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莽原魔豹》

第三十章

作者:云中岳

“其中一定有什么阴谋,可惜不知道这阴谋是什么,我得特别小心。”

“哎呀!”姑娘惊骇地叫。

“用不着慌张。”他拍拍姑娘的脸颊:“休息一番,我们尽快南下。这一带山区我相当熟悉,就算他们有可怕的阴谋,也奈何不了我们。睡吧,好好养神。”

“你也睡,真抱歉,我的恶梦吵醒了你。”姑娘嫣然一笑,脸立即藏在他怀中。

“其实我没睡着。冷吗?”他挪动身躯,脱下豹皮外袄裹在姑娘身上。

“有你在,不冷。”姑娘重新蜷缩在他怀中:“我像是躺在温暖的窝里。你在山野里,经常这样入睡的?”

“老天爷,像这样躺下来就睡,能活多久?”他笑了:“恐怕早就被虎豹貅狼吃掉了。不许说话,快睡。”

姑娘没作声,像是真的听话睡着了。

片刻,却又更紧地贴近他。

“还想小凤吗?”姑娘的话音像在幽邃的空间里传来。

“我……”他不知该如何措词。

“你并没有亏欠她什么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那你还……”

“香君,毕竟她是我第一个女人。”他叹口气:“要我太快忘情,很难的。”

“哦!家全……”

“给我时间,香君。”

“我一点也不妒嫉她。”

“香君……”他突然紧紧地将姑娘抱在怀中。

他觉得,过去的已经过去了,人,必须把握眼前与未来:“你知道吗?我为何不敢接近你?”

“我记得,你说我是什么侠义……”

“这是原因之一。”

“还有原因?”

“我……我我……”

“我在听,家全。”

“我喜欢你,可以说……可以说……”

“喜欢我就离开我?不是理由。”姑娘恶作剧地掏了他一把。

“人贵自知,我知道我是个一无所有的野人。而你,却是……”

“我不要听。”姑娘伸手掩住他的嘴。

“不听就算了。”他在那温柔的小手上亲了一亲。

“嗯……你……人家要听嘛。”姑娘不安静地拉动小腰肢,感觉中,手上如受电击,说不出的奇怪感觉,自手传抵心深处,身上起了奇妙的变化。

“我只要告诉你。”他像在向大地倾诉,向上天祝祷:“是小凤取代了你,但小凤并不能从我的心中,抹掉你的音容笑貌,她……”

“我不要听她了。”姑娘突然说。

不知是谁的主动?反正他俩就这样十分自然地相拥在一起,深深地互吻,最后依偎着沉沉睡去。

***

天还没亮,一队劲装高手离开了显通寺,共有卅三人之多。

其中包括了纽钴禄和卓与燕山三剑客、白狐、夏都堂、六猛兽、五行堡主父女、三名力士,以及锡伦活佛。

除了锡伦活佛换了刺目的红袍改为青色袍之外,其他的人皆换穿中原武林人的劲装。天亮后,策应的人再出发。

四个人,带了四头狼犬,全身黑,巨大狰狞。

这种巨犬,在藏卫的王公贵族宅院内,与著名的方斑猎豹同为担任警卫的宠物,威力似乎不比猎豹差。

而且由于嗅觉比豹灵敏,其重要性更超越了猎豹,甚至比猎豹更凶猛。

狼犬与猎豹,另一用途是用来捕捉或杀死逃奴,因此普通的平民,是严禁豢养猎豹和犬的。

在中原,养这种具有危险性巨犬的人家,也找不出几户。

阵容空前庞大,实力绝后劲强。

每个带犬人身边,伴随着一个五台山区的投降悍匪,熟悉山区的情形。

有狗,有带路人。

当第一头狼犬离开时,便有五个人分开跟上。

远出廿里外,只剩下最后一头极大了,而跟在带犬人身后的一组人,则有七名之多。

一犬与九个人,在一条两丈余宽的小溪旁站住了。

狼犬不安地在溪岸左右嗅迹,不时抬头盯视着对岸。

“犬失去嗅迹,人过了溪。”带犬人向锡伦活佛说:“假使人从溪中上下行,狼犬派不上用场了。”

“他们不可能从水中上下,因为他们不可能知道我们有狼犬追踪。”锡伦活佛肯定地说:“到对岸去,一定可以重新发现踪迹。”

“极大会不会找错人?”五行堡主显然有疑问:“敝堡也有追踪的猎犬,猎犬分辨不出张三或李四的,只要有人的气味,它就……”

“这头狼犬,是专门追踪特定气味的。”海山冷冷地说:“人会找错,它不会找错。十七个刺客,只有一个人带有这种特殊气味。”

“哦!我明白了。”

“明白就好。”

“可是,万一这个人不在魔豹身边……”

“他一定在的,不然早该被我们找到了。”海山的语气充满信心。

“过溪!”锡伦活佛大为不耐,双臂一抖,庞大的身躯平空飞起,轻灵地远出三丈,落在溪对面点尘不惊。

一不起势二不助跑,竟然飞越三丈。

五行堡主是行家,看得心中骇然,想不到这个庞然巨物似的番僧,轻功竟然如此超绝。

自从张家全放走冯秀秀之后,这位五行堡主的确心情恐惧,真的动了一走了之的叛逃念头。

看了锡伦活佛的身手,他叛逃的念头一扫而空,凭他父女与几个随从,怎么可能逃出三剑客和番僧的手掌心?

过了溪,狼犬果然重新嗅到踪迹,九个人一阵急走,速度愈来愈快。

“你估计其他三组人,能捉回多少个?”走在纳拉费扬古身侧的一名力士扭头问:“三头狼犬是不够的。我猜那些家伙一定分散各逃各的。”

“其他的人不关紧要。”纳拉费扬古说:“那些人即使逃掉了,也起不了作用,重要的危险人物是魔豹张家全,我们一定要生见人,死见尸。”

“姓屈的靠得住吗?”

“要是靠不住,我们会派他去吗?”

“但愿真的靠得住。”力士似乎不太满意:“不是我多心,蛮子都靠不住。”

这位力士是满人,所以叫汉人为蛮子。

“你少废话!”纳拉费扬古说,骂人的口头禅信口而出:“喇珠(笨蛋)!你要知道,咱们的江山,是汉人蛮子替咱们打的。而且,那个人不是蛮子。”

力士不再多说,吐了一口痰,讪讪地急走两步,显然不敢与纳拉费扬古抬杠。

***

这一带全是苍郁的松柏树林,众人歇息的古松下野草稀少,松针厚有数寸,躺下来绵绵地。

假使身上够温暖,躺下来就不想走啦!

巳牌初,他们仍然不愿起来,大概是疲倦过度吧!

仍然是张家全最先醒来,看到蜷缩在他身侧熟睡的尹姑娘,他感到心潮澎湃。

他第一个女人起舞凤,有的只是肉慾的爱。

他觉得,尹姑娘才真的与他相契合,两颗心靠得那么近,双方是那么息息相关,相互了解。

这世间,他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。

也许是天气好转,有了阳光,阳光虽然透不到林下,但温暖的气息可以明显地感觉出来。

所以姑娘不再像小猫一样蜷缩在他怀中,睡态相当的恬静。

他渐渐地抬起头,举目四顾。不远的古松下,散布着熟睡的人。

飞虹剑客与金鹰两个老前辈,一横一竖像是两具乾瘦的死尸,好像已经没有呼吸,居然偌大年纪仍没有鼾声。

可知在练气力面修为极为精纯。

另一处,旱天雷雷震与两位同伴,鼾声却此起彼伏。

形成有趣的鼾声混合大合唱。

张家全不认识旱天雷,但在图形中看过这人的像貌。

对旱天雷约两个同伴:摩云手徐元、翻天鹞子包正,更是毫无所知;他对宇内的风云人物本来就毫无所知。

但飞虹剑客和金鹰,认识旱天雷,只是彼此之间不曾有过交往,相互倾慕,但也相互排斥。

所谓高手名宿,彼此之间多少有点排斥的劣根性存在,门户之见,作为的看法异同,都会影响彼此的心理和态度。

但尽管各逞意气,一旦急难当头,却又会紧紧地结合在一起共患难。

这三个人,海山曾经指称他们是最具危险性的刺客,可知所受的刑伤,也比其他的人沉重。

这就是飞虹剑客与金鹰,愿意带在身边照料的原因所在。

另三个跟来的人,由于迄今为上,他们不曾停止奔波,停下来彼此也不曾交谈,当然也看不清像貌。

张家全只认识一个人,就是那位自称商定的大汉,似乎受伤不轻,但依然可以挺得住。

这三个人分为三力,各傍着一株苍松沉沉入睡。

张家全不住打量所有的人,觉得这六个被他救出的人身上没有兵刃,碰上强敌时,委实无法自卫,无法照顾。

高手生死相搏,生死须臾。

他从不相信有人照顾得了他,他也从不相信自己能照顾得了别人,必须自己照顾自己,靠别人照顾是靠不住的。

他悄悄地将豹皮外袄替姑娘掖妥盖好,悄悄地挺身坐起。看到姑娘娇俏的无邪睡态,他不住摇头。

这可爱的姑娘,真该远离杀戮和血腥的。

他起身四面走走,留心察看四周的山势。

东南,走一条纵走的溪谷,沿所立处的山脊向南攀脊而走,固然费力费事,但沿溪谷走,反而诸多险阻。

向北望,远处五台耸立在天宇上,云雾掩住峰顶,那一带的天气还恶劣。

正在察看,突然发现东北角远处的山峰上空,有几头金鹰在急剧地翱翔。

这种北地鸟中之王,通常是悠然回翔的。

张家全是在山野中长大的,对飞禽走兽的性格颇为了解。

一阵心悸,他有毛发森立的感觉,虎目中冷电倏现,猛兽的反应油然而生。

他本能地挪动腰间的猎刀,检查身上的武器和携行物品,试了试护腰中的飞刀,整理靴囊中的匕首,一切都令他满意。

唯一未妥的物品,就是作枕的豹皮革囊。

他回到姑娘身边,打开革囊,取出两包乾粮和肉脯,重新将革囊整理妥当。

“好坏!”姑娘的脸突然红得像东方的彩霞,明媚地白了他一眼。

原来是被他亲吻粉颊而醒的,两天没剔的短须桩刺激娇嫩的粉颊。

“快洗漱。”他取过搁在一旁的水葫芦递到姑娘手中:“赶快进食,愈快愈好。”

“家全,怎么啦!”姑娘满眼惊疑,被他郑重的神情所惊。

“有人追踪,而且人数不少。”他匆匆地说,走向飞虹剑客。

片刻间,六个人都被叫醒了。

“哎呀!是什么时候了?”飞虹剑客跳起来伸展手脚,叹了一口气:“好累,老了,骨头都硬了。小伙子,怎么啦!我老人家还得睡上大半天呢。”

“再睡片刻,你就是一个死人。”他笑笑:“巳牌初正之间,不早了,赶快准备进食。”

“你把老夫看扁了,会睡死?”

“你这老乾猴睡不死,但会被人杀死。”正在整理弓箭的金鹰说:“张小哥的神情,你还不明白?”

“明白什么?”飞虹剑客还没会过意来,抬头望望天色:“这小子一天到晚紧张兮兮,他……”

“他是山野之王。”金鹰真有知人之明:“几天的相处,我了解他,如果他紧张,一定有紧张的理由。”

“有大批的高手正在向此地追踪。”张家全不愿和飞虹剑客缠夹:“天杀的!这些人竟然能沿咱们的来路追来,一定有古怪。喂!诸位赶快进食,食物恐怕不够,将就将就,以后再猎些小兽充饥,要快。”

“哎哟……”旱天雷站起来活动手脚,牵动了肚腹被重击的地方,痛得龇牙咧嘴叫痛。

“老天爷!”商定也抚摸胸腹叫苦:“五脏几乎被打离了位,真受不了,真得好好休息……”

“我警告你们。”张家全大声说:“各位如果想永远的躺下来安息,那就留下来好了。如果咱们走得不够,,那是一定会永远安息的。

顺便关照一声,诸位最好找机会,弄一根可作兵刃的木棍防身,以备万一走不快被追上时,至少有根木棍可以自卫。

棍是兵器之宗,基本的武技,相信诸位手中有棍,必定能拼一下,总比引颈受歼好得多

“哎呀!真有人追来?”商定脸色一变:“该死的!他们在何处?”

“后面第三座山头,廿里左右。”张家全说。

“哦,远着呢!”

“诸位如果能快走,当然算远。如果……算了吧!快进食,准备走,走不动,只好认命。”

“张兄……”

“你们不能指望我。”张家全郑重地说:“我魔豹在他们心目中,最危险最可怕的劲敌,他们敢追来,一定有追来的本钱。

那就是说,他们来的人有必胜的把握,每个人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莽原魔豹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