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莽原魔豹》

第二十五章

作者:云中岳

自始至终,小谷对面不足一里的松林内,有一个人潜伏在树下,注视着这群人斗虎为乐

这里距下面的东溪,只隔了一座山,溪在山脚下分流,北流入滹沱河,南支流入阜平,禽兽满坑满谷,正是藏匿的好地方。

两头猛虎的不期出现,搜索中断。

那人披了一张虎皮,村夫装的老羊皮外袄内藏了剑,虎皮是件睡具用的。

可知在山林中已潜伏了一段时日,在猎食时,却被远在廿里外峰顶下的三匪首无意中看到形影,引来了搜山的人。

在雪地上活动,廿里高的人是可以看到形影的。

下面的山脚,也有两个人藏身在枯草中,远远地看林前的人虎搏斗。

搜山的人走后不久,那人卷起了虎皮,飞奔而下。

不久,与藏在草中的两个人会合。

“雷兄,看出他们的路数吗?”一个剑眉虎目的大汉问:“太远了,看不真切。”

“那个大个子的降魔杵,你应该看得到。”挟着虎皮的雷兄说。

“哦!白象?”

“斗虎的是青狮。”

“八猛兽都来了?”

“有三个是插天寨的匪苜。倩势不妙,看来他们芭收服了山区附近的山贼,人多眼线多,这里躲不住了,我猜他们会再多派眼线来。”

“那是一定的。”那位高瘦的刀客说:“溪对面,是山来通向台怀镇的大道,也是鞑王车驾并经的地方,附近当然眼线密布,也必定派人穷搜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剑眉虎目大汉向雷兄问。

“先躲一躲。”雷兄说。

“往何处躲?”

“依估计,鞑王的车驾该快到了。如果搜山的人多,咱们就显得势孤力军。”

“依雷兄之见……”

“去找金鹰合作。”

“这人脾气古怪孤癖,不好说话呢。”

“彼此有志一同,他不至于不好说话。”

“想找他也不容易呀!”

“他躲在九龙冈的岩窟里,总得试试,是吗?他的弓箭,正是行刺最具威力的武器哪!

“我赞成雷兄的高见。”高瘦的人说:“势孤力单,毕竟不是愉快的事,刚才如果被他们搜到,五个猛兽咱们实在应付不了。”

“那就设法先过溪,找地方藏身,我再绕山东台,走一趟九龙冈。”

“那可要千万小心哦!”剑眉虎目大汉叮咛。

不久,三人躲躲藏藏下山。

□□□□□□

原来风尘三侠藏身的深山破屋中,张家全正与死神作坚韧的斗争。

当他们到达这里时,已经一个个精疲力尽。

快速的奔逃,黑夜中翻山越岭远走高飞,又得分别背负一个沉重的人,真需要超人的体力。

飞虹剑客与金鹰都是上了年纪的人,白衣女郎是女流,能背得动一个体重超过自己一半的大男人?

三个人的情景,岂仅是狼狈两字所能形容得了的?

三个人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坐下来就不想动弹了。更糟糕的事接着光临,他们发现风尘三侠不见了,少不了大吃一惊,疑神疑鬼。

是不是被侍卫们捉去了?

这可不是开玩笑,假使是的话,那附近一定还有人潜伏,目下谁能挡得住那些可怕的高手?

三人不能歇息,立即强提精神准备撤走。

经过一阵细心分析摸索,总算有了头绪,没发现任何可疑征候,屋内屋外没留下任何打斗的遗痕。

“该死哪!”飞虹剑客用近乎虚脱的声音说:“他们一声不吭悄悄地走了,为什么?他们为何这样做?这……这岂不是急死人吗?”

“走了就走了,各人有各人的道路,勉强不来的。”金鹰泄气地说:“日下唯一可做的事,是赶快抢救张小哥,我看他大大的不对劲。”

白衣姑娘守住张家全,急得六神无主。

“他……他在发……发高烧……”姑娘冷得发抖,全身汗湿,再经冷风一吹,她怎受得了?

她说话也走了样:“他不能长期昏厥,必……必须先救……救醒他,但……但醒来后,……恐怕高烧会……会毁了他……”

“真是邪门,怎么可能发高烧?”飞虹剑客也冷得受不了:“好冷,咱们如果想保住老命,一定得生火,我身上的汗快结冰了。”

“生火?你要我死?”金鹰大惊,其实,他自己也快支撑不住啦!

“不生火怎办?而且得检查张小子发高烧的原因,不点火怎么行?快,屋后有松柴。”

堵上门窗,用草遍塞可能光的墙缝,两处地方生起火:中堂、内房。

那些搁久了的松柴,生起火来火力极为猛旺,片刻之后,屋子里寒气全消。

三个人在内房,把全身血迹肌肤火烫的张家全,剥光了放在木板床上检查。

白衣姑娘居然不再羞怯,躲在火旁烤暖身子,明亮而略带疲倦的凤目,不时关切地偷瞟床上的人一眼。

她随身带了一个包裹,可知是赶长途的人,来得匆匆,还没在台怀镇找到宿处。

她当然不敢换衣裤,这里都是男人,只好利用火来烤暖身子,烤乾汗湿了的衣裤。

张家全身上疤痕遍布,浑身红似火热似火,气息急迫,呵出的气息也热得像火。

伤找到了,左胁、右胯。

两处都是长条的裂痕,并不严重,深仅分余而已,但青肿异常,散出阵阵怪异的腥味,流出青灰色略带点状小颗粒的液体。

“老天爷:他……他们……”飞虹剑客绝望地叫。

“老爷子,怎么啦?”白衣姑娘惊跳起来。

“是被剧毒暗器所伤。”飞虹剑客沾了些液体放在鼻端猛嗅:“天……但……但愿……愿不是……”

“祝兄,但愿不是什么?”金鹰惊问。

“崂山六煞的暗器,夺命飞鱼刺。”

“什么?不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“恐怕可能哪!应兄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两箭中的,也两箭俱折,伤不了那个人。那个人是被张小子一刀震飞的,毛发无伤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山六煞在东海,曾经捉到一条怪鱼,鱼皮连最锋利的刀也无法割开。后来他们向崂山三圣借用宝刃飞电录,才剖开了那条怪鱼,硝制后制成两件护身甲。

那怪鱼的皮湿的时候已经刀砍不入,乾了之后更坚韧十倍,连无坚不摧的武林至宝飞电宝录,也只能戮出小洞口而已。

他们用海中毒鱼的奇毒,淬炼他们的暗器飞鱼刺,不要说击中要害,只要破皮见血,如无他们的独门解葯,必定在半个时辰内浑身灼热而死。”

“但……张小哥已经远超过半个时辰,他并没有死呀!”金鹰说:“一定不是夺命飞鱼剌……”

“糟了!天哪!确是崂山六煞做的好事。”白衣姑娘花容失色地叫。

“小姑娘,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我……我是从太原,跟踪乾元一剑纽钴禄和卓来的,他们一群人进入显通寺,恰好海山的妹妹海秀带了人出去办事,我偷听到有人向纽钴禄和卓报告,说有人在九龙冈吹盗去的大法螺,很可能是魔豹。

海秀姑娘不愿张扬,带了崂山六煞前往察看。我一听心中一急,便随后赶去,幸好及时赶上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“我姓尹,尹香君。家父是行空天马。”白衣姑娘苦笑:“我在潞安府,曾经与张兄回过患难。本来我有两位叔叔同行,本来已经动身往河南,半途我……我溜了回来找……找……

“找他?尹姑娘,你来送……送他的终。”飞虹剑客老泪纵横:“这……这么一个好孩子,死……死的应该是我。

我……我不该唆使他去玩……玩什么围魏救赵的把戏,却……却害死了他,而忘恩负义的风尘三侠却……却不领情,我……天啊……”

“老伯,既然他还没死,也许有救。”尹姑娘抢近:“也许他的体质与常人不同,生活在穷荒绝域里,本身具有抗毒功能。

据我所知,他曾经受过剧烈迷香而神智仍清,受到五行堡主断魂指环针伤害过,也被冯堡主的女儿黑牡丹的阴煞潜能折磨,他都撑过来了。”

“老天爷!这小子真命大。无论如何,咱们得想办法,死马当作活马医。”飞虹剑客毫无忌讳地说:“谁有退烧的灵葯?谁有引动气机的阴柔内功行导引术?”

“不能用导引术,气机一动就会要他的命。”金鹰取出贴身的小荷包:“我有一颗武当至宝龙虎金丹,不知管不管用。”

“不管用也得用,快拿出来。”飞虹剑客咬牙说:“我等他,他死,我也死。应老哥,真有幸劳驾你替我挖坑埋臭皮囊。”

金丹强灌入张家全的腹中,三个人紧张地静候变化,三双眼睛不转瞬地注视着他急迫起伏的胸膛,注视着他乾枯的、出气如火的嘴chún。

好久好久,气息渐缓。

“有救了!谢谢你这头没毛鹰!”飞虹剑客狂喜地蹦起来,老泪再次往下流。

“别说早了。”金鹰苦笑:“不过,总算有了些进步。哦!我好冷。”

“我也好冷,再不把衣裤烤乾,真要伤风出毛病了。”飞虹剑客往外走:“尹姑娘,你留些神,有任何变化,知会一声。”

“我会照料他的。”尹姑娘勇敢地说,她竟然有勇气照顾一个将死的人。

这人,是她芳心所系的人。

千里回奔,就是为了这个山野铁汉,她当然有勇气。

注视着浑身火红的张家全,她感到眼前一片朦胧。

“我……我真该那时就……就跟他走的……”她喃喃地说,任由泪水流下颊边:“其实,我……我并不知道什么是行侠。

到底什么样的人才……才是侠?我为什么要……要希望他是侠?哦!苍天!给我机会,给我机……会……”

她在床前跪下了,合掌闭目虔诚地喃喃祝祷。

□□□□□□

人是最脆弱的生物。

有些人,看到血便会昏倒;有些人,听人大喊一声就会吓昏。

人也是最强韧的生物。

有些人,手脚被砍掉仍然撑过来而不死;有些人,腹裂肠出仍然活得好好地。

问题是,这人在那一种环境中生长的。

清兵下扬州,那是历史上最残忍最无人道的扬州十日。那些杀人的兵,有一大半是汉姦,大明的降兵。

而那些被杀的八十万扬州百姓,像羊一样自己跪下来让兵砍,有些连砍都不用砍就吓死了,有数可稽的就有八十余万死尸。

那时的扬州,盐政与漕政造成一大堆腰缠千万贯的官与民,扬州成了锦衣肉食的天堂。史可法在扬州抗清,实在选错了地方||当然他也不得不选,时势所使然。

张家全在山野丛莽中成长,茹毛饮血出入烟瘴,这种人,除了把他的脑袋砍掉,不然就死不了。

奇毒入体,他本身就有抗毒的功能,还不至于造成严重的伤害,毒发期一周,他撑过了生死关头。

金鹰的武当至宝龙虎金丹,不但有救命的功效,也具有毒培元的功能,助他渡过了最后的难关。

天亮了,他还不曾苏醒,呼攻时紧时缓,浑身出汗如浆,腥臭不可闻,可把尹姑娘累惨了。

半夜折腾,她忧心如焚,精神体力的透支,她快要支撑不住了。

飞虹剑客与金鹰倒是获得充份的歇息,天一亮,两人为防意外,出外监视严防强敌接近

最后难关,葯力最后一冲,他突然大叫一声,浑身一震,腥臭的液体已尽,却换上了似汗非汗,似血非血的带有葯味液体。

倚在床边沉沉睡去的尹香君惊跳而起,大吃一惊。

门窗都塞得紧紧地,房中的火堆仍有余烬,不知天色,暗沉沉仍像是黑夜。

“嗷……”他本能地发出豹吼声,浑身猛烈地抽搐、蜷缩、伸张、挣扎……像是在和鬼魅作生死搏斗。

“张兄,张……兄……”姑娘惊骇地叫,伸手想按住他,手一沾他滑腻腻的身体,便被他一手拨得飞返丈外,几乎撞上墙壁。

“哎呀!”姑娘魂不附体,赶忙拉门外出,想向两老求救。

厅中没有人,拉开门,阳光刺目。

真好,难得的艳阳天。但抬头向西望,远处廿里外的五台山东台的半山腰以上,仍然掩没在彤云内。

这在五台来说,平常得很。

有时人在峰顶,但见峰腰下一片云海,看不见以下的景物,可能下面正在下大雨,而峰顶却艳阳高照,上空万里无云。

没有人,地想大叫,却又想起身在险境,叫声会引来强敌。

房内传来大喊大叫声,她心急如焚,火速掩上门奔入内室。

现在,她必须靠自己了。

床上,张家全虎目朦胧,手脚不住拍打,身躯不住*挛,喉间发出可怕的咆哮。

“不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五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莽原魔豹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