:“干什么的?”

“你。”他横了对方一眼:“你管我干什么的?”

“哼!你野得很呢。”

“不错。”他冷笑:“在下与山林野兽为伍,不野,早就被虎豹吃掉了。该死的!好像有人跟我过不去,我却不信邪。”

“慢着!你是猎人?”

“如假包换。”

“你对这一带山区很熟悉?”

“多少知道一点。”

“在山上这几天,可曾碰见陌生人走动?”

“你们就是陌生人。”

“我所说的人是这几个。”八字胡骑士从百宝囊中,取出一卷图画递给他:“看看之后再告诉我。”

他不再冷,若这位骑士的态度还不错。

打开昼卷,首先入目的人,就是昨天被他戏弄得灰头土脸的虬须大汉,那根霸王鞭昼得不错,人像也相当传神。

人像是全身的,正反侧各一图。没有文字,看不出身分记载。

第二个人,是一位乾瘦的留鼠须老人,像貌有些像鬼谷老人公冶方,但公冶方的双耳并没有耳垂,这人有。

继续展开,第三个人就是那位蓝衣姑娘。

图卷长三尺余,共绘了七个男女,工笔画相当细腻,所以很传神,出于名画匠手笔。

昨天他所见过约三个人,都在卷上。

三骑士锐利的眼神,紧紧地捕捉他的神色变化。

但他的神色变化控制得很好,泰然自若不流露任何表情。

“只有这个人,我好像在那儿见过。”他指指那位有点像公冶方的人像:“但不敢确定,一时也想不起来。

在山里过河的人,大多数都是这副德行,乾乾瘦瘦的,本来就缺粮缺食,不饿死已经够幸运了。”

“哦:想想看,再想。”八字胡骑士收回图,鼓励他:“在那儿见过?多久以前的事?

在……”“对,想起来了。”他装得像真的一样:“半个月前,在应州佛宫寺。那天我去逛金城雁塔,这位老乾猴在塔下施展三只手,扒走了一位香客的绣金荷包,对,错不了,就是他,这老乾猴。”

“去你的:“八字胡骑士笑骂:“你把一个大名鼎鼎的老剑侠,看成一个江湖混混,岂有此理:““什么?剑侠?会在千里外飞剑取人首级吗?”

“滚你的!”骑士挥手:“半月前,这老鬼在京都杀了三个人,十天前才失踪。”

“我发誓,我的确在应州……”三骑士不再理会他了,上了坐骑向南急驰而去。

两年前,他曾经到过应州,卖了几张虎皮。那时,满清人与蒙古人已经大举南下。

沧州狮子应州塔,是华夏的两大工程奇迹。

大同附近气候乾燥,这座佛宫寺的巨大木塔,建自辽金时代,几百年来依然光耀寰宇,世无其匹。

塔叫金城雁塔,匾刻名符其实:“天下奇观”。几百年来,不知吸引了多少游客和佛门弟子。

塔全用巨木建成,巨木衔接用镂刻。外七级,内九层,高卅六丈,周山十丈,等于三十层的大楼,远在卅里外就可以看得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八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莽原魔豹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