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莽原魔豹》

第十九章

作者:云中岳

“你……你封死了我的掌力……”女郎失色叫,双腿一软,向下挫倒。

“哎呀!”他吃了一惊,急奔而上:“我以为你接得下,你该用大慈悲手化招……”“不要碰我!”女郎拒绝他援手:“我恨你!你断了我的消息来源,又……又伤了我……

“你……”“我要从这些牛鬼蛇神口中,查出五台山到底出了一些什么祸事。”女郎揉动着手活血,并没站起来:“我老远跑来拜文殊菩萨许愿,却不断碰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生事,刚有了一点头绪,却被你这冒失鬼……”“我怎么知道你的目的意图?哼!”他有点窘:“我可以将一些消息告诉你。”

“真的?”女郎眼神又变。

“不错。”

“那……扶我到坐骑旁。”女郎瞥了惊呆了的店伙一眼,向他伸出手:“我们在路上说,你是不是要往南走?我要到五台。”

“往南走。”他点头,接住纤手将女郎拉起:“我没有坐骑。”

“那个什么黑风大王有。”女郎似乎有点弱不禁风,倚在他的手膀上向外走:“要不,我那匹枣骝很不错,只要不赶路,载你我两个人……”“一直都是上坡,一马不能双载。”他笑笑:“真失礼,还没请教姑娘贵姓呢,我叫豹人。”

“豹人?没有姓名?”

“我不想提。”

“难怪你穿豹衣。我姓江,江小兰。”

两人相扶相偎出到店外,不久,双骑向南绝尘而去。

三家村的另两家人,关上大门不敢外出,店里出了杀人血案,他们并不知道。

小店只有大汉一个店伙,等张家全两人去远,这才神魂入窍,盯着雨具死叫苦连天。

体必须处理掉。天下大乱二三十年,五台恒山这一带盗贼如毛,杀死人与被人杀死,可说是家常便饭。

有了死,当地的人唯一可以做的事是赶快掩埋掉,没有任何一个傻瓜,会跑上百多里县城州城报官,报了官也不会有人来处埋,乱世人命不值钱。死了认命。

刚动手拖起黑风大王的体,本来掩上的大门悄然而开,传出一声轻咳。

店伙惊得丢掉所拖的体,惊叫一声跳起来。

店堂多了一个人,一个乾瘦的佩剑老人。

“你……你你……”店伙语不成声。

“你这个浑球,并没说实话。”乾瘦老人冷冷地说。

“我……我说了什么?”店伙打一冷战。

“你告诉豹人,说那女的是一个人来的,只笑了一笑,那两个人就搭讪上了,对不对?

”老人似乎一直就在旁目击,说的话一字不漏。

“本来就是呀!”

“但你没说,这个死鬼黑风大王,一口就叫出江姑娘三个字,可知他们决不是陌生的人。”

“这……我发誓,我没听清他们在……在说些什么,我在忙切菜……”“好吧!就算你没听清。快!把那豹人的酒葫芦灌满,切一条羊腿包好,我带走。”

“是……是的,老……老大爷。”

“十两银子绰绰有余。”老人丢给店伙一锭银子:“这里的事,你最好一个字也不要漏,不然你死走了。”

“我……我得回乡下躲……”“那当然好,外面还留有一匹坐骑,我老人家带走,免得留在这里替你招祸。”

不久,老人策马向南飞驰。

天变得好快,自大漠刮来的罡风,带来浓浓的寒意,掀起漫天的狂风沙。这种冷风,通常一刮就是好几天。

这条大路经过东台,绕至南台镇,直通五台县,沿途村集稀少,虎豹狼群出没。在最近二十年中,不论是香客或旅客,皆结伙成群往来,甚至有组成一两百的大队,才能获得安全不过最近两三年来,总算逐渐有了转机,因为香客逐渐多了,大同方面军方也经常派兵马来追剿山贼。

再就是汉、满、蒙统成一家,大批的蒙人南下朝山,这些人拥有强大的自卫力,山贼们也无法从这些身无长物的蒙人身上获得财货,打起来一定得不偿失,不打为妙。

山贼怕蒙人,蒙人怕虎豹,虎豹怕百姓,百姓怕山贼。这种情形特殊得令人难以理解。

总之,这条路已经畅通是事实,不可否认的,新皇朝维持治安曾经尽了力,功不可没。

像这次仅派了一个什么夏都堂大人,由锡伦活佛出面,一夕工夫,便把山贼约有名首脑招降了,这是大明皇朝廿年来一直无法完成的壮举。

坪头镇在望,至东台还有五十里。

五台山五座峰头,按位置土着们按方位称呼,中间有各种奇崖幽谷,小蜂泉林星罗棋布,与其他光秃秃的牛山完全不同。有些地方盛夏也有千年不化的冰雪奇景,是皇帝妃子王公大臣们度夏的胜地,满清皇室人员,最喜欢往这里跑。

江小兰的坐骑真不错,骑在马上神气得很,高大雄骏,跑起来气势不凡。但如果跑起长途来,就比矮小坚忍的蒙古马差了一截。短程冲刺,蒙古马则望尘莫及。

张家全的就是蒙古青骢,大肚子矮脚,跑起来像一阵风,紧跟在枣骝旁扬蹄奋蟹,似是不甘马后。

张家全不是一个多话的人,已经将锡伦活佛招降五台悍匪首领的事概略地说了,警告她说京都将有重要大员来朝山,最好早些离开免惹是非。

顺便,同姑娘打听八字胡三骑士是何来路,图形中的七个人又是怎么一同事?

江小兰表示不知道,三骑士在店中,也曾分别向她和黑风大王两个人打听询问,黑风大王是五台山贼首,对那七男女也毫无所知。

江小兰表示要先找地方歇息,以便运功舒解被掌力反追回流所震伤的手。

张家全对江小兰颇有好感,所以答应助她一臂之力,用内力替她推拿活动经脉。

坪头镇有百十户人家,可说是相当大的小镇市,近大道一面,有一条小街,千余家店,供应旅客衣食住行各种所需。

真巧,八字胡三骑士的人马背影,刚好消失在镇口内。三骑士是缓缓赶路的,江小兰与强家全却是飞驰,因此赶上了。

已经是巳牌末,但还不是午膳时光。江小兰的鞍后有马包,可知真是远道而来的人。她似乎相当老练,一入镇口,便驰向第一家小客店悦来客栈的店前广场,右手不便,左手却熟练地在栓马桩栓好坐骑。

“借贵店歇息一个时辰,要独间,不许有人打扰。”她向接待的店伙交代:“卸马包,马不必溜,给草料就行。午膳听候吩咐。”

“小的理会得。”店伙少不了好奇地瞥了她一眼。

张家全将坐骑交给另一名店伙,他只有一个豹皮革囊自己照料,领先入店。

他觉得,这位江小兰好像经常在外闯荡。

客店没有旅客住宿,店本来就小,只有三间大统,店伙给他俩一间歇息。

客房有一股怪臭味,怪的是江小兰毫不介意。西北人士以羊肉为主要肉食,穿也以羊皮为主,年深日久,那股子羊味的确让人受不了,连住的地方也可以闻到这种怪味,南方人真会作三日呕。

江小兰的右手其实并不算伤,只是经脉有点受损现象而已,假使不及早疏解,当然会出病。

她毫无羞态地让张家全替她推拿,不打不成相识,由于她的大方,张家全也就处之泰然,那只晶莹细腻的玉手,在他细心的推拿下引血归流,经脉的塞现象一一疏解。

“最好服一些活血的葯物。”他替姑娘掩回袖:“你们练武的人,自己有适合自己体质葯物。”

“咦!你不是练武人?”姑娘明媚地自了他一眼,右手有韵律地伸张活动:“告诉我,、出身那位高人门下?你的掌劲好霸道好奇怪哪!”

“高人门下?”他笑笑,站起整衣:“你是指师门?我没拜过师。”

“骗人,骗人。”姑娘像在向他撒娇:“你说你是豹人,为何不愿提姓名?”

“豹人有什么不好?”

“不管,你得将姓名告诉我。我们是朋友,你总不能让我叫你豹人兄吧?”

“我喜欢做豹人,你就叫我豹人好了。”他抓起自己的豹皮革囊:“我喜欢你把我看成友,但愿能保持真挚的友情。再见,江姑娘。”

“什么?你要走?”江小兰讶然问。

“是的。”他在房门口转身:“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琐事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道路。后会有期。”

“你……你不陪我到五台?”

“哈哈!你到五台拜佛许愿,我这辈子没见过佛,不知道文殊菩萨是老几,我去做什么?”

“你明知此行凶险,为何不助我一臂之力?豹人兄,我求你……”“你不需要任何人帮助。”他正色说:“你的大慈悲手,足以应付武功比你高三成的人。你如果不是一开始就轻视我,决不至于反震受伤。听我的忠告,许了愿赶快离开,愈快愈好。”

“你……”“后会有期!”

“豹人兄……”江小兰奔出,希望挽留他,可是,他已经匆匆走了。

江小兰并没走。

半个时辰后,来了一群旅客。悦来客栈兼营酒肆,所以有旅客入店午膳。

六个男女旅客,鬼鬼祟祟地出现在江小兰的房间内。六男女中,赫然有改了装的顾姑娘内。

六个人神色凝重,相互交换意见。

“你说他是个好色之徒,完全料错了。”江小兰向顾姑娘说:“在他眼中,看不出丝毫情慾,似乎他根本没把我看成女人。”

“这……这是项大姐说的。”顾姑娘讪讪地说:“他撕掉项大姐的衣衫也是事实,完全急色儿作风,项大姐差一点就被他剥光了。”

“这人出手之快,真是世所罕见不可思议。”江小兰苦笑:“他真可以在刹那间,把你们剥光。”

“江姐,你也失败了?”顾姑娘问。

“连他的真姓名也没套出来。”

“这……”“但收获仍然不少。”

“他是……”“他竟然完全知道伦活佛收服群匪的事,很可能是从匪首们口中得来的消息。他杀死了黑风大王,可知不会是本地区的人,全身野性,武功深不可测,对我们的活动有严重的威胁,必须严加提防。”

“要不要通知……”“我来处理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不久,化装为旅客约六男女向南走了。江小兰仍然留在坪头镇,会晤了另一批神秘人物。

蒙古马四蹄掀起滚滚黄尘,向上又向上。

八字胡骑士与两同伴,听到蹄声扭头回望,看到了豹皮背心。

他们没在坪头镇停留,被张家全赶上了。

这里距坪头镇,已经在十里外,大道仍不住向上盘升,气候也因此而愈来愈寒气袭人,罡风也更为劲厉。

“好啊!这小子赶来了。”八字胡骑士记性不差。

“那匹坐骑,是那两个笨强盗的。”另一名骑士也看出有异。

张家全的坐骑慢下来了,逐渐拉近。

“好小子,你与那两个强盗是同党?”八字胡骑士扭头叫。

“是又怎样?”他沉着地反问:“喂!你们是公门人吗?”

“不是。好小子,你说你是猎人。”

“本来就是。”

“你也是强盗。好小子,你追来有何图谋?”

“喝!你管的闲事真多,你赶路,难道不许我也赶路?老兄,你那张图形上的七个人,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他好奇地问。

“要犯。”

“要犯?你真是官差了。”

“差不多,但我不捉你这种不值钱的小强盗。”八字胡骑士笑笑:“另外有人负责捉你这种人。”

“夏都堂?”

“咦!你知道夏都堂的事?”

“不错。这匹马就是黑风大王的,他刚受到夏都堂的招安,奉命盘查山区里的可疑歹徒“哦!原来你是黑风大王的人。喂!记住,见到图形中的人,你如果找到向我通风报信,一个人我给你一百两银子赏金。假使你找夏都堂,他一两也不会给你,他是个只赚不付的小气鬼。”

“你是谁呀?怎么找你?”

“我姓路,从京都来。我一共有十几个人,晚间预定在台怀镇五台小苑落脚,一问便知“好,我记住了。夏都堂……”“他是大同来的,住显通寺。你前往台怀镇找我,最好别让他看到你。”

“好的,白花花的银子,毕竟是人人喜爱的,我又不傻。失礼,我得先走一步。”

他一抖,策马超越。

无意中探得不步消息,在心理上多了一份安全保障。

大道经过台怀镇,该镇是入五台的咽喉。往东是龙泉关,沿途固然也有些寺院,但不是香客的目标。

龙泉关大道,是京师以南各地朝山者必经的大道。台怀镇入山的第一大寺,就是香火最盛,香客落脚的显通寺。

张家全走的是回头路,所以已经感觉出,气氛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九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莽原魔豹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