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莽原魔豹》

第三十三章

作者:云中岳

好漫长的等待,时光却在加快消逝。

半个时辰,毫无动静。

四五里外的会合点,也没有先到的人发声招呼。

女人,有许多不便的地方,尤其是与男人在一起的时候。比方说,内急就是相当不便的尴尬事。

白狐躲在东北角的树下草丛中,虽则附近没有男人,两丈外视界难及,他仍然本能地感觉出不便,必须离开原地,另找隐蔽的地方,解决自己的困难。

她悄悄向侧后方移动,这片刻,她忘了身在险地,忘了她的职责,唯一的念头,是找她方解决自己的内急困难,别无他念。

人一动,就难免被人发现,林深草茂寸步难行,移动时根本不可能不发声不动草木,人的体积很大,毕竟不是可以在小空间里活动的蛇鼠。

两丈、三丈……她心中一宽。

刚举目四顾,本能地先看看四下是否有人。

看了右方,再转头向左。

蓦地,她僵住了,像是见了鬼,整个人像是一具僵硬的死尸,口张得大大地,似乎想失声大叫,却叫不出声音。

睁大的,原来是极为美丽明亮的凤目,出现骸极惊怖慾绝的光芒。

张家全就站在她身在,伸手可及。头上有豹头帽,身上裹着豹皮。

一旁还有一个人,画了豹纹面孔的女人,身上穿了原是张家全的豹皮背心。

人本来是美丽的,五官极为出色,亮晶晶的凤目更为动人,但脸上涂了豹斑易容,可就令人吃惊万分了。

张家全的面孔并没涂色,仍是英俊的、吸引异性的年轻面庞。

但这时却不可爱了,目光阴森无比,故意裂出一口洁白的牙齿,像一头正在张嘴,同猎物发动攻击咬噬的大豹。

张家全的一双手,也作出要向前抓的豹形动作,十指如钩,爪尖距她的肩颈不足三寸。

只要爪一搭落,牙齿就可以咬在她的咽喉上了。

假使她要叫,很可能声音一出喉就被抓死或咬死。

一头豹她已经魂飞魄散,而现在却有两头豹出现在她身侧。

她真的快吓昏了,按着开始发抖。

“噗……”她重重地跪下了。

“你愿意就此返回山吗?”她听到张家全细小但却入耳清晰的语音。

“我……我愿……”她艰难地总算说出要说的话。

“那么,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我……我走……”

“我本来想杀你,希望你把握住最后一次机会。好了,你可以悄悄地走了。”张家全的爪离开了她的顶门:“当心,不会有下次了。”

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虚脱,好不容易才挣扎着站起,全身仍在抖索,吃力地挪动着双脚,缓慢地向外移动,尽量稳定自己,不致发出穿越草丛时的声音。

她知道,距她最近的人,远在六七丈外,只要她发出稍大的声音……

她能就此返回山吗,大同方面怎么交代?

夏都堂会如何对待她?主子们如何处置她?

她只有一个选择:亡命。

走了六七步,她艰难地回过头来。

一双豹男女八仍在原处不动,两双明亮锐利的眼睛落在她身上,在原处目送她离开。

亡命,就是逃离故乡。

“我能逃吗?”她向自己发问。

答案是肯定的,她能。

她本来就是江湖人,重人江湖亡命应该可以办得到。

可是,风险太大。

新主子不会放过她,她的家人也会遭殃。

她重新举步,十步、十五步……

再回顾,一双豹男女仍在原处。

她想通了,人活着,不能全为自己而活,她得为家人而活。

而且,亡命到什么时候,

总有一天,新主子会找到它的;主子并非是大同府的梁同知一个人,也不上一个军方的靖安分署夏都堂。

“魔豹……”她全力狂叫,同时飞跃而走,向前面的一株大树的横枝跃升。

刚将左足冲向横枝,还没落实。

这里离地已有两丈多高,距魔豹所立之处很远,应该是安全的,魔豹将受到她的同伴攻击,投鼠忌器,不会分心来对付她。

人影疾射而至,破空跃升。

她的脚刚沾横枝,猎刀已光临顶门。

“一入江湖,身不由己;一入公门,也身不由己……”她的思路突然中断,脑门一震,身形下坠。

***

五个人闻声暴起,猛扑而来。

尹香君排草飞奔,分枝拨叶声音百步外也可听清。

插翅虎轻功最高明,绰号就称插翅,当然并不可能真的飞,反正一跃三丈毫无问题,穿枝透弃疾逾飞鸟。

飞跃中,看清了穿豹皮背心的背影,果然不错,是张家全。

仓猝间,不曾分辨张家全的体形,为何变小了,反正有人就追,错不了。

最慢的人是冯秀秀,因为埋伏的地方也相距最远。她落后了廿余步,前面已经看不见同伴,仅听到声音。

刚接近树下,便看到树下草丛中的白狐尸体。

“江姐……”她惊叫,不假思索地一跃而至。

刚看清白狐被砍破的脑袋,上面劲风压体,只感到脑门一震,便失去知觉。

插翅虚白以为轻巧天下无双,张家全绝对跑不掉的,用足了全力,以绝世轻功在茂林中狂迫。

有时乾脆登枝而走:真像胁生双翅的虎。

可是,居然愈来愈落后,前面的豹衣人背影,时隐时现愈离愈远,追了一两里,前面已鬼影俱无。

***

四个人围在白狐的尸体旁,一个个脸色因愤怒惊恐而扭曲变形。

尤其是冯堡主,只感到心向下沉。

“女儿……”他向空寂无人的山林狂叫。

冯秀秀不见了,显然凶多吉少。

他们已经在附近搜寻了许久,冯堡主已经知道不妙,绝望的呼叫,也叫不回失踪的爱女了。

“把她掩埋在这里。”插翅虎沉声道:“她是因公殉职的,我会通知夏都堂,照会大同府衙,以最隆重的优恤颁给她的家人…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右力不远处传来狂笑声:“你自己已经是自身难保了,你能回得去吗?

是张家全,站在四五丈外的横枝上,居高临下向他们发笑,说话。

四个人聪明了,不再暴躁地追逐。

“我的女儿呢?”冯堡主厉声问。

“她在等你。”张家全英吟吟地说。

“在何处等我?”

“到枉死城的黄泉路上。”

“你敢与老夫公平决斗吗?”

“不能。”张家全直接了当拒绝。

“胆小鬼!懦夫…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“懦夫……”冯堡主发狂般厉叫。

“你心里明白谁是懦夫。”

“懦夫……”

“你,我和你决斗。”力士怪叫如雷,大踏步向树下走去。

“还不是时候。”张家全再次断然拒绝。

力士一跃三丈,居然灵活万分。

插翅虎三个人也不慢,飞跃而进。

狂笑声中,张家全己向前飘落,飞掠而走。

故事重演,你逃我追。

两里之后,四个人的脚下有快有慢。落在最后的人是千手神君谷大风,落后了十余步,突然发现右侧方豹斑一闪,便钻入草中消失。

这位江湖高手根本看不到前面的景况,还以为前面的同伴把人追去了呢。不假思索左手一抖,打出三把飞刀,不假思索地循飞刀扑出,不假思索地追逐。对自己的暗器有信心,所以他不发声招呼自己的同伴。

暗器无功,前面草声簌簌急响,人正在逃走。

这位仁兄是个老江湖,见多识广,一听逃走的声音不对,不由大喜过望,人被他的飞刀射伤了,兴奋得忘了身在何处,全力飞赶。

等他发现前面的声音消失,已经远离现场了。

心中一慌,他发出一声招呼同伴的短啸,急急回头寻找同伴。

回头走了二三十步,前面一株大树后,踱出不住阴笑的张家全。

人怎么反而在后面?那怎么可能?

“你?”千手神君骇然问:“你……你会变化?你会飞?”

“我是魔豹。”张家全狞笑:“魔,多多少少会变的,对不对?”

千手神君定下神,沉着地接近,不抢扑不纵跃,深恐惊走了这头豹。接近猛兽一定要慢,快必有危险。

真妙,接近至两丈内了。

“张家全。”千手神君止步狞笑沉声叫。

“你又是谁?”张家全纹风不动。

“在下姓谷,谷大风。”

“千手神君?”

“你怎知道……”

“冯秀秀招出你们所有的人。”

“她……”

“你不必管她了,呵呵,让她的老爹去担心吧!你只是五行堡的一个走狗。”

“你不担心你自己吗?”

“我该担心吗?”张家全嘲弄地反问。

“是的。”

“理由何在?”

“你知道你的处境吗?”千手神君得意地说。

“当然知道。”

“只怕你未必知道。”

“那是你个人的想法,在下不以为然。”

“你知道谷某的绰号。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你已经在谷某霸道暗器的有效威力圈内。”

“哈哈!你的暗器,比冯堡主的指断魂厉害多少?厉害五倍?十倍?”

“也许。你必须明白,冯堡主的指断魂,一发只有一枚,威力……”

“而你,号称千手。”张家全抢着说:“你也必须明白,行家只重视致命一击,不值行家一笑,只能吓唬一些三流人物。其实,你比冯堡主差了十倍。所以,他是堡主,而你只能做他的走狗,你却自以为比他高明,我可怜你。”

“哼!你……”

“在下的暗器是飞刀,每发只需一把,真正的致命一刀,如假包换。”

“原来你要……”

“要和你拼暗器。”张家全说:“我已经知道你的底细,而在你的暗器威力圈内等你,你该知道我要怎样了。阁下,你随时可以施展你的千手神技了,我等你,以免你死不瞑目。

千手神君心中一跳,这才发现自己的得意,像泡沫般破灭了。不错,对方已经知道底细,而大胆地等候,如无把握,怎敢?

信心与勇气,是会随情势而改变增减的。

千手神君心中发虚了,信心与勇气立即消失了一半,脸色一变,便感到握有暗器的手,掌心有汗沁出。

发射暗器的手有汗沁出,不是好现象,一是代表心惊而冒汗,二是代表汗会影响暗器的准头。

“你共有十二种暗器,有虚有实。”张家全在心理上继续增加压力,我只要说出一个字的秘诀,你所有的暗器都会成为废物。”

“那一个字?”

“退!”

人影一闪即逝,张家全已退出五丈外。

千手神君一呆,暗器的速度怎赶得上这头豹?就算人动即出手,也真的成为废物。

“如何?”张家全的语音入耳,人己不知怎地却又回到原处,回到暗器的威力圈内。

“你……”千手神君又觉得,信心与勇气又减了一半,真的感到心慌了。

“你知道在下重回原地的缘故吗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要公平地杀死你。”张家全说:“本来无此必要的,因为这违反我的处事原则。”

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我从不让对力有施展绝学杀死我的机会。”

“而你这次……”

“破例。一是好玩,二是想见识千手的绝技,三是我目下有空。”

“满山都有人搜寻你,你有空。”

“有的,他们连兔子都捉不到半只。呵呵,我要等他们一个个精疲力尽之后,再一一宰杀,省事多了。呵呵,你不觉得那些人是死人多口气吗?”

“我如果拍拍手离开,走得远远地。”千手神君示弱了:“你会放过我吗?”

“也许会。”

“一言为定。”

“我怎么知道你走得远远地?你又怎么证明你的诚意?”张家全笑问,显得毫无戒心。

“我留下所有的兵刃暗器。”

“证明给我看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噗噗噗噗……”千手神君双掌一摊,滑落下六枚各式各样暗器,拍拍手,表示两手空空,然后镇定地解插在腰问的连鞘长剑和百宝暗器囊。

“在下是诚意的。”千手神君一面解一面说:“你这头魔豹,不是人所能对付得了的,你死吧……”

随着死牢出口,双手齐扬,电芒破空,有如满天电光激射。

人影一闪即远退出五丈外,而人影倏动的刹那间,一道电虹已经飞出,从暗器群穿透而过,太快了,在前面根本不可能看得见。

已没有追上发射第二次暗器的机会了,飞刀已贯入小腹,尽柄而没。

“呃……”千手神君身形一挺,摇摇晃晃站住了:“你……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三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莽原魔豹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