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莽原魔豹》

第二十六章

作者:云中岳

“奇怪,难道他发现了我们了?”那位短小精悍的大汉讶然说:“按理,那是不可能的,他在水中,怎么可能发现林深草茂中窜掠的人?”

“这可不一定哦!”血掌涤心季准一面用目光四下搜索,一面用存疑的口吻说:“殷山主,你对这地方不算陌生,可知道这附近住有些什么怀有奇技异能的人?”

殷山主是个豹头环眼大汉,是东面卅里外扯旗山的山主,一个凶悍绝伦的悍匪首领,叫做殷一刀殷发。

他那把拨风刀用来杀人,从来不用第二刀。

“没有,季爷。”这凶悍的强盗头子,在这些人面前一点也凶不起来悍不起来:“这附近没有任何山民居住,也没有听说有人具有奇技异能。据说这里不时有蛟龙一类怪异水族出现,很可能我们看到的不是人……”

“废话,”一位粗壮如山的大汉不屑地说:“五台有龙,那是几千年以前的事了,文殊菩萨已经将它们变成罗汉了。分明是人,你胡说些什么?冯姑娘,你说,看到的到底是人还是龙?”

黑牡丹柳眉深锁,语气不怎么肯定。

“应该是人。”这位丧门女霸似乎对自己的眼睛并不怎么信任:“只是大冷天,本要是不流动,快要结冰了,居然有人敢在水里泡,委实邪门。”

“具有奇技异能的人,就能办得到。”血掌涤心肯定地说:“咱们再仔细地TXTGOGO,一定可以找出一些踪迹来,就可以估计出这人的底细。”

“嗷……”右方不远处,突然传出可怕的豹吼声,林茂草茂,窜出一头豹可不是好玩的。

但这五个人一点也不在乎,略感惊讶地向豹吼声传来处注视。

没有动静,五人警觉地散开。

片刻,草动枝摇,有物在那一带奔窜。

粗壮如山的大汉巨眼一翻,便待跃出。

“小心!”殷山主急急摇手喝止:“不是猛兽,更不是豹。其一,豹不会发出吼声吓人,除非你主动逼它,其二,假使发出吼声,它一定离开了,不会在原地蹲伏这么久才窜动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大汉停下问。

“魔豹!”血掌涤心突然悚然惊叫。

黑牡丹打一冷战,惊恐地后退。

这两个人,都是惊弓之鸟。

“胡说八道!”那位短小精悍的大汉说。

“嗷!”豹吼又起,起自左方。

五个人,有四个同时撤兵刃,仅粗壮如山的大汉不在意,腰间的丈八长鞭缠得好好地。

“张家全,你出来。”血掌涤心大叫,对自己的判断似乎极具信心:“咱们这里有五个人,代表了五种身份的高手,随便你单挑,不要扮野兽偷袭,有种的话,请你出来。”

西面是溪岸的一处短草坡,坡度不大。

人影一闪,张家全天神似的屹立在草坪中。不同的是,他身上的豹皮背心不见了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他双手叉腰大笑:“殷山主毕竟是这一带山里的强盗,对豹性颇为了解。你们,到底代表那五种身份的高手呀?”

“我血掌涤心季准,代表大同军方的人。”

“我知道,你我曾经玩过,你的血掌不错。”

“冯姑娘你也见过,她代表江湖豪杰。”血掌涤心替他介绍。

短小精悍的大汉,是八猛兽的飞天豹黄标,代表了大内侍卫的高手。

殷一刀殷山主,代表绿林大豪。

粗壮如山的大汉,是御林军所属善扑营的力士,正是国师派在车驾担任护卫的五丁力士之一。

这次奉召连夜赶来,主要的目标就是魔豹张家全。

锡伦活佛恨死了魔豹,把能用的人都调来了。

善扑营,是御林军中建制的精锐。满清人很喜欢这一套,也就是所谓摔跤或角,蒙古称布库。

这是草原民族的武技和娱乐,满清宫廷尤喜此道。

后来的康熙大帝,亲自训练了一批小太监,出其不意把桀傲的大权臣鳌拜在金殿擒住正法,就得力于这些小摔跤专家。

这些善扑营的力士,真的十分可怕,普通的人被手一沾,就会飞摔而出。

力大如牛,粗壮如熊,但矫健如豹,后来的沾衣十八跌,就出于这门绝技。日本的柔道,其实只算是沾了一点边的武技而已。

而这门武技,在秦汉时代已经有了极高的成就和规模了。满清覆亡,民初仍有几位名家;现在……现在……

介绍毕,力士独自上前。

“你最好挑我。我,章佳哈图。”力士拍拍结壮的胸膛,怪眼彪圆:“活佛说,你该死。所以,我要你死。我要把你撕烂,我要把你……”

“我就挑你。”张家全说:“但我不和你玩斗牛。今天我把你们引来,你们五个人,为了你们的责任,决不可能和我玩游戏较武技。

你们,我,必须有一方去见阎王,不死不散。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武技,我要用一切的方法来杀死你们,必要时,我会用口咬破你的喉咙喝血。鞑子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“你这是什么勇士英雄?”章佳哈图怨声抗议:“听说你是勇士英雄,怎么会用口咬的?你……”

“如果换了地方,换了身份,我会陪你玩,玩真玩假我都会奉陪。现在,是死仇大敌,不是玩的时候,谁能杀死对方,谁就是勇士英雄。,

你,上!拔出你的丈八长鞭,不然你就没有机会在格斗中英雄地死去了,你将像一个懦夫一样死亡。”

“你还不配我使用长鞭!”章佳哈图怒吼,马步一挫,拍拍手再双手箕张,快步逼进。

“你死吧!”张家全冷叱:“你将像懦夫般死去!”

他的左手向外一拂,屹立如岳峙渊。

电光一闪即没,后面的四位高手根本就一无所觉,太快了,而且体积并不大。

“呃……”章佳哈图轻叫了一声,身形一顿,随即重新迈步接近。

一步、两步、三步……身形又是一顿,一晃。

心坎下半寸,露出回风柳叶刀特尖的尾部刀尖,长仅一寸。

张家全丝纹不动,双手叉腰冷然注视着逐渐接近至身前的人。

“呃……”第二声呃,章佳哈图终于屈右腿挫倒跪下,后面的四个人,由于没看到张家全发射飞刀,因此大吃一惊,不知章佳哈图为何屈膝跪倒的。

“你……呃……”章佳哈图双手前伸,似乎想抓住什么,似乎想抓住张家全,也许是想抓住即将消逝的生命,抓住某一些支撑。

真是了不起的勇士,总算重新站起了,向前迈出一步、两步……

前伸摸抓的手,突然向下沉落。

“砰!”沉重的身躯向前仆倒,伸出的手,距张家全的靴尖不足半寸。

“嗄……”猛烈的喘出最后一口气,全身开始放松,抽搐逐渐微弱。

一代力士,不曾经过惨烈的拼斗,就这样窝窝囊囊地死去。

后面的四个人,惊得血液都快凝住了。

“妖术!”飞天豹黄标爆发似的叫号。

张家全冷哼一声,俯身翻过沉重的尸体,两指拔出飞刀向上一抛,再接住在尸体上拭掉血迹,将飞刀倒插入护腰的秘密刀插内,这已明白回答了飞天豹的话。

“还有人要单挑吗?”他冷森森地说:“此时此地,你们居然说出单挑的话,未免太瞧得起你们自己了,我胜了,你们能放我走?我也不会放你们走,何必说大话浪费时间?”

殷山主怪眼一翻,拔出了泼风刀。

做奴才的人有自知之明,不挺起胸膛上,主子也会要他上的,不如放明白些,至少也有几分英雄气概。

“你最好最后上。”张家全大声说:“八猛兽的飞天豹,正是冲在下而来的,魔豹对飞天豹,将有一场精彩绝伦的激烈拼斗,你犯不着做替死鬼。”

几句话,激怒了这位悍匪,这岂不是太瞧不起人吗?

一声虎吼,刀到人到,火杂杂狂冲而上,一记力劈华山要将对方劈成两半,刀沉力猛速度惊人。

他在刀上真下过苦功,这一招有如电耀霆击,具见功力,真不容易接,接将会刃飞人裂。

“铮!”猎刀神乎其神的速度出鞘,殷山主出其不意的狂猛攻击,失去奇袭的功效。猎刀的刀脊按住了泼风刀,泼风刀震偏了半尺,中宫暴露,已没有变招的机会了。殷一刀,的确只出了一刀。猎刀的电光再闪,无情地从中宫切入,贴身、发招,中的。

“嗯……”殷山主上身一挺,马步大乱,刀突然失手掉落。

裂口起自右肩锁骨,同左下方割开一条大缝,终于左腹肋,有如斜开膛。

张家全横移三步,猎刀重举,杀气涌发,他那阴森锐利,有奇异光芒的双目,似乎像极了向猎物准备扑出的豹。

那股杀气与骤发的威势真可慑人心魄。

“嗷……”他发出豹吼:“飞天豹,来!”

“砰!”殷山主倒在自己的血泊中,肚肠流出。

飞天豹倒也冷静,缓缓地戴上一双特制的豹爪,比手略大些,五只钢爪锐利如钩,可以任意伸缩扣抓。

一看便如是可以抓利刃夺刀剑的利器,宜于近身搏击,沾身对方必定大劫难逃。

“你挑我,是我的光荣。”飞天豹冷然向前举步:“很久很久,在下没有碰上真正的敌手了。今天,你我之间……”

“只许有一头豹活命。”张家全接口:“一定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“但愿如此……嗷……”飞天豹突然发起攻击,也像张家全一般发出一声豹吼,身形扑出也像豹扑向猎物,双爪一前一后,优美的身形窜起、扑出、伸爪,半空中扑击身法美极了。

前爪将及,身形急收,吸腹拳腿,双腿随后前蹬,龀尖出现三枝半尺长的利刺,双靴六枝刺先后攻击。

这才像豹,飞天豹名不虚传。

“铮铮铮……”刀光激射,快速绝伦,几乎在同一刹那,震开了上爪下刺的手脚齐攻,罡风呼啸,劲气袭人,刹那间的接触,激烈万分惊心动魄,激射的火星已经够惊人,凶险的程度空前绝后。

人影乍合乍分,蓦地人影优美地飞腾而起。

是飞天豹,半空中折腰扭身,以更快的速度下扑,身法之灵活神乎其神。

张家全一声豹吼,身形如旋风,间不容发地斜飞扶摇直上,半空中扭腰翻腾,刀光就在这交错上下中电掠而出,刀气迸发。

“流星斩……”喝声在半空发出,震慑人心。

“喀喳……”刀光恰好从爪侧砍入,劈掉了飞天豹半个脑袋。

飞天豹半空回风扑本来十分霸道神奥,由于身法诡变,化不可能为可能,令对方根本无法躲闪,十拿九稳可以从对方的背部上空一爪取命。

岂知一扑落空,下面的张家全及时飞旋,难分实影,等到发现身影斜升,已经无法挽救了,百忙中举右爪护住顶门,却晚了一步,刀已同时及顶。

刚中刀,腰间突然飞出一只小巧的,只有一般儿童小手般大小的飞爪,击入草中断草纷飞。

这只小飞爪十分霸道,在手脚齐攻中,已经占尽便宜,等于是四种兵刃对付一把刀,再突然飞出第五种兵刃小飞爪,对手再强再高明,也难逃大劫。

可惜,这只小飞爪没派上用场,张家全在上空而不在下面。

一刀中的,张家全身形借一刀之力再腾身飞翻而起,一声豹吼,美妙地向三丈外的血掌涤心扑去。

“呔!”血掌涤心本想撤走,但己来不及了,大喝声中,连发三记劈空掌,风吼雷鸣,这三掌已用了全力,劲道直逼支外。

人斜飞而下,这三掌必可把人毙在空中。

隐在肘后的猎刀,就在掌劲到达前一刹那挥出,凌厉的刀气逼散了掌劲,但见刀光连续闪动,乃气掌劲交接声如隐雷风涛。

太快了,刀光流泻而下。

血掌涤心刚吐出第四掌,刀光已破空而入,掌分额裂。

张家全的身形疾落,双脚恰好把中刀砍裂了脑袋的尸体离开,再一跃落地。

黑影如星跳丸掷,已经远出卅步外。

黑牡丹有自知之明,她根本接不下张家全几刀,再不走那就死走了,眼看同伴被张家至痛宰,她早已心胆俱寒。

所以张家全扑向血掌涤心时,她立即不顾他人的死活,逃命要紧。

她希望血掌涤心能支持片刻,片刻就好了,她的轻功是非常高明的,用来逃命,片刻就够了。

五十步,八十步,一百步……她穿林而走,应该十分安全了,保证张家全不知道她的逃向。

正感到宽慰,身后没有声息,老天爷真可爱,保佑血掌涤心支撑了片刻,所以没看到张家全追来。

心中宽慰,就想证实一下,飞掠间抽空扭头回望。

真好,没有人追来。

“嗷……”豹吼声反而在她前面响起。

她大骇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六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莽原魔豹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