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莽原魔豹》

第二十九章

作者:云中岳

内府三旗子弟,都是所谓皇室亲贵,能遴选进入三旗侍卫营,几乎全是佳子弟,所以每个人都带有奴才跟班。

这位打水的人,是真正的奴仆。

夜幕降临,山林中兽吼四起,风声像波浪,人在这种荒山野岭中,胆气不够真会吓昏。

这位廿多岁的奴仆颇有胆气,被冷风一吹,陡然苏醒,挺身拔起,居然不曾吓昏。

林中黑暗,这人居然沉得住气,定下神伸手摸索而行,奔出十余步,这才开始显得慌张,不知该往何处走才好,心一慌便撞上了一株大树,枝叶摇摇。

“喂……”这人焦灼地张口狂叫。

“喂……喂……喂……”山谷的回声绵绵不断传回,但没有其他的回音。

“喂!”这人再次大叫。

“嘿嘿嘿……”黑暗中传来一阵刺耳的阴笑声。

“哎呀……”这人吓得跳起来,立即躲在一株大树下发抖。

“嘿嘿嘿……”阴笑声又从另一方向传来。

这人胆气不弱,大概已听出是人声。

“什……什么人……”这人壮着胆急声问。

“善财菩萨……”直震耳膜的嗓音传到。

按着,三丈外出现一个高度几近两丈的人影,无声无息地接近,显现。

“菩萨慈悲……”这人惊叫着爬伏下来磕头,一面五体投地叩拜一面叫。

善财菩萨是文殊菩萨座下的使者。

至于这位菩萨后来为何变成南海观音菩萨座下的善财童子,对神话故事少涉猎的人,就无从得悉了。

“凡人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善财菩萨问。

“弟……弟子不……不知道……”

“怎么不知道?”

“弟子在……在观……观海寺挑……挑水,醒……醒来就……就在这里了……”

“观海寺距此已有五十里,你怎么胡说?”

“菩萨明……明鉴,弟……弟子真……真的不……不知道……”

“观海寺里住了些什么人?”

假使这位身高将近两丈的人真是善财菩萨,菩萨无所不知,还用问吗?”

这人快吓昏了,那有工夫去多想?

“是……是内……内府三旗侍……侍卫的人……”

“胡说,有讲武堂的人,有大同派来的人……”

“菩萨明鉴!他们昨……昨晚就……就走了。”

“走了?”

“到……到显通寺外……外围,埋……埋伏捉……捉大逆不道的刺……刺客……”

“原来如此,”

“弟……弟子……”

“你很诚实,留你一命……”

“嗯……”

高大的菩萨一分为二,原来是两个人叠罗汉扮成的,他们是张家全和尹姑娘。

□□□□□□

三更天,台怀镇西北大火燎原。

台怀镇至显通寺仅有五木里,北风紧,初冬草木凋零,山上的树木以松柏为多,火一起可就麻烦大了。

不知到底有多少处火头,风借火势,火趁风威,一发不可收拾。

有不少人埋伏在台怀镇至显通寺之间,山崖洼地凡是可以攀越的隐蔽所在,都有带了弓箭暗器的人潜伏。

自己带了水粮,不论昼夜都潜藏蛰伏,专门捉捕擅自走动的人,目标当然是刺客,擅自闯入的人非死即重伤。

火一起,百余名奉命潜伏的人,可就躲不住啦!

台怀镇人声鼎沸,所有的居民与随车驾前来的人,乱得一塌糊涂,纷纷出外救火。

显通寺的人,也人声鼎沸,四百余名僧侣,配合数百名御林军与侍卫,分持救火器物,散布在各处准备救火,如临大敌。

显通寺十二院,是围绕灵鹫峰建造的,范围之广大,走上大半天还无法游遍,可知广大的程度。

刺客从何处入侵,根木不可能事先防守。

近台怀镇的火场,乱哄哄的伏桩们一一现身,立即受到金鹰的无情袭击,乘乱发箭攒射。

飞虹剑客一击即走,奔东逐北来去如风。

杀人放火,就是这么一回事。

引起的反应,形成更可怕的暴乱。

安全人员的反应迅速激烈,大量人手皆向刺客出没处集中追逐。

显通寺内,招待贵宾的客院警卫森严,御林军每卅人为一小组,千余小组把客院外围构成铜墙铁壁,弓箭手与镖枪手排列成阵。

内围,侍卫们形成第二道更坚固的防卫网。

别的地方都在乱,只有这座容院不许乱。

火不可能烧到此地,四周没有接近的树林。

三五十个刺客,想接近简直是白送死。

火光通明,客院东南角的花园广约百亩,建了亭台莲池,花木已经凋零,不易藏人。外围,花树中隐约可看到一些供香客游憩的事阁。

一声豹吼,一座小亭顶端出现豹影。

立即引来领队军官的喝口令声,第一丛箭雨到达。

豹在亭顶闪动腾挪,忽隐忍现,箭射在亭顶上声如暴雨,爆出一串串火星。

“嗷……”豹吼声间歇地传出。

箭不会折向,不可能射中忽隐忽现的豹。

御林军纪律森严,阵势屹立不摇,箭手躲在铁盾手后面,发箭时纵空隙中露出半身,每一个官兵,都沉着镇静不为所动。

阵势不动,刺客不可能乘乱突入。

双方僵住了,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“嗷……”豹吼声愈来愈刺耳。

传出一声沉喝,箭停止发射。

十余名举着火把的官兵,突然向两侧移动。

片刻,卅名拥盾的甲士出现。

领先的三名披甲军官出现,戴的是盔,而非斗笠形的军帽。身后,出现了穿了掩心甲的燕山三剑客。

前面列阵的两队官兵中,军官发令起立,盾手立即站起,盾排列如城。

“伊里……”口令声震耳慾聋,悠长洪亮,打破了四周的沉寂。

两队官兵动作如一,按口令,肃立举刀剑行礼。

伊里,意思是立正敬礼,是满州军礼的口令。

出来的三名军官与燕山三剑客,左右一分。

后面的甲士们,也整齐地左右挪动。

十二名带甲御前侍卫出现,拥簇着一身黄的小皇帝向前超越,后面跟了一大群王公大臣。

爱新觉罗福临,那时还只是十岁的孩子。

他六岁被扶上皇帝的宝座,面对虎视耽眈的皇叔摄政王多尔衮(睿亲王),与野蛮人争夺皇位的阴谋杀戮传统,他不得不装出天真、无邪、无知等等幼稚无用神态来保护自己,而且一直扮演得十分成功。

甚至在三年后(顺治六年)多尔衮的元妃死后,第二年(顺治七年)多尔衮被他杀死之前,亲自颁诏让他的母亲(母后)嫁给皇叔多尔衮。

诏书当然不是他写的,自有一些无耻的臣下替他写,其中最后一段妙文,真可作为茶余酒后的笑料:

“……太后盛年寡居,春花秋月,悄然不怡。朕贵为天子,以天下养,乃仅能养口体,而不能养志。使圣母以丧偶之故,日在愁烦抑郁之中,其何以教天下之孝?

皇父摄政王现在鳏居,其身份容貌,皆为中国第一等人,太后颇愿纾尊下嫁。朕仰体慈衷,敬仅遵行,一应礼典,着所司预备……”

那时的太后只有三十来岁,而多尔衮已经是快要进棺材的七十老翁。第二年,他就把多尔衮宰了。

其阴沉雄鸷,自小养成实非偶然。

国母大婚典礼,书成六册,礼部领衔具名的人,与及百官贺表,正是出于无耻大汉姦钱谦益的手笔。

可堪玩味的是,从顺治二年始,多尔衮已经被改称皇父而不称皇叔了,很可能早就与太后双宿双飞啦!

而多尔衮娶太后的前数月(七年春),便已接收了死鬼肃亲王豪格的福晋(王妃),一年中连娶王妃和太后两个女人,真是老当益壮。

满人对男女关系的随便,由此可见一斑。

“张家全!”海山沉声大叫:“皇上要见你,你过来,你不会受到伤害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百步外亭顶上的张家全狂笑震天:“瓜尔佳索翁科罗,你应该说,小心你们自己受到伤害才是,你们敢说伤害得了我?”

“不要嘴强,你应该知道……”

“哈哈!我知道,下次,我要带弓箭来,不把五台闹个天翻地覆,我是不会罢手的。告诉你的小皇帝,给我小心了,再见。”

“等一等。”小皇帝福临高叫:“我要见见你这个自称魔豹的人,我愿意和你谈谈。”

“没有什么好谈的……”

“你怕我吗?”小皇帝一点也不无知,反应敏捷。

“怕,我就不会来。”

“很好,我要和你这位勇士谈谈。”小皇帝手一挥,发出一声满语吆喝。

前面的两队御林军,立即整步向两侧移动。

后面的侍卫与随从,也纷纷后退。

片刻,除了十余名高举火把的人外,小皇帝左右只剩下三名军官与燕山三剑客了。

“我保证今晚不会有人伤害你。”小皇帝笑嘻嘻地说:“谁要是敢抗旨,我杀他的头。”

张家全一搴跃下亭,大踏步无畏地接近。

终于,面面相对。

注视着这位娇生惯养,一脸稚容的小皇帝,张家全不禁摇摇头,他真不敢相信一个至高无上的皇帝,是这么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孩。

“你就是紫禁城里的所谓皇帝?”他的口气毫无嘲弄的意思:“我小时候像你这么大年纪,已经可以力搏虎豹了,也许这就是你我不同的地方。”

“你就是魔豹?”小皇帝也好奇地打量他

“不错,魔豹张家全,你……”

“不许无礼!什么你你我我的?”海山沉叱。

“你不要管。”小皇帝制止海山问罪:“让他说。张家全,你要杀我?”

“本来我没有要杀任何人的意思,而是你的人逼得我不得不自卫。”

“哦!你不是为了你们的朝廷来行刺的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我不想多说,但是你一定要知道,并不是我们要夺你们的江山,而是你们请我们来扫除祸国殃民流寇的朋友。我想,这种事你我都不懂。”

“哼|事实上你我都懂。”

“不骗你,我真的不懂。”小皇帝真诚地说:“这些日子,我到过山,来五台看了庄严的佛门清净地,我只有一个感觉,如果能没有一切烦恼,生活在这种无忧无虑的尘俗外,该多好?”

“也许我能了解你的心境,因为我是在自然的山野中长大的人。自从我开始与人群接触之后,烦恼接踵而至,出生入死,比在丛莽中危险千倍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我也不骗你。”

“我们能不能做个朋友?”

“不可能的。”张家全摇头。

“要怎样才能呢?”

“永远不可能。”

“至少,我们能不成为仇敌吧?”

“恐怕也不可能。”

“为什么?为什么一定要你打我杀呢?”

“因为你的人一直就在追杀我。”

“我要他们不再追杀你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还有什么要求?”

“这……这样好了,我知道,你们捉了不少人,有些人的确是刺客,但有些不是。”

“索翁科罗,真的吗?”小皇帝向海山问。

“陛下……”海山跪下了。

“不许骗我。”

“奴才不敢。”

“说!”

“共捉了十七个人。”

“都是刺客?”

“启奏皇上,有一半的人有嫌疑。”

“把他们都带来。”

“奴才遵旨。”海山乖乖地磕头而起,立即吩咐两名侍卫传令带刺客。

“我把人全让你带走。”小皇帝向张家全说:“过两天我要回去了,我希望你能来看我。能和宫外的人在一起谈笑,我觉得很高兴,你家住那里,”

假使他愿意,他一定可以杀死这个童稚的小皇帝。相距不足三丈,海山三个人和三位军官,绝对挡不住他连发的致命飞刀。

当然,他也可能死在对方六人同时的攻击下。

尤其是老二纳拉费扬古,是他最危险的劲敌。

虽则费扬古比起纽钴禄和卓的武功修为差了一截,也没练成无量神罡,但狂野骠悍刀剑冲杀,对他极具威胁。

与他有相同的野性,这才是他的可怕劲敌。

“沁洲,沁州在那里,好玩吗?”

“在南面,很远,全是山,人们的日子过得很苦。”他据实答,杀小皇帝的意念愈来愈薄弱:“那地方,不是你能去的。”

“有一天,我要自由自在的在天下遨游。”小皇帝似在自言自语。

张家全正想问自由自在是什么意思,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,为什么不能自由自在?

步伐声打断他的思路,一队御林单从别院齐步而来,拥簇看十七个狼狈的犯人,两名兵士架住一个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九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莽原魔豹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